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于湘雨同学 ,玄月石同学 ,lnedezu同学 ,云云同学 ,康曦同学 ,书友090808154340312同学 ,顺顺666同学 ,莲花次第开放同学 ,月夜云同学 ,lulu7481同学 ,爱尔兰同学 ,书友081021140656583同学 ,寄生天地同学 ,嫣嵐同学 ,bu姐u同学 ,竹子※同学 ,rn儿111同学 ,r0508同学 ,ll儿ry同学 ,泡_沫同学 ,l迷n0129同学 ,iyng662同学 ,秋鸿春幻同学 ,同学 ,沙沙2002同学 ,vivizu同学 ,l同学 ,蘩羽645098同学 ,ggie猫咪 ,魅影琉璃同学 ,想吃猫的耗同学的粉红票

    此时柳清寒听到林上风言道,是许紫烟独自一人将夏桀斩杀。她刚才看到言铮和梁之洞打得那么的凶狠,还以为是梁之洞帮着许紫烟将夏桀斩杀。刚开始的时候,柳清寒非常的恼怒,恼怒梁之洞为了给自己的徒弟报仇,就不管太玄宗的大局,将未来北地大比中太玄宗的顶梁柱给打死。她拦住许紫烟,确实是有着要教训一下许紫烟的心理。

    但是当她听到林上风的话之后,再打量了一下许紫烟的修为,心中也不禁有些小小的吃惊。她没有想到,三个多月前,许紫烟被吸进无波海,不仅没有死,从那里出来了,而且修为还得到了突飞猛进。

    就算是突飞猛进也没有什么,也许是在无波海底有着什么奇遇。但是以筑基期第十层的修为将筑基期第十一层修为的夏桀斩杀,这就不能不重新思考一下许紫烟的战斗力。

    这边林上风的话音一落,那边的言铮可就红了双眼。怎么?我的徒弟该死?她许紫烟杀了我的徒弟就白杀了?目光凶历地望向了林上风,但是林上风此时却根本没有空去理会言铮,而是双目灼灼地凝视着柳清寒。看到柳清寒在那里微微地皱着没有,并没有丝毫的言语,林上风的一颗心就更加地紧张不安了起来。

    旁边的梁之洞见到林上风帮着许紫烟说话,感激地望了一眼林上风。如何也将目光望向了柳清寒,深施了一礼道:

    “柳师叔,那夏桀当初在无波海暗算我的徒儿,您也是看到了。当初因为北地大比的原因,我这个做师父的忍下了这口气。但是,如今我的徒儿回来了,而且亲手斩杀了她的仇人夏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这个做师父的忍下了怨气,难道还要让我那受到暗算的徒儿也忍下仇恨吗不跳字。

    柳清寒的眉头略微皱得深了一点儿,原因无他,梁之洞这话说的太不客气了一点儿。简直就是直接在指责柳清寒当初为了北地大比,便不顾宗规,保护夏桀。这让一个骄傲的元婴期大修士的面子如何下的来目光锐利地瞅了一眼梁之洞,语气淡淡却含着冷意:

    “你是在责怪本尊了?”

    “不敢”梁之洞的目光没有丝毫的躲避,仍然直视着柳清寒,硬声说道:

    “只是在当初放过夏桀的时候,师侄就心中不服如今夏桀已死,如果师叔还是护着夏桀,师侄就更加地不服”

    “你不服又当如何?”柳清寒冷冷地问道。

    “我……”梁之洞语气一滞,最终眼中透露出坚决的神色说道:“我就离开太玄宗,从今往后,我梁之洞与太玄宗就再也没有丝毫的关系。”

    柳清寒的目光一厉

    许紫烟的目光一暖

    言铮的目光一喜

    林上风的目光一忧

    莫惊鸿和莫释君的目光一惊

    “师叔梁之洞竟然敢以下犯上,用脱离太玄宗来要挟师叔,这样的弟子不予严惩如何能够让宗门弟子心服请师叔将梁之洞师徒拿下,以正门规”

    言铮义正言辞地拱手向着柳清寒说道,声音虽然平和,但是眼中再也藏不住一丝喜意。言铮在心中暗道:

    “梁之洞,你真是不知死你以为你的身份在太玄宗很重要吗?竟然拿着脱离宗门来威胁一个元婴大修士。如果柳师叔受到了你的威胁,那一个元婴大修士的脸面还往哪放?”

    言铮的话音一落,林上风的脸色就是一变。心中迅速地下了一个决定,既然柳清寒很可能将梁之洞的话当成威胁,那自己现在再说什么相求的话就已经没有用了,那还不如就硬气到底,说不定柳清寒因为顾虑而改变决定。所以,林上风在言铮的话音刚落,便抢过话头说道:

    “师叔,当初在无波海之后,我曾经去过无名师兄的铸剑铺。”

    一提到无名,柳清寒的神色果然凝重了起来,将目光望向了林上风,目光中流露出询问之色。林上风轻声说道:

    “无名师兄曾经说过,他会杀了夏桀他的女儿不能够白死。如果在北地大比中,夏桀没有杀死吕东阳,那夏桀活着还有什么用如果夏桀杀了吕东阳,夏桀的使命也就完成了。所以,夏桀最终还是要死”

    言铮听得就是心中一跳,他此时不仅仅是想着无名对夏桀起了杀心,心中恐惧的是无名会不会对自己也起了杀心柳清寒的目光却是一缩,她在心里已经相信了这番话是无名说的,这才是无名的性格,而当初无名在无波海扔下了一句话就走了,反而不是无名的性格。

    许紫烟此时的心中被巨大的温暖笼罩着,眼中已经湿润了。刚才梁之洞拼死的维护,就已经让许紫烟心中十分地感动,如今又从林上风的口中得知无名的话,这一个师父一个义父让许紫烟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爱护。

    柳清寒看了一眼许紫烟,淡淡地说道:“你随我来”

    话落,身形便消失在空中。许紫烟茫然无措地站在空中,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林上风和梁之洞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因为他们两个从刚才柳清寒的语气中已经听不出来丝毫的杀意。只是柳清寒为什么要许紫烟去她的插天峰,而不让众人都去。但是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而旁边的言铮自然也从柳清寒的语气中听出了含义,眼中释放着毫不掩饰的杀意。这种杀意简直是已经凝聚成形,让许紫烟遍体生寒。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许紫烟的目光望向了言铮,在心中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定,只要自己有机会,一定会毫不犹疑地将言铮斩杀,否则终会给自己留下后患。

    “紫烟”

    梁之洞飞向了许紫烟,脸上虽然流露着放松,但是眼中还是透露着一丝忧虑。来到了许紫烟的跟前,轻声说道:

    “去见你柳师祖的时候,不要耍性子,触怒了师祖”

    许紫烟倔强地隐去了眼中感激的泪水,轻声说道:“多谢师父”

    “紫烟,去吧,不会有事的”旁边的林上风也轻声说道。

    “多谢宗主”许紫烟同样感激地向着林上风施礼,待抬起头来,望着林上风轻声问道:

    “宗主,我义父去哪里了?”

    “唉”林上风轻叹了一声,缓缓地说道:“那天我在铸剑铺遇到了他,他和我说完了那番话之后,就走了。他走得很落寞,很伤心。他说,在北地大比的时候,他会回来”

    许紫烟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不想要别人看到自己的泪水,轻声说道:

    “师父,宗主,我去了”

    话落,便飞身向着插天峰飞去。

    进入到插天峰,许紫烟便被一个小童带进了一处洞府。在洞府的门外,小童停了下来,轻声地对许紫烟说道:

    “师祖让你进去。”

    许紫烟点了点头,便举步向着洞府之内走去。进入到洞府之中,便见到一处广大的前厅,在前厅的尽头有着一扇打开的门。许紫烟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大门,便看到柳清寒坐在了对面的榻上。

    许紫烟疾走了两步,在地中间跪倒,低声说道:

    “紫烟拜见师祖”

    柳清寒张目再一次看了一眼许紫烟,淡淡地说道:“起来吧”

    “谢师祖”

    许紫烟从地上站了起来,微微低着头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柳清寒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许紫烟,眼睛里渐渐地透露出赞赏。轻轻地点了点头,语气温和了许多:

    “坐吧”

    “弟子不敢”许紫烟急忙躬身施礼道。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柳清寒的语气中有着一丝笑意,淡淡地说道:“让你坐你就坐”

    “谢师祖”

    许紫烟不再坚持,在这样的元婴老祖的面前,最好还是听话。于是,许紫烟便在下首坐下,只是并不敢坐实,只是轻轻地坐了半拉屁股,在脸上表现出十分地尊敬。

    柳清寒的眼中透露出一丝满意,但是脸上的神色却渐渐地严肃了起来,凝声说道:

    “紫烟,你先将怎样从无波海底逃出来,和无波海的底情况说给我听听。”

    许紫烟的神色一愣,没有想到柳清寒并没有询问自己斩杀夏桀的事情,而是问起了无波海底的事情。整理了一下思绪,许紫烟便将在无波海底发生的事情,《》给了柳清寒听。

    在许紫烟讲述的时候,柳清寒的精神力一直笼罩着许紫烟。从许紫烟的精神波动上,柳清寒知道许紫烟没有丝毫的撒谎吗,心中便对许紫烟更加地满意。待许紫烟讲述完,屋子里面便沉静了下来。

    许紫烟不知道柳清寒在那里思索什么,只好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过了良久,柳清寒轻轻一叹道:

    “紫烟,你是说在海底内有个空间?”

    “是”

    “那个空间里面的人都是上古时期被无波海吞噬的人?”

    “是”

    “那个空间封印法力和一切储物法器?”

    “是”

    “领悟水之意就能够出入那个空间?”

    “是”

    柳清寒又一次陷入了沉思,洞府中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我游啊游,游啊游,在第九名里游啊游⊙﹏⊙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