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许紫烟目光掠过那张符,神色便是一愣,她清晰地看到那中年男子手中的符不过是一张一品纸符。就这样的一张符竟然值五百两银子,而且还算不上一品符中的顶级纸符,只能够勉强地算作上等。自己自从拥有了传承之后,在意识中不知道临摹了多少次,已经完全领悟了一品制符术。虽然因为没有符笔和符纸,没有亲手制作过符箓,但是许紫烟坚信,凭着自己的领悟和意识中的千万次临摹,一定能够制作出比眼前这个强的符箓。所以当许紫烟看清了纸符的许紫烟不由撇了撇嘴,眼露不屑之色,淡淡地说道:

    “这样的纸符我还用得着偷吗?我自己就会做。”

    跪在地上的许喜妹闻听大怒,抬头大骂道:“吹什么大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知不知道整个中都城只有我二伯才能够制出这样的符!”

    那个二伯反倒是被许紫烟给气乐了,“呵呵”笑着说道:“丫头,如果你能够制出一品的纸符,不用比我的好,只要是一品的,哪怕是下等的,我就承认你不是小贼。”

    “好,给我松绑!”许紫烟爽快地说道。

    “松绑!”二伯淡淡地说道。

    一直站在许紫烟身边的两个人脸含嘲笑地给许紫烟松了绑,许紫烟活动了几下被绑得发麻的手臂,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制符的符纸和符笔,一下子便呆呆地站在了那里。许喜妹看到许紫烟发呆的模样,心中更加地认定许紫烟不会制符,是在那里撒谎,便讥讽地说道:

    “怎么?是不是要给你准备符纸和符笔啊?”

    许紫烟尴尬地点了点头,朝着那位二伯弱弱地说道:“我没有符纸和符笔。”

    那位二伯的表情倒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朝着许喜妹的四叔摆了摆手说道:

    “四弟,给她准备符纸和符笔。”

    许家的店里当然卖符笔和空白符纸,四叔二话不说,进入到柜台里,取出一支符笔和一张空白的符纸放到了柜台上,然后淡淡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缓缓地走到柜台的前面,将符纸在柜台上用双手抚平,然后提起符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目,缓缓地将心境平静了下来。意识中回放了一遍熟的不能再熟的制符过程。待再一次睁开眼睛之时,双眸已经一片清明。将体内的灵气均匀地运至笔尖,笔走龙蛇,没有丝毫的停顿,一张符箓瞬间就被许紫烟画好。纸符上流动着淡淡的灵气,光华闪动。许紫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默查了一下,制作一张一品纸符就消耗了自己体内十分之一的灵气,凭着自己如今炼气期一层的修为,一天也就只能够制作十张一品的灵符。

    许紫烟还在那里不满足地轻叹着,旁边原本一脸淡然的二伯此时的眼珠子差一点儿掉了下来。他可是许家制符的高手,别人不识货,他如何会认不出许紫烟制作出来的是顶级的一品纸符?

    颤抖着双手将柜台上的纸符小心翼翼地拿了起来,捧在手中拿到近前仔细地观看着,最终认定这就是一张顶级的一品纸符。抬头激动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许紫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纸符轻轻地放到了柜台上,然后十分客气地向着许紫烟拱手行礼道:

    “大师,在下是许家的符堂堂主许浩博,敢问大师如何称呼?”

    “前辈,晚辈当不得大师的称号。”许紫烟连连摆手说道:“晚辈叫许紫烟。”

    许浩博闻听许紫烟的名字,眼睛就是一亮,上下打量着许紫烟,疑惑地问道:

    “你姓许?可是我们许家之人?是哪一房的后人?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不是你们许家之人。”

    许紫烟立刻否认了许浩博的话,她可不想在自己还没有丝毫自保能力的情况下,就为许家无私地奉献。况且她还不了解许家,她不想迷迷糊糊地就回归家族。她觉得有时候,一个外人的身份要比家族的身份自由的多。

    “那……大师仙乡何处?”

    “很远!”许紫烟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哦~~”许浩博老于世故,也不深究,而是仍然十分客气,语气中带着尊敬说道:“大师可是准备定居在中都城?”

    “原本有这个打算,不过现在看来,定居在中都城并不安全。”说道这里,许紫烟的目光掠过了仍然跪在地上的许喜妹,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到了这个时候,在场的人都知道许紫烟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制符大师,像这样能够制出顶级一品符的大师怎么会去偷纸符,那跪在地上的许喜妹身子禁不住就是一抖,脸色霎时间就变得苍白。她的心里可是很清楚自己刚才诬陷许紫烟,并且给了许紫烟一个耳光,哪里还不明白这是人家在报复自己。再想到自己弄丢了五十张家族的一品纸符,只觉得脑袋翁的一声,便昏了过去。

    许浩博看了一眼昏倒在地的许喜妹,又转头瞪了一眼正心虚地四叔,冷冷地哼了一声,那四叔便身子一颤,额头上便流下了冷汗。急忙朝着许紫烟深施了一礼道:

    “大师,刚才是在下有眼无珠,得罪了大师,恳求大师原谅。”

    “刚才好像就是你下令把我绑起来的吧?”许紫烟气愤地说道。

    “大师,”许浩博深施一礼道:“刚才我们许家得罪的地方,我们许家愿意作出补偿,大师是否可以考虑留在我们许家做客?”

    许紫烟抬头望着许浩博,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复杂的目光。心中便是一警,心中迅速地盘算起来,看来在中都城,这一品制符师是极为稀缺的一种职业,看着许浩博的意思,是愿意下大本钱留住自己的,同时自己如果拒绝了对方,恐怕对方也不会让自己这种人才被别的家族招揽去,说不得就会杀掉自己。

    想到这里,许紫烟心中不禁一声轻叹,没有实力的小人物就是有着很多的无奈和悲哀。相通了一切的许紫烟知道自己是不得不加入家族了,只是她不想那么轻易地就答应对方,其实她对加入家族也没有什么抵触,她对自己的这个家族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她之所以不想要回归家族,只是不想受到束缚罢了。如今见到势必要加入家族,便想要尽量得到多一点儿的自由。于是,装作没有看到许浩博那复杂的目光,淡淡地说道:

    “你们许家要如何补偿于我?”

    许浩博听到许紫烟的口气有松动的迹象,急忙开口说道:

    “大师,许喜妹这个死丫头就交给您,随您处置。至于我四弟许浩渺绑您的事情,我们许家愿意出白银五万两求得您的原谅。”

    此时昏倒在地的许喜妹已经醒了过来,听到二伯把自己交给许紫烟随意处置,一颗心就已经沉到了底,吓得浑身发抖,她心里知道对于她这种生活在许家底层的小人物,就是许紫烟当场杀了她,许家也会像死了一条狗般地把她处理掉。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挥起两只手一边不停地在自己的脸上狠狠地抽着耳光,一边跪在许紫烟的面前祈求道:

    “大师饶命!大师饶命!”

    看着许喜妹的脸已经被自己抽得发紫,嘴角已经流下了鲜血,许紫烟厌恶地皱了皱眉头,伸出食指朝着向上勾了勾。许喜妹茫然地停了下来,从地上站了起来,目露哀求地望着许紫烟。许紫烟抡圆了自己的右手,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许喜妹的脸上,把许喜妹抽得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摔倒在地上。然后轻轻地甩了甩了手,淡淡地说道:

    “还是自己动手才打得爽!”

    许浩博的目光就是一缩,似乎对许紫烟的性格有了一些了解,心中不禁有些患得患失。他是真的很想许紫烟加入自己的家族,如果许紫烟加入自己的家族,那么许家的实力立刻就会提升一个台阶。一个一品顶级制符师对于一个家族来说,不仅仅意味着战斗实力的提升,还意味着大量的财源。同时如果许紫烟加入了别的家族,也意味着巨大的威胁。而在中都城也并不只有许家一个家族,还有萧家和吴家。而且最近萧家和吴家刚刚联姻,隐隐地透露出要联手打压许家的势头。许浩博在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如果不能够招揽许紫烟,那么就一定要杀死她,绝不能让她加入萧家和吴家。

    此时,许紫烟的目光看向了许浩渺,许浩渺的心中就是一紧,目光中露出畏惧。许紫烟的目光掠过许浩渺,望着许浩博淡淡地说道:

    “你觉得凭着我的本事,我会缺钱吗?”

    许紫烟现在缺钱,很缺钱。但是她不能表露出来,她要表现得强势一些,便于为自己争得更大的利益。闻听许紫烟这么一说,许浩渺的心中就更加地紧张起来,生怕许紫烟也当众打他一顿,那他的脸可就丢大了。许浩博的心中也十分地尴尬,让四弟当众被许紫烟打上一顿,哪怕只是一个耳光,他的心里也有些接受不了,毕竟那是自己的四弟,而且两个人的感情也一直不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许浩博想的是,要不要拼着失去许紫烟这个人才,将她灭杀在这里。许浩渺想的是,是不是自己打上自己两个耳光,求得许紫烟的原谅。两个人正为难间,却听到许紫烟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要我加入许家,也不是不可以!”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