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舞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对面的许紫烟,他不是震惊释放的法术没有破去许紫烟的剑意之网,而是震惊自己竭尽全力释放的法术,竟然没有让许紫烟释放的剑意之网有丝毫的松动。

    就在他震惊的目光中,许紫烟抬起了一只手,五指是张开的,然后缓缓地向中间握去。

    那剑意之网便随着许紫烟的手势,向着火舞收缩。只是眨眼之间,方圆十米的笼罩空间便被缩小到了方圆五米。随着许紫烟的继续手掌收拢,那个剑意之网变成了方圆四米,三米……

    此时的火舞已经不敢再释放法术了,如此小的空间他害怕自己释放的法术会伤害到自己。此时,许紫烟的手已经松松地握成了一团,那个剑意之网已经几乎贴着火舞的身体。火舞清晰地感受到那剑意之网上澎湃的能量,他毫不怀疑,如果许紫烟将那剑意之网引爆,自己会瞬间被斩成了渣。

    许紫烟松松的握在一起的手,突然弹出了一指,一道剑意钻入了火舞的体内,将火舞的主经脉斩断了一丝,然后立刻又被许紫烟抽出了体外。在那丝剑意钻进火舞的体内之时,火舞也不是没有发现,一方面是那丝剑意的速度太快,另一方面就是火舞来得及抵挡,他也不敢,紧贴着自己的皮肤就是一张由万千剑意织成的网,谁还敢动弹。

    许紫烟挥手散去了剑意之网,微笑着看着对面的火舞。火舞只是略微探查了一下,便放下心来。知道自己的主经脉受到轻创,就是没有许紫烟的治疗,自己服食丹药运功疗伤,也就几天的功夫就会恢复。

    放下心来的火舞,神情也放松了下来,故意苦着一张脸,朝着许紫烟喊道:

    “紫烟,你把师兄可是给害惨了,如今师兄的主经脉可是被你给斩断了,你可要对师兄负责啊!”

    他这么一喊,梁之洞和龙刑天等人的脸色就是一变,那梁之洞更是身形一闪,就出现在火舞的身前,将自己的手放在火舞的肩膀上,真元顺着手臂进入到火舞的体内。

    瞬间便将火舞的伤势探查的一清二楚,收回了手臂,抬腿一脚踹在火舞的身上,笑骂道:

    “小兔崽子,吓死老子了!”

    火舞没有躲,嘿嘿笑着受了师父一脚。许紫烟和师兄师姐们都围了过去,龙刑天几个人你一嘴我一嘴地说道:

    “大师兄啊,被虐的滋味怎么样啊?”

    “大师兄啊,你的修为真不是盖的,声势很足啊。”

    “是啊,大师兄,师弟我很佩服,想让大师兄指点一下,是不是我们师兄弟现在立刻就切磋一下?”

    “滚!”火舞黑着一张脸骂道。

    许紫烟笑着伸出手按在火舞的肩膀上,体内的生命之气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火舞的经脉之中。火舞体内主经脉上的那一丝断痕迅速地恢复,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完全伤愈,没有丝毫的痕迹。

    许紫烟将手收回,微笑地望着火舞,火舞默默地探查了一下,脸上绽放出震惊和喜悦。

    “舞儿,痊愈了?”梁之洞站在一旁,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嗯,师父,痊愈了。”火舞此时非常地兴奋,忍不住兴奋地说道:“师父,你是不知道紫烟那生命之气的厉害,想当初在幽冥鬼界中,紫烟的生命之气一出,什么死灵,鬼帅,鬼将的立刻都变成了灰灰。”

    “太好了!哈哈哈……”梁之洞放声大笑。

    众人意犹未尽地又聊了一会儿,在梁之洞的嘱咐下,一个个回去修炼了。

    许紫烟也想闭一个小关,在闭关之前,来到了百草峰。在林绯虞的住处碰到了李蓉儿,和李蓉儿打过招呼,得知林绯虞去了林飞夜那里,略微寻思了一下,许紫烟便决定在房间里等一会儿。李蓉儿给许紫烟上了一杯茶,便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李蓉儿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房门出了一会儿神,这才轻叹了一声,转身慢慢地离开。想起初次见到许紫烟的时候,许紫烟还只是炼气期的修为,而且是五属性灵根,让她们这些林绯虞身边的人打心底里面瞧不起许紫烟。没有想到短短的三年时间,许紫烟已经超越了她们,将她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房间内。

    许紫烟没有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脑海中闪现着一幕幕以往的情景。初次遇到林上风是在刚刚来到修仙界,在太玄宗坊市中的露天市场中。没有想到匆匆三年的时间,林上风竟然仙去,让许紫烟一时唏嘘不已,心生感慨。

    房门“咯吱”一声响,许紫烟转头望去,见到林绯虞神色落寞地正迈步走了进来。见到自己坐在屋子里,脸色一愣,继而现出一片喜色,许紫烟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林绯虞拱手施礼道:

    “绯虞师姐!”

    林绯虞也急忙还礼,待二人重新坐定,林绯虞想起刚才在哥哥房间内的一番谈话,一时心情又落寞了起来,坐在那里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许紫烟坐在林绯虞的对面,望着林绯虞的模样,心中也觉得不好受。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半晌,才轻声说道:

    “绯虞师姐,你不要太难过,宗主已经仙去,你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林绯虞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只是我还不习惯没有父亲的日子,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许紫烟环视了一下屋子,嘴角动了动,最终没有言语。林绯虞看到许紫烟的神情,吸了吸鼻子,说道:

    “紫烟,你是不是想说这里为什么这样冷清?”

    话落,也没有待许紫烟回答,便自顾自地说道:“自从父亲去后,我这里就一天比一天冷清了。母亲的身体最近很不好,哥哥他……,父亲的弟子都在为真传弟子大比努力修炼,尤月她们也不来的那么勤了……”

    目光向着天棚望去,仿佛穿透了屋顶,透过了云间,在寻找她的父亲。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了出来,仿佛要吐尽郁积在胸中的烦闷,低声说道:

    “我真的好想念父亲,每次从恍惚中清醒过来,都仿佛父亲就在我身边似的,坐在我的身旁,开心地听着我给他讲我制作傀儡的事情。”

    说着说着,泪水就顺颊滑落了下来,“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经常抱着我,看哥哥修炼,稍微长大后,父亲就亲自传授我。记得我稍大之后,才知道父亲早已知道我的资质不好,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弃我,而是亲自炼制了许多丹药,给我服食修炼。

    有一次大长老向父亲提出异议,说父亲这样做,是浪费资源,对其他的弟子不公平。父亲大怒,和大长老争执起来,告诉大长老,那些丹药都是他自己的药材炼制的,没有动太玄宗的一分一毫,让大长老不要多管闲事。那是我的记忆中,父亲第一次发怒。”

    林绯虞此时仿佛已经神游太虚,恍惚地说道:“那一次,父亲坐在我的身边好久都没有言语,最后更是放下了宗门之事,带着我和哥哥离开了宗门,去四处游历。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傀儡术,当我和哥哥决定研究傀儡术之后,父亲又不遗余力地支持我。紫烟,你知道吗?我真的想坐在父亲的身边,和他讲讲傀儡术。”

    此时的比绯虞已经哭得满面泪水,双肩不住地抖动。许紫烟听了也暗自感动,修仙之人往往传言,说无情无欲才是修仙大道,弄得很多修仙之人无情无义,完全以自我为中心。但是从林绯虞的述说中,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林上风对自己一双儿女的爱。

    许紫烟也不知道如何相劝她才好,只有默默地陪着她坐在那里。足足有两刻钟的时间,林绯虞才从恍惚中清醒了过来。想起自己如今的处境,嘴角不由一撇道:

    “尤月她们几个自从父亲死后,也不常来我这里了。”

    说到这里,又自嘲地笑了一下说道:“是啊,没有了父亲,我也没有那么多的丹药给她们了。而且我都没有人撑腰了,整个百草峰的弟子都好像不认识我似的,何况她们的身份,恐怕受到的压力更大吧。也许此时她们已经开始另寻出路了,但是她们想得也太天真了,以她们的资质,除了我,还有谁会看得上她们?”

    许紫烟摇了摇头,也在感叹人心变换,看到林绯虞在伤心中不能自拔,心中一动道:

    “绯虞师姐,不如我们你研制的傀儡吧,宗主的在天之灵看到你依旧不放弃,一定会高兴的。”

    林绯虞闻言面上一喜,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声说道:“说的对,紫烟我们我一直研制的傀儡,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更加地努力研制傀儡,争取早一日将傀儡研制出来。父亲在天之灵,看到我有所成就,一定会非常开心。”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