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灵?”许紫烟不解地望着林上风。

    “火灵就是由火灵气生成的一种拥有智慧的东西。它是最纯净的火,我怀疑就是因为生成了火灵,所以那座火山中的火灵气都被那个火灵吸收了,才形成了死火山的模样。其实那火山之内的火灵气比离火宗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浓郁,只不过是深深地掩藏在地底深处罢了。

    只要你将来能够想办法进入离火宗,得到那个火灵,就一定能够领悟火之意。不过,南方离火宗也是一个大宗门,想要在那里得到火灵,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说到这里,林上风将手指上的储物戒指取了下来,递给了许紫烟,轻声说道:

    “这里是我炼制的丹药和一些我收藏的草药,还有我对于木之意的领悟,今天就都送给你吧!”

    许紫烟连忙摆手,有些惶急地说道:“不!宗主,我不能要!”

    许紫烟在心里认为自己真的不能够要这些东西,能够将火灵的事情告诉自己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如果再拿了林上风送出的东西,许紫烟都不知道如何来还这份人情。

    “拿着吧!”林上风轻声说道,脸上带着几分疲惫:“紫烟,你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太玄宗对你来说也是许太小了,整个苍茫大陆也许才是你的舞台。”

    看到许紫烟张口要说什么,林上风摇了摇头,止住了许紫烟的话,脸色变得凝重说道:

    “紫烟,师伯在这里求你两件事情。希望你能够答应师伯!”

    看到林上风凝重的神色,许紫烟也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

    “师伯,您说!”

    “这两件事一公一私。在公,师伯希望你将来能够在太玄宗危亡时刻,保护宗门周全。”

    “我答应!”许紫烟严肃地点了点头道:“师伯请放心,这件事我已经答应过义父。”

    “好!”林上风欣慰地点了点头,继而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但是最终还是轻声说道:

    “在私,我希望你将来能够照顾一下我的一双儿女。我不想在我死后,他们过着受辱的生活。紫烟,师伯拜托了!”

    说完这些话,林上风似乎是耗去了全身的力量一般,目光躲闪,不敢去看许紫烟。许紫烟略微沉思了一下,便明白了今天林上风做出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林绯虞兄妹。而且林上风今天做出的一切也确实值得自己做出承诺,别的不说,就是那火灵的消息就已经足够了。于是,许紫烟也不再犹豫,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

    “宗主,我答应。”

    “好!”林上风这次笑的是真正的欣慰,将手中的那个储物戒指递给了许紫烟说道:

    “拿着吧!”

    “谢宗主!”

    这次许紫烟不再推辞,而是直接接过了林上风的储物戒指。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接,反而会令林上风心中不安。将储物戒指收好,许紫烟轻声说道:

    “师伯,让我看看您的伤势。”

    林上风意外地看了一眼许紫烟,看到许紫烟一副认真的模样,便轻轻地点了点头。

    许紫烟低着头,眼中蔚蓝闪烁。那林上风神色就是一愣,紧紧地盯着许紫烟的双目。许紫烟的身子猛然一震,眼中蔚蓝散去,嘴里喃喃地说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紫烟,你看出什么了?”林上风的语气无悲无喜。

    “师伯,您的生机已断,只剩一缕游丝。”许紫烟轻声地说道。

    林上风好奇地看了一眼许紫烟的眼睛,不过最终没有问什么,而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说道:

    “紫烟,你说的不错。我的生机已断,只是凭着一点修为勉强地吊着一缕游丝,待这缕游丝散去,也就是我的大限之期了。”

    许紫烟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抓住了林上风的手,将自己体内的生命之气向着林上风的体内输送过去。林上风的眼睛就是一亮,不过瞬即又恢复了黯然,轻声说道:

    “紫烟,你的功法很奇特,充满了旺盛的生命之气。不过它对我已经没有用了,我的生机已断,没有了生的根本,这生命之气就是再旺盛也没有用了。”

    许紫烟失望地收回了手,她知道林上风说的是对的。刚才自己的生命之气进入到林上风的体内,虽然修复了一些经脉,但是许紫烟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林上风的生机没有丝毫的恢复。心念一动,许紫烟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颗不死草,递给了林上风说道:

    “师伯,你把这颗不死草吃了看看。”

    “不死草!”

    林上风神情一震,目光灼灼地盯着许紫烟手中的那株不死草,最终眼神又变得暗淡,长叹了一声,叹息中充满了对生命的不舍,然后才轻声问道:

    “这颗不死草是你在幽冥中得到的?”

    “是!”

    “唉!紫烟,你收起来吧。”林上风的目光留恋地从不死草上移开。

    “为什么?”许紫烟不解地问道。

    “没用的!”林上风黯然地说道:“如果在我生机未断之前,这颗不死草能够延续我二百年的寿元。但是如今我生机已断,就是不死草也救不了我这无根之人了。”

    “这……”许紫烟呆呆地站在那里,最后依旧不死心地说道:“师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究竟有没有用。”

    “不要浪费了,不死草有价无市,是极其珍贵的东西。留着你将来用吧!就要不要浪费在我这个大限将至的人身上了。”

    “还是试试吧!师伯!”

    林上风望着许紫烟坚定的神色,再看看那颗不死草,眼中也流露出希翼的神色,最终放不下对生命的渴望,讪讪地点了点头。

    许紫烟将不死草送到了林上风的嘴边,林上风将不死草慢慢地咀嚼,然后缓缓地吞咽了下去。许紫烟将林上风的手腕抓住,开始往林上风的体内输送着生命之气。

    足足一刻钟之后,两个人的脸上都显露出失望。许紫烟收回了手,默默地站在了床边。半响,林上风轻轻一叹:

    “生机已绝,无药可救。是师伯贪心了,浪费了灵药。”

    “不!师伯……”

    “紫烟,师伯累了,你回去吧!”一缕死气已经浮现在林上风的额头。

    许紫烟在心中轻轻一叹,向着林上风施了一礼,然后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林绯虞推门走了进来,站在父亲的身边,轻声问道:“父亲,你和紫烟都说了些什么?你们怎么说了这么久?”

    林上风看着林绯虞坐在自己的床边,目光中充满了慈爱,轻声说道:

    “绯虞,紫烟定非池中之物,你以后要多与她亲近。她的话,你要听。”

    望着林绯虞不解的神情,呵呵笑着说道:“紫烟刚到宗门之时,你们就在一起,那一年的时光,使你们之间存下了友谊,不要辜负了这份友情。为父去后,凡事要多想一想,不要再意气用事。实在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找紫烟。”

    林绯虞听了父亲的话,神情不由惶然,眼泪便流了下来道:“爹爹,您不要吓女儿!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林上风见到女儿伤心,便柔声说道:“绯虞,刚才听你母亲说,你去追风鹤那小子去了,出了什么事情?”

    林绯虞一听父亲提起这件事情,登时便忘记了悲痛,小脸气得通红,恨恨地将事情说了一遍。林上风听了不禁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中便更加地忧虑起来。自己还没有死,百草峰就乱了起来。此时还不知道太玄宗那四峰峰主争得怎么样了?轻轻地叹了一声,疲惫地说道:

    “绯虞,父亲不在之后,你的性子要改一改。否则终究会吃亏的,我还指着你照顾你的母亲和哥哥呢。”

    风鹤被许紫烟吓得魂飞魄散地跑回了家,他倒不是打不过林绯虞。而是因为自己的那番话被林绯虞听了去,这要是被林绯虞回去告诉了宗主,宗主趁着自己还没有死,先把他的老子给收拾了,那他不得哭死。

    所以,风鹤根本就不敢回手,一路慌慌张张地跑到了自己老子风泉的屋子里,结结巴巴地说道:

    “父亲,儿子惹祸了。”

    风泉如今已经是近四百岁,要比林上风小上很多。修为卡在筑基期大圆满一百多年了,始终没有迈过那道坎,突破到结丹期。不过在百草峰,除了林上风,他的修为也算作顶尖的,虽然还有几个和他的修为一样,但是他自认为最先突破到结丹期的一定是他。

    看着风鹤苍白着脸,一副惶急的模样,便沉下了脸,冷声喝道:

    “有话好好说,看你成什么样子?”

    看到父亲阴沉着一张脸,风鹤便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待风泉沉声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才期期艾艾地将事情从头至尾,没有半点儿隐瞒地说了出来。这时候他可不敢有所隐瞒,如果是因为自己隐瞒了实情,致使事情变得糟糕,让父亲出了意外,这可是他不愿意,也承受不起的。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