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夜的眉宇之间深锁着愁绪,而且比平时还多出了一丝懦弱。林绯虞的眉宇之间同样深锁着愁绪,但却没有丝毫懦弱,反而多了一种沉稳,不再像以前那样跳脱。

    屋子里沉寂了很久,林绯虞抬起头,望着自己的哥哥,看出了他眉宇之间的那一丝懦弱,不由轻叹了一声道:

    “哥哥,你不要想的太多。”

    林飞夜的脸上现出一片苦涩,轻声说道:“绯虞,哥哥的资质是不好,人也笨一些,但是哥哥并不傻。以前宗门里的人给我们面子,那是因为父亲是宗主,他们在表面尊重的背后,不知道有多么讥讽我们和怨恨我们。”

    “怨恨我们?”林绯虞一愣,不解地出声问道。

    “绯虞,你还小,平时又洒脱,不注意这些。你想,你和我资质在太玄宗属于不好的那一层次。如果不是父亲给了我们大量的丹药和极好的修炼条件,恐怕我们目前的修为连外门的弟子都不如。如此,那些同门怎么能够不嫉妒,不眼红。只不过平时因为父亲的原因,他们不敢说什么,但是不代表他们的心里没有怨恨。”

    “这是父亲给我们的,他们凭什么心生怨恨?”林绯虞柳眉倒竖。

    “唉~~”林飞夜轻叹了一声道:“别人不会这么想,他们会认为,父亲给我们的,是从他们的份额上扣下来的,如果不给我们两个废材,他们的份额就会多一些。”

    “这……放屁!”林绯虞最终气极地爆了粗口。

    “绯虞!”林飞夜的脸上现出忧虑之色道:“你的性子以后得改一改了,以前是有父亲在,如今父亲……”林飞夜顿了一下,脸色更加地忧虑道:“你这样会吃亏的。”

    “呼~~”林绯虞想起父亲曾经和她说过类似的话,便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眉宇之间现出落寞道:

    “算了,我以后不去招惹他们就是了。”

    林飞夜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绯虞,不仅不能够招惹他们,而且还要防着他们招惹我们。”

    “他们敢?”林绯虞的性子又勃发了,瞪着眼睛,双拳握得紧紧的。

    “他们有什么不敢的?”林飞夜的神情愈加苦涩道:“绯虞,你告诉哥哥,我们目前有什么倚仗能够令他们不敢?”

    林绯虞的神色就是滞,愣愣地坐在那里半晌,突然说道:

    “父亲的六大真传弟子,每个人都有一股势力,而且他们各个都对父亲忠心耿耿,这是父亲留给我们的倚仗。”

    林飞夜听了也点头说道:“不错,这是父亲苦心留给我们的一股势力。但是,他们的心中只是忠于父亲,你以为他们会忠心于你我吗?”

    “难道……他们了会对我们心有怨恨?”

    林绯虞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慌乱,因为她的心中也知道,父亲生前苦心培养这六大真传弟子,又给他们许多方便培养势力,就是为了留给他们兄妹二人的。

    林飞夜又摇了摇头说道:“师兄他们倒是不会怨恨我们,只是他们绝对不会像忠于父亲那样,忠于我们。而且他们的心中对于你我虽然没有怨恨,但是瞧不起我们却是有的。所以,在他们的心里只能够把我们当做弱小者来照顾,而不是忠于我们。如果我们认不清自己的 位置,依然像往常一样,他们的心就会逐渐地生出厌烦。”

    说到这里,林飞夜自嘲地笑了笑道:“自古强者对弱者就没有多少耐心的,他们可以帮你一次,甚至两次,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无休止地帮助你,当他们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欠父亲的情谊时,他们就不会再帮助我们。”

    “不欠父亲的了?”林绯虞愤怒地站了起来,“父亲对他们传道,授业,解惑,把他们带上修仙之路,他们说不欠就不欠了?”

    林飞夜目光定定地凝视着林绯虞,直到林绯虞悻悻地重新坐下,他才开口说道:

    “绯虞,我的资质是很差,说实话,对于修炼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因此,我反而能够静下心来想一些平时没有注意的事情。不错,父亲对师兄们有恩,父亲给他们传道,授业,解惑,把他们带到修仙之路上。但是,这一切比人的性命重要吗?”

    “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飞夜压低着声音说道:“如果将来我们有了性命之忧,师兄们出手救了我们一命,这份情恐怕也就还上了。”

    “这……难道还会有人害我们不成?”林绯虞悚然而惊。

    “将来的事情又有谁会知道?”林飞夜的眼睛变得有些空洞,良久,叹息了一声说道:

    “何况师兄们的修为也并不高,就是在太玄宗内,比他们高的也有不少。如果我们惹到了比他们还厉害的人,他们未必会拼上性命相救你我。”

    林绯虞也沉默了,她平时粗枝大叶的,但是并不是就不通情理。但是一想到自己以后要过着忍气吞声的生活,心中就积郁着一团散不去的纠结。半晌,才有气无力地说道:

    “那……哥哥你今后准备如何?”

    林飞夜苦笑了一声道:“哥哥的这个修为如果离开太玄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命了。但是我对修炼了没有什么兴趣,以后就在这百草峰隐居,钻研一下炼丹,再就是服侍娘亲。”

    林绯虞听了哥哥的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甘,羞辱,恐惧,麻木,种种表情不断地变化,最终化作一叹,闭上了一双美目,泪水顺颊而下。

    “绯虞,你今后……”林飞夜轻声问道。

    “我?”林绯虞一时怔在了那里,过了一会儿,咬了咬牙说道:“哥哥,我知道我的资质也不好,修炼也没有什么前途,但是我不想就这样活下去。我要和尤月她们继续研制傀儡术。总有一天,我要制作出来一个不弱于结丹期的傀儡。”

    林飞夜点了点头,目光中流露出对妹妹的羡慕和赞赏,轻声说道:

    “绯虞,哥哥会全力支持你。不过,你对尤月那些你身边的人还是要注意一下,一些你研究出来的秘密还是要保留一些。毕竟我们的处境与以往不同,就是将来你身边的那八个人有人背叛了你,你也不要过于激动。人心是多变的,平时多防着点儿,到最后也不会太伤心。”

    林绯虞再一次愣怔在那里,对于尤月等八人,林绯虞有很深的感情。如今听到哥哥的这番话,心中一时便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她知道哥哥是永远不会害她的人,如此心中就更加地不好受,神情都有些变得恍惚。

    猛然间想起父亲临终之前曾经和自己说过,要自己和许紫烟用心结交,再想到父亲临终之前曾经和许紫烟单独交谈过一次,再回想一下自己和许紫烟过去的交往,感觉到自己虽然和许紫烟相处的不错,但是貌似自己也没有为许紫烟做过什么,远没有像对尤月等人那么好过。

    心中便有些彷徨又期待地说道:

    “哥哥,你说紫烟会不会帮我们?”

    “紫烟?”

    林飞夜的眼前浮现出那个和自己躲在妹妹屋子里面的女孩,当屋子外面的言铮提出要许紫烟做夏桀的侍妾之时,又听到了里面的声音,父亲林上风呵斥谁躲在里面的时候,许紫烟用目光示意他出去遮掩一下,而他自己也因为惧怕父亲拒绝许紫烟之时,那张惶急的面孔和对自己怨恨的表情活灵活现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随即又闪现一路杀上万法峰,将夏桀斩杀,最终又和万法峰峰主言铮对上一招,那呈现出来的一脸坚毅。

    猛然间,脑海中想起在父亲临终之前,曾经单独召见过许紫烟,在屋子里面单独相谈了一番。父亲和许紫烟究竟是谈 了什么?难道是要求许紫烟在将来照顾我们兄妹二人。

    不!不是要求!

    许紫烟属于千符峰,以往父亲并没有给予许紫烟什么照顾,应该是请求。

    想到这里,林飞夜就是一阵心痛。想到父亲为他们兄妹二人,竟然拉下了一张老脸去请求一个晚辈,林飞夜的心就在滴血。

    不过,想到许紫烟的修为进境如此快速,战斗力如此强悍,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成为结丹期大修士。而且说不定在百年之内,就会成为太玄宗柳师叔之下的第一人,到那时,如果许紫烟肯照顾他们兄妹二人的话,还真就不是什么大事。如此,林飞夜在伤心的同时,也深深地佩服自己父亲的眼光。

    抬头望着对面的妹妹,林飞夜轻声说道:“绯虞,许紫烟绝非池中之物,将来的成就恐怕会成为太玄宗第一人也未可知。好在你和紫烟的关系一向不错,在她刚进入宗门之时,就和她相处融洽,而且你对紫烟了不是没有恩惠。当初若不是你把紫烟要到了身边,那时修为还弱的紫烟说不定就会被夏桀给害死了,所以,紫烟的心里一定对你有一份感激之情。”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