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泉脸一红,轻咳了一声道:“我只不过是想收回林绯虞的院落。”

    说到这里,根本就不再理会许紫烟,而是转向朱红说道:“既然林夫人不同意,我也不能够勉强,不过百草峰的规矩不能够破。我今天在这里做一个决定,待真传弟子大比之后,只要金师侄等人能够夺得第三名,这座院落就作为奖励送给绯虞了,如果金师侄 等人夺不了这第三名嘛……”

    金无锋等人脸色一僵,此时人家已经将上了军,也不由金无锋等人不接话,歉意地看了一眼林绯虞,然后面对着风泉僵硬地说道:

    “那绯虞的这个院落你收回。”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走!”

    风泉虽然用这个条件貌似扳平了局势,但是在实际上还是落了下风。在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儿子被打残,不但没有给儿子报仇,更没有收回林绯虞的院落,只是逼着对方应允了一个条件。哪里还有颜面再在这里待下去?招呼着一些弟子将风鹤与其他被打的弟子抬了起来,匆匆地离开了。

    只是这些人在离开之时,望着许紫烟的目光都有些悻悻然的模样。许紫烟心中不由苦笑,自己以前得罪了万法峰,如今又得罪了百草峰,不知道真传弟子大比之时,会不会再得罪其他峰?还真是处处树敌,危机重重啊!

    许紫烟回到了自己的独峰,对于未来的真传弟子大比,她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如今也不用去百草峰每日报道,更不用去藏书阁阅读功法,便一门心思地开始领悟符宝的制作。

    盘膝端坐在洞府之中,开始将灵魂传承中的五品符宝调了出来,将心神沉浸了进去,开始感悟五品符宝之内的符阵的变化。许紫烟强悍的精神力瞬间便充斥在所有的符阵之中,先是仔细地扫描了每个符阵的结构,待将所有的符阵结构都领悟通透,又开始将所有的符阵都笼罩在自己的精神力之中,感悟着每个符阵之间的联系,和相互之间的作用。

    许紫烟这一坐,就整整地坐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的清晨,许紫烟睁开了眼睛,目光中透露出一丝疲惫,但是更多的是欣喜。

    等不及地吃了一顿桃花给做的饭,又吃了一个大蟠桃,感觉到丝丝灵力在体内运转,很快便消除了疲劳。

    拿出一张妖兽皮剪裁出一块,然后又拿出符笔和妖兽的鲜血,便开始制作符宝。在那三天三夜中,许紫烟不知道在灵魂中演练了多少回,如今制作起符阵来是轻车熟路,只用了两刻钟的时间,便制作出来一张五品的符宝。

    放下符笔,欣喜地望着自己制作出来的五品符宝,拿在手中轻轻地抚摸着,心中一阵阵激动。她知道从现在起,在制符术上,自己已经超越了师父,成为了太玄宗甚至整个北地制符第一人。

    将那张五品符宝收了起来,许紫烟便又开始制作下一张五品符宝,一张接着一张,制作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十天之内,许紫烟除了每天会打坐调息一会儿,再吃点灵米饭,吃点紫烟空间内的蔬菜,喝点儿灵鱼汤,再吃个紫烟空间内的灵果,其余的时间都花费在了制作五品符宝上。到了第十天,许紫烟制作符宝的笔快得已经拉起了残影,短短的一刻钟的时间,竟然能够制作出来两张符宝。

    将东西收拾起来之后,许紫烟盘膝坐在洞府之中。先是将已经完全领悟的五品符宝的制作程序和符阵再一次融会贯通之后,这才从灵魂传承中调出了六品符宝的传承。

    这次许紫烟领悟的时间更长,竟然连续领悟了十天十夜。待从领悟中清醒过来之后,自然又是一番满足了自己的口舌之欲,然后才开始制作六品符宝。

    如此又过了二十天,许紫烟已经可以非常熟练地制作六品符宝了,成为了真正的六品符宝师。她也曾想过领悟七品符宝,但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敢那么做。想着等到去问问师父,需要什么层次的精神力才能够领悟七品符宝再说。如果自己冒然地领悟七品符宝,一旦精神力陷入到符阵之中,不能够出来,最后耗尽精神力而亡,那还不冤死。

    本想现在就去千符峰去问师父,但是想一想,恐怕现在师父一定是在指导自己的师兄师姐们,自己不好去打扰。

    自从上次许紫烟和火舞比试之后,梁之洞就对许紫烟说,以后她的修炼可以自己决定,对于五属性灵根师父教不了什么,不过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找他一起研究。但是对于制符,梁之洞还是专门叮嘱了许紫烟,让她花费一些时间在制符术上,有不懂的尽管去问他。

    坐在那里想了想,符箓和符宝如今自己已经不缺了,但是,丹药却是一点儿也没有了,还有就是灵石也没有了。想了一下,路广天应该将草药收集的差不多了,而且自己的紫烟空间内的那个药园也应该有很多的草药了。起身走出了洞府,凌空向着山门飞去,出了山门,径直飞向了坊市。

    先是去看了看无名的铸剑铺,见到无名仍然没有回来,便去了路广天的住处。

    见到了路广天,将他购买的草药和一些稀缺草药的种子收了起来,然后将从鬼王岛上得到了那些八十多个炼器材料中的六十个扔给了路广天,让他去把这些换成灵石,之后又把五千多个空的储物戒指留下了五百个,余下的都扔给了路广天,让他也把这些储物戒指换成灵石。

    这些东西一扔出来,直接就让路广天傻了眼,呆滞了半天,才嗫嚅地问道:

    “小妹,你在鬼界杀了多少罗刹?”

    “嗯?也没杀多少。”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那这些东西……你是怎么得到的?”

    “捡的。”许紫烟实话实说。

    “捡的?”路广天大睁着眼睛,口水都流了出来。过了半天,才不信地说道:

    “小妹,不要骗老哥哥啊!”

    “不信拉倒!”

    许紫烟撇了撇嘴,站起身来,摆着手说道:“我走了,记得快一点儿给我换成灵石,我现在身上可是一块灵石都没有了。”

    离开了坊市,许紫烟将小白从紫烟空间内放了出来,让她自己去山脉中历练。回到了自己的洞府,许紫烟将路广天购买的那些珍稀的种子都交给了桃花,让她将这些种子都给种上。之后,许紫烟又在药园中采了一些草药,装了几瓶灵液,这才从紫烟空间内退了出来。

    之后,许紫烟便开始炼丹。先是从五品丹开始炼起,只要是许紫烟认为有用的丹药,或者是能够卖出高价的丹药,许紫烟就炼。这也是许紫烟为了让自己的炼丹手法更加地纯熟,夯实自己的炼丹基础。

    五品丹的草药用光了,她就开始炼制四品丹。当四品丹的材料用光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宗主之争的日子。

    整个太玄宗内门所有修士此时都聚集在内门广场之上,广场上没占上地方的,就干脆飞上了空中。霎时间,天空和地面上都是观看的人。

    宗主之争啊!那可是结丹期的争斗啊!平时你上哪去看啊!简直是百年不遇的事情。能够亲眼观看一次结丹期修士之间的拼斗,那绝对是对修者有着深层次的启发。所以,整个太玄宗内门,只要没有闭死关的修者都出来了。

    此时,在广场中央的高大宽阔的擂台之上,言铮和莫惊鸿已经相对而立。只见从人群中飞起两条身影,却是梁之洞和莫释君两个人。两个人手中不停地向着擂台扔出一颗颗灵石,那一颗颗灵石精准地射入擂台之上的一个个孔洞之中。

    整整 在一百零八个孔洞之中扔进了一百零八颗灵石,之后,梁之洞和莫释君同时翻动手诀,印入了一百堆八个孔洞之中。

    “轰”的一声响,在高大宽阔的擂台四周升起了一个透明的光罩,将整个擂台笼罩在了里面。这是一个法阵护罩,如果没有一个法阵护罩,两个结丹期大修士的比拼,那还不把太玄宗给拆了?还哪里会有修者出来观看。

    言铮和莫惊鸿两个人都是结丹期第十层的修为,此时两个人见到护罩已经升起,两个人的身上同时爆发出磅礴的战意。言铮修炼的是水属性功法,整个战意如同汪洋大海,向着对面的莫惊鸿漫延而去。

    莫惊鸿修炼的却是土属性功法,那冲天的剑意澎湃而出,组成一座座剑山劈波斩浪,将漫延而来的海潮劈得粉碎。

    言铮重重地抬起右脚 向前一踏,在他的面前出现了巨大的海浪,一浪高过一浪,一浪叠加一浪,向着对面的莫惊鸿劈头盖脸地砸了过去。

    莫惊鸿双臂一展,从身体两侧向上抬起,在他面前的无数座剑山猛然融合到了一处,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剑山,剑山的形状如同一个剑冢,上面插着密密麻麻的长剑。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