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李安然却不那么想。一个自己不懂的东西放在藏宝室里面那就是浪费。就算是不能够送去太玄宗或者万法峰,也可以拿出去让别人看看啊!说不定就能够看出点儿什么。再说,就是一旦有人看出点儿什么,就算他不肯告诉自己,能够换点儿什么也不亏啊!

    所以,李安然就和家族商量着把这个符宝拿了出来。家族也对那个符宝没有了期望,所以也就同意了。这三年的时间,李安然可是没少找人来鉴定这个符宝,但是没有人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更是没有人肯拿东西和他交换,这让当初还犹豫着是否将那个符宝交给李安然的家族长辈,也都对那个符宝再也没有了念想。

    刚才,在进入宴会的时候,他听到梁中书说看到一个熟人叫许紫烟,便是心中一动。许紫烟的事情当初在幽冥闹得很大,不过那个时候太玄宗是第一批到达幽冥的修士,等到地面上的修士陆续到达之后,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许紫烟的事情。

    但是,当初许紫烟在从海底世界回来的时候,在遇到梁中书之前,用大量的符箓轰击僵尸的事情还是在北地修仙界传播了开来。一个能够拥有如此之多的符箓的修士,自己一定就是一个制符师,否则她哪里来得那么多的灵石去购买符箓,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许紫烟是千符峰峰主的真传弟子的身份在北地修仙界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今天一听到那边一个坐着的就是许紫烟,李安然就想起了自己手中的那张符宝。于是便想让梁中书给自己介绍一下,没有想到的却是这个结果。所以,李安然也就只好自己亲自上前,自我介绍了。随后便拱手向着许紫烟问道:

    “许道友可是会制符?”

    许紫烟的眉头就为微微地一皱,她不知道对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便淡淡地说道:

    “是!你有什么事吗?”

    “哦,太好了。”

    李安然没有再做丝毫墨迹,直接地将那个符宝放到了桌子上,微笑着说道:

    “我这有一件符宝,想请许道友给看看。”

    许紫烟神情微愣,她还以为李安然是要和自己购买高阶的符箓,或者是想要和自己学习制符。前者是许紫烟目前也没有,都在鬼界扔光了,就连那个四品符宝都用光了灵气,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而后者是不可能的事情,许紫烟怎么会将制符之术传给别人。所以,刚才的许紫烟便表现出不冷不淡的模样。

    如今听说是让自己给他看看符宝,不由得也引起了她的好奇之心,便垂目向着桌子上的符宝望去。不过许紫烟并没有上手,而是目光一扫,便觉得这是一件符宝,貌似品级还不低。但是从那件符宝的上面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灵气,也就说已经是一件消耗得不能够再次使用的废品。

    “许道友,你看这个是符宝吗?”李安然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个……”许紫烟很是奇怪地看了一眼对面的李安然,心中暗道:“难道这修仙界还真有把自己的宝贝拿给别人看的?他是自己傻,还是把我当傻子?如果这个东西真的是一件宝贝,你拿给别人看,就不怕被人抢走或者给忽悠走?如果不是宝贝,那不是再逗自己玩,把自己当傻子吗?”

    许紫烟现在很怀疑李安然的居心,要知道在修仙界拿自己的宝贝去给人看,这几乎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过命的交情,但是许紫烟和眼前这位别说过命的交情,根本就是不认识。于是,许紫烟匆匆地将目光从那个符宝中收回,说了一句极其没有营养的话:

    “李师兄,这宴会的气氛不错啊!”

    许紫烟这句话一出口,李安然的神色就是一僵。被许紫烟噎的差点儿没喘上气来。其实,李安然也知道自己的做法很是冒昧,只不过这件东西在自己的手里压了三年了,而他自己在太玄宗和华阳宗又没有认识千符峰真传弟子的朋友。如今难得地遇见了许紫烟这个千符峰的真传弟子,便忍不住拿出来问问。

    虽然说许紫烟是太玄宗的弟子,但是却是在太玄宗没有什么影响力的千符峰的弟子。在北地修仙界,谁都知道太玄宗具有影响力的是万剑锋和万法峰。千符峰不过就是一个后勤。而他李安然可是世家联盟李家族长的长子,未来的家主。抡起地位其实并不比千符峰的一个真传弟子差,而且许紫烟还不是真传大弟子,所以真要论起来,李安然的地位还要比许紫烟高上一些。

    在北地修仙界,别说世家和那些中小宗门,就是太玄宗和华阳宗的那些内门弟子,甚至是真传弟子也会给自己几分面子。就是现在他身边的这个梁中书,别看最近风头正劲,也是非常尊重他李安然的。毕竟他们神机宗也要向自己家族购买一些符箓的,你当是所有的宗门都像太玄宗和华阳宗那样有着千符峰这样的所在?而眼前的这个许紫烟却没有给自己丝毫的面子,好像自己会占她什么便宜似的。

    不过,一个被家族看重,未来是要担任家主的人,其心胸和涵养还是非常到位的。虽然被许紫烟闪了一下,却并没有生气,只是面子上有些尴尬。

    “许师妹,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李道友可不是什么随便能够呼喝的人。”

    但是,李安然能够沉得住气,不代表别人也能够沉得住气。梁中书刚才就被许紫烟扫了面子,心中正憋的难受。若不是看到许紫烟的修为比自己高,背景比自己深厚,早就上去教训许紫烟了。

    太玄宗很了不起吗?等着我整合了北地大小宗门之后,势力未必就比你们太玄宗差。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此时,见到许紫烟不仅扫了自己的面子,而且又接连着扫了李安然的面子,心中不禁就高兴了起来,立刻出声挑拨了起来。

    这里是哪里?这里是幽冥。只要能够挑拨李安然和自己联手,将许紫烟做掉,就是太玄宗也说不出来什么,幽冥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梁师兄,请不要这么说。”

    令梁中书没有想到的是,李安然并没有被自己的话给激的失去了理智,而是出声阻止了他。

    “哼!”

    梁中书闷闷地坐了下去,虽然梁中书最近有些志得意满,但是他在李安然的面前还是不敢太过放肆。太玄宗和华阳宗制作的符箓通常是不卖的,这两个大宗门,门下的弟子就有数万,一个千符峰要供给给这么多弟子符箓就已经是很紧张了,就是往外出售,也都是一些低阶的符箓。

    所以,北地的中小宗门,还有那些散仙,很多都是向李家购买符箓的。虽然目前李家最高只能够制作出来八品的符箓,而且价格还很贵。但是,李家起码还往外卖啊。如果得罪了李家,李家对那个势力停止了供货,那个势力的实力立刻会大打折扣。要知道符箓可是修仙界增强战斗力不可或缺的装备啊。

    不过,这边的梁中书消停了,那个青衫的年轻人此时却站了起来。礼貌地说道:

    “许道友,我们只是轻你鉴定一个符宝,你这样敷衍我大哥,是不是有些太不礼貌了。”

    “指责我?”

    许紫烟在心中暗道,神色没有丝毫波动地看了对方一眼。眼前的这个人一脸的刻薄相,说话却彬彬有礼。

    “嗯?不对!”许紫烟心中一动:“他不仅仅是在指责我,而且还在挑拨李安然的怒火。”

    许紫烟不禁寻思了起来:“这个人是谁?他是想将李安然的怒火给挑拨起来,三个人联手对付我,还是另有用意?”

    想到这里,许紫烟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了李安然的身上。

    “二弟,坐下。”李安然淡淡地开口了。

    那个青衫年轻人神色一僵,礼貌的笑容有些尴尬,眼中隐约地掠过一丝怨恨,一声不响地重新坐了下去。

    “真是不好意思,许道友。刚才我弟弟冒昧了,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许紫烟此时的心中有些很奇怪,她能够从李安然的语气中听出他的道歉很真诚,没有一点儿虚假在内。虽然不知道李安然究竟找自己是什么目的,但是在心中还是对他生出了几分好感。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李师兄,言重了。这没有什么。”

    “刚才是我冒昧了,事情是这样的……”

    李安然便从头至尾地将这个符宝的事情说给了许紫烟听。待他的故事说完之后,许紫烟对桌子上的那块符宝也不禁起了兴趣,再一次望向那块符宝,轻声问道:

    “它不会是一个已经完全报废的符宝吧?”

    “不会!”李安然坚定地摇着头说道:“如果是一个使用次数已尽,完全报废的符宝,就不可能还在吸收灵力。许道友可以认真地看一下,这个符宝还在吸收灵力。虽然吸收的很慢,很弱,但是确实是在吸收。”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