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恭贺熊小坏同学成为极品执事

    说完抽出了背上的长剑,开始在地上挖了起来。众人也不言语,纷纷地挖了起来,一会儿便挖了个大坑,将王亮等十几具尸体扔到了坑里埋了起来。然后许紫烟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再次走到了香车的跟前,将香车从马的身上给卸了下来,说道:

    “把香车给拆了,用它生堆火,然后将他们的马都给放了,我们原地休整一会儿。”

    众人七手八脚地将香车给拆成了一块块,堆在了一起,生了一堆篝火。然后将剩下的马匹都给放了。大家围在篝火的旁边,吃着干粮,喝着水。

    许紫烟对于刚才许麒做主将王亮等人杀死的事情也绝口不提,虽然许麒事前并没有和自己商量,但是许紫烟也清楚许麒这是为了自己这些人的安全着想。只是许紫烟经历了许多事之后,行事也更加地贴近道法,自己曾经答应过的事情并不想改变。哪怕因此惹来了祸患,一切随缘。福也罢,祸也罢所以心中也略微有些纠结,但是很快便将此事放下。

    “队长,这个空间真是令人难受。不能够使用法术,不能够飞翔,不能够使用真元,只能够使用真气。完全是世俗界凡人的修行方式,十层修为使不出三层,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离开这个倒霉地方啊?”许天狼闷闷不乐地说道。

    “等到我们去了陈国,仔细了解一下”许紫烟也充满忧虑地说道。

    前途未知,虽然通过了万险的森林,看到了人类。但是,谁有敢说人类就不危险呢?

    午夜。

    中间的篝火已经完全熄灭,那辆豪华的香车已经完全化成了灰烬。围在篝火周围的一十二人陆续睁开了双目,夜幕中精光闪烁,经过半个夜晚的调息,众人已经恢复了疲劳。

    “出发”

    许紫烟轻喝一声,站起身形。众人也纷纷站起,翻身上马,“呼啦啦”奔出了山坳。

    夜深人静,四野无人。许紫烟等人一路疾驰。到了天明的时候,路上开始有了行人,许紫烟等人放慢了速度,沿着官道行去。

    又行了半天,中午时分,一行人来到了杨国的第二大城金门城。进得城来,众人就嚷嚷着要好好吃上一顿,于是众人也没顾得上去欣赏金门城的豪华,便寻了一家酒楼,走了进去。

    十二个人分成了两桌,围坐在一起。等到饭菜上来之后,大家也不言语,默默地吃喝起来。

    一是大家几天来确实没有好好地吃上一顿,二是酒楼里人多嘴杂,而自己又是在跑路,所以都尽量保持沉默。三是他们也想听听杨国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大家都在默默地吃着饭,竖着耳朵听着。

    果然,周围的谈话声引起了许紫烟等人的兴趣。

    “老兄,听说咱们的军队已经打进了陈国的国境”

    “是啊说起来好笑着呢”

    “怎么回事?有什么好笑的事?老兄可别藏着,说给我们几个听听”

    一个身着白衫,一脸精明的中年男子先端起面前的酒杯,“吱”的一声,喝了一口,然后放下酒杯,扫了众人一眼。看到众人都在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才心满意足地缓缓开口说道:

    “本来咱们杨国的军队没有想过这么早就对陈国动兵的你们都知道,到目前为止,在本城的金门江畔囤积着大量等着运往前线的粮草,而在距离咱们金门城十里处的清河镇正在集结着开往前线的军队,这就说明我们杨国并没有做好完全开战的准备,战争爆发地很突然”

    “是啊,这是为什么呢?”

    同桌的几个人先后发问道。许紫烟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也竖起了耳朵。

    白衫人又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喝上了一口,然后放下了酒杯,却并不开口,而是瞅着已经喝空的酒杯。旁边的一个人急忙拿起酒壶给白衫人的酒杯斟满,

    “老哥,您说,我们听着”

    白衫人显然很满意众人的态度,矜持地继续说道:

    “其实,也不能说咱们杨国没有开战的准备,只是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而已。所以当机会来临的时候,咱们杨国就毫不犹豫地开战了”

    “什么机会?”刚才斟酒的人问道。

    “就是前些日子,那陈国派来了以陈国太子为首的使者团出使我们杨国。没有想到那陈国使者发现了我们杨国要对他们陈国出兵的秘密,便连夜出逃,想要返回陈国。于是,我们杨国便一边在追捕陈国太子,一边开始了提前对陈国出兵。”

    “哈,哈,哈……”

    众人听了一阵狂笑,许紫烟等人却是听得暗暗心焦,眉头渐渐竖起。

    “唉”

    白衫人一声长叹,又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身上,故作忧愁地说道:

    “陈国对我们杨国出动如此多的兵力根本就没有充足的准备,所以,便一路败了下去。可是我国大军一路势如破竹,战线拉的过长,军队和粮草都严重不足,这也是我国没有完全准备好,仓促开战的后果啊”

    “那怎么办啊”

    “这不是正在集结军队和往前线运送粮草嘛”

    “是啊,是啊”

    众人纷纷点头,又开始嘻嘻哈哈地喝酒闲聊起来。

    “老哥,”刚才给白衫人斟酒的那位开口说道:“听说今天晚上城主府要开个什么晚会”

    “是有这么一回事,因为这几天集结军队的,运送粮草的各路将军云集在咱们金门城,而且再过几天他们就要开赴前线了,所以咱们的总兵老爷举办了一个晚会给大家饯行。”

    “老哥,你怎么这么清楚啊?”

    “废话,老哥我的大舅子是总兵老爷的管家”

    “哦”众人都羡慕地望着白衫人道:“来来,咱们敬老哥一杯”

    “干,干。”

    许紫烟等人默默地吃完了饭,默默地离开了酒楼,来到了一个没人的胡同里,大家齐齐地望着欧阳铁衣,说道:

    “已经开战了,怎么办?”

    许紫烟沉思了一下,轻声说道:

    “两国开战,就算我们是高手,也会淹没在万千大军之中。更何况我们如今十层修为使不出三层,我们还是安静地从这里离开,顺江而下,前往陈国吧”

    “可是,陈国如果被灭掉,我们到时又要如何?”许麒微微地皱着眉头说道。

    “陈国和杨国不知道争斗了多少年,哪里是说灭掉就灭掉的”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大家都同意地点头,但是许麒却仍然是皱着眉头,而且皱得很深,低声说道:

    “队长,我想我们一直是在欺骗自己。如果能够从这个空间里面出去,恐怕这万千年来,这个空间里面的人早就返回了苍茫大陆,怎么还会困居在这里?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回不去的空间。”

    许麒低沉的声音在胡同里回响,众人都陷入了沉默。其实大家一直都有着这个想法,只是不愿意去面对。如今被许麒直面说了出来,众人的心都沉了下去。

    “麒哥哥是什么意思?”许紫烟终于轻叹了一声,在心中也知道许麒说的有道理,返回苍茫大陆一直都是自己渺茫的愿望。或者是自己一直在逃避面对残酷的现实。如今被许麒打碎了希望,便也只好接受了这个事实。

    “如果我们真的回不去了,那么我们就要面对这个空间。而在这个空间里的王者不是我们,而是杨国和陈国。因为我们远祖的家族就在陈国,所以我们也只能够去陈国。”

    许麒的目光威严地扫过众人,严肃地说道:“无论是苍茫大陆,还是这个空间,生存的法则不会变。如果我们想要在这个空间里生活得好一些,得到的修炼资源多一些,我们就必须寻到一个强硬的靠山,就好比队长的太玄宗。而在这个空间里的太玄宗就是陈国的皇帝。

    所以,我们必须帮助陈国,最好是能够立下功劳,在战火中拯救陈国。如此,我们就会得到陈国皇帝的重视,这是我们的立身之本。”

    “要如何做?”许紫烟轻声问道。

    “我们先出城,去金门江看看能不能烧了他们的粮草如果能够烧掉杨国的粮草,我们带着这个大功前往陈国,定能够得到陈国皇帝的重视。再凭着我七窍玲珑心的功法,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为我们夺得最好的修炼条件。等到我们变得强大了,或许才会有返回苍茫大陆的机会。”

    许紫烟听闻许麒的话,心中暗叹。再将目光依次从众人的脸上扫过,心中再一次叹息。出了风铃儿,杨盖和于波三个进入太玄宗时间久远的人之外,包括韩家祥,房龄和明典在内的所有人,特别是许家的人都在目光中闪烁着兴奋地光芒。

    许紫烟知道这是因为他们进入宗门的时间不长,对于家族从小培养的那种对于权力的渴望还没有消散,对于修仙的底蕴还没有得到沉淀。他们不像自己,对于大道已经领悟了一丝,那世俗的权力已经对自己没有了丝毫的吸引了。但是最终许紫烟还是点头同意了许麒的意见。因为她相信一个修炼七窍玲珑心的人,他一定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如果真的事不可为,许麒是不会铤而走险的。

    可是没有领悟一丝大道的许麒,他的道心何在?他的心境会稳固吗?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