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从屋子里出来,进入到旁边的工作间,林绯虞伸手抚摸着一个个零件,向着许紫烟解释着每个零件的作用和自己的设想。

    许紫烟就站在林绯虞的旁边,倾听着她的讲解。刚开始许紫烟还没有太用心,她让林绯虞来到此地的目的,就是想让林绯虞有点儿事做,不要整天陷入痛苦之中。但是,听了一会儿,许紫烟的心中就不由得震惊了起来。

    林绯虞对于傀儡之术的研究非常精辟,傀儡之术许紫烟也研究过,如今听到林绯虞的讲解,发现她要比自己对于傀儡之术了解许多,很多想法让许紫烟眼前一亮。心中不由对林绯虞也深深地佩服起来。

    待林绯虞将所有的零件和自己的想法通通地讲解了一遍之后,这才转头问道:

    “紫烟,你曾经答应过我,要帮助我研制傀儡,如今你还肯帮我吗?”

    “当然。”许紫烟坚定地点了点头。刚才她听了一遍林绯虞的讲解,她对于傀儡之术已经有了一个深层次的理解,她相信只要能够炼制出足够好的材料和解决定向发射的七品符宝,就一定能够制作出来一个威力强大的傀儡。

    想到这里,许紫烟也十分地高兴,兴奋地对林绯虞说道:

    “绯虞师姐,你如今对傀儡之术研究的已经十分地精深了。只要我们解决了定向攻击和自身的强度的问题,就可以制作出来一个真正的傀儡了。”

    “这……很难!”林绯虞面现为难之色。

    许紫烟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定向攻击的事情由我来解决,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嗯,等到北地大比之后,也就差不多了。”

    “真的?”林绯虞兴奋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又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

    “只是这傀儡的自身强度问题却不好解决,这必须得到宝器峰的帮助,或者是绯虞师姐你能够得到宝器峰的传承。”

    其实解决傀儡的自身强度问题,许紫烟也不是不能够解决,因为无名就传授给她了炼器之术。但是这种炼器之术是没法传授给林绯虞的,因为无名的炼器之术是建立在领悟剑意的基础上。以林绯虞的资质是没法领悟剑意的,而许紫烟又不能够将林绯虞所有的制作傀儡的材料炼制都给包下来。

    解决定向攻击的问题不过是一个七品符宝的问题,大不了许紫烟一次给林绯虞多制作一些七品符宝,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但是,如果包下了炼制材料,那就太占用许紫烟的时间了。许紫烟有许多事情要做,哪里会有那许多时间。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林绯虞自己能够掌握宝器峰的炼器之术,如此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而且如此一来,有着自己给她提供的七品符宝,她制作傀儡就不用再倚仗别人,完全可以**完成。这样林绯虞也算作有了一技傍身,在太玄宗拥有一定的地位,不用自己在时常地照顾于她。

    两个人站在那里思索了一会儿,不由得同时长叹一声,然后相视一笑,先把炼制材料的事情放到一边,以后再想办法。

    来到林绯虞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该说该做的都完成了,许紫烟也就想着告辞。从屋子里出来,随口问了一句:

    “绯虞师姐,宗主夫人和你哥哥还好吧?”

    林绯虞苦笑了一声说道:“目前这些日子很伤心,身体也就不是很好。哥哥已经决定从现在开始学习炼丹。他告诉我,以后我的丹药就由他来提供了。”

    想到哥哥最后的决定和放出的豪言,林绯虞的脸上也透露出笑容。

    许紫烟听罢,心中也十分地高兴。林飞夜一心炼丹,林绯虞一心制作傀儡,这兄妹二人从今往后也算有了精神寄托,不会沉浸在悲痛之中。而且一旦有所成就,自然就会在太玄宗有着一定的地位,想来到那时的处境不会差,也算了结了自己一份心思。

    林绯虞究竟心性纯洁如童子一般,和许紫烟聊了这么一会儿,心中的郁结已经消了大半,脸上也浮现出来笑容。正把许紫烟从屋子里面送到院子里,就听到“砰”的一声,院门们撞开了。从外面涌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风鹤,一个嚣张的声音从风鹤的口中响起:

    “林绯虞,赶紧收拾收拾离开这里,从现在起,这里归我了。”

    许紫烟和林绯虞吓了一跳,什么人竟敢跑到林绯虞的家里把林绯虞给赶出去?许紫烟凝目望去,见到正是那天被林绯虞追着四处逃亡的风鹤,心中不禁一沉。难道那风泉一当上百草峰的峰主,就开始对林上风的一双儿女下手了?

    此时林绯虞也看清了来人,一张脸登时就气愤得通红。伸出手指着风鹤厉声喝道:

    “风鹤,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平跑到我这里撒野,看我不劈了你!”

    此时那风鹤也看见了许紫烟。心中便不由一抖。许紫烟他自然是认识的,当初许紫烟在外面独峰之上练剑的时候,他也曾经去看过,而许紫烟独自杀上万法峰,将夏桀斩杀,他更是亲眼所见。此时见到许紫烟就站在林绯虞的身边,他的气势一下子就没有,有些忐忑地站在那里。

    自从风泉当上了百草峰的峰主之后,风鹤就火了起来,俨然把自己当做了百草峰青年一代的第一人。整天被一群百草峰的弟子包围着,恭维着。一时之间,风鹤感觉自己的日子过得太爽了。

    这两天,被手下的那些人鼓动着他去把林绯虞的院落给抢过来。林绯虞作为宗主的女儿,所居住的那个院落不仅仅是大,而且修炼的环境也是最好的。风鹤早就看着眼红了,如今被围着自己的弟子一鼓动,再想起自己前些日子被许紫烟追杀的四处乱跑的模样,一股邪火就涌了上来。立刻带着一帮弟子跑到了林绯虞这里,要把林绯虞给赶走。

    如今看到许紫烟站在那里,风鹤就有些怂了。心中想着自己是不是先离开这里,等着许紫烟离开之后,自己再杀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在院门外传来了一声厉喝:“风鹤,你好大的胆子,谁让你这么做的?”

    风鹤闻声回头望去,见到是金无锋等六个林上风的真传弟子排开了一排站在门外,将他和带来的人堵在了里面。此时,金无锋阴沉着一张脸,冷冷地望着风鹤喝道:

    “风鹤,今天我就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够做!”

    原来金无锋等人从风泉那里离开之后,想着自己等人马上就要闭关修炼了,便想着在闭关之前来看看自己的小师妹。没有想到看到的却是这幅场景。自己的师父刚死没有多久,他的女儿就被欺上门来,这人金无锋等人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所以,金无锋六人就将大门给堵上了,想要把今天欺上门的所有弟子都痛打一顿,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这下子风鹤便悲催了,前面有许紫烟站在那里冷冷地望着他,后面有金无锋六人正暴怒地向着他逼近,当时身子就是一软瘫倒在地上。

    金无锋等人此时已是怒急,别说风鹤瘫在地上,就是昏了过去,他们也要把他给打醒,然后再给打昏过去。一时之间,金无锋六人便开始冲向了风鹤等人。有的人见事情不妙,纵起身形就想要凌空飞遁,却被金无锋等人一个法术给从空中轰了下来。直接被轰成了重伤,没有个一年半载根本就恢复不过来。

    而对于那些没有逃跑,老老实实站在那里的弟子,金无锋等人则是没有动用法力,只是使足了力气对他们劈头盖脸地一顿暴打。那些人看到想要逃跑的人直接被轰成了重伤,而只要不逃跑,却只是被暴打一顿,只是受些皮肉之苦,便一个个忍痛蹲在那里,双手抱着头一动也不动地任金无锋等人暴打着。反正这要比重伤强上很多。

    此时,林绯虞早已经冲到了风鹤的面前,对着风鹤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又抓又挠,把风鹤的脸直接挠成了一个大花脸。

    这边的事情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早有外面的弟子将事情的缘由报告给了如今的百草峰峰主风泉,风泉一听到这个消息。一边心中大骂着风鹤混蛋,一边也担心自己的儿子,风风火火地向着这边赶来。

    原本他只想着赶紧来到这里,亲手教训一下自己的儿子,给金无锋等人一个面子。因为真传弟子大比还需要金无锋等人出力呢。就是收拾林绯虞,也要等真传弟子大比之后。

    但是等到他赶到林绯虞的院落,看到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群人,再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被打断了胳膊,整个脸被挠得尽是一条条血道,满脸都是鲜血。风鹤就怒了,朝着金无锋等人厉声喝道:

    “好大的胆子,你们竟然敢残害同门,以为你们是上代宗主的弟子就可以为所欲为吗?难道就不怕本峰主惩戒你们吗?”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