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会想到这些吗?”林绯虞有些犹豫地问道。

    林飞夜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会的!从她以雷霆之势斩杀夏桀的事情来看,紫烟绝对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而这种人通常也是深重恩情之人,很多事情她不说,不代表她心里不知道,绯虞你要与她好好相处。不过,不要什么事情都去麻烦她,像紫烟这种人,就算你不去求她,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候,她也会出手。在这方面,我觉得紫烟不仅要比尤月那八个人,就是比父亲的六位真传弟子也可信很多。”

    “真的吗?”林绯虞的神色有些欣喜,同时也有些忧虑道:“可是……这些日子也没见紫烟前来看我……是不是她已经把我给忘了?”

    林飞夜苦笑着摇着头,不过他此时的眼睛却不再麻木,而是十分地清澈:

    “绯虞,这些日子你我的状态哪里还顾得上他人,就是许紫烟想要前来见你,恐怕也没有那个机会。再说,马上就要宗主之争,真传弟子大比和内门弟子大比,紧接着又是北地大比,恐怕紫烟此时也应该已经闭关了。要知道以紫烟的修为,必定是千符峰的第一战力。”

    林绯虞闻听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也恨自己这些日子太过悲痛,将许紫烟冷落。心中想着以后和许紫烟好好相处,同时心中也记起来,许紫烟曾经答应过帮自己制作傀儡,不知道紫烟这些日子有没有帮自己研制。不过,一想到许紫烟这些日子就没有消停过,进入到海底世界,回来不久又进入幽冥历练,哪里还会有时间帮自己想什么傀儡?不由心中又是一叹。

    此时,在万剑峰上,莫惊鸿的房间里。

    莫惊鸿望着自己面前依次站着的六大真传弟子:

    凌一剑,朱朝日,郎海云,紫霞,简东来,向品。

    凌一剑此时的修为已经接近了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而朱朝日,郎海云,紫霞,简东来,向品五个弟子也都是筑基期第十一层之上的修为。

    望着眼前的六大真传弟子,莫惊鸿的眼中流露出满意的光芒,语气铿锵地说道:

    “八十一天之后,师父会将宗主之位夺过来。但是,之后的利益分配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我不想在我登上宗主之位的第一件事情上,就被其他峰夺去了头筹,这是万剑峰的脸面。我要告诉太玄宗的所有人,不你们的师父是太玄宗最强的,就是弟子也是最强的。你们有没有信心,替师父师父完成这个心愿?”

    “有!”

    以凌一剑为首的六大真传弟子高声呼道。

    万法峰,言铮的房间内。

    在言铮的面前站着五位真传弟子,依次是古皇,木无为,张春竹,无影,白辩机。古皇如今的修为已经接近了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而其他的四个弟子的修为也是筑基期第十一层之上。

    言铮的目光在五弟子白辩机的旁边停留了一下,嘴角就是一抽,心中就是一痛,那里的位置是夏桀的。而此时的夏桀却已经被许紫烟给杀了。夏桀是他最钟爱的弟子,也是他认为最能够振兴他们万法峰的弟子,却让许紫烟因他的万法峰上将其斩杀。

    咬了咬牙,将自己的心绪平静了下来,目光威棱地扫过眼前的五大真传弟子,凝声说道:

    八十一天之后,师父会将宗主之位夺过来。但是,之后的利益分配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我不想在我登上宗主之位的第一件事情上,就被其他峰夺去了头筹,这是万法峰的脸面。我要告诉太玄宗的所有人,不你们的师父是太玄宗最强的,就是弟子也是最强的。你们有没有信心,替师父师父完成这个心愿?”

    “有!”

    五大真传弟子高声呼道,心中异常地兴奋,在他们的心里觉得那太玄宗宗主之位已经被自己的师父握在了手中。

    言铮的脸突然阴沉了下来,冷声说道:“你们还记得你们的小师弟夏桀是怎么死的吧?”

    五大弟子的神情一下子便没有了原来的兴奋,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对夏桀的感情有多好,而是想起了许紫烟在幽冥中发威的那一刻,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言铮的话,他们听明白了,是想要让他们借着真传弟子大比的时候,将许紫烟给斩杀。但是,他们有那个能力吗?去斩杀许紫烟?

    其实,他们通过在幽冥中的这一段时间也已经对许紫烟有了一点儿了解。那许紫烟还真就不是一个嚣张跋扈四处惹事的人,而且通过在幽冥中五峰联手讨伐石原的事情,许紫烟对他们万法峰也不是像原来那么敌视了。所以,真传弟子大比,就是自己等人和许紫烟对上, 他们也不那么害怕了,他们估计许紫烟不会下杀手,顶多把自己等人打败就是了。

    但是,如果自己等人在擂台之上对许紫烟流露出杀意,那许紫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就看当初许紫烟从海底世界一回来,就立刻独自杀上万法峰这件事情上来看,就可以清晰地知道许紫烟的性格,那是绝对 的杀伐果断,毫不留 情。

    所以,眼前的这几位真传弟子此时真就傻了眼。让他们去对许紫烟露出杀意,那不是送死去吗?仅是真传弟子大比,他们还有信心,那是因为他们在心中虽然认为许紫烟很强,但是却绝对不会认为许紫烟会一个人连胜他们五人。他们就算在许紫烟那里败了,但是却可以在千符峰其他真传弟子那里赢回来,反正比赛又不是一场。

    但是,让他们和许紫烟拼命,不!哪里是和人家拉倒,是送命!他们又不是傻子,又怎么会干这样的事情。但是师父就在那里目光灼灼地望着他们,这让他们的心一下子就慌乱了起来。

    望着眼前的五大弟子变换的神色,言铮就怒了。心中就更加地思念死去的夏桀了,夏桀虽然嚣张,但是那却是绝对地悍将啊!想起了夏桀,心中对许紫烟的恨意便又高涨了几分。看着五大真传弟子竟然没有人应声,脸色便就愈加地难看了。

    古皇的嘴角动了动,想要将许紫烟在幽冥中的事情说给师父听,然后劝说一下言铮不要再和许紫烟为难了。

    但是看到言铮此时阴沉的面容,眼中的怒火,最终还是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他知道,以师父的性子,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说出那番话,说不定师父就会一巴掌把他给拍死。

    他这里都不敢说,其他的师弟还有谁敢说啊!一个个都低着头装傻地站在那里,言铮突然感觉到心灰意冷,感觉到夏桀一死便带走了他所有的希望,挥了挥手,将五大真传弟子打发了出去,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

    百草峰,如今的大长老风泉已经成为了百草峰的峰主。但是他知道凭着自己的那些弟子是争不过其他峰的真传弟子的,要是让自己的那些弟子上去,百草峰只有被羞辱的份。所以,此时他将林上风的妻子朱红邀请了过来,和他一起向林上风的六大真传弟子鼓劲。

    至于以后嘛,风泉自然会利用自己百草峰峰主的权利为自己的徒弟多谋些福利,并且打压林上风的真传弟子,让自己的弟子尽快地成长起来,替换林上风的真传弟子,成为百草峰的真传弟子。否则自己一个百草峰峰主,却倚仗着林上风的真传弟子,这不是让人笑话吗?但是,现在他还得利用林上风的真传弟子,这也是很无奈很纠结的一件事情。

    金无锋,叶知秋,赵欣儿,钱厚,久暗,王武神情黯然地站在风泉和朱红的面前。如今的金无锋也已经逼近了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的修为,叶知秋,赵欣儿,钱厚和久暗也都达到了筑基期第十一层以上的修为,只有王武因为年龄还小,只有筑基期第十层的修为。

    百草峰真传弟子的修为能够逼近万法峰和万剑峰,那不是因为他们的资质和万法峰与万剑峰的弟子在一个水平上,也不是百草峰的功法有多好,而是因为百草峰的丹药。毕竟百草峰就是炼丹的,平时自然要比其他峰有着诸多便利,起码他们会自己炼丹,这就要比其他峰的弟子强出了许多修炼的条件。

    朱红的声音轻轻响起:“无锋,知秋,欣儿,厚儿,暗儿,武儿,你们即是你师父的徒弟也是你师父的孩子。如今你们的师父已经仙去了,但是你们不要忘了,你们依旧代表着你们的师父,代表百草峰。如果你们让百草峰丢了脸面,就是你们的师父也会死得不安宁。”

    “是,师母!徒儿受教!”六个林上风的真传弟子轻声应道。

    “嗯!”朱红轻轻点头道:“你们以后要听风峰主的话,为百草峰好好办事。”

    “是,师母!徒儿知道了。”六个人再一次轻声应道,然后向着坐在上首的风泉施礼道:

    “峰主有什么吩咐?”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