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泉满意地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和声说道:“六位师侄,这次太玄宗的宗主之争是和我们百草峰没有什么关系了。”

    说到这里,风泉的脸上透露出一丝尴尬。目前的太玄宗五峰中,就数他这位峰主的修为最弱,恐怕从今往后,整个百草峰都会在其它四峰的面前抬不起头来。尴尬地顿了一下,风泉无奈地接着说道:

    “但是,这宗主之位争夺之后,就是利益的重新划分。我不希望我们百草峰失去的利益太多。”

    目光扫过金无锋六人,语气有些凝重地说道:“我也不会难为你们,万法峰和万剑锋的真传弟子在修为上确实要比我们百草峰的真传弟子要强上一些,但是千符峰和宝器峰的真传弟子却是不如我们。所以,我的要求就是,你们将第三名给我拿下来。不知道五位师侄能不能够做到?”

    叶知秋,赵欣儿,钱厚,久暗和王武五个人都将目光望向了金无锋,金无锋略微寻思了一下,感觉到拿个第三名应该没有问题。略微有些问题的就是千符峰的许紫烟,但是千符峰的其他弟子很弱,那许紫烟不会一个人连续将对阵的人都给打废了吧。不是金无锋不相信许紫烟做不出来这种事情,为了千符峰的利益,如果许紫烟有那个能力就一定会做出来。

    但是想要连续打废六个比她弱不了多少的修士,金无锋是不会相信的。那得有多深厚的法力才能够消耗得起?许紫烟是强,但是还没有强到那个地步吧!只要不把自己六人全部打废,自己等人都能够赢下和千符峰对阵的其他场次,以赢得的总数将千符峰压在后面。想清楚了这一切之后,金无锋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

    “峰主,我们能够做到。”

    “好!”风泉的脸上笑意更浓。

    宝器峰,莫释君的房间内。

    在莫释君的面前站着他的六大真传弟子。依次是:天澜,池冼,冷迎曼,萧从阳,韩君浩,凌烨。如今天澜的修为也达到了筑基期第十二层中期巅峰,无限接近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但是其他的弟子修为就差了许多。二弟子池冼倒是有着筑基期第十一层的修为,三弟子冷迎曼却只有筑基期第十层的修为,而萧从阳,韩君浩,凌烨三个人却只有筑基期第八层的修为。

    莫释君有些愁苦地望着眼前的六个真传弟子,自己的弟子和万法峰,万剑锋还有百草峰比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差啊!恐怕在真传弟子大比上,也就只能够和千符峰争上一争了。但是却也没有丝毫的把我,而且貌似自己一方还要弱上一些。不过一想到千符峰不能够使用符箓,而自己一方却可以使用装备,信心便又充足了起来。不过终究底气不足,语气也没有莫惊鸿,言铮和风泉那么坚定,只是淡淡地说道:

    “徒儿,宗主之位师父就不去想了。不过着真传弟子大比涉及到我们宝器峰今后的利益,所以我们还是要去争上一争。”

    说到这里,莫释君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们能够争一争的也就只有千符峰了,不过,你们尽力就好,就是争不过也没有什么。”

    天澜五人也不禁苦笑,这还没有比试,自己的师父就先气馁了。不过想到了许紫烟在幽冥之时的发威,天澜等人也是心中打怵的慌。见到师父没有争胜之念,天澜便将许紫烟在幽冥中的事情告知了师父。

    莫释君听了脸色就是一震,他的眼界自然是和天澜这些筑基期的弟子不同。又让天澜将事情从头至尾地仔细地描述了一边,包括苦烟和战杰当时的神情变化。之后莫释君便沉思了起来。

    沉思的结果让他心中巨震,难道是说许紫烟目前的战斗力已经能够和结丹期第二层的苦烟斗上一斗?猛然间想起许紫烟是五属性灵根,要知道在他们宝器峰的历史上就出现过一个五属性灵根大成的老祖,那可是能够越阶挑战的,这没有比他这个宝器峰的峰主更加地了解了。这在宝器峰的记载中写得非常详细。

    如此,莫释君对于和千符峰的对阵也没有了把握。泄气地挥挥手让天澜他们离开,又坐了一会儿,心中已经决定,要和千符峰好好结交一番,这千符峰一定会因为许紫烟而一飞冲天。

    千符峰,梁之洞的房间里面。

    火舞,龙刑天,顶云,玉娇颜,百里飞,许紫烟六个真传弟子站在梁之洞的面前。如今的火舞已经是筑基期第十二层中期巅峰,同凌一剑,金无锋,天澜一般地无限接近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的修为。而许紫烟更是达到了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的境界,只是余下的几个弟子的修为就差了很多。龙刑天只有筑基期第十一层初期,在五峰的筑基期第十一层修为的真传弟子之中也是垫底的存在。顶云的修为在筑基期第十层初期,而玉娇颜和百里飞却只有筑基期第七层后期巅峰,在整个太玄宗内所有的真传弟子中都是排在最后的修为。

    梁之洞如今的心情可以用患得患失来形容,以千符峰目前的实力,他觉得把宝器峰干掉,得个第四应该没有问题。因为有许紫烟的存在,他觉得再将百草峰干下去,得个第三名也不是没有希望。

    望着眼前的六个弟子,梁之洞并没有严肃着一张脸下什么命令,也没有鼓动什么,而是温和地问道:

    “徒儿,你们觉得这次真传弟子大比,我们千符峰应该排在一个什么名次上?”

    梁之洞平时对自己的弟子很好,也没有太大的架子。除了许紫烟因为和梁之洞接触的时间还很短之外,余下的五个真传弟子并不怎么惧怕自己的师父。师徒之间相处的十分亲切,如同父子与父女一般。

    此时,听到师父相问,火舞咧了咧嘴笑着说道:“师父,真传弟子大比时间还远,不如师父先给我们说说宗主之争吧?”

    “滚!”梁之洞笑骂道:“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告诉你,那宗主之位跟师父没有关系,师父不去争那个位子。”

    “嘿嘿嘿嘿……”火舞几个人都嘿嘿地笑着,就是许紫烟也有些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快说,对于这次真传弟子大比你们是怎么想的?告诉你们啊!这可是关系到千符峰将来的利益,你们可要卯足了劲儿,否则将来千符峰吃亏,你们也同样跟着吃亏。”

    梁之洞这番话让六个正在嬉笑的弟子严肃了起来,火舞认真地想了想,开口说道:

    “师父,我觉得我们应该能够战败宝器峰,和百草峰也有一争,但是却落在下风,未必能够争得过百草峰。我们千符峰也就是坐四望三的局面。”

    梁之洞点了点头,心中很赞同火舞的分析,望向火舞的目光很是满意。一个修者不仅要修为高,而且也要头脑冷静。如果分析不了自己所处的局面,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目光从火舞的身上移开,依次在弟子的脸上掠过,最后停留在许紫烟的脸上,温和地说道:

    “紫烟,你怎么认为?”

    许紫烟沉思了一下,她对于太玄宗的利益划分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那究竟有多重要。但是看到师徒几个都笑嘻嘻的模样,便觉得好似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便轻声说道:

    “我同意大师兄的话。”

    梁之洞自然是看出来许紫烟的神色是没有太在意那个利益划分,想起将来说不定千符峰就会交给许紫烟,这些事情怎么能够让她迷迷糊糊的,便将利益的划分对于千符峰的重要性详细地对许紫烟做了一番说明。

    如此,许紫烟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的重要。既然意识到了此事的重要性,梁之洞又一直非常地关心自己,而且不惜和言铮翻脸相斗,自己总要给师父回报,给千符峰争得一些利益。尽量地使千符峰强大起来,如果千符峰在将来因为这些利益,逐渐地强大起来,对自己也是一件好事。有一个强大的势力站在自己的背后,总比自己孤家寡人要好上许多。而且就算大家背后都有势力,那也是谁的势力越强越好啊!

    这一认真起来,许紫烟便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因为她连真传弟子大比是怎么个比法都不知道,刚才说同意火舞的意见,那根本就是随口敷衍。如今心中便有些忐忑,生怕师父责怪自己。于是,便有些讪讪地小声说道:

    “师父,那个……能不能把比试的规则说给我听听?”

    梁之洞听了许紫烟的话,气得胡子就是一翘。心道,感情你刚才说什么同意大师兄意见什么的话,就是敷衍师父啊,你连规则都不知道,还说的那么自然!

    看着师父沉着一张脸,还有师兄和师姐们偷笑的模样,许紫烟弱弱地小声说道:

    “师父……”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