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轻轻地摇了摇头,将那个符宝又伸手从桌子上推了回去,语气也极为坚定地说道:

    “交朋友可以,而且紫烟很愿意交李师兄这个朋友。但是这个东西紫烟不能够要,李师兄还是开个价吧!”

    李安然略微寻思了一下,脸上现出一丝不好意思地说道:

    “许师妹,你看是不是给我一张九品符箓?”

    李家虽然是制符世家,但是也只是能够制作出八品的符箓,九品符箓也只能够花费灵石去买,李家拥有的并不多。

    “好!哦~~”

    许紫烟答应的痛快,不过立刻脸上就尴尬了起来。要知道许紫烟身上的符箓 在鬼界可是扔了个精光,就是符宝也消耗光了灵力,现在还没有恢复。不仅仅是这样,就是身上的灵石和丹药在她突破的时候也都消耗得一干二净。现在的许紫烟身上既没有符箓 ,也没有灵石,更没有丹药,整个一个三无青年,穷得那叫一个干净啊。

    “那个……李师兄!”许紫烟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刚从鬼界回来,身上的符箓 都用光了,要不我们晚两天交易吧。”

    边说着,许紫烟便伸手将桌子上的那个符宝推了回去。

    “嗤~~”一旁的梁中书发出一声嗤笑,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充满了不屑,讥讽地说道:

    “许师妹是不是有些心疼,觉得李兄的那个报废的符宝不值一张九品符箓 啊。”

    许紫烟此时也很不好意思,自己让人家开价,人家开出价钱来,自己又拿不出来。如今又被梁中书言语挤兑着,一张脸更是有些挂不住。

    李安然听了梁中书的话,神情也很是尴尬,他此时心中也是觉得是许紫烟觉得他的开价有些高了。一个没用的报废的符宝竟然要换一张九品符箓,急忙又将那桌子上的符宝给推了回去,脸上有些发红地说道:

    “许师妹,这个符宝你收着吧。要不你看着值多少,你就给多少。”

    李安然这一番话出口 ,许紫烟的脸比李安然还要红。心中迅速地盘算着自己身上究竟有什么。灵石,丹药,符箓都没有了。鬼魂珠?不知道给多少合适!鬼界的炼器材料?那玩意对地面上的修士根本就没有用。不死草?自己虽然有很多,可以完全不当回事情,但是这个东西对于修士来说就太过珍贵。

    要知道一颗不死草就是二百年的寿元啊!自己这要是拿了出来,不仅会吓坏李安然,而且会令李安然怀疑自己是否刚才欺骗了他,那个桌子上的符宝根本就没有报废,而是自己想要得到它,编造谎言欺骗于他。

    就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怪李安然,用一颗不死草换取一个报废的符宝,这放在谁的身上,谁都会这么想。

    灵液?

    许紫烟的心中一动,她知道被修仙界看重的灵液在自己的紫烟空间之内可是到处都是,而且随着自己的修为增加,灵液的品质还在提高。

    “嗯!就用灵液换吧!一小瓶灵液既不显得过于看重那个符宝,也不显得过于轻视,却是刚刚好。”

    想到这里,许紫烟便心念一动,让桃花拿了一个拇指大的玉瓶,在紫烟空间内的大河中装了一瓶河水,然后在心念一动,便收到了自己的手中。将那个拇指大的玉瓶放到了桌子上,推给了李安然,轻声说道:

    “李师兄,你看看这个能否换你的符宝?”

    李安然见到许紫烟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玉瓶推了过来,心中便有些迷惑,将那个玉瓶拿在手中上下打量了一眼,心中暗道:

    “难道这里面装的是一颗丹药?”

    将那个玉瓶打开,一丝异香便飘散了出来。李安然的神色一惊,急忙将目光望向了玉瓶,待见到玉瓶内的液体,心中就是一愣,继而神色恍然,滴出一滴到自己的 嘴里,然后一边品尝着灵液,一边将玉瓶的盖子盖上,收进了储物戒指之内。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那滴灵液从咽喉处滑落,一股澎湃的灵力在李安然的体内生成。

    足足过了两刻钟,李安然才睁开了眼睛,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充满了惊喜。从椅子上缓缓地站了起来,向着许紫烟微微俯身施礼道:

    “谢谢许师妹。”

    许紫烟苦笑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侧过身,不敢受对方一礼,轻声说道:

    “不敢,许师兄,那是你应该得的。我们是在交换。”

    说罢,许紫烟一挥手,也将那个符宝收了起来。李安然又礼貌地向着许紫烟拱手说道:

    “改日再拜访许师妹,今日就不打扰了。希望我们将来能够成为好朋友。”

    许紫烟向着李安然拱手还礼,微笑着点头,却没有言语。女孩子总要矜持,对吧!

    望着李安然三人离去,和梁中书离去时的阴沉的眼神,许紫烟淡淡一笑。她能够感觉到梁中书眼中的怨恨,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但是许紫烟此时却没有时间去搭理他,她此时的心思都花费在怎样去就会一直坐在自己不远处的那三个人的身上。

    从那三个人的表情上看去,那个中年修士似乎有着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想要节外生枝,而那两个青年却有些有忿,而且对那个中年修士也不是十分地尊敬。如果自己能够给那个青年男修一点儿教训,让他不敢来招惹自己,但是又不伤害到他的话,想必那个中年修士也不会出手。如果他出手,就只能够做最坏的打算了。

    想清楚了一切,许紫烟便放松了心情。

    陆续也有修士来到许紫烟的桌子旁,和许紫烟交谈,相互探讨一下修炼的心得。期间苦烟和战杰也过来和许紫烟交谈了一会儿,而许紫烟从交谈中也感觉到对于修炼上的心得受益匪浅。心中也暗暗决定,以后在修仙界再有这样的聚会,倒是可以参加。

    到了后来,有的修士热情地邀请许紫烟,要给许紫烟介绍一些朋友。而许紫烟也热情地随着那些修士开始在宴会上窜了起来,倒是把宴会中的修士认识了个七七八八。

    时间渐渐地过去,宴会也到了结束的时候,修士们也都一一散去。许紫烟看了一眼此时还坐在自己不远处的三个人,嘴角掠过了一丝冷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火舞等人说道:

    “各位师兄,我们也该走了。”

    这个时候,刚刚送完一批修士到门口的苦烟正转过身来,看到许紫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知道许紫烟等人要离开,便微笑着向着这边走了过来。同时,不远处的那三个人也站了起来,中年修士没有动,而是微微皱起眉头望着那两个青年修士走向许紫烟。

    “跟我走吧!”岳京倨傲地望着许紫烟说道,然后做出转身就要离开的姿态。

    “无聊!”许紫烟淡淡地摇了摇头,莲步移动,向着门口走去。

    “你说什么?”

    岳京猛地顿住了脚步,望向许紫烟的目光透射出讥讽,整个人突然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浑身上下散发出森森的剑意。

    许紫烟的嘴角微微一撇,结丹期第一层的修为对许紫烟还构不成威胁,而且岳京释放出来的剑意 ,只是瞬间许紫烟就知道,对方并没有完全领悟剑意,只是达到了半步剑意的境界。

    如此,许紫烟还客气什么,她要做的只是控制好自己的 剑意, 不要伤害到对方,将对方那个中年修士惹出来就可以了。于是,许紫烟那庞大的剑意便毫不客气地朝着岳京压了过去。霎时间,岳京释放出来的剑意便被完全地压制住了,是完全地被压制,岳京此时整个人都处在了许紫烟的剑意之中,如同一叶扁舟处于惊涛骇浪中一般。

    “这怎么可能?”

    岳京的脸上现出一丝慌乱,对面的女孩不仅完全领悟了剑意,死死压制住了他的半步剑意,而且最令岳京震惊的是,他那结丹期的修为竟然也被许紫烟那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的修为给死死地压制住了。许紫烟的强大远远地超出了岳京的想象,此时许紫烟发出的剑意已经织成了一个剑网,将岳京紧紧地束缚在了里面。

    此时的岳京已经没有了嚣张,努力地释放着自己的修为和剑意,向着笼罩向自己的剑网冲突着,希望能够将剑网冲开一个缺口逃出去。但是自己自从来到这北地修仙界,一直引以为傲的结丹期修为和半步剑意,在对方的压迫下处于明显的下风,任凭他如何催动剑意,都无法将对方的剑网逼退分毫。

    但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 的是岳京清晰地看到,在许紫烟的脸上,自始自终都挂着淡淡地笑容,一副轻松的模样,仿佛那强悍的剑网和她没有丝毫关系,她只是站在那里看热闹一般。

    “这怎么可能?她……究竟是什么修为?”

    完全剑意对半步剑意的压制,立刻让那个中年修士警惕了起来,立刻移动脚步向着许紫烟走了过来。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