这也难怪火舞等人会如此想,在修仙界为了修炼资源可为手段尽出。如果能够当上一峰之主,那么整个千符峰的资源就都握在手中,怎么可能会有人推辞?没有看到为了宗主之位,言铮和莫惊鸿争的擂台搏杀吗?

    他们哪里知道许紫烟是真心不想要当这个千符峰峰主,她可不想担上一座山峰的责任,整天忙得不可开交,没有修炼的时间。最主要的是,许紫烟认为自己不会留在太玄宗太久,自己早晚是要离开太玄宗的。她要去周游整个大陆,她要去强者如林的中原去历练,也许最后她就会留在中原。

    梁之洞也认为许紫烟只是谦虚推辞一下,语气诚恳地对许紫烟说道:

    “紫烟,你的资质和悟性是为师生平仅见,你不要多虑,师父会支持你。就是师父不在了,你的师兄和师姐们也会支持你。”

    此时,火舞等人已经从震惊中冷静下来了,龙刑天等人原本就对千符峰峰主没有什么想法。在没有许紫烟之前,无论是修为还是制符术,他们都相距火舞甚远,所以他们一直认为火舞就是他们未来的峰主。

    如今突然听到梁之洞宣布许紫烟是下一任峰主,他们虽然震惊,但是也没有什么不能够接受的。原本就与自己等人无关的东西,自己是不会有多少想法。

    但是火舞就不同了,在许紫烟来到千符峰之前,他一直认自己就是未来的千符峰峰主,等到许紫烟进入到千符峰,又随着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的内心深处也不是没有想过,让许紫烟成为下一任峰主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认为那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没有想到今天师父却突然提了出来,让他心中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这个时候,大殿之内又响起了许紫烟的声音,声音虽轻,语气却极其坚决:

    “师父,紫烟真的不要当峰主。”

    听到许紫烟极其坚决的声音,和看到许紫烟坚决的表情,梁之洞的神色就愣了。许紫烟的表情和语气分明就不是谦虚,而是真的不想要当这个千符峰的峰主。而此时火舞等人也觉得许紫烟是在真正的拒绝了,不由一个个心中诧异。

    那火舞更是在心中想道,难道是许紫烟因为自己这个大师兄才拒绝此事的?是害怕伤害到我这个大师兄才拒绝的?对!一定是这样,否则她没有理由这么做!一时之间,火舞的心中那个感动啊!望向许紫烟的目光都隐含着泪水。

    “为什么?”梁之洞终于冷静了下来,凝声问道。

    “师父!”许紫烟望着师父,真诚地说道:“等我结丹之后,我想要去游历大陆,去见识一下各地的强者,特别是中原。也许等我游历回来之后,已经匆匆数百年。所以,我不能够担任这千符峰的峰主。”

    梁之洞默然,原本一个修士结丹之后,去游历大陆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特别是北地的修仙界修士,每个结丹期的修士都会去中原游历一番,以增长见识。通常也就是匆匆数年,就一个个灰头土脸地回来了,能够不受伤就已经是命好,这是因为北地修者的水平真是烂啊!就这样的水平自然是在中原混不下去的,整天提心吊胆地害怕被欺辱,这谁受得了啊!

    但是,许紫烟不同啊!梁之洞在心中绝对认为,如果许紫烟一旦突破到结丹期,再领悟了水之剑意,五属性灵根,那战斗力绝对超强!如果到那时,制符术再得到精进,就是去中原也能够混得风生水起。

    如果许紫烟在中原站稳了脚跟,有着中原那个的修炼环境,谁还回北地这个破太玄宗啊?一个千符峰峰主对于修士的吸引力不就是资源吗?如果将来许紫烟不缺资源,谁还会在乎一个破峰主啊!

    登时,梁之洞就变得心灰意冷了。眼看着一个潜力值极高的弟子,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太玄宗,自己强盛千符峰的心愿就要落空,脸上充满了失落。

    看到师父失落的神情,许紫烟的心里也不好受。想起师父为自己做过的一切,而自己却没有为千符峰做过什么,便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抬头望着师父说道:

    “师父,您放心,在紫烟离开之前,千符峰一定会变得十分强盛的,会成为太玄宗乃至北地的最强山峰。”

    “嗯?”梁之洞的神情愣住了,探究地望着许紫烟问道:“你可是有什么办法?”

    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师父,你忘记了我还是一个炼丹师。”

    梁之洞听了猛然间想起,当初在各峰争许紫烟为弟子的时候,林上风曾经说过,许紫烟可是会炼丹的。不由心中大喜,如果许紫烟能够炼制一些高品质丹药,哪怕只是供给自己和几个真传弟子,那也会极大地增强千符峰的实力啊!

    以前都是宗门分配给各峰丹药,而且是按照各峰的贡献值交换。就好比千符峰,是要向宗门上交符箓来得到贡献值,再换取丹药的。但是,换取来的丹药毕竟有限,而且高品质的丹药就更是稀少,完全不够用。

    听到许紫烟的话,火舞等人也是心中一震,目光立刻变得炎热地望着许紫烟。梁之洞咽了一口口水,期待地望着许紫烟说道:

    “紫烟,你是几品炼丹师?”

    “六品!”许紫烟轻声说道。

    许紫烟的声音虽轻,但是对于梁之洞等师徒,却如同一道晴天霹雳一般在耳旁炸响。这个讯息实在是太过震撼人了,要知道整个北地最强的炼丹师才是五品炼丹师,一个是已经死去的林上风,另一个就是华阳宗的王丹红。

    如今站在他们面前的许紫烟却告诉他们她是一个六品炼丹师,试问,还有比这个更加震撼人的了吗?

    半晌,冷静下来的梁之洞师徒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梁之洞又紧张又激动地再一次问道:

    “紫烟,你刚才说你是几品炼丹师?”

    “六品啊!师父!”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梁之洞深深地望着许紫烟,轻声说道:

    “紫烟,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六品炼丹师意味着什么?”

    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她的心中虽然不是很确切地知道自己这个六品炼丹师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她知道北地最强的炼丹师也不过是五品炼丹师。如果让北地的修仙界知道自己是一个六品炼丹师,那绝对是会引起轰动的。

    这也是许紫烟一直所担心的,她不想要曝光自己炼丹师的身份。一旦让其他人知道了自己六品炼丹师的身份,难免会有些修者求自己炼丹,自己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他们炼丹。但是如果拒绝了,又会被那些修士记恨,怎么说,都是得不偿失。

    许紫烟心中知道,这是自己的实力不够,如果自己是元婴期的大修士,就是不肯给他们炼丹,谁又敢说出个不字?反而是,如果自己给他们炼丹,他们会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荣耀。于是,趁着师父还没有说出什么来,许紫烟急忙说道:

    “师父,我不想要别人知道我是一个炼丹师的事情,只有师父和五位师兄师姐知道就行了。”

    “这……”

    梁之洞有些犹豫,他原本还想着将这件事情通告整个北地修仙界,以增强太玄宗的威望。毕竟林上风死后,太玄宗再也没有了五品炼丹师,如今的炼丹生意被华阳宗抢去了很多。

    “师父!”许紫烟认真地说道:“我不想被人打扰,我有许多事情要做。我要修炼,您是知道的,我是五属性灵根, 提升一阶修为要比其他修士困难许多,而且我还要研制符宝,我希望我在离开千符峰的时候,能够给千符峰留下九品的符宝,以供师兄师姐们研究。如果让他人知道了我是六品炼丹师,会有很多推不掉的麻烦,那样会影响我的修行。”

    梁之洞闻言就是一愣,震惊地问道:“你是说,你要给千符峰留下九品符宝的制作方法?”

    “是!”许紫烟语气坚定地说道。

    “你有把握?”梁之洞惊疑不定地问道。

    “是!”许紫烟语气坚定地说道,望着师父还有些惊疑的神色,许紫烟继续说道:

    “如果我研制不出来九品的符宝,我就不离开太玄宗,前往中原历练。”

    梁之洞的脸上震惊中带着一丝赞赏,连连地点头,凝声说道:

    “紫烟,你说的对。不能够因为你是六品炼丹师就耽误了你的修行,你将来的成就了不应该仅仅是一个炼丹师。你首先是一个符宝师,而且师父还想看着你突破元婴期,达到分神期,成为太玄宗万年来的第一人。哈哈哈……”

    畅快地大笑了一番之后,梁之洞的脸严肃了下来,目光威严地扫过火舞等五个弟子,沉声说道:

    “今天在大殿之内所说的一切,你们都要守口如瓶,如果让我知道了谁敢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那么他将来不再是我梁之洞的弟子,你们明白吗?”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