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卓群青黑着脸刚想要开口说话,却不防站在一旁的岳京已经忍耐不住了。他原以为自己的父亲亲自前来,背后又站在青火宗,无论是太玄宗还是许紫烟本身都不会再有反抗的心思,就是许紫烟内心再委屈,也会答应自己以求万全。如此,自己将许紫烟娶回青火宗,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娶她为妻又怎么样?玩死了再娶就是。

    但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许紫烟竟然拒绝了,而且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让他立刻感觉到失了面子,大大地失了面子。立刻涨红着脸喝道:

    “许紫烟,今天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许紫烟的目光就是一厉,嘴有却挂着冷笑道:“岳京,想要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够打赢我。”

    岳京的脸登时就更加地涨红了起来,岳卓群和四峰的峰主也看出来岳京的修为是结丹期第一层,而许紫烟的修为只有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的水平,差着一个大阶,许紫烟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说他们两个在幽冥中曾经交过手?

    岳京回到青火宗的时候,自然是不会把在幽冥中丢脸的事情说出来,只是说自己看上了太玄宗的许紫烟,恳求自己的父亲前来提亲。岳卓群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和许紫烟发生过的事情,而四峰的峰主就更加地不知道了。

    议事大殿之内的气氛陷入了古怪之中,一种莫名的气氛笼罩着大殿之内,这种莫名的气氛让岳京父亲很尴尬。岳卓群转头盯着岳京,内心深处非常希望自己的儿子答应许紫烟的条件,但是,他失望了。岳京虽然脸涨得通红,却是不肯再说出一句话,如此,岳卓群也就明白了。一定是自己的儿了在许紫烟的手中吃了亏,才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把自己给忽悠过来提亲的。

    可是既然自己已经提出来,那就不是儿子一个人的事情了,还有自己的脸面问题。而且今天梁之洞师徒也太不给自己面子,特别是那个许紫烟,简直是嚣张至极。如果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如何忍得下这口气。岳卓群的脸色又阴沉下了几分,正要开口说话,却猛然听到太玄宗内响了钟声。

    钟声传遍太玄宗,一声接着一声。岳卓群起初还没有觉得怎么样,但是梁之洞等四峰峰主却是脸色大变。因为这钟声是从百草峰上传来的,钟声连绵不绝,四峰的峰主呆呆地僵立在那里,每个人的脸色就霎时间变得苍白。那钟声当当地敲了八十一下,四峰的峰主此时已经开始身体轻颤。和自己一起走过数百年的师兄,突然地离开了,每个峰主的心中突然空落落的。

    八十一响钟声落尽,就是岳卓群也反应了过来,八十一响那是丧钟啊,证明是有修者死了,而且是宗主死了才敲响八十一次钟声。

    莫惊鸿转头朝着岳卓群抱拳说道:“岳师兄,本宗宗主新丧,那提亲之事此时提及已是不合适,不如以后再说吧。”

    在这种情况下,岳卓群就是心中再是愤怒也是无奈,只要不是大仇,在修仙界是没有修士会在人家宗主新丧之时去找不自在的,这会在整个修仙界留下骂名的。犹豫了一下,岳卓群阴沉着脸点了点头,低声说道:

    “我也去拜祭一下林宗主。”

    岳京在一旁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不过目光中流露出愤怒和不甘。许紫烟愣愣地站在那里,心中有些茫然。不知道那钟声为何响个不停,等听到莫惊鸿 的话之后,这才明白那钟声意味着什么。同时,已经从议事大殿之外传来了隐隐的哭泣声。

    许紫烟悚然惊醒,心中终于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宗主仙去了!

    许紫烟随着自己的师父梁之洞赶到了百草峰,还没有进入到林上风的房间,便听到从房间里面传出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随着师父走进房间,见到林上风的妻子朱红已经昏了过去,林飞夜则是脸色苍白,痴呆呆地跪坐在地上,而林绯虞正趴在林上风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其他的真传弟子们也都哭声震天。

    许紫烟作为小辈,不可能靠前,站在人群后,向着林上风望去。也许是心理原因,她总是觉得林上风的脸上带着浓浓的忧虑,目光移向林绯虞,见到她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声音已经哭得嘶哑,心中不禁黯然。在心中轻叹一声,暗道:

    “宗主,您放心,绯虞与我情同姐妹,只要有我在,必不会让她受到委屈。”

    似乎感应到了许紫烟心中的誓言,又或者许紫烟看花了眼,只是瞬间许紫烟就发现林上风的脸上神色变得安详。

    此时,昏倒在地的林夫人也已经被莫惊鸿吩咐几个女弟子给扶到里间的床上。

    然后四个峰主又轮番地劝说林绯虞,但是林绯虞只是趴在林上风的身上痛哭失声,根本就不理会莫惊鸿四个峰主。

    莫惊鸿长叹了一声,伸出一指点在林绯虞的睡穴上,然后又让几个女弟子把林绯虞也扶到了里间。梁之洞此时走到了林飞夜的身边,轻轻地将林飞夜从地上扶了起来,低声说道:

    “飞夜,你是林师兄的长子,师兄的丧事都要靠你,你要振作起来,不要让师兄走的不安心。”

    林飞夜有些麻木的眼神张于有了一些活气,望着梁之洞半昨,仿佛终于回到了现实。但是依旧有些神情恍惚,只是默默不语地点了点头,目光一直望着林上风,也不看旁人,泪水无声地滑落。

    梁之洞挥了挥手,便有弟子上前,将孝服给林飞夜换上。林飞夜也没有反应,如同一个木偶一般任人摆弄。

    一番忙乎下来,灵堂已经布置好。林飞夜木然地跪在一侧,机械地回着礼。

    岳卓群父子匆匆地拜祭了一下,便在言铮的相送下离开了太玄宗。待飞离太玄宗之后,岳卓群凌空回首望了一眼太玄宗,最终一挥衣袖,转身飞去。

    “爹爹,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一旁的岳京不甘地说道。

    “小子,以后少给老子惹麻烦。”岳卓群阴沉着脸厉声喝道。

    “爹爹,我知道我错了,但是……即使是我错了,他们也不应该拨爹爹的面子。我看他们根本就没有把爹爹放在眼里。”

    “滚!”

    岳卓群气急,一脚将岳京踹下了云头,那岳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又飞回到了岳卓群的身边,拉着一张脸了不言语。

    飞了一会儿,岳卓群看到自己身边赌气的岳京,叹了一口气说道:

    “京儿,这件事为父给你担了,不过这样的麻烦事以后为父不想要再听到。”

    一旁原本阴沉着脸的岳京一听,脸上立刻浮现出喜悦,兴奋地呼道:

    “我就知道父亲对我最好了!”

    岳卓群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一方面是为你,另一方面也是为我自己,我岳卓群的面子可不那么好扫的!”

    说到这里,目光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色。

    “父亲,您什么时候将那个许紫烟给我抓回来?”岳京根本就没有听到他老子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想着自己的 问题。

    “抓回来?”岳卓群冷冷地一笑道:“我要他们太玄宗拿着嫁妆卑躬屈膝地把许紫烟给我送过来。只抓一个许紫烟够吗?既然扫了我的面子,我就要整个太玄宗付出代价。”

    太玄宗办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丧事,整个北地修仙界各个宗门,包括华阳宗宗主,世家联盟,散仙盟都前来太玄宗吊唁。整整忙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太玄宗重新安静了下来,但是安静之中却隐藏着动荡。

    果然,在丧礼结束之后,四峰的峰主联合声明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九九八十一天之后,莫惊鸿和言铮将在擂台之上比试,争夺宗主之位。

    第二件事,就是宗主决出来之后,将是太玄宗五峰利益重新划分的时刻,而利益分配的决定权交给了各峰的真传弟子,太玄宗的产业将划分出五大块,真传弟子之间的比斗会决出从第一到第五的名将。获得第一的山峰拥有第一个挑选的权利,其次是第二名,以此类推。

    第三件事,北地大比就要到了。在前两件事情结束之后,就是内门弟子大比,要选出前一百名弟子参加北地大比。

    所以,各峰的峰主都严厉地要求自己的弟子,从这一刻开始都进入到修炼状态之中,全力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在百草峰林飞夜的房间里,一切的装饰品都换成了素色,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在房间里面的两张椅子上,林绯虞和林飞夜相对而坐,两个人的脸上都尽显疲惫和伤痛。脸色苍白、双目红肿,俱都微微地低着头坐在那里,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房子的外面也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的人影,仿佛都在害怕惊扰到这两个悲痛的兄妹。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