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那三个修士就是这次青火宗派来收购鬼魂珠的修士。之所以刚才那个中年修士冷着脸训斥了那个青年修士,是因为那个中年修士认为,那个青年修士就是在瞎胡闹。自己三个人这次是带着任务来的,能够不出任何意外地将鬼魂珠带回青火宗才是这次前来北地修仙界的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让你跑到北地修仙界来沾花惹草的。

    但是,那个青年男修的身份也不简单。他是青火宗二长老的孙子,叫做岳京。平时那二长老对这个孙子可是娇贵的不得了。所以,岳京对于眼前这个修为比自己高的师兄也没有多少的尊敬。可是也不好直接拨了师兄的面子,所以他此时想的就是等到宴会结束之后,直接将许紫烟给抓回去。

    苦烟的讲话很快就结束了,大殿之内的几个法器响起了优美的音乐。各个修士也都优雅地喝着酒,完全没有了幽冥之内修士的杀气。彼此倾谈着,相互介绍着,结识着。没有人注意到在相距不远的两张桌子上的客人有什么不妥,苦烟端着酒杯一边和路过的修士微笑着说着话,一边向着许紫烟这桌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各位。今天人太多了,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各位就多多包涵了。”

    苦烟含笑着对许紫烟等人说道,又和许紫烟等人寒暄了几句,才漫不经心地说道:

    “紫烟,还有各位,有兴趣吗?我介绍一些道友给你们认识一下。”

    许紫烟原本就是不喜热闹的人,如今又有着岳京三人的事情堵在心头,就更没有那个闲心了。但是火舞等人不同,他们可是太玄宗五峰的大师兄,将来是很可能要掌握一峰的人物,所以人脉对他们也很重要。所以,在许紫烟淡淡地拒绝之后,这五个人却是表现出来极大的兴趣。

    苦烟结交的主要目的当然是许紫烟,火舞等五个人只是顺带。但是见到许紫烟拒绝了自己,自己也不能够立刻把火舞等人甩在一边转身就走。所以,只好郁闷地带着火舞五个人离开了这里,向着其他的修士走去。

    “看来这苦烟倒是真的想要和自己结交。”

    许紫烟坐在那里无声地笑了笑,这对目前的自己倒是一个好消息。那苦烟毕竟是整个幽冥的大队长,而且手中掌握着四万左右的修士。如果苦烟真的想要结交自己,也不会看着那三个修士欺辱自己。如果能够通过交涉解决问题,许紫烟也不想和那样的强者拼命。最重要的是,这种拼命没有丝毫的好处,反倒是很可能带来无尽的麻烦。

    “呵呵,这不是许师妹吗?”这个时候一个阴沉的声音从许紫烟左侧的身边不远处响起。

    许紫烟寻声望去,感觉对方有些面熟,略微想了一下,便想起对方是当初自己刚刚从海底世界中出来,在猫鼠山遇到了那个北地神机宗的大师兄梁中书。她从心里对那个梁中书没有什么好印象,当初的傲慢和阴沉,让许紫烟对他的观感很是不好。此时见到他走到自己的跟前,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言语。

    梁中书的神色就是一怒,不过瞬即便隐藏了起来。如今的梁中书在北地已经有着很大的名声了。当初在北地和僵尸最后一战的时候,是他梁中书作为统领北地各个中小宗门,那一战胜利之后,梁中书的名声便在北地的中小宗门中如日中天。

    而且在回到宗门之后,当北地神机宗的宗主比莆田已经知道许麒死于海底世界之后,便重点培养了梁中书。如今的梁中书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十二层初期的修为,也是北地神机宗参加北地大比的领军人物。如此一个骄傲的人,被许紫烟给无视了,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在许紫烟的旁边坐下,声音略微提高了一点儿说道:

    “许师妹是太玄宗哪座峰的大师姐?”

    许紫烟的心思根本就没用在梁中书的身上,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不是!”

    “那许师妹是幽冥中的小队长?”

    许紫烟便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眼色,难道看不出来自己不愿意搭理他吗?但是处于礼貌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不是?”

    “那……许师妹是怎么进入到这个宴会的?”梁中书夸张地说道:“要知道这个宴会可是幽冥大队长举办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

    按理说,像梁中书这样有着一定身份,也有着一定野心的修士是不可能说出如此的话语。只是如今的他正处于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平时在那些中小宗门面前,得到的都是阿谀奉承。原本一颗沉稳的心也变得有些迷失,在这种情况之下,被许紫烟直接无视,虽然对方是太玄宗这样的大宗门,但是很了不起吗?你许紫烟又不是什么大师兄一个级别的修士,有什么资格这样无视我梁中书?所以,一时之间说出来的话也就尖锐了起来。

    “妹的,真是一个苍蝇!”

    许紫烟在心中暗暗地骂着,目光便向着对方望去。同时向着梁中书身边的人打量过去,这是许紫烟的习惯,每次和陌生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要将对方的修为看清楚,如此一旦有什么变故,也能够做到心里有数。而此时和梁中书一起走过来的两个人对于许紫烟来说都是陌生的。

    “许师妹,你怎么不说话了?哦,难道你是混进来的?”说到这里,无所谓地摆了一下手说道:

    “没事,如果有人要问起来,你就说是我带你进来的。”

    许紫烟的心中就快要暴走了,一个人怎么能够自恋到这种地步?我是你带进来的?许紫烟真的很想现在就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当然,许紫烟是不会这么做的。毕竟此时是在苦烟的宴会之上。同时在梁中书身边的两个修士的修为也让许紫烟心中微微一震,那两个人的修为竟然也都是筑基期第十二层初期。

    只是一个穿青衫,一个穿蓝衫。穿青衫的那个脸庞消瘦,嘴唇很薄,眼角微微地耷拉着,一看就是生性刻薄之人。而那个穿蓝衫的修士生得却是一副忠厚的模样,而且那身上的蓝衫也不是什么昂贵之物,给人一种简洁而又朴素的感觉。

    不过许紫烟的目光却是在那个蓝衫人的身上多留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他的手指上竟然带了两枚戒指。一枚是储物戒指,而另一枚却是没有丝毫法力波动的,如同世俗界的普通戒指。

    在修仙界带两个储物戒指的也不是没有,但是带一个没有丝毫法力的普通凡人的戒指那就几乎没有了。所以,许紫烟心中认为那不是一个普通戒指,反而是一个高档货。因为许紫烟就有一个那样的手镯。如此说来,眼前的这个蓝衫人绝对不像他穿着的那样简单而朴素。

    如今的许紫烟已经知道自己手腕上的这个储物手镯可是一件辅助类宝器。能够将一件宝器带在手指上的人会是一个普通的修士吗?

    就在许紫烟打量着那个蓝衫修士的时候,那个蓝衫修士却已经向着许紫烟拱手说道:

    “这位道友可是太玄宗的许紫烟?”

    “是的!”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有些迷惑地问道:“这位道友,你是?”

    “我叫李安然,我们家族属于世家联盟,主要经营的就是制符这一块。”

    “哦,见过李师兄。”许紫烟一听是制符世家,心中便有所觉悟,表情也变得不冷不淡。

    不过那李安然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他是李氏家族族长的长子,看着年轻,其实已经六十多岁了。不过这个年龄在修仙界也确实是属于青年一代。但是,虽然李安然年轻,但是阅历却是非常的丰富,如今已经进入了家族核心,手中掌握了不少家族的生意,已经被家族认定为下一任家主。

    视野的不同也就决定了心胸的不同,更何况他还有求于许紫烟,自然不会因为许紫烟的冷淡而恼怒。原因是他们李家得到了一件宝物,那件宝物被李家认定是一件符宝。而且是一件高级符宝。

    一得到这件符宝之后,李家全族上下激动莫名,但是在随后的数百年里李家的热情就消耗光了。这件符宝他们根本就不能够使用,作为制符传家的李家也不是没有符宝,虽然李家的修士最多只能够制作出来八品的符箓,而不是符宝,但是平时使用符宝还是没有问题的。如今这个符宝竟然连使用都使用不了,这不得不让李家上下怀疑这个符宝是一种残品,已经失去了使用的效用。

    后来,这个符宝便被李安然要了出来。他也研究了三年了,但是却依旧没有丝毫的进展。当初李家也有人提议拿到太玄宗或者华阳宗去鉴定一下,但是最终却被李家家主给否定了。这个符宝如果是一件残品也就罢了,如果是一个高品级的符宝,一旦被太玄宗或者华阳宗给看中了,用手段给弄了过去,那自己不是亏死了。抱着自己就是不能够用也不便宜别人的想法,李家便把那个符宝放在藏宝室里面。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