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当初许紫烟还是在筑基期初期的时候,就已经能制作九品符箓了。如今她已经迈入了筑基期后期,是完全可以制作出来中阶的九品虚空画符。虚空画符与符纸制作的符箓不同。虚空画符分为上中下三阶,它没有符纸的限制,完全由天地灵气构成。所以,九品下阶的虚空画符就已经具有了符纸制作的九品符箓的威能。一个中阶九品的虚空画符,那威能绝对惊人。

    可是虚空画符也有着一个巨大的缺点,就是太浪费时间。威力越大的虚空画符耗费的时间也就越久,所有,她就需要有人给她争取虚空画符的时间。如此,结丹期第二层的苦烟和筑基期大圆满的战杰就显得至关重要。必须威慑住 苦烟和战杰,让他们顶在自己的前面,为自己争取虚空画符的时间。

    许紫烟此时见到已经达到了自己需要的最佳效果,便将目光依次扫过众人,凝声说道:

    “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修仙者。 我们是北地修仙界大宗门太玄宗的修士,还有两位幽冥的大队长中队长,如果我们能够做出来将自己的同道送给鬼界,来换回我们的生命,那么我们还修什么仙?我们与这些鬼界的罗刹还有什么区别?

    宫殿里面的那个怪物很厉害吗?我不觉得!至少到现在他都不敢出来,我们要相信自己,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从这里出去,而不是靠着出卖同道。”

    这一刻,太玄宗的修士都振奋起来精神,目光灼灼地望着许们想起了自己也是修仙者,自己也是太玄宗的精英,也有着梦想,也有着热血。火舞不仅仅是同道,而且是同门。他们为刚才没有像许紫烟那样站起来而羞愧,羞愧之后是爆发的勇气,正所谓:

    “知耻而后勇。”

    苦烟此时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许紫烟的爆发让他看到了从这里走出去的希望。宫殿里面的那个怪物的话,苦烟是存在着很大的怀疑的,要他完全相信一个与其打了一辈子的罗刹的话,对苦烟来说还是有着很大的难度的。交出火舞是无奈之举,那是在没有办法之下的一种赌博。但是,现在许紫烟站了出来,让苦烟的心里重新勃发了希望。他望着许紫烟,眼神中已经有了尊敬,这是一种对强者的尊敬。

    毫无疑问,刚才许紫烟的爆发,让苦烟将许紫烟放到了和自己平等的地位上,甚至还要高看许紫烟一些。向着许紫烟拱手说道:

    “许道友,你说吧,我们要怎么做?”

    苦烟这句话一出,也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战杰看了看苦烟,又看了看许紫烟,最终苦涩地一笑道:

    “许道友,我听你的。”

    “好!”

    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她知道苦烟和战杰都是极聪明之人,否则也不可能有如今的成就。只要展现自己的实力,他们自然会知道怎么做是最好的结果。去相信那个怪物吗?许紫烟相信苦烟和战杰是无奈之举,只要有着希望,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的 一边。

    “你们决定了反抗?”宫殿中的怪物嘶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许紫烟的目光透过黑云望向了宫殿,冷冷地说道:“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你的宫殿里面,让你的这些手下退去,否则,很可能今天就是你死亡的时刻。”

    “呵呵呵……”一阵嘶哑的笑声从宫殿里面传了出来,紧接着那个鬼帅和十个鬼将就率领着罗刹杀了过来,在空中还有四只鬼鹰。

    “嗡~~”

    又是一阵嗡鸣,许紫烟双袖一挥,这次她没有释放法术,因为她要节省法力虚空画符。漫 天的符箓随着许紫烟的双袖一挥被她从储物戒指中调了出来,这次许紫烟将储物戒指中所有的火属性符箓都拿了出来,将众人包围在中心,然后迅速地向着四周飘去。

    瞬间,那些符箓变成了一片火海,地面上火海在急速地向着远处蔓延,空中无数和流星火雨映红了天际,仿佛天地间出现了一个火云怪兽,瞬间将整个山谷吞没一般。在这近乎天地毁灭一般的力量面前,那些罗刹,包括天上的鬼鹰都显得那么的脆弱,大片大片的罗刹在火焰中变成了灰烬!

    “我的老天!这得多少的符箓 !”

    苦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人竟然有着如此多的符箓。她既然有着如此多的符箓,当初在幽冥怎么还会被石原击伤?看来传说中说是石原偷袭了许紫烟这件事是真的,否则那石原还不早被轰成了渣。

    战杰更是完全吓傻了,这样一个要修为有修为,在身家有身家的修士,她在太玄宗的身份一定很高。怪不得太玄宗的修士听说许紫烟被石原给杀了,整个在幽冥的太玄宗修士都拼命了。刚才自己竟然在偷袭她,战为的心不由得又抖了抖。

    整个山谷都处在一个炙热的温度之中,待最后一个火苗消散之后,周围那铺天盖地的罗刹已经消失了十之七八,只有那鬼帅和几个高阶的鬼将,还有一些距离遥远的罗刹在惊惧地望着许紫烟。

    宫殿周围的黑云猛然向着空中翻涌,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宫殿之内传了出来,同时一个巨大的影子从宫殿之内冲出,升到了空中。

    许紫烟望着空中的那个怪物,身子就是一抖,差一点儿吓得心脏停止跳动。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宫殿里面的那个东西会是一个死灵,而且是一个有了意识的死灵。

    擦!

    要不要搞得这么刺激啊!这样的事情自己也能遇到!一个有意识的死灵,就是在鬼界也是极难生成的一种怪物,怎么就让自己给碰上了。

    此时那空中的死灵已经不仅仅像许紫烟在鬼海之上遇到的那个死灵,不仅有着一张脸,而是有着一个完整的身躯,如同一个罗刹的模样一般,只是在它的背后生成着两只翅膀,缓缓地扇动着。

    “他*妈*的,这下麻烦大了!”

    一旁的凌霄,脸色极为难看,他也曾经在骨船上见识过死灵,自然是知道死灵的威力。

    那个死灵的身躯极为庞大,两只翅膀在空中延展开来,仿佛将天遮住,透射下来的巨大阴影将众人笼罩,翅膀扇动得虽然缓慢,但是掀起的狂风却让人站稳脚 跟都变得困难,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死气更是让人压抑的要窒息。

    远处的鬼帅和鬼将又率领着罗刹冲了过来,许紫烟无奈地对苦烟说道:

    “交给你们了,给我争取一段时间!”

    苦烟虽然不知道许紫烟要干什么,但是从许紫烟凝重的神情上,就知道许紫烟要准备什么大招。这个大招可能是解决那个死灵的唯一办法,但是却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

    “放心!”

    苦烟凝重地点了点头,向前一步,站在了许紫烟的身前,沉声说道:

    “交给我!”

    战杰看了许紫烟一眼,也迈步站在了许紫烟的身前,和苦烟并肩站在了一起,太玄宗的弟了也都纷纷移动,将许紫烟围在了中间。

    许紫烟略微沉吟了一下,把自己唯一的一件四品符宝从储物戒指中取了出来,递 给了身旁的凌霄,轻声说道:

    “尽量争取时间。”

    凌霄严肃地点了点头,没有犹豫,立刻接过了符宝。他知道手中的这个符宝,很可能就是挽救许紫烟和众人生命的最后依仗。

    那个死灵猛然将嘴一张,无数的黑色甲虫从它的口中飞出,遮天一秀地向着众人覆盖了过来。

    众人急忙释放出自己最大威能的法术,阻挡那些铺天盖地的甲虫,而这个时候,那个鬼帅和鬼将已经带着罗刹杀了过来。

    苦烟此时就快要被逼疯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面对着那无穷无尽的漫天甲虫,他有着一种无力的感觉。已经开始有修士被甲虫钻进了身体,之后不久,那个修士的身体便“砰”地一声爆裂开来,随之爆射出来的是无数的黑色甲虫,如同一朵盛开的地狱之花。

    此时,四面八方又都是密密麻麻的罗刹,如同潮水一般涌来。苦烟已经迎上了那个鬼将,而战杰也对上了两个鬼将,余下的两个鬼将由太玄宗五峰大师兄联手对付着,余下的太玄宗修士则是在应付着遍地的罗刹和死灵喷射而出的甲虫。

    尤其是那些甲虫,让太玄宗的修士手忙脚乱,刚刚消灭了一批,那空中的死灵就会再张嘴吐出一批,无穷无尽,让人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战杰独自迎战两个鬼将,虽然吃力,但还是占着上风,偶尔回头看一眼站在中间一动不动的许紫烟,心中便是一阵焦急:

    “她究竟在干什么?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刚才还在偷袭许紫烟的战杰,此时却在为许紫烟担心。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许紫烟已经是大家最后的一棵救命稻草了,能够一下子就释放出来五千柄短枪术,这让战杰对许紫烟有信心,也很期待许紫烟准备了这么久还没有释放出来的法术。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