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

    莫惊鸿舌绽雷鸣,那剑山之上的无数长剑一阵颤动。

    “嗡~~”

    满山的长剑一阵嗡鸣,脱离了剑山,向着巨浪轰去。那简直就是一道由剑形成的壁障。

    擂台之外,观看的修士都傻了眼,就是许紫烟也心震不已。就在他们的眼前,那滔天巨浪被万千长剑绞得支离破碎。呼啸着向着言铮直奔而去。

    言铮双袖翻飞,那支离破碎的海浪瞬间凝结成九条水龙,蜿蜒着将那些长剑拍碎。莫惊鸿双手在头顶之上合在一处,惊天的剑意透体而出,身形瞬间隐没,原来站立之处出现一柄插天巨剑。

    “他……竟然领悟了土之剑意!”许紫烟看得瞠目结舌。

    那磅礴的剑意直接就把那九条水龙排斥在外,尽管言铮不断地催动那九条水龙向着莫惊鸿冲去,但是那九条水龙一接近那插天巨剑的威势范围,就变得遥遥欲坠,丝毫前移不得。

    言铮的目光就是一缩,他也没有想到莫惊鸿已经领悟了土之剑意。要知道土之剑意可是各种土属性剑意的总纲。比如山之剑意,大地之剑意……

    这种总纲的剑意绝不是那种单独分支的剑意能够比拟的,莫惊鸿今天使出了土之剑意绝对超出了言铮的预料,心中不由暗骂道:

    “妈*的,他隐藏太深了!”

    但是,这个时候想这些已经没有用了。言铮将自己的修为提升至巅峰,双袖疾飞,隐藏于双袖之中的双手急速地结着各种繁奥的法印。一霎时,天空中出现了各种法术,水龙,水凤,冰箭,冰山,海潮,甚至还有着各种凝结成冰的人形生物,足足有千余种,向着已经人剑合一的莫惊鸿呼啸着冲了过去。

    那插天长剑动了,这一动,就风云俱动。整个空间都在震荡,空间变得扭曲,只是瞬间那千余种水系法术就破没了,那无尽的剑意一路碾碎过去,轰向了言铮。

    轰然一声巨响,言铮的身体就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护罩之上。

    “噗~~”

    鲜血不住地从言铮的口中喷出,言铮从护罩上滑落到地上,神情委顿,勉强地站在那里,身体轻微的摇晃,让人担心他随时都会昏厥过去。

    “这……就是一剑破万法?”许紫烟的心中巨震,嘴里喃喃地说道。

    “我……输……了!”言铮艰难地说道,只觉得口中一片苦涩。

    许紫烟悄悄地离开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与她没有关系了。谁当宗主都行,就是言铮不行。如今言铮已经战败,许紫烟也就放心了。他要赶紧回去,将言铮和莫惊鸿今天的一战,仔细地揣摩领悟一番。

    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后,许紫烟就进入到了领悟之中。虽然通过观看这次结丹期大修士之战,并不能让许紫烟对于土之剑意有多少领悟,但是剑意的根本却是相通的,对于许紫烟已经领悟的剑意还是有着极大的补充价值的。

    许紫烟是被一柄传讯玉剑生生地给打断了领悟,有些郁闷地将玉剑拿在手中,读取了信息之后,知道是师父唤自己前往千符峰。无奈地整理了一下,便离开了洞府向着千符峰飞去。

    来到了千符峰之巅,进入到大殿之上。便看到几位师兄师姐都已经站在了那里,也急忙拜见师父,又和师兄师姐们逐一见礼之后,这才望向自己的师父。

    梁之洞看着许紫烟,微笑着说道:“紫烟啊,我看你以后不要再去你那个在外门的独峰修炼了,还是搬回千符峰吧。这样也会方便了许多。”

    许紫烟这些日子和师父也有些熟悉了,便垮下了小脸说道:

    “师父啊,你唤紫烟究竟是什么事情啊,我正在闭关领悟,都被您给打断了。”

    火舞等人听到许紫烟的话,就在那里偷笑。梁之洞听了许紫烟的话倒是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许紫烟,然后才撇着嘴说道:

    “你这个死丫头,竟敢欺骗师父,你的修为还是那样,又没有突破,你倒是说说,你在领悟些什么?”

    火舞等人也都望着许紫烟笑,一脸看热闹的样子。

    “在领悟一剑破万法喽!”许紫烟浑不在意地说道。

    “什么?”

    梁之洞霍然而惊,火舞等人更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合不拢。那天莫惊鸿施展出来的一剑破万法让整个太玄宗的修士都被震撼了,那道插天巨剑一直在他们的眼前晃悠,挥之不去。如今听说许紫烟在领悟一剑破万法,这如何不让他们震惊。如果许紫烟领悟了一剑破万法,那千符峰的战力绝对是直线上升。

    许紫烟不解地望着师父和师兄师姐们,心道,不就是一剑破万法吗?她哪里知道,她是因为已经领悟了金之剑意,水之剑意虽然还没有开始领悟,但是水之意却已经领悟到了大圆满的境界,而且木之意也领悟到了小成境界。

    最重要的是,许紫烟接触剑意很早,而且对于剑意无名给她描绘得很全面,很详尽。所以,有这么几个原因所在,许紫烟对于莫惊鸿的土之剑意虽然震撼,但是也没有那么震惊得无以复加。甚至她通过这一个月的领悟,觉得莫惊鸿的那一剑根本就不是一剑破万法,叫做一剑破千法都有些过了。只有义父无名描述的那个曾经的前辈乘万里,那才是真正的一剑破万法。所以,许紫烟由初时的激动,经过这一个月的领悟,早已经心如止水了,哪里还会有半点激动?

    “嘎嘣!”

    火舞五个人的下巴合上了,但是仍然是呆滞地望着许紫烟。梁之洞倒是没有自己徒弟们那般不堪,盯着许紫烟看了一会儿,见到许紫烟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中认为许紫烟也只是领悟了一下,应该是没有领悟到什么,否则怎么会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再说,一剑破万法是那么好领悟的吗?如果紫烟就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领悟了一剑破万法,那岂不是太过妖孽了。但是,做师父的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徒弟能够优秀一些,所以心中还是有着期望地问道:

    “那你可是领悟到了些什么?”

    “嗯,已经领悟了差不多了,就是被师父的传讯玉剑给打断了。”

    “你……”梁之洞被许紫烟的话气得失声笑道:“好啊,那你说说你都领悟了些什么,是不是已经领悟了一剑破万法啊?”

    许紫烟心道,一剑破万法是那么好领悟的吗?那可是要将五属性剑意完全领悟至大圆满境界,然后再融合到一处,才奠定了一剑破万法的基础,之后再将五种剑意融合,才能够练成一剑破万法。师父,你懂不懂啊?

    许紫烟很想给师父一个大白眼,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敢,只是耸了耸肩膀,有些无语地看着师父。

    看到许紫烟的眼神,梁之洞一脑门子黑线,佯装发怒地喝道:

    “快说!”

    许紫烟又垮下了小脸,有些郁闷地说道:“师父啊,一剑破万法是那么好领悟的吗?现在整个苍茫大陆上也没有领悟一剑破万法的人啊!”

    “胡说!”梁之洞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师伯不就领悟了一剑破万法?”

    “那也叫一剑破万法啊?”许紫烟小声地嘟囔着。

    “有话好好说,别在那里嘟嘟囔囔的。”梁之洞没好气地说道。

    其实就算许紫烟声音再小,在场的人也都能够听清。这些都是一些什么人啊,都是修仙者啊,而且是修为很高的修仙者。怎么会听不清楚?站在许紫烟身边的玉娇颜听到许紫烟话,有些震惊地问道:

    “紫烟,你的意思是宗主的使出来的不是一剑破万法?”

    “宗主?”许紫烟一愣,继而便反应了过来,如今太玄宗的宗主已经是莫惊鸿了。看到包括师父在内的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便也不再嬉笑,而是认真地说道:

    “那一剑破万法不是宗主自己说出来的吧?”

    “当然不是,宗主没有那么说。”梁之洞说道。

    “那就好!”许紫烟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如果莫惊鸿说过自己那天使出来的就是一剑破万法,而自己今天给否决了,那可就真是得罪人了。

    “紫烟,你倒是快点儿说啊!”

    许紫烟在那里担心受怕,但是火舞等人却已经等不及了。在他们的心中认为,那莫惊鸿的惊天一剑如果还不算一剑破万法的话,那究竟是怎样威势的剑法才算作一剑破万法?如此,火舞便焦急地问出声来。

    于是,许紫烟便把无名描述给她的一剑破万法详细地说给了师父和师兄师姐们听。众人在许紫烟的描述中都听得如痴如醉,一直等到许紫烟说完住口,他们还沉浸在剑的世界之中。

    半响,众人才从沉醉中清醒了过来,往许紫烟那里一看,不见了许紫烟。四处一望,却见到许紫烟坐在角落的一张椅子上,正在那里吃着什么东西。见到齐刷刷地目光望了过来,许紫烟讪讪地说道:

    “那啥,话说的多了,口渴。”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