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师父,出了什么事情?”许紫烟心中大惊。

    “宗主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如今已经昏迷不醒了。”说到这里,重重的一叹道:“原本宗主的寿元就已经不多了,如今再走火入魔,这次只怕他不妙了。”

    许紫烟霍然站起,震惊地呼道:“怎么会这样?”

    梁之洞疲惫地摆了摆手说道:“你不要管这些,如果宗主这次真的归天,太玄宗恐怕真的要乱上一阵子。马上就要到了北地大比,宗主昏迷的还真不是时候啊!”

    许紫烟震惊了一会儿之后,便渐渐地冷静了下来,轻声说道:

    “师父,不是还有柳师祖在吗?只要有她老人家在,又会有什么乱子?”

    梁之洞摇了摇头说道:“柳师叔已经闭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关。再说,就是柳师叔没有闭关,她也不会出来管这种事情。通常一个元婴大修士,只有到了敌人打上门,宗门处于灭亡的时候,她才会出手。”

    “那……幽冥不是有规定,最少也要呆上一年的时间吗?”

    “那个规定是指的修士不能够自己随意离开幽冥,但是只要有地面上的宗门令牌,调他们回来,幽冥是不会阻拦的。别说了,你还是快一点儿去吧。其他四峰刚才都已经派弟子去幽冥了,你也快点儿去吧。”

    太玄峰,议事大殿之内。

    莫惊鸿,莫释君,梁之洞和言峥默默地坐在那里,大殿之外,狂风暴雨,那连成串的豆大的雨点“啪啪”地砸在地上,仿佛砸在众人的心上。

    大殿之内的四个人相互张望了一下,又默默地低下了头,外面风急雨骤,电闪雷鸣。四个人微低的眼帘中,闪烁的目光有悲痛,有茫然,也有着决绝!

    “轰隆隆~~”

    猛然一声天塌一般的雷鸣,震得四个此时心神不属的峰主身躯一抖,彼此都抬头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妙。

    他们四个人坐在这里等待 着从林上风房里传来的消息。四位峰主修士在太玄宗是顶尖的存在,但是在治疗上就不如那些太玄峰的长老了。所以,他们也只能够坐在这里等着林上风的治疗情况。

    大殿之外又是一道极亮的闪电,一个人影飘进了大殿,向着四位峰主深施一礼道:

    “师父请四位师叔前去有事相商。”

    四个人闻言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梁之洞上前一步,激动地说道:

    “钱师侄,宗主他醒了?”

    钱厚点了点头道:“师父醒了,请师叔们过去。”

    莫释君轻声问道:“钱师侄,宗主怎么样了?”

    钱厚神情黯淡,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师侄说不清楚,师叔就知道了。”

    莫释君闻听一愣,继而神情黯然,心中暗道:“看来宗主这次修炼伤得很重啊!”

    在林上风的房间内,他的妻子和一儿一女,还有他的真传弟子们守在床边。在床前此时还站着莫惊鸿,莫释君,梁之洞和言峥四个峰主。

    四个人此时的脸色都十分地沉痛,不管在以前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那毕竟不是生死大仇,只是宗门之内的一些摩擦。而且他们和林上风也都是自幼便在太玄宗修行,要说他们之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如今看到林上风倚在枕上,一脸的憔悴,听着门外哗哗的暴雨声,每个人的心中都十分地难过。

    林上风在几个月前在感慨自己寿元不多的情况下,毅然决定强行突破结丹期第十一层,如果能够成功地突破结丹期第十一层,在未来的一百多年里,就多了一丝突破元婴期的可能。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真气走入了岔道,经过了几个月的努力,不仅没有好转,最终却让体内的经脉完全损坏。甚至金丹出现了裂痕,灵根受损,他自知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被破坏了,这一次真的距离死亡很近了。

    费力地望着门外的大雨,林上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黯然地想道:

    “这风雨大作,天公垂泪,难道是我真的要去了吗?”

    心中叹息了一声 ,想起了一直让他放心不下的一双儿女,儿子林飞夜资质很差,而且这些年来已经失去了自信,变得导弹,以后别说护着他的妹妹和母亲,就是他自己恐怕也要忍辱偷生。女儿林绯虞虽然资质也差,但是一颗心却是非常地坚强,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但是就是如此刚强的性格,却让林上风更加地担心,没有实力,却性格刚强,而且还正义得过分,恐怕连善终都未必能够得到。自己的妻子一心沉醉于炼丹,修为也不高,而且年纪也不小了,其寿元也不多。唉~~

    目光微微转动,凝目望向床前的林绯虞,自己的这个女儿,虽然资质一般,但是精力充沛,聪明过人,但是娜性格却是受不得半点儿委屈。儿子是指望不上了,但是这个女儿能够把这个家给支撑起来吗?

    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床边的四个峰主,回想了一下过往,感觉到自己并没有和四位峰主结下什么大的摩擦,而且平时他们对自己也有着足够的尊敬。但是,等到自己死后,他们是否还能够记得自己,给予自己的 一双儿女足够的照顾?唉~~

    或许刚开始还会照顾一下,等到日子长了,如果自己的一双儿女再不知道进退的话,说不得就会过上忍辱偷生的生活。

    别说眼前的四峰,就是在自己死后,重新将太玄峰改回百草峰之后,这百草峰上的弟子也让人担心啊。自己在世的时候,大权独揽,那些师兄弟们未必就没有野心和对自己的怨恨。

    更何况百草峰炼制的丹药不仅仅是太玄宗,就是在整个北地也都是十分有名的。这里面的利润谁看着不眼红?如果自己的百草峰四分五裂,原本就没有了结丹期大修士的坐镇,恐怕就完全会成为太玄宗其他四峰的附庸。整个百草峰没落了,还指望自己的一双儿女过上好日子吗?

    这还都是私事,自己一旦归去,这太玄宗究竟是谁来做主?莫惊鸿?还是言铮?恐怕这又是一番龙争虎斗。如果两败俱伤之后,太玄宗还能够敌得过华阳宗吗?

    林上风不由一时想得出神,半晌才长叹了一声,疲倦地看着眼前的四峰峰主说道:

    “四位师弟,师兄我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看到四个师弟想要说话,便轻轻地摇了摇头,止住了他们,接着说道:

    “我去了之后,太玄宗就要交给你们了。柳师叔已经闭关了,不知道要闭关多久。而且马上就要到了北地大比,太玄宗一定要以和为贵。”

    四个峰主都没有说话,只是每个人闪烁的目光都各自不同,他们的表情林上风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也是十分地无奈,只有接着说道:

    “你们四个回去商量一下,将下一任宗主推举出来。从今天开始,太玄峰就改回百草峰。”

    四峰峰主对视了一眼,莫释君和梁之洞心中还算平和,因为他们两个知道那宗主之位是轮不到自己的。

    但是那莫释君和言铮对视的目光早已经碰撞出来火花。两个人都对宗主之位窥视很久,如此怎么可能让对方上位?不过,莫惊鸿的目光要比言铮镇定了许多,由于许事情,他敢肯定千符峰的梁之洞一定会支持自己。而宝器峰的莫释君就算不支持自己,也未必会支持言铮。

    言铮的心中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根本就在心中没有指望着和平解决这件事情。将目光从和莫惊鸿的对视中移开,望向了床上疲惫的林上风,拱手说道:

    “师兄,当初您这宗主之位,也是凭着战胜了无名师兄得到的,我看这下一任宗主之位,还是要比过才能够决定下来。”

    “哪个怕你!”莫惊鸿冷冷地一哼,不屑地瞥了一眼言铮。

    “唉~~”林上风长叹了一声,心道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路。便无力地点了点头道:

    “你们四个商量着决定吧!不过,你们始终要记住,你们是同门,不是仇人。”

    “是!”四个峰主拱手应道。

    “你们去吧!”林上风轻声说道。

    “师兄保重。”四个峰主向林上风施了一礼之后,便退出了林上风的房间,四条身影向着议事大殿飞去。他们自然是要尽快将宗主之事确定下来,一个北地大宗门岂能够长久没有宗主?

    看到四个峰主离开,林上风略微寻思了一会儿,对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还有真传弟子们说道:

    “你们都下去吧,让绯虞留下,我要和她说一会儿话。”

    许紫烟走进了太玄峰的迎客殿,由于林上风的走火入魔,此时 的迎客殿也没有了弟子管理,太玄峰上下此时每个弟子都人心惶惶,各有各的想法。迎客殿内只有两根蜡烛还点燃着,里面一片昏暗。

    许紫烟那日离开了千符峰之后,就急忙又回到了幽冥,由于她是骑着小白去的,倒是第一个到达的幽冥。火舞听到了许紫烟的传话,根本不敢稍作延缓,立刻带着千符峰的弟子离开了幽冥,向着太玄宗飞去。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