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生命之光

    苦烟越说越是得意,心中很是佩服自己的口才。

    可是正当他的语气开始变得激昂之时,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咽喉一凉,低头一看,不可置信地看到许紫烟的手中正拿着一把蓝光闪闪的剑,顶在他的喉咙上。他能够感觉到,那柄蓝光闪闪的剑是一柄宝器,而且从那柄剑中透射出一股剑意,正在自己的咽喉处吞吐。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稍作反抗,那犀利的剑意,就会将自己的整个脖子斩断。

    “你……你这是在干什么?”

    苦烟的眼中喷射着怒火,同时也夹杂着恐惧。

    许紫烟没有说话,而是将剑意释放了一丝,让苦烟感觉到了森冷的同时,在咽喉处流下一丝鲜血。

    “你要干什么?”苦烟的神色就是一僵。

    “我要干什么?”许紫烟又将手中的蓝光剑往前轻轻一送,又有一丝鲜血从苦烟的咽喉处流了下来:

    “你是不是觉得在幽冥,我们太玄宗就好欺负?”

    “没……有!”

    “没有?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不觉得我们太玄宗好欺负,为什么在我这个太玄宗弟子在幽冥受到数百修士围攻的时候,你不出面?在我被石原那个卑劣小人偷袭的时候,你不出面?在太玄宗修士为我报仇的时候,你倒是出面阻拦了。而今天出卖太玄宗修士火舞的时候,你又出面赞同了。难道这不是欺辱太玄宗?这不是觉得太玄宗好欺负?”

    许紫烟这一番话出口,苦烟的脸色就变了,他的双目一缩,紧盯着许紫烟问道:“你是许紫烟?”

    “不错!”许紫烟淡淡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战杰知道自己不能不出手了。如果今天在这里制服不了许紫烟,那事情就大了。一柄金属性短枪瞬间在手中凝结而成,如同闪电一般地刺向了许紫烟的心脏。

    “嗡~~”

    许紫烟的体内一阵嗡鸣,磅礴的剑意透射出数十道剑气射向了战杰。瞬间便击溃了那柄短枪,同时剩下的剑气轰向了战杰。

    一声惨叫,战杰的身子就倒飞了出去。在空中散落一片血雨,踉跄地落在地上,不可置信地望着许紫烟。苦烟也不可置信地望着许紫烟,他到现在还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个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竟然被一个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的修士一击轰得身受伤倒飞了出去。虽然伤得不重,但是这完全是战杰不能够理解的。

    这突然发生的一瞬,让所有的人都变得呆滞了,所有的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太玄宗的弟子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自从许紫烟杀死夏桀之后,他们就知道许紫烟很强,但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许紫烟会强悍到将一个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一招轰得受伤。 “你……许紫烟……你这是在干什么?”

    苦烟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许紫烟当着自己的面,将自己的手下击伤,他不知道接下来许紫烟会怎么做,会不会一剑砍去他的头颅。所以,此时他也顾不上许紫烟手中长剑的威胁,就想着和许紫烟做最后一搏。

    身上猛然释放出耀眼的火光,在瞬间开启了护身法盾。一把火焰刀已经在他的手中形成。而此时的许紫烟却出乎意料地收回了顶在苦烟咽喉处的蓝光剑,就那么冷冷地盯着苦烟。苦烟的神色一愣,她不知道许紫烟为什么会在自己准备死拼的时候反而撤去了锁定自己的蓝光剑。是许紫烟对自己害怕了吗?苦烟的心中有些不相信。毕竟刚才能够做出拿着剑顶着自己的咽喉,又一招击退了战杰的修士,说她害怕了,苦烟打心里不会相信。

    所以,那火焰刀虽然在手中已经形成,苦烟却犹豫了起来。弄不清楚许紫烟的心思,茫然出手,这不是一个老修士的正常思维。而且对方既然刚才放弃了优势,就一定有着不怕自己的后手。所以,苦烟只是依旧凝结着火焰刀,紧紧地盯着许紫烟,在看许紫烟究竟是耍什么把戏。

    “我在干什么?”许紫烟干脆将手中的蓝光剑收进了储物戒指,慢条斯理的说道:

    “偷袭!不是不可以!就像我刚才对你一样。但是要看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个偷袭的能力!这次只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下次他就不会是仅仅受点儿轻伤那么简单了。”许紫烟说的是实话,她刚才只是用了上品法器的威力释放的剑气,如果是用法器巅峰的威力,恐怕这个时候的战杰就是不死,也是重伤。其实刚才许紫烟用了上品法器威力的剑气,心中想的只是抵挡住战杰的攻势。战杰被轰飞的结果是许紫烟没有想到了。

    但是,经此一战,许紫烟心中便有了底。自己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的修为是绝对可以秒杀筑基期大圆满。就是对上结丹期第二层的苦烟也可以一战,此时许紫烟也有了足够的信心。因为刚才许紫烟远没有用上全力,她的底牌还很多。所以,许紫烟才大方地收回了手中的蓝光剑,从内心深处已经对苦烟没有了畏惧。

    苦烟和战杰的脸色一变,两个人虽然此时对许紫烟有些重视,但是却远未到畏惧许紫烟的地步。苦烟认为许紫烟刚才能够锁定自己,那完全是自己的大意。而战杰也同样地认为是自己对许紫烟的轻视,没有出全力,才换来了自己的受伤。两个人双手一紧,刚有着爆发念头的一瞬间。猛然间便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法力波动在空间震荡了起来。

    “嗡~~”

    整个空中一阵嗡鸣,让所有人的耳朵都响起了耳鸣。空中一片金光灿灿的短枪,足足有五千柄,而且每柄短枪都释放着四阶法术的威能。那可是结丹期修士才能够释放出来的威能。整整五千柄,就是身为结丹期第二层的苦烟一下子也释放不出来这么多的法术。许紫烟为了震慑苦烟和战杰,一下子将自己体内紫烟空间中封灵阵中封印的五千柄金属性短枪一下子都释放了出来。

    “轰~~”

    五千柄短枪在天空中划过耀眼的金色光芒,如同五千颗金色的流星划过天际。此时,所有的人的眼中都只有天空中的那五千柄金色短枪,周围的一切都吸引不了他们分毫,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他们的目光随着那五千柄短枪而动,看着它们铺天盖地地向着罗刹群轰击而去。

    五千柄金色的短枪瞬间便轰碎了数千罗刹的头颅,扎到了地上,五千柄扎在地上的短枪急剧地颤动,振出一片嗡鸣。就在这个时候,许紫烟右手一握,清叱一声:“爆!”

    五千柄金色短枪瞬间bao裂开来,如星光点点,霎时间遮掩了大地,在一片星光的激she中,那密密麻麻的罗刹就好像被击碎的冰雕一般散落成碎片。

    “我的老天!”

    战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切真的是眼前这个只有筑基期第十二层的许紫烟爆发出来的力量?自己已经够猛了,这一路才不过杀了一千多罗刹,可是再看看许紫烟,她刚才干了什么?只是挥了挥手,貌似根本就没有消耗法力,就杀了上万的罗刹。这……这真的是眼前的这个女子干出来的吗?看着因为罗刹的死亡而空出了一大片的空地,战杰的冷汗就下来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太玄宗这些修士中会有这么一个厉害的人。不!是妖孽的人!同时也让战杰恐惧的是,自己刚才居然去偷袭一个这样恐怖的人!一想到这件事,战杰就立刻觉得手脚冰凉。

    许紫烟释放的这个短枪术吓坏的可不是只有战杰一个。此时站在许紫烟对面的苦烟愣愣地望着离着自己不到一米远的许紫烟。眼睛里透露着震惊和一丝恐惧。心中不住地盘旋道:“怪不得她敢将锁定我咽喉的长剑撤去,原来她就是凭着本神的实力也不会输给我。”

    苦烟现在有些后怕,如果刚才在许紫烟用剑逼着自己的时候,自己冒然出手反抗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宫殿中的那个怪物自己是没有看到,但是眼前的这个许紫烟却是绝对恐怖的一个存在。

    一时之间,整个山谷寂静无声。无论是苦烟和战杰,还是太玄宗的修士。都忘记了行动,甚至忘记了说话。二百多个人就那么怔怔地站在那里,用一种惊恐的眼神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就是要把在场的人都给镇住。因为她已经想出来了对付宫殿中的怪物的办法。不管那个宫殿中的怪物是个什么东西,它也是一个阴属性的怪物,而阴属性怪物的克星就是阳属性的法术。但是它们最害怕的,可以称之为它们的天敌的功法却是许紫烟体内的生命之气。

    但是许紫烟就是完全用生命之气释放法术,她的修为也限制了生命之气的威力,释放的法术顶天是结丹期初期的水平。但是,如果许紫烟完全用纯净的生命之气虚空画符,而且是虚空制作一张大威力符箓,那符箓释放出来的威能绝对能够达到结丹期巅峰的威能。甚至因为生命之气针对鬼界生物的杀伤力,能够达到元婴期的效果。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