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这两个多月的时间,许紫烟不准备再出去狩猎了。如今她身上的鬼魂珠已经不少了,当初在鬼王岛上的收获够她用很久很久的了。更何况她的紫烟空间之内还种植着不死草,所以她是真的没有必要再出去狩猎了。而且经过在鬼界的那个山谷经历之后,她觉得也没有历练的必要了。

    她也想过用这两个月的时间炼丹或者制符,但是她发现在幽冥这个灵气缺乏的地方,炼丹和制符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修炼?没有灵石和丹药那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所以,许紫烟考虑了足有一个时辰,最终决定修炼无名交给她的剑气诀。

    于是,许紫烟闭关了。在这两个月里,一遍一遍地修炼着剑气诀。那体内的剑气如今已经从一丝变成了一缕,每一次修炼都给许紫烟带来巨大的痛苦。好在许紫烟有着生命之气的恢复,让许紫烟修炼起来非常地快。原本许紫烟就已经将本体修炼得达到了上品法器后期巅峰,经过两个月的修炼剑气诀,一缕缕剑气已经能够没有丝毫阻碍地快速地在她的肌肉中流转,让她的肌肉已经达到了下品宝器的境界。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许紫烟的本体就达到了下品宝器的境界。只是将肌肉练成了下品宝器的境界,也就是起到了一个下品宝器装备的水平。具备了防御的能力,但是却还不具备释放出下品宝器一般的剑气。因为许紫烟只是把肌肉的部分修炼到了下品宝器的境界,她体内的经脉,骨骼,腑脏还没有修炼到同一境界。

    许紫烟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她知道还有几天的时间就要离开幽冥了。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准备这几日和幽冥中的同道聊一聊,不管怎么说,来到幽冥,相互结识也是一个缘分。

    春三十娘自从进入到修仙界之后,发现处境并不是那么美好。她那点儿修为在修仙界就是一个渣,而且还是一只妖。是一只修为很低,很容易被修士看出来是一只妖的妖。

    这一路上,她在开始还不知道危险地上前去问修士太玄宗怎么走,好几次差点儿被修士给抓住。好在是她刚刚进入修仙界,还没有碰上什么厉害的角色,让春三十娘都给逃了出去。

    后来,她终于发现。只有修为比她高的修士才能够认出她是一只妖。于是,她便偷偷摸摸地,在只有低阶修士的时候,才出来问路。然后又不敢明目张胆地走路,只能够偷偷摸摸地行走。如此一来,当她来到了太玄宗之时,已经过去了能有两个多月的时间。

    来到了太玄宗的宗门之前,浩大的灵气,恢弘的山门,让春三十娘这个从世俗界出身的土包子直接呆滞地站在了那里。

    守卫山门的都是一些外门的炼气期弟子,只有一个筑基期的外门长老轮值。每个外门长老轮值一年,而今年的轮值长老正好是千符峰的外门长老。

    “呼~~”

    春三十娘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终于从呆滞的状况中清醒了过来,心中欣喜道:

    “主人就是厉害,一看这山门就知道主人出身不凡。我如果跟在主人身边修炼,一定能够修炼得很快。”

    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春三十娘举步向着山门走去。来到了山门之前,先是礼貌地施了一礼道:

    “各位道友,我是前来寻找我家主人许紫烟的,劳烦给通报一声。”

    许紫烟之死的假消息,只有内门的高层知道。这样的消息又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也没有宣布出去。所以,这些外面的弟子并不知道。而幽冥中的那些太玄宗的弟子经历了鬼界的历练,死了将近一半修士,而且过程也极其曲折,让太玄宗的这些修士在这两个月中一直处于情绪低沉之中。竟然也忘了向太玄宗通报许紫烟没有死的消息。

    如此,在目前的太玄宗就出现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局面。太玄宗的高层认为许紫烟已经死了,而大多数太玄宗修士却认为许紫烟还活着。只是到了地底世界去历练了。

    如今那几个守卫山门的弟子,听到春三十娘是来找许紫烟的。自然是十分地客气。不说许紫烟是内门弟子,就以许紫烟在太玄宗的声望,那些外门弟子的心中也只有仰望。

    朝着春三十娘还礼道:“这位同道,许师姐如今不在门中,她去了地底世界历练去了。”

    春三十娘一听就恍然了。怪不得传讯玉剑发出之后,许紫烟没有回到世俗界的许家,而是太玄宗派了三个修士前来,原来是许紫烟不在宗门。如此,春三十娘就焦急了起来,这要是见不到许紫烟可怎么办?心中一急,便脱口问出:

    “要不,让我见一下你们的宗主也行。”

    那几个守卫山门的弟子就是一脸的苦笑,望向春三十娘的眼神就有些怪异。

    见宗主?

    宗主是那么好见的吗?恐怕就是你的主人许紫烟想要见宗主一面,也不是想见就见的吧?

    这个时候,那个轮值的千符峰长老,听到了外面提到许紫烟的名字,便从里面走了出来。许紫烟是他们千符峰的真传弟子,而他是千符峰的外门长老。如果将来让许紫烟知道了他将许紫烟的人挡在了门外,这可是个结仇的事情。于是,急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向着山门口走来。

    “是谁找许紫烟?”远远地那个长老便出声问道。

    “于长老,就是外面的那个女子。”一个炼气期弟子指着山门外的春三十娘说道。

    “哦,这位道友……”

    那个长老突然面色一变,目光变得凌厉,紧盯着春三十娘喝道:

    “妖!”

    话落,一股威能便压向了春三十娘。顷刻之间,春三十娘的身上就香汗淋漓,脸上的神情虽然痛苦,但是声音却依旧娇媚:

    “道长,许紫烟是我的主人。”

    于长老神情一愣,便收回了威能。一个修士拥有妖宠,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不敢说眼前的这个蜘蛛精就不是许紫烟的妖宠。于是,略微缓和了语气说道:

    “你有什么证明?”

    春三十娘的神情就愣住了,是啊!她有什么证明?她没有证明啊!

    看到春三十娘的表情,于长老的表情就变得冷厉起来,冷冷地一哼,就要动手。春三十娘的身体猛然一震,连忙喊道:

    “道长,只要主人见到我,自然是会认出我。”

    于长老的神情就有些犹豫,一个小妖敢上太玄宗,若说她不是许紫烟的妖宠,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正在犹豫是否要将这件事情通报给内门,却听到春三十娘焦急的声音:

    “这位道长,我是来自世俗界许家,许紫烟的家族被攻击了,眼看着就要被灭门了。”

    这句话一出口,于长老的身体就是一震。如果春三十娘说的是真的,这可是一件大事。如果因为自己的阻拦,而让许紫烟的家族被杀得一干二净,等到那许紫烟回来,还不和自己拼命?刚想要去内门通报,却听到空中传来衣袂飘动的声音,紧接着便从空中传来了厉喝:

    “哪里来的小妖,在这里妖言惑众。死来!”

    从空中劈来一道法力,一把火焰刀映红了天际,劈斩而下。

    春三十娘心中一惊,身体已经被空中劈下的火焰刀束缚住了法力,她和对方的修为差距太大了。眼看着那个火焰刀就劈到了她的头上。

    “轰~~”

    一声爆响,震散了空中的火焰刀。

    “噗~~”

    于长老仰首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形踉跄着拉着春三十娘退了开去。于长老之所以出手,就是害怕春三十娘一旦说的是事实,这个责任是他承担不起的。春三十娘被于长老护着退开,目光惊恐地望向空中。

    只见空中出现了七条人影,春三十娘目光一闪,只觉得这七条人影很是熟悉,只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七条人影虚立在空中,冷厉地望着春三十娘和于长老。其中的一个修士冷冷地喝道:

    “于长老,你竟然敢护着一只妖和我动手,难道你和妖族串通了吗?”

    于长老抬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朝着空中的那个人拱手说道:

    “不知道道友是哪一峰的弟子?”

    “万法峰。”那个修士冷冷地说道。

    于长老的脸色就是一变,万法峰和许紫烟的恩怨整个太玄宗都知道,看来是刚才自己和那个蜘蛛精交谈的话被他们听到了,他们这就是要杀死许紫烟的妖宠,给许紫烟颜色看。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这七个万法峰的修士正是前往世俗界围杀千符峰那三个修士之人。刚巧他们在春三十娘和于长老对话的时候,在外面历练返回。听了春三十娘的话,他们当然知道是许家派来报讯的。

    他们如何能够让春三十娘将讯息报告给宗门,那峰主言铮的岂不是枉费了心机。所以,他们上来就想要将春三十娘杀死,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于长老敢出手相救。既然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他们岂会就此罢手。七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就准备一起出手,将春三十娘连同于长老一起灭杀。到时候就说于长老和妖族私通,在这个大义面前,就是千符峰的峰主梁之洞也说不出什么。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