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也将情况告诉了其他峰的弟子。所以,其他峰的弟子也都立刻做好了准备,就等着自己峰的师弟拿着令牌前来。  来的时候,许紫烟是骑的小白,速度自然是极快。不过在返回的时候,却是和千符峰的师兄们一起飞行。如此用了一天一夜之后,才返回了太玄宗。  回到千符峰之后,在峰上呆了几天,想到自己和林绯虞的关系,便觉得自己应该。于是,许紫烟便来到了百草峰。林绯虞知道许紫烟前来,但是她此时还哪里有心思去迎接许紫烟。心中感激许紫烟,便让同门师弟转告许紫烟,请她先去迎客殿坐坐。  来到了迎客殿,许紫烟挥手让那个接待自己的弟子离去。她此时也不想麻烦百草峰的弟子,知道他们此时恐怕也没有招待自己的心思,便一个人走进了迎客殿。  看着里面的昏暗,仿佛是预兆着百草峰的衰败一般。许紫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过一会儿会不会还有人来,而自己也不想要引人注目,便走到了一个十分昏暗的角落里,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再说四峰的峰主离开了林上风的居住处,向着议事大殿飞去。虽然他们此时心中想的都是宗主之位,但是理不可废。便一个个给自己的真传大弟子发出讯息,让他们前往百草峰的迎客殿,时刻等着百草峰的安排,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其实这就是做出一个姿态,总不能前任宗主还没有去世,就把人家扔在一边吧。  许紫烟坐在迎客殿的一角闭上了双目,脑海中回想起自己刚进入太玄宗和林绯虞的一幕幕,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正在回想的许紫烟微微睁开眼一看,见到火舞,天澜,凌一剑和古皇走了进来。这四个人正是接到自己师傅传讯,来到百草峰的四峰大师兄。许紫烟此时的心情很不好,要说她来到太玄宗正式交往的的一个朋友就是林绯虞。想到林绯虞那个修为和性格,在林上风死后的生活,许紫烟的心就有些难过。所以,见到那几位师兄并没有看到自己,也懒得上前,便又闭上了眼睛,不声不响地坐在那里。  火舞,凌一剑,古皇和天澜在明亮处坐下。沉默了一会儿,天澜有些担心地低声说道:  “不知道宗主的情况如何了,这眼看就要北地大比了。如果宗主真的出了事情,这可如何是好?”   火舞轻声说道:“宗主未必有事,也许过些日子就好转了。再说还有各位峰主在,总会有人拿个主意的。”   凌一剑和古皇抬头对视了一眼,心中虽然想着未来的宗主一定是自己的师父,但是却都没有言语,只是眼中的意思都表现得十分清楚。  正在这时,门口人影一闪,尤月走了进来。这些日子林上风走火入魔,除了各峰的峰主前来探望,还有许多的各峰长老先后前来。尤月作为林绯虞的亲信,又是长老的身份,便代替林绯虞前来招呼各位前来探望之人。  刚才听说各峰的真传大弟子和许紫烟前来探望,便端着几杯茶水前来。待见到屋子里的光亮处只有四峰的大师兄,并没有见到许紫烟,还以为许紫烟见到各峰的大师兄前来,独自离开了。便也没有在意,将茶水摆放在了各峰真传大弟子的面前。  尤月这些日子的心中也很彷徨,原来她作为林绯虞身边的亲信,在整个太玄宗也有着一定的地位。虽然眼前的这几个是各峰的真传大弟子,以前她也没有放在心里。自己作为太玄峰的长老,辈分要比这些真传大弟子还要高。更何况自己是宗主女儿的亲信。  但是如今林上风眼看着就要仙去,太玄峰就要改回百草峰。而林绯虞的资质和修为她尤月可是知道的非常清楚,而且就那性格也是一个惹祸的主,可以说是前途暗淡。一想到这些,尤月就觉得心慌意乱,心内烦躁的很。  看着眼前的四峰的大师兄,尤月的心里就更加地觉得堵得慌。她可不觉得这是各峰守礼前来,而是觉得这是前来示威的。神色之间便有些阴沉,同时凌一剑等人也觉得百草峰做得有些不对。自己等人怎么说也是各峰的大师兄,要招待自己等人怎么也得是百草峰的大师兄金无锋吧!怎么来了一个林绯虞的跟屁虫?  这里面,火舞感觉自己的师妹和林绯虞关系不错,看到其他三峰的脸色不好看,便想着将此事给打个岔糊弄过去,便拱手说道:  “尤长老,宗主他老人家没事吧?”   尤月看了火舞一眼,便想起了许紫烟。心道,当初我家小姐在许紫烟刚到太玄宗的时候,可是对她不错。没有想到在宗主出事的时候,她只是跑来露了一面就走了,还真是人走茶凉,不是个东西。连带着对火舞也没有什么好印象,便冷冷地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师父没有告诉你吗?”   火舞的脸色就是一僵,有些恼怒地站在那里。旁边的凌一剑早已经把千符峰当成了自己的同盟,见到火舞神情尴尬,便有些气愤地说道:  “尤长老,火舞师弟也没有说什么吧!他只是关心宗主,你是不是语气有些重了。”   尤月的脸色就是一变,见到一个晚辈竟然在责问自己,宗主还没有死,就欺负上了百草峰吗?心烦意乱的尤月不由脱口而出道:  “关心宗主?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句话一出,不仅是火舞受不了,就是其他三峰的大师兄也受不了。古皇登时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沉声喝道:  “尤长老,你这是怎么说话?我们怎么就不是真心的了,你不要信口雌黄!”   尤月被古皇呵斥得满脸通红,脸上便有些挂不住了,不禁羞恼至极地冷笑道:  “我只是随口说说,又没有说你。你若是真心的,又何必如此,让旁人觉得是你心虚!”   一听这话,就是一向脾气较好的天澜也忍不住了,当即冷笑道:  “尤长老,你这是在谴责我们吗?如果你今天不把事情说个清楚,我们就要告你个污蔑同门。”   尤月也怒了,一时之间什么也不顾了。提高了嗓门喝道:“怎么?宗主他老人家还在,你们就反了,打上了太玄峰吗?不过是一些小辈,就对我如此说话,真是不分长幼。太玄峰还轮不到你们撒野,你们算什么东西?”   凌一剑大怒,站起来厉声喝道:“我们是四峰的真传大弟子,来这里是等候宗主的差遣,要说够资格和我们说上话,也应该是金无锋,你这个跟屁虫算什么东西,也配在我们的面前叫嚣?”   尤月被人当面骂作跟屁虫,一下子便涨红了脸。她如何不知道自己在太玄宗被人看做成林绯虞的跟屁虫?这个名声一直是尤月心中的逆鳞,此时被人当面给喊了出来,一时气急,抡圆了胳膊就给了凌一剑一个耳光。  凌一剑根本就没有想到尤月敢动手,一下子被尤月那一巴掌给打愣了。不过等到他清醒了过来,可就真正的怒了。当着其他峰师弟的面,被一个整个太玄宗弟子一向看不起的女人打了一个耳光,这比砍他一剑还要难受。登时身上剑意透体而出,就要将尤月斩于剑意之下。  旁边的天澜还算冷静,一看到凌一剑气极要杀尤月,立刻喝道:  “凌师兄,不要!”   凌一剑听到天澜的喝声,脑子清醒了过来。如果在这里杀了尤月,又是在宗主走火入魔的时候,那事情就大条了。忍着心中的怒气,散去了剑意,挥手一个耳光扇在了尤月的脸上。  凌一剑原本就是武修,论力气自然要比其他几峰大得多,这一个耳光,直接将尤月的嘴打出了血,身子原地转了两圈,晃晃悠悠地差点儿倒在地上。这一下,尤月可就撒开了泼,她刚才也听到了天澜的喝声,知道对方也不敢杀自己,于是便张开了双手向着凌一剑便抓了过去。  火舞这些人心里都带着气,大家也都知道谁也不敢在这里用法力,便都涌了上去,别看平时这四峰不怎么对付,但是此时却被尤月刺激得同仇敌忾。这三个人上前,假意拉架,却明显地是在拉偏架,那尤月便被凌一剑狠狠地在脸上扇了几个耳光,把尤月的头发都给打乱了。这也是看尤月嘴贱,就是想要教训她一下,凌一剑并没有用上全力,但是,就是这样,也把尤月打得嗷嗷乱叫。  坐在角落里面的许紫烟是看得目瞪口呆,她这次可是开了眼了。一群修仙之人,却如同凡人一般,没有用丝毫法力的打架,这还是许紫烟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看到。直把许紫烟震惊得愣愣地坐在那里,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哪里。  一个激灵从呆滞中清醒了过来,许紫烟慌忙冲了过去。虽然修仙界靠实力说话,没有男女之分这一说,但是几个老爷们在那里欺负一个女子,虽然是尤月嘴贱,但是这也让许紫烟哭笑不得。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