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幺妩同学 ,流年啊同学的粉红票

    许紫烟散去了鲲鹏眼,那些景象便从许紫烟的眼前消失。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罗刹,发现他们的神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许紫烟知道他们是看不见那些景象,偷偷地看了一眼琅琊,发现他却在那里闭目养神。许紫烟转过头来,再一次开启鲲鹏眼,那凄惨的景象再一次呈现在许紫烟的眼前。

    “嗡~~”

    海面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嗡鸣,整个骨船都震动了起来。许紫烟目光向着周围一扫,却没有发现海面上出现了什么。只是见到一直飞舞在骨船四周的磷火不安分地跃动了起来。

    散去了鲲鹏眼,许紫烟向着四周的罗刹望去。只见到周围的罗刹虽然有着神色震惊,却没有什么慌乱。低头思索间,突然浑身一震,整个骨船就一道道船骨搭成,在每道船骨之间有着巨大的空隙。此时,许紫烟通过每道船骨之间的空隙看到了船下的海面。

    在海面的底下,一个个若有若无的影子不停地漂流而过,那是一张张毫无生气,完全呆滞的脸,空洞而麻木,却又似散似聚。

    “这是什么?”许紫烟有些惊恐地向着旁边的一个罗刹低声问道。

    “死灵是死灵”那个罗刹的语气中也带着惊恐。

    “死灵?那是什么东西?”

    那个罗刹古怪地看了许紫烟一眼,那一眼分明就是“你究竟是不是罗刹”的意思。这一眼让许紫烟心中一惊,害怕被识破身份的恐惧一下子浮上心头,浑身一紧,目光便紧紧地盯住那个罗刹。只要对方稍微有一些异动,她就会立刻出手斩杀了他。

    许紫烟很紧张,她知道如果在这骨船之上被识破了身份,自己和凌霄就只有死路一条。在这里又不能够逃走,鬼海之上是飞不起来的。一千名和自己修为不差上下的罗刹,而且还有一个琅琊,许紫烟的心紧张地抽动了起来。

    好在那个罗刹似乎也很紧张,并没有怀疑许紫烟,反而低声地解释道:

    “死灵就是罗刹死后所形成的。罗刹还有着灵魂,但是那死灵却是罗刹魂飞魄散之后的产物。没有灵魂,只是死物。但是他却不是哪一个罗刹死后所形成的,而是无数死去的罗刹所产生的死气经过无数年的孕育而生成的。”

    “没有灵魂?只是死物”许紫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在骨船的前方不远处,一个个死灵从海面上升起,那一张张空洞麻木的脸一层层在鬼海的上空叠加,融合,渐渐地形成了一张巨脸。那张巨脸依旧空洞麻木,但是其死气却已经达到了极致。

    “嗡~~”

    骨船之上,无数的磷火在骨船的中间凝聚,很快便凝聚成了一个闪烁着光芒的锁链。如同一条巨龙一般,昂首紧盯着对面的那张巨脸。

    “你……你不是说那死灵是死物吗不跳字。许紫烟心惊肉跳地对着身边的那个罗刹喊道。

    “我怎么知道?”那个罗刹也恐惧地大喊了起来。

    “哼就是死灵,也是可以自生智慧的”许紫烟寻声望去,开口说话的正是琅琊。此时那琅琊正双目灼灼地望着骨船前方的那张巨脸,嘴角掠过一丝不屑道:

    “不过,眼前的这个死灵还没有完全生成智慧,只是有一点儿朦胧的意念罢了。”

    许紫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别的罗刹对琅琊的话可以不以为然,但是许紫烟却是绝对相信琅琊的话。她模糊地猜想到琅琊的身份,知道琅琊的经历是没有人能够相比的。

    “嗡~~”

    一声嗡鸣,那张巨脸猛然将大嘴张开,从那张大嘴之中冲出了源源不断地黑雾,许紫烟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黑雾,分明就是一个个指甲大小能够飞行的虫子。向着骨船上的罗刹铺天盖地地飞扑了过来。

    那个空中由磷火形成的锁链一阵旋转,散落下密集的磷火,那些磷火只要一落到那些虫子的上面,立刻便把那些虫子烧成了灰烬。

    整个锁链不住地盘旋,释放出无尽的磷火,那磷火从空中洒落下来,如同一个琉璃护罩将整个骨船给笼罩在里面。在护罩的外面,无穷无尽的虫子从那张巨脸的口中**了出来,形成了一片巨大的黑云,已经完全地将骨船给笼罩在里面。

    最终,还是有一些虫子冲破了磷火,钻进了骨船内罗刹的身体。就在许紫烟的眼前,看到那些罗刹的身体猛然间爆裂开来,从里面爆射出无数的黑色虫子,而那个罗刹却已经消失无踪,被那些虫子吃得精光。

    那些闯入骨船的虫子不仅仅是在吞噬罗刹,而且还在吞噬骨船,很快地它们便将一根船骨给吞噬一空。如果让它们这样吞噬下去,就是罗刹没有被那些虫子吞噬掉,只要将整个骨船吞噬,那么船上的罗刹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就在许紫烟等人惊恐莫名的时候,琅琊的目光却是一厉。原本琅琊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他才不会理会那些罗刹的死活。但是等到他看到那些虫子开始吞噬骨船的时候,目光便变得凌厉起来。要知道,如果骨船被吞噬了,就是琅琊也未必能够在这一望无际的鬼海之内生还。

    眉心之中的那团火焰猛然透体而出,瞬间放大,如同一个火罩扑向了那些虫子。只是瞬间,便将那些黑色的虫子烧成了灰烬,同时也烧死了一些躲闪不及的罗刹。

    那团火焰在烧光了骨船上的虫子之后,猛然升向了空中,透过了磷火,在空中一卷,便将所有的虫子一烧而光。然后如同万流归海一边,向着琅琊的眉心钻了进去,只是瞬间,又变成了一团火焰跃动在琅琊的眉心。

    空中的那条锁链猛然间窜了出去,一下子便将那张巨脸给缠绕在里面,紧锁着那张巨脸,向着空中拽去。那张巨脸突然发出极其凄厉的历啸,整个巨脸不停地变换着形状,最后“砰”的一声,化作了一团团死气,散落到海面之上。

    鬼海又恢复了平静,刚才短短的瞬间交锋,骨船上的一千名罗刹已经死去了二百多个。磷火在骨船四周不断地闪烁,骨船在迷雾中急速地航行。许紫烟偷偷地回头看了一眼琅琊,见到琅琊有闭上了眼睛。

    中原。

    小罗天。

    修炼场上,上万的修士正在修炼,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

    “燕山魂来了”

    只见修炼场上“嗡”的一声响,无数的飞剑升空,一个个修士御剑疾飞,落荒而逃。那些不能够飞行的低阶修士,也发足狂奔,一个个好像被什么强大的妖兽追赶一般,只是几息的时间,偌大的修炼场就空无一人。

    一个奶声奶气,却嚣张至极的声音从修炼场外响起:

    “不许跑不要看哥长得稚嫩,但是哥在稚嫩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残暴的心。说你们呢还敢跑?让我抓住你们,哥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残暴。”

    一个一岁多大的小身影,像一个小肉球一般地滚进了修炼场。生得眉清目秀,双目熠熠生辉。握着两只小拳头,朝着那些空中疾飞和地上狂奔的修士挥舞着。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个看起来只有一岁多一些的童子却已经有了炼气期第十二层巅峰的修为。

    正在这时,一条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修炼场的空中,大声地朝着那些疾飞和狂奔的修士呵斥着:

    “你们在干什么?修仙之人,失去了震惊,成何体统。”

    伴随着呵斥,一股威压从天而降。

    听到空中那个人呵斥,四周的修士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从疾飞和狂奔中停下,回头看到虚立在修炼场上空的那个修士,一个个脸色大变。立刻恢复了庄严肃穆,整齐地向着那个空中的修士鞠躬施礼道:

    “拜见大师兄”

    “哼”那位大师兄沉着一张脸,向着修炼场的四周望去。他此时的心中很生气,十分地生气。小罗天可是中原地区的顶级宗门,是讲究法相气度的。他真的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这上万弟子惊慌失措。

    这五年的时间发生了什么?自从小罗天的这位大师兄法永正离开宗门前往各地历练,五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五年的时间,他不仅仅是战技有了很大的提高,就是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结丹期第八层的修为,这在中原青年一代中,绝对是属于顶尖的存在。

    满心欢喜地回到了宗门,却没有想到看见了如此的情景。这让小罗天的这位一向庄严肃穆的大师兄如何看得下去。心道,一定要把那个罪魁祸首给揪出来,造成如此的轰动,就是杀了也不为过。

    他正要开口询问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却从下方听到了一个奶声奶气,却十分嚣张的声音:

    “你是谁?你给我下来哥看着你在我的头上不舒服再不下来,哥就让你知道哥是如何地残暴。”

    法永正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脑门上立刻就窜起了数道黑线。周围的上万修士此时也都整齐地黑下了脸,一副汗哒哒的模样。

    燕山魂出现了,嚣张吧投票吧,战友们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