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心情好就来看书同学 ,纳兰笑雪同学 ,唐唐8719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众人既然做出了决定,便一起向着金门江行去。一出金门城,就看到频繁调动的军队,空气中弥漫着战争的味道。许紫烟等人来到了一处高处,向金门江畔望去。只见江边堆积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粮草,金门江上停靠着无数条大船,万余名挑夫正在往船上运送着粮草。

    “这么多,怎么烧啊?”于波边说边一个劲地摇着脑袋。

    “如果一直是这么大的风,想烧掉这些粮草还是很容易的在上风处点着就行了,风催火势,瞬息千里,想救是根本不可能的”许麒微笑着说道,负手迎风站立在高地之上。

    “可是怎么才能接近粮草呢?他们可是守卫的很紧啊”许海天望着远处严密守卫的军队。

    “我们过去看看”

    许麒说完,便带头走下高地,向着江畔走去。到了江畔,看到存放粮草的兵营守卫的十分森严。众人又不能在兵营附近待得太久,以免被人怀疑。于是,只好扮作郊游的公子小姐,向着远离兵营的江畔走去。

    来到江边,看到江中有许多渔夫正在那里打渔,江边还有几条渔船正在往船下搬鱼,一看就是满载而归。

    “老伯,今天的收获不错啊”

    许麒来到一条渔船的旁边,对着一个正在抬着一筐鱼往船下走的老人打着招呼。

    “呵,呵,这几天收成都不错,上游在给前线装粮食,闹得太厉害,把鱼都赶到这里了,呵,呵,”说完,老人又是憨厚地笑了起来。

    “老伯,这几天都是这么大的风吗不跳字。许麒眯起眼睛,装作有些不适地问道。

    “是啊每年的这个季节,都要刮半个多月的大风呢这风还得刮几天呢”

    “谢谢啊老伯”

    “这有什么可谢的小哥,拿几条鱼回去吃吧”老人边说边要从筐里给许麒抓几条鱼。

    “不用了,老伯我们还想在江边多看一会儿,还不想回去这鱼您老就留着卖了吧。”许麒急忙摆手,止住了老人从筐里拿鱼的动作。

    “那好,几位小哥回去的时候,再来找我,我给小哥们挑几条大鱼”老人豪爽地笑着说道。

    “老伯,那边是些什么人?”

    许麒指着不远处江里十几个嬉戏的人说道。

    “还不是兵营里的那些兵老爷他们每天的这个时候都到那里去洗澡,走的时候就会跑到我们这里来抢我们的鱼”老人气愤地说道。

    “呵,呵,老人家,民不与官斗,不要生气了晚辈告辞了。”

    “呵,呵,小哥,回去的时候,别忘了到我这儿拿几条鱼回去。”

    “谢谢你了,老伯,不用了。”

    许麒告别了老人,沿着江边向着不远处嬉戏的士兵走去。岸边的草很高,许麒等人很快地便消失在岸边的草丛中。不一会儿,从草丛中露出了几颗脑袋,望向水中嬉戏的士兵。

    “总共十个”宫舜冷冷地说道。

    “走,我们偷偷下去,留两个活口,余下的八个灭掉,身上给绑上石头,沉入江底。”许麒冷冷地说道。

    “好”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十条身影潜入了水中。不一会儿,就见水面上的十个人忽然消失了,没有一点声音,只在水面上荡出了几圈涟漪,便消失了。江面上下网的,收网的渔民仍然在忙忙乱乱的,没有人注意到江面上的十二个人忽然消失了。

    许麒等人在将八个人拽入水中的瞬间,便拧断了八个人的脖子,然后将八个尸体拖入江底,并且将他们的身上绑上大石头。之后便带着两个被打昏的士兵来到了岸上的草丛中。

    许麒朝着两个士兵的身体点了几指,两个躺在地上的士兵便清醒了过来。见到周围一群人围着他俩,吃惊之下刚要叫喊,许麒又飞快地点出两指,封住了二人的哑穴。还没等二人进一步表示出更大的恐惧,许麒又在二人的身上各点下一指。只见二人瞬间皱起了眉头,不一会儿,便浑身颤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痉挛,脸部的肌肉已经扭曲得变了形,嘴里“呵呵”地发出空洞的呻吟。

    眼见二人就要承受不住,许麒飞快地在二人身上点了一下。二人的身体停止了颤抖,张开眼睛,恐惧地望着许麒。

    “问你们什么,就说什么?明白吗不跳字。许麒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是”两个人急忙点头。

    “天狼哥,你带一个到另一边审问。”

    许天狼听到许麒的话,也不言语,站了起来随手抓了一个向着草丛的另一端走去。

    许麒抬眼望着剩下的那个士兵,淡淡地说道:

    “我希望你们两个人的答案是一样的,明白吗不跳字。

    “明白不管他怎么说,我说的一定是实话”士兵恐惧地说道。

    “是吗不跳字。许麒很满意士兵的态度,拍了拍他的脸说道:

    “你们是哪的兵?”

    “我们是郭将军的兵。”

    “郭将军?”

    “就是郭康城主。”

    “郭康城主?金门城的城主吗不跳字。

    “是。”

    “那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看守和运送粮草。”

    “你是说整个粮场上的粮草都归城主府管?”

    “是,这次粮草的收集和运送都归郭城主管理。”

    “那就是说想要进入到兵营,就必须要有郭城主的令牌了?”

    “是。”

    “那你们平时如何进出兵营?”

    “大营分三道,我们在最外面的一道,我们平时用的令牌是铁制的。再往里的第二道大营,令牌是银制是。最里面的大营,令牌是金制的。铁制令牌有很多,通常小头目都有一块,银制令牌只有十块,都在第二道大营里的十位将军的手里。从第二道大营起,平时是不准许进出的,如果想要进出大营,就必须有将军们手中的银牌才行。”

    “那金制令牌呢?”许麒微微皱起了眉头。

    “在郭城主手里”

    “金制令牌只有一块,在郭将军手中,见金牌如见郭将军,可以调动兵营的一切力量。”

    这时,许天狼带着另一个士兵走了回来。听了听那个士兵的回答和这边一样,没有怎么出入。许麒便挥了挥手,许海天和许天狼便立刻走了过来,伸手便拧断了两个士兵的脖子,然后给他们身上绑好石头,向着江心拖去,不一会儿,便返了回来。

    众人钻出了草丛,向着那十个兵将堆放衣服的地方走去。到了跟前,看四处无人,便将地上堆放的衣服分别给包成了十个小包袱,分开来背在了身上。

    望了望依然在江上操劳的渔夫们,许麒微皱着双眉说道:

    “我们回城吧这个粮场我们一定要烧希望能够给侵入陈国的杨国大军造成一些混乱。就算作我们送给杨国皇帝和许家的一个见面礼吧。”

    “如果把这么一大片粮场给烧了,何止是给陈国的军队造成混乱,没有粮草的他们恐怕都不得不撤军了”韩家祥双目不停地扫着远处的粮场。

    “麒哥,我们得快点自从我们和陈国太子见面之后,三天的时间里,我们也没有跑多远,你说陈国的追捕陈国太子的军队会不会追上来?”许海天有些担忧地说道。

    “唉,这要是在苍茫大陆,一个法术扔出去,多少军队也不够我们杀的。在这个空间里,真够憋屈的。”房龄忧声地说道。

    众人都沉默不语。许麒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烧了这座粮场,我想我们就暴露了我们面临的一定是杨国疯狂的追捕。”说着,停下了身形,目光扫过众人,“如此,也许还能够掩护陈国太子安全地返回陈国。”

    “队长你的意思?”风铃儿将目光望向了许紫烟。

    许紫烟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凝目望向许麒说道:

    “这样做的结果,对于我们可能是灾难性的”

    “不会”许麒极其郑重地说道:“我有计划我修炼的是七窍玲珑心,不要忘了,历史上就是修仙界发生了大的战争,也是我们神机宗在指挥大小仙战。这是我们神机宗的长项”

    其实许麒的心中还有话没有说,对于许紫烟在他们这个团队中一直把握着话语权,许麒在之前是没有任何想法的。但是自从他进入神机宗,成为了宗主的真传弟子,修炼了七窍玲珑心之后,他的想法就变了,这也是神机宗一直给他洗脑的结果。

    在北地神机宗宗主的眼里,他并没有瞧得起太玄宗和华阳宗。他认为他们神机宗才是真正的大宗门,原因无他,因为他们的始祖来自中原,而且他们也曾经是北地的大宗门。

    许麒自从踏入宗门,就一直被这种思想灌输着。而且作为北地世俗界大家族族长的长子,他内心深处的权力**并没有因为踏入修仙界而消失,反而在神机宗的洗脑下,变得更加地旺盛。

    当他再一次在这个空间内遇到许紫烟的时候,从内心深处已经不再仰望许紫烟,变得从容淡定。虽然习惯性地继续听从着许紫烟的指挥,但是在潜意识中却有着一个声音在告诉他,掌握那个话语权的位置应该是他的。因为他是神机宗的修士,因为他修炼的是七窍玲珑心。

    苍茫大陆,北地修仙界,此时正被僵尸和狼族肆虐着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