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无锋抬头望着虚浮在空中的风泉,心中也是极为愤怒。他不相信这件事是风鹤一个人做出来的,与风泉无关。自己的师父刚刚去世,他们就如此欺人。难道真的以为百草峰就是你风家的吗?于是,金无锋也没有什么好语气,硬声地说道:

    “峰主,你的儿子跑到绯虞的家里,要把绯虞从这里赶走,这是谁给他的胆子?”

    见到金无锋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顶撞自己,再看到自己的儿子此时已经昏迷了过去,风泉心中的邪火就压制不住了。如果今天被金无锋这些弟子给压制住了,那么以后自己也不用再做什么百草峰的峰主了,还有谁会听自己的话?今天这件事情已经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了,而是谁能够赢的问题。就是豁上真传弟子大比输给了其它峰,今天也要把金无锋等人给压制住。于是,风泉冷冷地说道:

    “这个院落原来也不是林绯虞的住所,那是因为林师兄成为峰主之后,才划给了林绯虞。这是给每一任峰主的福利,如今林师兄已经仙去,这个院落自然不会再属于林绯虞,收回来也理所当然。”

    “你……”

    金无锋被风泉一下子噎的满脸通红。但是他也知道风泉说的是事实,但是就这样被人上门给赶出去,别说林绯虞不会同意,就是金无锋等人也是心中怒急。

    风泉轻蔑地扫了一眼金无锋等人,心中暗道:“你们还以为是林上风没死的时候,现在百草峰是我当家,我的话就是规则。”

    转头望着此时还站在风鹤的身边,一只脚还踩着风鹤的一条胳膊的林绯虞,冷声喝道:

    “林绯虞,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将同门师兄打残。我来问你,风鹤来到你这里,可是做过什么?”

    “他赶我走。”林绯虞气愤地说道。

    “他可是和你动过手?”

    “没有!”林绯虞倒是一个诚实的孩子,有什么就说什么。

    听到林绯虞的话,风泉心中更是怒急,咬着牙喝道:“既然风鹤没有动手,你却动手将风鹤打得如此模样,你可知罪吗?”

    林绯虞一时就蒙了,人家前来赶自己,只是动了动口,却没有动手。嗯!应该是没来得及动手,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是没有动手吧?却被自己给打断了胳膊,挠花了脸,给打昏了过去。这……这可怎么办啊?

    此时,金无锋等人也感觉到了不妙。如果风泉把此时完全担了过去,说是他命令风鹤前来收回房子,给林绯虞另行安排住处。如此,自己一方就不再占理,风鹤没有动手,却被自己等人打残。自己一方就更加地理亏,恐怕今天会被风泉弄个灰头土脸,还得受到严厉的惩罚。一时之间,金无锋等人的目光也变得惶急起来。

    站在一旁的许紫烟看不下去了,她没有想到林上风才刚刚去世,风泉就会欺上门来。想到自己曾经答应林上风要照顾他的一双儿女,如果今天让林绯虞灰头土脸的搬出去,再受到百草峰的惩罚,恐怕从今往后,百草峰就再也没有人看得起林绯虞。将来是个弟子都能前来欺辱林绯虞一下,她们兄妹修为又低,可能刚开始还会反抗一下,等着被欺辱惨了,也就会习惯了羞辱的生活,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绝对不能够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如何对得起自己的承诺?”

    许紫烟知道此时已经无理可讲,因为理已经被风泉给占全了。说是不说不过他的,那就只有用强了。许紫烟缓缓地上前两步,站在了林绯虞的身边,抬头望着空中的风泉,冷冷地说道:

    “风峰主,如果有强盗跑到你的家里,你还会等到强盗先出手,你才动手吗?无端地闯进私人的院落,只是把他打残已经够幸运的了,就是把他给打死了,也是咎由自取。”

    风泉凝目一望,见到是许紫烟,心中便是一紧。对于许紫烟,他虽然不怕,但是也不想得罪。毕竟许紫烟的战绩摆在那里,就是自己筑基期大圆满对上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的许紫烟,也有点儿打怵。不过,许紫烟话说的太厉害了,直接把他的儿子说成是强盗,风泉自然要辩解一下。当即冷冷地说道:

    “许紫烟,风鹤不是强盗,他只是奉令前来收回林绯虞的住处。”“是吗?”许紫烟冷笑了一声,说道:“可是我们没有见到风峰主的令牌啊!”

    风泉的脸色就是一僵,吸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规矩,只要上任峰主一退位,百草峰就会收回原来的住处。根本就不需要什么令牌。”

    此时朱红和林飞夜也赶了过来,听到风泉的说法,气得浑身发抖。但是却无可奈何,一时之间朱红就忍不住哭了起来。而林飞夜扶住自己的母亲,另一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眉宇之间充满了悲愤和一种莫名的恐惧。

    许紫烟望了风泉一眼,心道,这就是不讲理了,许紫烟也懒得和风泉讲理,便冷冷地说道:

    “我今天就站在这里,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怎样把绯虞师姐赶走!”

    “你!”风泉一时气结,伸手指着许紫烟喝道:“狂妄小辈,今天我就代梁师兄教训一下你这个不知礼的孽障。”

    许紫烟的身形缓缓地从地面上飘浮了起来,一直升到和风泉一般的高度才停下来,目光锁定着对面的风泉,淡淡地说道:

    “我很不习惯在下面仰望别人,还是这样好些。”

    “小辈,这里不是千符峰,轮不到你撒野!”风泉咬牙说道。

    “撒野?”许紫烟冷声说道:“我在千符峰还真就没撒过野,似乎唯一一次撒野是在万法峰。今天我倒是也不在意在百草峰撒次野,而且我还就告诉你了,我既然能够一个人杀上万法峰,就能够一个人杀上百草峰。不要想着在我离开之后,再对付绯虞师姐。只要让我知道了,我就会杀上百草峰。”

    “你……”

    风泉气极,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属于筑基期大圆满的气势铺天盖地地向着许紫烟冲撞了过来。许紫烟身上的气势霍然张开,比风泉还要威猛的气势碾碎了冲撞而来的风泉的威能,向着风泉轰击了过去。

    “轰”的一声,空中一阵旋风刮过,风泉的身形在空中踉跄后退。他哪里是许紫烟的对手,一时之间愣在了空中,不可置信地望着许紫烟。

    “嗖~~嗖~~嗖~~”

    地面上飞起了三条人影,这是百草峰三个筑基期大圆满的长老。自己的峰主被一个千符峰的弟子给逼退,这让三个百草峰的长老很没有面子。一个个阴沉着脸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目光冷冷地扫过对面的三位长老,冷冷一笑道:  “怎么?要一起出手?如此,我倒是要尽全力了。不过因此而伤到了三位长老,就不要怪罪在下。”

    三个长老的神情就是一滞,见到许紫烟并没有丝毫的慌张,当着自己三人加上风泉,总共四个筑基期大圆满的面,却说什么伤到他们。一时之间,他们也搞不懂许紫烟究竟有什么底牌,反倒是犹豫了起来。

    许紫烟此时真的想把对方四个人给直接轰到地面上,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够那样做。如果自己那样做了,不仅自己会受到宗规的惩罚,而且会让整个百草峰对林绯虞一家心生怨恨。以后林绯虞在百草峰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这不是许紫烟要的结果,心中一动,许紫烟望着下面的林绯虞一家和金无锋六个真传弟子,微笑着说道:

    “绯虞师姐,金师兄。风峰主今天既然能够将绯虞师姐赶走,明天就能够将林师兄和宗主夫人也从住处撵出来。后天也许就会将六位师兄也从住处撵出来,也好给风峰主的弟子倒地方。我看不如这样,我今天在这里代表师父邀请宗主夫人一家和六位师兄加入我们千符峰,我师父一定会尊重宗主夫人,也一定会收六位师兄为真传弟子。这样也好过在这里受人欺辱。”

    许紫烟这一番话说出口,风泉等四个人的脸就绿了。这要是让许紫烟把朱红一家和六个真传弟子给拐到了千符峰,不说是在太玄宗,就是在北地修仙界也丢尽了颜面。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如果被许紫烟给拉到了千符峰,那梁之洞是真的敢收啊,一点儿都不待犹豫的。那金无锋六个人可都是真正有能力的人,百草峰的峰主如今本就低人一头,只是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如今再走了金无锋六人,那不是釜底抽薪,彻底让百草峰衰落了吗?

    原来风泉还不把金无锋六人当回事,还想着打压他们六人。如今有着失去这六个人的风险,才感觉到这六个人对于目前的百草峰还真是不可或缺。急忙开口说道:

    “许紫烟,你不要在那里居心叵测,我什么时候要赶他们走了?”

    “哦?”许紫烟好笑地望着对面脸绿的风泉。

    头痛,胸闷!睡了!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