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泉听完了儿子的讲述,劈手就是一个耳光,将风鹤一巴掌扇得原地转了一个圈,伸手指着风鹤,气得一个劲地颤抖。抖了半天,最后厉 声喝道:

    “滚回你的房间,从现在起不准再走出房间一步。”

    风鹤还哪里敢辩解,低着头慌乱地跑了出去。望着儿子离去的背影,风泉犹自气哼哼地骂道:

    “孽子!这个孽子!”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情绪平稳了下来,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将事情的前后又仔细地想了一遍。最终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是林上风知道了自己的野心,为了整个百草峰,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原本林上风死后,百草峰就没有了结丹期修士坐镇,难免会被其他四峰欺负,难道宗主还会将他这个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给杀了吗?这不是自毁长堤吗?再说,如果宗主因为这件事情别说杀他风泉,就是为难一下,也会冷了百草峰上下的心,难道他就不怕将来报复在他的一双儿女身上吗?

    只是这件事情对自己也有着不好的影响,宗主还没有死,自己的儿子就四处宣扬自己要当百草峰的峰主。一方面对自己的名声非常不好,另一方面也让其他人起了警惕之心。

    想到这里,风泉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恨恨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决定还是亲自去给宗主赔个礼。他也知道自己这次前去赔礼,也不过是做出一个姿态,而林上风也不会对他做什么,甚至连重话都不会说一句。

    情况正如他所想的 ,他风泉带着自己的 儿子前去向林上风赔礼,林上风不仅没有责怪,反而是为他开脱,只是说小孩子不懂事,不要在意。但是,站在一旁的林绯虞可是没有给什么 好脸色,等风泉带着儿子走出林上风的房间之后,心中恨恨地想道:

    “林绯虞,你这个死丫头,你以为还是有你父亲给你撑腰的时候吗?等着你父亲死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议事大殿。

    莫惊鸿,莫释君,梁之洞和言铮四个人似乎刚刚发生了一阵争吵,而且争吵得还很厉害。每个人似乎都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一个个都阴沉着脸坐在那里喘气,酝酿着下一轮的争吵。

    这里数言铮的脸色最难看,似乎刚才一轮的争吵他没有占到便宜,而且还处于下风。

    这个时候便有些忍耐不住,冷着脸说道:

    “既然大家都有各自的主意,没法统一,那就按照惯例来,擂台上决定谁是未来的宗主。”

    莫惊鸿冷哼了一声道:“哪个还怕你不成?你以为你赢得了我?”

    莫释君淡淡地说道:“宗主是谁我不管,但是利益的划分只要维持原状我没有意见。”

    莫惊鸿和言铮的神色就是一冷,心道,维持原来的样子?那样我还当什么宗主?就是不能够将五峰合一,最起码也得为自己多谋些利益吧?

    梁之洞看到莫惊鸿和言铮的神色,自然是明白他们两个人心中的想法,淡淡地说道:

    “我的想法也和莫释君师兄的一样,既然目前太玄宗一直发展得很好,无论谁当宗主,为什么就不能延续下去呢?”

    言铮眼珠子转了转,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梁师弟,事情不可能总是一成不变的,那样也不利于宗门的发展。宗主就是要将宗门发扬光大,引领着更上层楼,这没有变化怎么可能?”

    “呵呵……”梁之洞也冷笑了几声,心道:“怎么,看我不争那个宗主,就以为我好欺负?”

    于是,便将脸色一沉,冷声说道:“既然言师兄如此说,那么这个宗主我也就争上一争。我还就不信了,我大把的符宝撒出去,还争不得一个宗主。”

    “这……”

    梁之洞这话一出,连莫惊鸿都傻了。如果让梁之洞可劲地扔符宝,虽然梁之洞目前能够制作出来四品符宝,伤不了我们,但是在四品符宝的威力下,他们想要伤害梁之洞也不中能啊!如果梁之洞一直释放符宝,就是耗也会把他们给耗死啊!于是,莫惊鸿急忙说道:

    “梁师弟,你是知道的,门内比试的时候,是不允许使用符宝的。”

    梁之洞的脸上表现出怔怔的模样,抬手指着言铮说道:“刚才言师兄不是说了吗?事情不可能总是一成不变的。怎么?只许你们变,不许我变?”

    言铮听到梁之洞的话,一下子被噎得满有酱紫色。抬手指着梁之洞,张了半天嘴,竟然没有说出一句话。

    “是啊,既然如此,那我也争上一争。我就不信把我们宝器峰的镇峰之宝穿上,还怕了你们。”莫释君也淡淡地说道。

    莫惊鸿和言铮都有些傻眼,如果莫释君真的穿上宝器峰的镇峰之宝,他们还真不知道怎样去对付。往常的宗主之争,宝器峰和千符峰自认自己山峰的综合实力不足,就是争得了宗主之位,也没有大用。难道你下达的每一条命令,都要你一个宗主去亲自指挥吗?那还不把宗主累死?再说,那也太丢份啊!但是,手下的长老和弟子实力弱啊!

    所以,往往是只要新宗主做的不过份,本身实力又强,宝器峰和千符峰还是识大体的。但是,如今的莫惊鸿和言铮的修为并不比莫释君和梁之洞高出多少,而且还有着瓜分他们利益的想法,这就不由他们没有想法了。

    “这个……”莫惊鸿也是一阵无语。

    “这不符合规矩。”言铮有些气愤地说道。

    “不争那宗主也行!”

    梁之洞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这让言铮和莫惊鸿神色 一喜,不过梁之洞接下来的话他们两个满 头黑线。

    “不过要是将来谁来抢我千符峰的利益,我就发给千符峰的弟子每人一个符宝,轰了再说。”

    “梁师弟!”莫释君笑嘻嘻地对梁之洞说道:“要不我们两个峰结盟,我给你们千符峰打造一批装备,你给我们宝器峰一批符宝?”

    “好!”梁之洞哈哈大笑着说道。

    完全不理会莫惊鸿和言铮的脑门上都是黑线。

    议事大殿内又沉默了下来,半晌,莫惊鸿说道:

    “梁师弟,你看这样好不好?宗主之争还是按老规矩来,之后宗主发布的命令,如果不涉及到各峰的利益,或者是关系 到宗门的利益,我们是要绝对服从的。但是如果是重新划分各峰的势力分布,我们几个老家伙就不要出手了。我们可以让门下的真传弟子出手经纬度,获胜的一方自然就是利益获得者。”

    议事大殿之内再一次陷入沉寂,每个人都在寻思着莫惊鸿提出的意见。因为去幽冥历练的五峰弟子都是被紧急召回来的,回来之后,因为林上风的原因,五峰峰主还哪里有心情去问弟子幽冥历练的事情?而五峰弟了骤逢大变,也忘记和各自的峰主说起许紫烟在幽冥的事迹,就连许紫烟的师父梁之洞如今也不知道许紫烟竟然会如此厉害,只是看到了许紫烟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而其他的峰主连许紫烟的面都没有见过,就更不知道许紫烟如今的修为了。

    这个意见的提出者莫惊鸿觉得在真传弟子这一代中,也就只有凌一剑和古皇站在顶端了。古皇是因为修为要比其他人高出一点儿,而他坚信凌一剑的战斗力要高出其他峰的真传弟子。

    如果大家都同意了这个建议,最终获得利益的一定有他万剑峰一份,抱着同样心思的还有万法峰的言铮。当然梁之洞考虑了一下,也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毕竟他知道,就算凭着许紫烟如今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的实力,也是在真传弟子中修为最高。但是,宝器峰的莫释君就有些愁眉苦脸了,很明显他的真传弟子要弱上一些,原本还想着梁之洞会提出什么异议,但是却没有见到梁之洞开口,心中便更加地泄了一口气。

    因为莫惊鸿提出的意见也不是没有道理,长辈们争宗主,弟子们争利益。如果自己再提出异议,就有些胡搅蛮缠了。这个时候,大家的目光都望向梁之洞,梁之洞最终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我同意!”

    “那宗主之位?”言铮开口问道。

    梁之洞淡淡 地说道:“我就不参加了。”

    “我也不参加了。”莫释君泄气地说道。

    言铮和莫惊鸿听到莫释君和梁之洞都不参加宗主之争,在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向着彼此望了过去,视线凝练如实质,在议事大殿的空间碰撞。

    “莫师兄,你看看我们什么时候比试一下?”言铮微笑着说道。

    “随时奉陪!”莫惊鸿身上的战意腾地爆发了出来。

    “咳咳……”梁之洞轻咳 了两声,淡淡地说道:“两位师兄,这不太好吧,宗主他还……”

    梁之洞的话一出口,莫惊鸿和言铮两个人的脸上都现出讪讪之色。宗主林上风还没有死,这边就为了争宗主之位打了起来,这要是传了出去,好说也不好听啊!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