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许紫烟糗大了的模样,梁之洞心中也觉得好笑。不过,梁之洞并没有立刻就给许紫烟好脸色,而是严肃地对许紫烟说:

    “紫烟,你要记住,你是太玄宗的弟子,是千符峰的弟子,就是将来你修炼至大乘期,甚至破碎虚空,举霞飞升,也改变不了太玄宗弟子的事实。我知道你进入宗门的时间还短,对于太玄宗和千符峰还没有多少归属感,但是,师父希望你能够对宗门和千符峰有归属感。”

    许紫烟听了梁之洞的话,心中也觉得有些惭愧。她目前确实对太玄宗和千符峰没有多少归属感。但是,仔细一想,她又觉得生活在千符峰,和师父以及师兄姐们生活在一起,心情很放松,很自在。

    “这也许就是归属感吧!”

    许紫烟假设了一下,如果现在有人要对千符峰不利,自己会怎么办?只是略微寻思了一下,许紫烟便立刻做出了决定,自己是绝对会和对方拼命的。不为别人,就为师父为了自己和修为比他高的言相斗,为了自己,不顾青火宗的压力,支持自己。

    为了自己,火舞在幽冥中放言,要为自己报仇。

    “师父,对不起!”许紫烟真诚地说道。

    看到许紫烟真诚的目光,不仅是梁之洞,就是火舞等人的脸上了现出了真诚的笑容,梁之洞的脸上也透露出笑容,温和地说道:

    “舞儿,你给紫烟解释一下规则吧!”

    “好!”火舞转向许紫烟,微笑着说道:“其实比试的规则很简单,就是每峰这间都要对阵一次。每次对阵,每个人都要上场,只要一上场,就要连续挑战对方的真传弟子。一直到你战完对方六人,或者失去了战斗能力,才算结束一个弟子的比试。然后换第二个弟子上场,最后看总比赛每个峰获胜的场次,哪个峰获胜的总次数多,哪个峰就排在前面。”

    “那在对阵的时候,哪个峰会作为挑战的一方?”

    “这个没有规定,哪个峰的弟子都可以先上,不过当他被击败之后,就轮到击败他的那个弟子守擂,依次对阵对方剩下弟子。如果那个人能够连胜对方六人,那么他就可以退下,由他一方的弟子上去继续守擂。不过连续击败对方六人这样的事情很难发生,毕竟大家的修为都差不多。”

    许紫烟听罢陷入了沉思,自己的实力连胜六场肯定不是问题,别人也许人有问题,但是她许紫烟不会有问题。她的体内不仅有着丹田内的紫烟空间,蕴藏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有多深厚的真元,而且体内中有二百一十六个穴窍内也注满了真元,那是绝对消耗得起的。

    最重要的是,虽然许紫烟从外表看去只有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的修为,但是实际情况却绝不是如此。究竟她自己的战力能够达到什么水冷,许紫烟没有和那些高阶修为的修者交过手,心不中知道。但是许紫烟认为,自己绝对可以和幽冥中的那个结丹期第二层的苦烟一战。所以,连胜六场根本就是小事一桩,消耗不了她多少真元。

    但是,连胜之后呢?如果自己其他的师兄师姐们输得场次多了,那还不是一样在总数上要输给其他峰?难道要自己直接将其他峰的师兄师姐们都给打废了?这怎么可以?恐怕就算是自己能够下决心这么做,师父也会立刻制止自己。这种伤及整个太玄宗实力的事情,师父一定不会同意。

    许紫烟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思索着怎样才能够让对方短时间内失去再战的能力,而且又能够恢复,不伤及他们的根本。猛然间心中一动,如果自己将对方体内的主经脉震断,那么他们就不可能再参加接下来的对阵了。因为主经脉哪怕有一丝的断裂,当然如果断裂的厉害,很可能那个人就直接成为了废人,以后就不能够再修炼了,就是最轻的断裂,最起码也需要七天七夜的动功修复。

    但是,别忘了许紫烟的体内拥有生命之气,只要许紫烟控制住 自己的法力,将对方的主经脉伤害到最轻的程度,让他们失去了争斗的能力,等到自己这方全部场次获胜之后,只要自己出手,运用生命之气,一刻钟的时间就可以修复他们受伤的经脉。

    但是,随之又产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其他修士见到,只要和许紫烟对阵,就会被打得失去战斗力,他们直接认输,等到自己下场,他们再集中法力对付自己的师兄师妹怎么办?

    许紫烟皱着眉头在那里使劲儿地想着,刚开始,梁之洞和火舞等人还没有太过在意,以为许紫烟还在那里想着规则之事。但是,眼瞅着时间就过去了两刻钟,许紫烟还是在那里深锁着眉头,梁之洞师徒等人的神情就变了。

    因为他们知道,许紫烟不可能用这么长的时间去理解一个简单至极的比赛规则。如果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许紫烟在那里思索着如何赢得比赛。而且不应该仅仅赢一个第三名,难道她是要赢得第一名?

    最先想到的不是梁之洞,而是火舞这些弟子。因为梁之洞并不知道许紫烟曾经在幽冥大发神威,而火舞等人可是在现场亲眼所见。此时只觉心中突突直跳,目光震惊地望着沉思中的许紫烟。

    梁之洞发觉了火舞等弟子的神色变化,他的心中很不解,不解火舞等人为什么会用那种眼光去看着许紫烟。望着还在沉思中的许紫烟,向着火舞招了招手,等到火舞走到他跟前的时候,才像一个好奇宝宝地小声问道:

    “舞儿啊,你们为什么那样看着紫烟啊!”

    火舞想到许紫烟曾经的威风,再想到自己的本事,不由得苦笑着将幽冥中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给了师父听。当梁之洞听完之后,以他结丹期第八层的修为,也不禁一时瞠目结舌。待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之后,不由对自己当初先下手将许紫烟收到千符峰的行为感到英明神武。是自己这辈子做过的最英明神武的事情。这许紫烟就是一块宝啊!修为进境神速,战斗力超级强悍,制符之术高人一等。老天真是垂怜千符峰啊!

    猛然间,用着和火舞等弟子同样火热的眼神望着许紫烟。心中也压制不住一个想法,那就是许紫烟说不定真的就会想出一个夺得第一名的方法。

    此时许紫烟的心中也有了决定,展开了深皱的眉头,抬起了头。猛然间浑身一抖,皮肤上起满了一层层的疙瘩。目光不安地望着师父和师兄师姐那火热的眼神,咧了咧嘴,颤着声音说道:

    “师父,你们这是在干嘛?”

    梁之洞此时根本就没有理会许紫烟的神态和语气,而是直接问道:

    “紫烟,你可是有办法在真传弟子大比中夺得第一?”

    “有!”许紫烟语气坚定地点了点头。

    “什么?”

    这次不仅仅是火舞等人震惊了,就连梁之洞也霍然站了起来。要知道千符峰什么时候在利益划分上拔过头筹啊!每次利益分配的时候,总是千符峰和宝器峰排在了后面,经年累月下来,有着底蕴的峰会越来越强,而像千符峰和万法峰这样排在后面,分得利益少的峰就会越来越弱。

    如果这次许紫烟能够帮助千符峰夺得第一名的位置,那么有着丰厚的利益为基础,千符峰经过数百年的努力,就一定会拉进和其他峰的差距。这对于每一届的千符峰峰主都是一个一直为之努力的心愿。今天突然听到许紫烟能够在真传弟子大比中拔得头筹,这让梁之洞如何不激动?

    “不过这件事情要请师父帮忙才行!”许紫烟望着师父轻声说道。

    “嗯?还有我的事情?”梁之洞的神色微愣了一下,对许紫烟说道:“说说看,需要师父做些什么?”

    “师父,这件事情很重要。”许紫烟认真地说道:“不管师父用什么方法,也要让其它四峰的峰主答应,在对阵的时候,不允许认输不上场。如果哪个人认输了,那么他就不是输一场,而是输六场,和对阵的一方比赛就都不能够上场了,判他六场全输。”

    梁之洞愣了一下,不过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脸色有些凝重地问道:

    “紫烟,你是害怕其他的弟子不敢与你对阵,直接认输,也好留力对付火舞他们?”

    “是!”许紫烟直接点了点头,并没有照顾火舞等人的感受。这个时候也不是照顾他们想法的时候。但是火舞等人不仅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脸上都现出震惊之色。因为他们的心里也同时想到了一个可能。梁之洞的神色就变得更加地凝重说道:

    “紫烟,你要怎么做,才能够让其他峰的弟子不敢和你对阵?是不是你想要把他们都直接打废?”

    “是!”许紫烟的目光并没有丝毫的躲闪,而是依旧清澈地望着师父。

    “你……放肆!”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