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不用去啦。去也没有用。”

    “为什么?”梁之洞上如爆**光,“难道是被人抢了去?”

    “不是!”许紫烟急忙连连摆手道:“那个地方有一座天然大阵。紫烟去的时候,正好赶上那个天然大阵开启,所以我才能进入。如今那个天然大阵已经关闭了,根据我的推测,那个天然大阵下一次开启的时间应该是在一千年之后。”

    “是这样啊!”梁之洞失望地坐了下去。

    “要不我带师父,说不定师父能够破解那个天然大阵!”许紫烟轻声说道。

    梁之洞心中一动,不过他知道了那里有天然大阵保护之后,倒也是不着急了。便摆了摆手说道:

    “不着急,这事儿等着以后再说吧!”说到这里,脸色又变得严肃,望着许紫烟说道:

    “紫烟,你刚才说的那些有关一剑破万法的道理都是你领悟出来的?”

    听到梁之洞的话,火舞等人也都一脸崇拜地望着许紫烟。想到许紫烟小小年纪,修仙的时日又短,竟然能够领悟出来如此的仙诀,再想想自己,不禁有些惭愧。

    许紫烟愣了愣神,慌忙摆手说道:“师父,您也太看得起紫烟了。紫烟哪里会领悟出来如此法诀,而且紫烟怎么会知道那乘万里,这些都是紫烟的义父和我说的。”

    “哦!”

    梁之洞点了点头,心道:“要说在太玄宗能够将一剑破万法领悟到如此程度的,也就只有无名师兄了。”

    再次望向许紫烟,轻声问道:“那……紫烟你说说,你自己对于一剑破万法领悟到了什么地步?”

    梁之洞话一出口,火舞等人的目光都紧紧地盯着许紫烟。许紫烟略微思索了一下,轻声说道:

    “如果仅仅说领悟,我应该和宗主在同一境界。宗主领悟的是土之剑意,而我领悟的是金之剑意。但是因为修为的关系,我使出来的威力一定是不如宗主。”

    梁之洞和五个弟子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有些怪异地望着许紫烟。心道,这眼前的许紫烟是一个怪物吗?那莫惊鸿原本就属于万剑峰,自然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这许紫烟可是千符峰的弟子啊,怎么就领悟了剑意呢?而且还不是某个属性的分支剑意,而是属性剑意,这……也太妖孽了吧!

    如此一想,梁之洞突然就觉得自信了起来。上次许紫烟虽然成功地将火舞给击伤,然后又成功地将火舞给医治好了,但是梁之洞的心中还是有些不托底儿。如今知道了许紫烟已经领悟了属性剑意,便彻底地放下了心。想到不久自己的千符峰就会名扬太玄宗,而且会拔得利益的头筹,心中就觉得极其爽快,甚至要比吃那个灵桃还要爽快。哈哈大笑了一阵子之后,这才开心地说道:

    “为师将你们几个唤过来是有事情要交代给你们。”

    火舞等人也都立刻严肃了起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规规矩矩地站在了梁之洞的面前,许紫烟也急忙随着站了起来,站在了师父的面前。

    梁之洞满意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弟子,宏声说道:

    “七天之后,就是宗主上位典礼。北地各方势力都会前来相贺,所以我们五峰都要负责接待前来相贺的同道。

    宗主的太玄峰负责接待华阳宗,万法峰负责接待北地的中型宗门,百草峰负责接待北地的小型宗门,宝器峰负责接待散仙盟,而我们千符峰则是负责接待世家联盟。”

    梁之洞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次整个北地的有实力有声望的修士都会前来我们太玄宗,你们要做好迎接工作。既不要怠慢了客人,也不要让客人看轻了我们太玄宗。”

    “我们要怎么做?”火舞有些紧张地问道,这种场面,别说许紫烟这个修仙界的菜鸟,就是身为大师兄的火舞也是第一次遇到。

    “嗯,不要紧张。都是对等接待,师父我会去接待世家联盟中的盟主,以及各位家主。而你们则是去接待那些世家的嫡传弟子们。至于其他跑腿的事情会有内门的普通弟子去做。”

    火舞等人听了师父如此说,便都放下了心来,只是去招待那些世家联盟中的嫡传弟子,他们还是有自信的。如果让他们去招待那些家主,甚至是盟主,他们还是有着压力的。毕竟那些人也是一方之雄,并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一旦不小心给太玄宗丢了脸面,那可是要被同门一辈子嘲笑和瞧不起的。

    见到自己的弟子脸上都恢复了自信,梁之洞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也认为火舞等人只是去接待那些嫡传弟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也是对徒弟的一种历练。火舞等人以为今天师父唤自己等人前来就是这件事情,刚想要恢复嬉笑的神态,却见到师父的脸又严肃了几分,凝声说道:

    “在宗主上位典礼之后的第三天,就是真传弟子大比,到时候所有北地的修士都会被邀请观看。可以说这次真传弟子大比不仅仅是太玄宗的盛事,已经成为了整个北地的一件盛事。”

    梁之洞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次真传弟子大比,如果谁在大比之中脱颖而出,就意味着在整个北地修仙界名声鹊起。当然,如果丢了人,则不仅仅是在太玄宗丢了人,而是在整个北地修仙界的面前丢了人。”

    火舞等人精神一振,不过这一振之后,便在脸上现出遗憾的表情。因为千符峰的真传弟子大比都被许紫烟给包了啊,根本就没有他们什么事情啊!不过,除了火舞有些郁闷之外,其他的弟子只是瞬间的遗憾之后,便就恢复了平静。因为就是凭着他们的修为上场,也是被虐的份。风头是出不了,丢人倒是真正的。

    火舞等人脸上的神色,许紫烟也看得一清二楚。心中不由有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以前恐怕自己还做不到,但是经过了观看莫惊鸿的属性剑意之后,许紫烟对于属性剑意的领悟又深了一层。她相信自己如今在剑意方面是可以做到真正的入微,是可以将对方的主经脉斩得似断非断,如此,对方并不觉得自己受伤,但是等到运功搏杀的时候,却会连三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想到这里,许紫烟便在心中暗暗地决定,要给师兄和师姐们一个完美的亮相的机会。

    这个时候,梁之洞也看到了火舞等人的神色,脸色就是一沉,凝声说道:

    “你们几个不要以为紫烟承担了一切,就没有你们什么事情了,大比的时候,什么情况都能够发生。一旦是对方先跳上擂台,点了你们几个中的一个挑战,就凭你们几个现在的心态,还不是上去丢人吗?”

    看到师父生气的神色,再听到师父的话,火舞等人也意识到了这种可能性,一个个郑重了起来。

    “距离宗主大典还有七天的时间,这几天各方客人就会陆续到达,今天之后你们就不会再有修炼的时间。也罢,师父今天就指点你们一番。也省得你们到大比的时候给为师丢人。”

    目光依次扫过自己的六位弟子,沉声说道:“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现在就可以提问。”

    从火舞开始,依次向梁之洞提出自己修炼中的问题,梁之洞也一一给予解答。许紫烟在一旁听着,很受启发。许紫烟缺的是什么,就是有经验的师父讲解传授,她一直是一个人在独自的领悟,虽然感觉到自己的悟性很好,但是当一个有着丰富阅历的老修士讲解一个她原本觉得已经理解的东西之时,却让她咀嚼出了另一种新意 。

    这让许紫烟听得就更加地认真了,不知不觉地五个师兄师姐就问完了,轮到了许紫烟。见到师父望向了自己,许紫烟立刻想到自己一直想要问的制符术的问题,于是,便朝着师父深施了一礼道:

    “师父,紫烟有一个问题请教。”

    梁之洞微微点头,其实他原本没有想到许紫烟会有问题请教于他。毕竟许紫烟自从进入千符峰之后,并没有请教过他任何修炼上的问题。不过,见到许紫烟相问,他还是高兴,就算自己对于五属性灵根不了解,也希望能够凭着自己的阅历传授给许紫烟一些经验。

    “师父,我想问一下,您现在能够制作几品的符宝呀?”许紫烟轻声问道。

    “呵呵……”梁之洞的眼前透露出一丝得意道:“原来我还只能够制作四品符宝,前些日子有所感悟,如今师父已经能够制作五品符宝了。”

    “哦!”许紫烟的心中有些奇怪,她不明白师父明明是结丹期第八层的修为,精神力要比自己高出许多,为什么如今才能够制作五品的符宝,而自己却已经能够制作六品的符宝了。微微地皱着眉头,实在是想不明白,便望着师父问道:

    “师父,您是结丹期的修士啊,怎么会只能够制作五品的符宝啊?”

    被 弟子鄙视了!这是梁之洞心中首先浮现的想法。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