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太玄宗如今可以用一个暗流涌动来形容,四个峰主每天都会前往百草峰看望林上风。而四峰的真传弟子也会每天去百草峰的迎客殿坐上两个时辰表示对宗主的尊敬。而那些内门的普通弟子则是人心惶惶,不知道宗主死后,太宗会是由谁来当宗主,会不会失去自己原有的利益。

    许紫烟每天会前往迎客殿坐上两个时辰,虽然林绯虞被林上风嘱咐要和许紫烟处好关系,但是此时的林绯虞哪里还会有那个心思,只是每天地守在自己的父亲身边。所以,许紫烟也是每天在迎客殿从上两个时辰,便有规律地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每天都要去百草峰的迎客殿坐上两个时辰,这让各峰的真传弟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的修炼。许紫烟也是如此,略微琢磨了一下,许紫烟突然想起自己进入到内门以来,还没有去过内门的藏书阁。于是,许紫烟便每天上午去百草峰迎客殿,而下午则是去内门的藏书阁读太玄宗收藏的功法。而在晚上,许紫烟则是准备制作一批符箓,然后再制作符宝。

    匆匆一个月过去,许紫烟已经将太玄宗内门藏书阁的第一层改藏的各种功法和书籍看了个七七八八。许紫烟并不是和线本都细看的,先是粗略地看上一看,如果觉得对自己没有什么帮助,就会立刻放下。如果觉得对自己有帮助才会仔细地领悟,然后在回到自己的独峰修炼。

    藏书阁内第一层内的功法都是针对筑基期修士的,如今许紫烟已经是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而且真实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结丹期。而且本身修炼的又是容纳万千的乾坤诀,这让许紫烟修炼的很快,只是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将筑基期的各种功法悉数习成。

    这个时候的许紫烟已经与原来不同了,传承数万年的大宗门,它的收藏是令人震惊的。通过这一个月的融会贯通,让许紫烟真正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且也不再像过去对于修仙的手段那么太过单一,而且学会了各种各样的修者手段,成为了真天上意义上的修仙者。

    这一个月的时间,许紫烟也制作了足够的符箓,从一品到九品都各自制作了一些。而且也已经开始制作符宝了。

    如此一个月之后,许紫烟并没有去内门藏书阁的第二层,那里都是结丹期修士修炼的各种法门。按理说,以许紫烟目前的实力,也不是不能够去试试结丹期的修炼法门。但是她还是决定要把这一个月来所领悟到的筑基的各种法门彻底融合一下,让自己的基础再夯实一些。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的下午许紫烟不再去内门藏书阁,而是在自己的独峰上一边领悟各种法诀,一边将领悟出来的法诀释放出来。整个独峰在每天的下午都是响声隆隆,全是许紫烟释放法术的声音。

    如此又过了一个月,许紫烟完全通透了各种法诀。而且她隐约也感觉到金木水火土包括精神力的法诀似乎都有其共同之处,它们之间有着一个原点,而这个原点才应该是金木水火土以及精神力的源泉,也就是说,是这个原点分化出来的金木水火土和精神力,这个原点就是天道的本源。

    虽然许紫烟对于此依旧是模模糊糊,但是这一个月的耗心耗力的领悟,却让许紫烟的精神力得到了飞速的增长,已经达到了结丹期第七层的境界。远远地超出了自己本身的修为。

    这一个月,许紫烟也陆陆续续地制作了一些符宝。首先是大量的一品符宝,然后用这些一品符宝将紫烟空间内的各种符阵列,像封灵阵和聚阴大阵都换成了用一品符宝布设而成。其次也制作了一些从二品到四品的符宝,她准备从第三个月开始领悟制作五品符宝。

    但是,就是在这个时候,许紫烟被一道传讯玉剑叫到了议事大殿。

    许紫烟一进入议事大殿,便见到四位峰主都坐在大殿之上,而且此时在大殿之内还多出了两个人。许紫烟凝目一看,便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中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见到许紫烟走了进来,还没有等到许紫烟拜见各峰峰主,便见到那言铮笑呵呵地坐在椅子上说道:

    “紫烟,今天有一个大喜事给你。呵呵,你和你师父可要请客啊!”

    许紫烟的眉头便皱得更深,她和言铮的关系彼此心中都十分地清楚。能够让言铮笑出声来,称之为喜事的事情,对于许紫烟来说就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目光转向自己的师父梁之洞,便看到梁之洞脸上苦涩的笑意,朝着许紫烟招招手道:

    “紫烟,你过来。今天有一件事情和你商量。不要怕,有师父在。”梁之洞话中的意思很隐蔽,但是许紫烟却是领略了。一定是有针对自己的事情,梁之洞有着很大的压力,不过只要自己不同意,梁之洞会支持她的。想到这里,心中便有些略微地放松。

    但是,梁之洞的那些话许紫烟都听懂了,别人会听不懂吗?只听到那两个外来修士中的那个中年修士朝着梁之洞冷冷地一哼,然后才转过来望向许紫烟,上下打量着。目光中微微透露出赞赏之色,脸上便露出了微笑道:

    “你是许紫烟吧!”

    许紫烟一进入大殿之中,便认出那个青年修士正是自己在幽冥中,参加苦烟宴会中遇到的那个东方青火宗的修士岳京,此时再看到那个中年修士的面容与岳京长得很像,便猜出两个人可能是一定。见到中年修士笑眯眯地和自己说话,也不好冷着脸子,便淡淡地施了一礼道:

    “正是许紫烟。”

    趁着低头施礼的空隙,眼中蔚蓝色一闪,心中不禁就是一震,对方竟然是结丹期第十一层的修为。

    “呵呵,不用多礼。”那个中年修士亲切地摆了摆手说道:“我是东方青火宗的修士,叫做岳卓群。女娃儿,你年纪轻轻,却有如此修为,不愧我儿看上的人。”

    说到这里,伸手指了一下旁边的岳京,轻笑着说道:“紫烟,你和我儿已经在幽冥见过面了,我儿回到宗门之后,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恳求我这做父亲的前来太玄宗求亲。你能够嫁到我们青火宗,也是你的福份,这对你来说不正是一件大喜事吗?”

    许紫烟听了心中腾地就窜起了一股怒火,举目望向站在那里的岳京,正好看到那岳京眼中得意的神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愤怒,淡淡地说道:

    “岳前辈,许紫烟高攀不上,还是请您另寻她人吧。”

    听到许紫烟的话,岳卓群就是一愣,他从来没有想到许紫烟会拒绝他。在他的心里一直认为,只要自己一提出这件事情,许紫烟一定会异常高兴地答应下来。就算压得住心中的兴奋,不欢呼雀跃,也应该欣喜地点头答应。

    青火宗可是东方的大宗门,这个大宗门可不是大玄宗这种大宗门,其实力要比太玄宗高出太多。一个青火宗就可以扫平整个北地了,这样的一个大宗门,其修炼的环境和福利,岂是北地这种破落之地能够相比的。可以说只要岳卓群在北地放出话来,要为岳京在北地娶个妻子的话,会有无数女修争抢着要嫁。但是,许紫烟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你说什么?”岳卓群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很是怀疑自己听错了。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许紫烟无奈地看了一眼和岳京一样自我感觉良好的岳卓群,淡淡地再一次重复道:

    “岳前辈,许紫烟高攀不上,还是请您另寻她人吧。”

    这回岳卓群是听清楚了,但是脸色也黑了下来。一旁的言铮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沉着脸喝道:

    “紫烟,你怎么说话?如此不知好歹。青火宗可是东方修仙界的大宗门,肯向你提亲那是看得起你。别说娶你为妻,就是要你为待妾也是你的福分。还不赶紧跪下向岳师兄赔礼!”

    许紫烟厌恶地看了一眼言铮,目光中流露出来的意思让大殿之内的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再去理会言铮,转头朝着岳卓群依旧淡淡地说道:

    “多承前辈美意,许紫烟一心向道,提亲之事就不必再提了。”

    岳卓群怫然不悦道:“许紫烟,须知老夫已经开口,这话是收不回来的。”

    坐在一旁的梁之洞眉尖一挑,淡淡地说道:“岳师兄,亲事要两厢情愿才好,小徒一心向道,这也是修仙者的本心,我看这件事情就算了吧。以令公子的身份也不愁什么亲事。”

    岳卓群听了梁之洞的话,心中不由大怒,心中暗道:“这梁之洞和许紫烟师徒二人也太不识抬举,以我结丹期十一层的修为,和青火宗的背景,千里迢迢地亲自前来提亲,还敢扫我的面子,难道不把我们青火宗放在眼里吗?”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