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飞行了一天,相对来说已经到了安全的地带,苦烟下令众修士调息一下,再继续飞行。

    许紫烟从安茵茵的背上下来,立刻盘膝坐在地上,运起了乾坤诀。果然,随着真元在经脉中的大周天运转,还从紫烟空间内随着真元涌出纯净的精神力进入到许紫烟的灵魂之中。

    乾坤诀一运转,精神力的修复要比自动修复快上十数倍。很快,许紫烟的精神力就恢复了,而且许紫烟惊喜地发现自己的精神力还有着大幅度的增长。

    当再次启程的时候,许紫烟并没有表现出自己已经恢复过来的样子,依旧让安茵茵背着自己,她想要看看在自己没有强大实力的时候,苦烟和战杰会怎么做?

    又飞了一天之后,众人终于回到了幽冥。由于回来的人数众多,而且那石原也根本不会想到许紫烟会回来,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夹杂在人群中的许紫烟。而且当他看到太玄宗如今只剩下二百多人的时候,心中还暗暗地得意。

    许紫烟随着火舞回到了千符峰的驻地,没有过多久,就见到苦烟和战杰带着一群人来到了许紫烟居住之处。许紫烟出来迎接的时候,目光一闪,便看到了被夹在一群人中的几个人,正是石原等几个和许紫烟有仇之人。而且许紫烟也看出来了,这几个人都被制住了,心中也就明白是苦烟和战杰做下了此事,下决心 要和自己结交了。

    如此,许紫烟自然是满脸欢笑地将一群人迎进了屋子,至此以后,幽冥就少了石原等几人。在苦烟离去之时,又告诉了许紫烟,在许紫烟离开的这些日子里,陆陆续续地从地面上来了很多前来幽冥历练的弟子。如今也都在幽冥生活了一阵子,三天后,会在他的住处举行一个宴会。

    当然这种宴会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也就是几位中队长,和那些小队长代表幽冥。而地面上只是那些各自团队的大师兄才有资格参加,也就是说给强者们创造一个相互认识和结交的机会。按理说,许紫烟并不是千符峰的大师兄,但是在苦眼的眼中,许紫烟可是要比火舞重要的多。所以,借着送石原的机会,苦烟亲自向许紫烟发出了邀请,许紫烟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苦烟为了自己做了这么多,许紫烟虽然不喜欢那种热闹,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灯火通明的一处庄园,正是苦烟在幽冥的住处。

    一个个修士俱都是衣冠楚楚,一改平日的模样。

    虽然身处幽冥,却也都显现出潇洒飘逸的修仙者的一面。而且修为的沉淀,让人一眼就能够看出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

    随着一个个修士进入大门,在大门口负责迎接的那些低阶修士,就算有着修为,忙乎这么一晚上的迎宾,也有些疲劳了。

    不过,当一个场面出现的时候,却让他们震惊的精神了起来。那是当三个人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大队长苦烟竟然亲自出门迎接,这可是在幽冥最隆重的接待规格。

    “那三个人是什么身份?竟然让大队长亲自接见?”

    十几个守卫的修士低声地在那里猜测着,这个时候,从不远处走来了五男一女,却正是太玄宗五峰大弟子和许紫烟六人。

    “紫烟,我们到了!”

    火舞轻声地对许紫烟说道,同时也打量着苦烟的庄园。这也是火舞等人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这个庄园的雄伟,虽然没有太玄宗的仙气渺渺,但是也透着一股大气。

    “嗯,这个园子很大气。”

    许紫烟轻轻点头说道,今天许紫烟也好好地打扮了一下,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许紫烟到了修仙界之后,参加的第一个聚会,所以,也非常精心地打扮了一下。宝石蓝的衣裙,配上宝石蓝的下品宝器发带,映衬着一张白皙滑嫩的面庞,哪怕是在幽冥,也散发着丝丝仙气。

    因为只有许紫烟一个女子,所以太玄宗的五位大师兄便非常默契地让许紫烟走在中间。再说,就是凭着许紫烟显示出来的实力,这五个原本相互之间很不服气的人也都对许紫烟心悦诚服。

    而火舞五个人就没有那么多的心思花费在打扮上,只是随随便便地穿着平时的衣服就前来赴宴。在他们五个人的心里认为,女孩子打扮那是应该的,自己一些大老爷们有什么打扮的?只要自己亮出太玄宗的名号,难道还会有谁看轻自己不成?

    来到了庄园的门口,几个人将请柬递了过去,那些门卫认真地看了看手中的请柬,又将目光在许紫烟等人的身上扫了过去,看到许紫烟的时候,目光中透露出尊敬,那是因为许紫烟的打扮,那就是一个有身份的人。而看向火舞等五人的时候,目光就有了一丝怀疑。

    原因无他,就是这五个人根本就是一群只知道修炼而不修边幅的主。其实,这也怪不得火舞等人,这五个人可都是太玄宗的大师兄,而五峰之间又争斗的厉害,每个人平时都能够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威胁。所以,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了修炼之上,哪里还会有讲究打扮的那个心思?这样的日子过得长了,自然也就形成了习惯。

    五个人今天的打扮虽然不能够说成寒酸,但是却和贵气沾不上丝毫边的。如此,那些守卫也就连带着对许紫烟有了怀疑。沉吟了一下,其中的一个守卫心中便寻思着:

    “今天来参加宴会的可都是幽冥中的大人物,至少也是一个小队长之流的。眼前的这几个万一是前来浑水摸鱼的,放他们进去冲撞了哪个大人物,大队长的怒火可不是他们这样小小的修士能够承受得了的。”

    其实也难怪这些守卫这么想,你想一下,这里是哪里啊?这里是幽冥,有很多亡命之徒,什么事情他们做不出来?

    只是那个修士进去没有多久,便见到苦烟和战杰大步流星地赶了出来,老远就大笑着说道:

    “哈哈哈,几位道友怎么才来啊!已经有些道友到了,走,我们进去。”

    眼前的这几个人也都不是陌生人,在鬼界的一番际遇,已经让他们彼此有了一些熟悉的模样。所以,几个人相谈的十分融洽,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进入到了宴会之中。

    苦烟和战杰都是幽冥中的老资格,而且苦烟今天还是主人。虽然他们两个都想和许紫烟多亲近一会儿,但是毕竟要招呼的人很多,于是和许紫烟等人客气地聊了一会儿之后,便告了一声罪,前去招呼其他人去了。

    许紫烟正悠闲地喝着一种幽冥中特产的饮料,突然间感觉到身边的五个大师兄有些不对劲。

    “你们怎么了?”

    许紫烟望向五个大师兄,虽然他们的身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许紫烟却是能够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明显的气息波动。那种波动是一种危险的波动,是一种准备和敌人交手的波动。

    听到了许紫烟的问话,五个人谁也没有言语,而且身体也没有丝毫的移动,五个人十只眼睛都愤怒地瞪着前方。

    许紫烟惊异之下,顺着五个人的目光望去,便见到在不远的地方,此时正坐着三个人。其中的一个是一副中年修士的模样,另两个是年轻人。一男一女,也就是二十几岁的模样。三个人身上都隐隐地释放着一种强大的气息,而且从神情上就体现出一种贵气和一种骄傲。

    这三个人是什么人?修为不弱啊!那个中年人有着结丹期第六层的修为,而那两个年轻人中的年轻男子也有着结丹期第一层的修为,就是那个女子也有着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

    幽冥还有这样的高手吗?许紫烟迷惑地望着对方,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背景。

    此时的那个年轻男修根本就没有丝毫在意火舞等人愤怒地目光,而是将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在了许紫烟的身上,毫不顾忌地在许紫烟身上上下打量着,眼中毫不掩饰地暴露着**。

    而站在那个男修士身旁的那个女修却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反而讥讽地扫视着火舞等五个人,那目光就如同一个女王在看她的奴隶。

    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中已经明白是火舞等人看到了那个年轻男修望向自己的目光而心中升起了愤怒。别说许紫烟如今在他们五个人的心中地位很高,就是没有那么高的地位,自己等人同出太玄 宗,被他人如此肆无忌惮地打量自己的师妹,自己等人若不表现出来什么,那还不让其他宗门的同道给笑话死?

    但是,许紫烟只是运用鲲鹏眼一扫,就知道自己一方并不是对方的对手。自己的五个师兄肯定不是那两个年轻修士的对手,而自己也同样不是那个中年修士的对手。

    这个时候,那个年轻的男修的目光 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火舞等人,嘴角掠过一丝讥讽,迈步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他刚刚迈出了一步,整个人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宝剑一般,露出了犀利的锋芒,那种充满爆发力的侵略气息,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