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修士在空中散开,将春三十娘和于长老围在了下方,各自凝聚了法力,就准备向着下方释放。于长老此时已经脸色铁青,悲愤地大喝道:

    “她是许紫烟的妖宠,你们就不怕许紫烟回来,杀上万法峰吗?”

    “哼!你当万法峰是好欺负的吗?上次是峰主不在峰上,被许紫烟赚了便宜,她敢再上万法峰挑衅,就让她有来无回。”

    “是吗?”

    天空中垂下一缕声音,紧随着声音是铺天盖地的月精轮从七个万法峰修士的头上旋转着斩杀了下来。霎时间,七个万法峰修士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那法力的波动太大了,大的让他们心惊,整个皮肤的上面都生出了疙瘩。

    七个万法峰修士这个时候也已经顾不得下面的春三十娘和于长老了,急忙调转自己的凝聚出来的法力,向着上方轰击而出。

    轰然一声爆响,天空中一片夺目的璀璨,七个万法峰修士释放出来的法术被数十柄月精轮斩灭,无情地轰击在那七个万法峰修士的护身法盾上。一片碎裂声,法盾破裂,七个身形如同流星一般从空中被砸落了下去。

    “嘭嘭嘭~~”

    狠狠地摔落在地上,每个人都鲜血狂喷,这不是许紫烟手下留情,有了在幽冥五峰联手为自己讨还公道的事情,许紫烟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恨万法峰的修士了,当然言峥除外。如果给了许紫烟机会,许紫烟会毫不犹豫地干掉言峥,但是对于万法峰其他的修士,许紫烟就不好下死手了。

    许紫烟在一年的时间结束后,便从幽冥中出来,坐着小白向着太玄宗而来。在坊市的外面,将小白收进了紫烟空间,这才虚空而至,正好听到了于长老说春三十娘是自己妖宠的话。

    定睛向着春三十娘一看,便认出了是几年前无尽森林中的那个蜘蛛精,便出手教训了那七个万法峰的修士。之后,也不再去理会那七个万法峰的修士,身形一掠,便来到了于长老的面前。

    看到于长老伤的不轻,可是自己的身上又没有丹药,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便让紫烟空间内的桃花,给自己装了一小瓶灵液,然后递给了于长老,温和地说道:

    “于长老,谢谢你,这个你拿去疗伤吧!”

    于长老接过那个玉瓶,打开一看,脸色就是一变,心脏跳得厉害。

    这是灵液啊!

    这哪里舍得用来疗伤啊!这要是用来和太玄峰交换丹药,要比直接服用得到的更多。于长老小心翼翼地将那瓶灵液收到了储物戒指之中,忍着伤痛向许紫烟拱手说道:

    “多谢!”

    许紫烟摆了摆手,如何不知道于长老将灵液收起来的心思,不过那就不是许紫烟管的了,反正自己的谢意已经送出去了,便轻声说道:

    “不用,于长老,你保护了我的妖宠,我应该谢你。”

    正当于长老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旁的春三十娘却焦急地喊道:

    “主人,不好了,你快回家看看吧!”

    许紫烟的身体就是一震,吃惊地望着春三十娘说道:

    “我家?出了什么事情?”

    “修仙界的严伟带着两个修士跑到了世俗界的许家,在我离开的时候,已经破去了外面的护族大阵,正在轰击议事大殿的符阵,扬言要将你的家族斩尽杀绝。”

    “什么?”许紫烟大怒,身上的气势猛然爆发,狂暴的法力竟然将跑到她身边的春三十娘一下子给震飞了出去。

    春三十娘一声惨叫还没有落下,身形一闪,许紫烟便来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抓住了春三十娘,向着世俗界疾飞而去。

    待飞上了高空,许紫烟心念一动,便唤出了小白,身形一飘,便带着春三十娘上了小白的后背。那小白得到了许紫烟传给他的讯息,双翅一展,如同闪电一般,瞬息千里。

    春三十娘坐在小白的后背上,感受到小白六阶妖兽的威能,吓得浑身发抖,一动也不敢动。在心中立刻把许紫烟的位置又提升了一节,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充满了崇拜。要知道妖族的法则非常简单,就是崇尚力量,谁的修为高,谁就是王。如今春三十娘看到一个六阶妖兽都是许紫烟的妖宠,自己这点儿修为在许紫烟的眼中哪里还会有一点儿身价,不由得在那里患得患失起来,害怕许紫烟不要她当妖宠。

    许紫烟此时哪里有那个心思考虑这些,在家族有她的牵挂,不知道父母现在怎么样了?于是转头向着春三十娘问道:

    “把事情从头到尾说给我听听。”

    春三十娘闻听许紫烟的声音,身体不由一震,老老实实地将事情的前后说给了许紫烟听,许紫烟一听太玄宗已经派出了三个修士前去帮忙,却被突然出现的七个修士给围杀了。

    不禁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不知道那七个修士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帮助严伟,但是又不帮助到底。只是杀了太玄宗的三个前往救援的修士,而没有帮助破开议事大殿的阵法。

    晃了晃脑袋,没有想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情,便暂时放下。她现在最纠结的是自己还来不来得及赶回家族。毕竟已经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不知道严伟等 人有没有破去自己布设在议事大殿的符阵。

    心中焦急,小白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态,将自己的 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世俗界,中都城。

    此时的许家议事大殿之外,聚集着数千人。正是在严伟等人逼近之下的杨家和周家的弟子,不过这些弟子的修为并不高,竟然都是一些炼气期的弟子,一个筑基期的弟子都没有。

    原来是杨家和周家的家主,在许家被严伟攻击的当天便知道了这件事情,也知道了这是许紫烟在修仙界的仇人前来寻仇灭门。不过,杨家和周家不是傻子,当详细的情况报回来之的,他们便知道那三个修仙界的修士打不过许紫烟,跑到世俗界来报仇了。

    这种事情可不是他们能够参与得起的,如果被牵连了进去,等到许紫烟回来,大怒之下,说不定自己就被灭门了。要知道像这种修仙界修士,如果其家族根本被灭掉的话,那个修士是可以报复的,这一点并不违背修仙界的规则。

    所以,这两个家族中的老奸巨猾的族长立刻带着家中的精英跑了,躲在家族历代准备好的隐秘之地,在家族中只是留了一些普通弟子。

    于是,如今被强迫带到许家的这些杨家和周家的弟子就只有低阶炼气期的弟子了。虽然这种情况把严伟气得够呛,但是有一份力量总比没有的强,于是,便每天逼迫着这些杨家和周家的弟子和他们三人一起不断地轰击着议事大殿的符阵。但是,这样的速度就太慢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但是却依旧没有破开许紫烟布设的符阵。

    此时的许紫烟非常地焦急,因为她没有从春三十娘的口中得知自己的父母究竟在不在议事大殿的符阵之中。不过,许紫烟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如果许浩然在撤退的时候,没有将自己的 父母带进议事大殿的符阵之中,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个许家和自己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严伟正在和数千人轰击着大阵,便感觉到天空突然黑了起来。所有人都震惊地停下了手,抬头向天空望去。瞬间便僵硬地呆滞在那里。

    只见空中一个足足有百米多长的巨大的鸟从空中遮天般地飞了过来,庞大 的威能向着地面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

    许紫烟站在鲲鹏的背上,目光向着下方扫过,很快便锁定了三个人。因为三个筑基期第八层的修士 站在一群炼气期的修士中实在是太过显眼。许紫烟向着小白发出喝道:

    “小白,不要让那三个筑基期的修士跑掉。”

    “呖~~”

    一阵穿透九霄的鸣叫,那些地面上的炼气期弟子立刻就被震得昏厥了过去,只剩下严伟三个人哆嗦地站在那里。随着小白那声鸣叫,从小白那硕大的口中喷出了无数的冰箭,只是瞬间严伟三人就被轰成了渣。许紫烟呆滞地站在了小白的背上,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小白出手,这……场面也太震憾了吧!不仅仅是严伟三人被轰成了渣,就是那数千已经昏厥过去的杨家和周家的弟子此时也只有几十个在边缘的弟子还是完整的,剩下的都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这……这就是六阶妖兽的威力?就是结丹期修士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啊!”

    许紫烟站在小白的背上一脸的呆滞,那春三十娘就更不用说了,整个的浑身发抖,差点儿就被小白散发出来的威势给吓得晕了过去。

    呆滞和恐惧的不仅仅是春三十娘,还有在议事大殿中的许家弟子。此时,他们也看到了空中的那个遮住太阳的巨无霸,和那个巨无霸散发出来的威能。虽然那个巨无霸一招将严伟给灭了,但是谁知道她会不会也一招轰破符阵,将自己等人给灭了啊?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