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

    许紫烟立刻就知道不好,那个年轻男修的身上竟然透露出剑意,对方竟然是一个剑修。而自己的五个师兄也都绷紧了身体,明显地是想着和对方一拼。这要是打了起来,那个中年修士不出手,自己这一方还有胜算,而如果那个中年修士出手的话,自己这方还哪里会有胜算。

    “要出大麻烦了!”

    许紫烟此时真的感觉到头痛了,因为此时那两个年轻的修士已经抬脚向着自己一方走了过来,两个人的目光肆无忌惮地透露着讥讽扫过火舞等五个人,而火舞等五人此时也将修为提升至巅峰,从体内深处释放着狂野的气息,如同进入到绝境中的野兽。

    “各位师兄,不要冲动!”

    许紫烟轻声说道,五个人就是双拳一紧,心中知道许紫烟怕自己等人不是对方的对手,心中的屈辱变成了更加地愤怒,此时那两个年轻修士已经走得越来越近了。

    许紫烟在心中咯噔一下,轻盈地从五位师兄的身后闪了出来,她知道五位师兄是在为自己出头,她不能够让师兄们就这样出事。同时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只是眼前的两个人出手,自己就对付那个结丹期第一层的男修,让火舞五个人对付那个筑基期大圆满的女修。如果那个结丹期第六层的修士出手,自己就只好让那个目前还是化神期的傀儡将他击杀,此时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家底了。

    刚刚下定了决心,那两个青年便走到了众人的身前,那个男修不屑地上下打量着火舞等人,淡淡地说道:

    “鼓着眼睛看什么?像五只蛤蟆似的。”

    “妹的,不看看你自己的长相,像头猪似的。”许紫烟的心里骂着,不过在脸上却透露着笑容,拦在五位师兄开口之前说道:

    “两位,我们不认识吧?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那个女修满眼不屑地说道。

    许紫烟被那个女子当面辱骂,清晰地感觉到身后五个师兄的气息开始剧烈地波动。许紫烟心中生气吗?她当然生气,不过面容上依旧呈现着笑容说道:

    “这位小姐,不要把**这两字总挂在嘴上,这多暴露你的性格。”

    火舞五个人的嘴角咧了咧,想笑又觉得这不是笑的时候,而是要提高警惕的时候。便强忍着笑意,目光灼灼地紧盯着对方,生怕那个女修暴走,突然伤害了许紫烟。

    “你……”那个女修气急之下,一个耳光向着许紫烟扇了过去。

    许紫烟略微后退了一步,闪开了那一巴掌。刚才她很想借着对方气得有些糊涂的时候,将对方给做掉。但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不远处那个中年修士的目光向着这边望过来,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因为打心眼里,许紫烟还是不想暴露自己的那个傀儡。

    “啪~啪~啪~”

    传来了一阵拍巴掌的声音,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到了几个人的耳朵中。许紫烟等人寻声望去,见到那个青年男子微笑地看着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不错,有性格,我喜欢!”

    许紫烟冷冷地瞅着对方,没有言语。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说话了,对方的话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意,只有一战才能够解决眼前的处境。

    那个青年很绅士地朝着许紫烟笑了笑,不过话语却是咄咄逼人:

    “这位小姐,随我走吧!我想你会很高兴和我单独相处一段儿时间的。”

    这种高高在上的命令式的语气,让许紫烟生出了极大的反感。别说许紫烟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印象,就是有点儿好印象也被他这种语气和话听中意思给破坏地一点儿都无。但是,许紫烟的目光掠过不远处的那个中年修士,最终还是克制地说道:

    “对不起,我们是来参加大队长的宴会的。”

    “嗯!”那个青年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说道:“也好,那你就在这玩着吧,等到宴会结束的时候,我再来找你。”

    说到这里,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讥讽说道:“不要想着逃走,在幽冥还没有人能够从我的手中逃走。哈哈哈……”

    那个青年放声大笑,转身向着那个中年修士走去。那个女修恨恨地瞪了一眼许紫烟,转身也跟着走了回去。那个青年男修打心眼里没有看得起许紫烟等人,要知道他们可是来自于东方修仙界,刚才苦烟亲自出门迎接的就是他们三个人。

    “呼~~”

    看着那两个修士走了回去,许紫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刚才如果真的打起来,就算最后暴露自己的底牌,将这三个修士斩杀,恐怕之后会惹来更大的麻烦。修为如此高的年轻人,其背后的势力岂会简单?

    嗯?不对!

    以北地修仙界会有如此修为的年轻人吗?他们……,难道不是来自北地,而是来自其他的地区?

    如果真的是其他地区的修士,会是哪里的?许紫烟微微皱起了眉头思索着,和北方接壤的不过是西方,东方和中原。

    西方的修士很少到其他地区,这几乎已经成了修仙界的共识,而中原应该不屑前来落后的北方,如此就只有东方修仙界了。

    可是,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看着他们的神态,根本就没有把幽冥当做一回事,不管他们来幽冥干什么,恐怕在宴会结束的时候,那个青年修士都会找上门来。看来躲是躲不过去了,要不就把这三个人给杀了,看情况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那个中年修士用傀儡去对付,那个男修自己去对付,而那个女修让五位大师兄去对付,这应该可以稳操胜券。

    不过,能不暴露傀儡最好还是不要暴露,那个鬼海中的情况,恐怕修仙界并不清楚。自己如果将傀儡给暴露出来,之后还不一定会引出什么样的麻烦。许紫烟正那里快速地琢磨着,宴会已经正式开始了,大队长苦烟正端着酒杯在那里讲话。

    对于苦烟的热情洋溢的致辞,许紫烟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去听,她此时的心思都花费在就会那三个人的身上。目光不自觉地向着那三个人身上扫去,发现那三个人也没有听苦烟在那里讲话。那个青年男修此时阴沉着一张脸,而那个中年修士也冷着一张脸,看来那个青年男修被那个中年修士给训斥了。但是那个青年修士的神情明显不服,而且在神态上对那个中年修士也没有太多的尊敬。

    “嗯?难道那个中年修士不让那个青年男修再来骚扰自己?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而这个时候,那个青年男修也正好转头向着许紫烟望了过来,看到许紫烟正在关注他们,眼中便有了一丝阴狠。

    “小妞,等一会儿,看爷怎么消遣你。”

    他此时心中的邪火很盛,一个落后的北地女修被自己看上了,还不高高兴兴地跟着自己走,竟然敢拒绝自己,只要在心中想一下,心中的邪 火便又旺盛了一分。不过那小妞长得还真叫水嫩啊!没有想到北地的修仙水平不怎么样,这女修的皮囊倒真的生太极错。

    可惜啊!这宴会才刚刚开始,这要忍到宴会结束,得是什么时候。

    而事实上,刚才这个男修也确实是被那个中年修士给训斥了一顿。这三个人也正如许紫烟所猜测的那样,来自东方修仙界。他们三个是东方修仙界大宗门之一的青火宗,这次来幽冥的任务是和苦烟商谈收购鬼魂珠的事情。

    鬼魂珠在地面上一向是稀缺品,原本幽冥中的这些鬼魂珠都是由北地的两大宗门太玄宗和华阳宗控制的。他们用灵石和地底世界换取鬼魂珠,地底世界用交换来的灵石修炼,而太玄宗和华阳宗则是用鬼魂珠去其他修仙界交换一些上品丹药。

    而太玄宗和华阳宗也都是将这些从地底世界交换来的鬼魂珠拿到中原去交换丹药,毕竟那里整体的修仙水平是在苍茫大陆中最高的,就是炼丹和炼器的水平也是最高的。所以,拿到那里去,也能够换取一个好价钱。

    以前,东方的修仙界虽然也有着地底世界,这青火宗也控制着一个鬼界的入口,和地底世界用灵石交换着鬼魂珠,然后去中原交换一些丹药,但是,令青火宗激动的是,宗六之内竟然在三年前出了一个六品炼丹师。于是,从三年前,那个六品炼丹师就开始了炼制一元丹。

    那个青火宗的六品炼丹师没有像许紫烟这样的灵魂传承,所以他炼制一元丹的失败率非常高,耗费的鬼魂珠数量极大。但是, 就是这样也 要比拿着鬼魂珠去中原交换丹药要合适的多。

    但是,炼制一元丹这个败家玩意,鬼魂珠消耗得也太厉害 了,如此,青火宗就把主意打到了落后的北地修仙界。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太玄宗和华阳宗最终同意了将幽冥这个鬼界入口让给了青火宗。一方面是青火宗给的利益还说得过去,虽然北地修仙界要吃一些亏,但是亏得也不是很大,另一方面是青火宗的强势,在实力上完全压得住太玄宗和华阳宗两宗加在一起的实力。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