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我不是安琪儿同学的打赏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只见那魂界之中的那万千面孔已经产生了变化,那万千面孔已经消失了,变成了一个个灵魂之珠,那光洁闪烁的灵魂之珠内不断地闪现着那原来一缕缕情绪的一生片段,从出生到垂死。喜,怒,哀,惧,忧,思,爱,恶,欲,悲,恐,惊,一幕幕人生的经历闪现在神婴的面前,一波*情绪的脉动冲击着神婴。神婴的目光变得复杂,那漠视的情绪有着一丝松动。

    许紫烟从那万千的灵魂之珠中感受到了一个共同的声音,那就是求索。无论是男人,女人,老人,壮年,青年,小孩,穷人,富人,各行各业,他们都在自己的道路上无畏地求索着。虽然他们很弱小,可是他们对未知的求索是那么的强烈。虽然他们求索的方向各自不同,而且有的层次很低,甚至有的很可笑,可是那份执着,那份渴望仍然令人震惊。

    有的人只是想知道富人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有的人只是想知道如何才能够多收点儿粮食,如何能够多捕一点儿鱼,甚至有的青年男女只是想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

    可是这不妨碍他们孜孜以求的精神,这一点一滴汇合成一片汪洋,紧紧围绕着虚立在魂界之中的神婴。神婴望着,听着,感受着,抬头看看魂界中浑浊的天空,低头看看松软流动的大地,一个声音轻轻地从灵魂深处响起:

    “生命的如何开始的?空间的极限在哪里?”

    灵魂深处一阵轰鸣,神婴的双目中霍然爆射出两束精芒,那缕漠视的情绪霍然而散,许紫烟悟了。

    修行的目的不是凌绝天下,不是长生。而是对大道的求索,如果在求索的过程中,必须要有杀戮,那么我就凌绝天下,如果在求索的过程中需要无尽的生命,那么我就要长生。如果在求索的过程中需要付出我的生命,那么我就义无反顾。生既是死,死既是生,轮回也是大道。如果我的死能够为后人留下求索的种子,探索的方向,那么死又有何妨

    许紫烟的道心进一步稳固,心境又有了飞跃,魂界中的神婴明显地又凝实了一分。

    从悟中清醒,许紫烟决心一定要将自己体内的各种属性领悟,哪怕因此付出生命。

    一直观望着许紫烟的许麒心神一松,因为他感觉到了许紫烟身上的漠视消失了,以前的那个许紫烟又回来了,甚至在许麒的感觉中,许紫烟变得比原来还要平庸了许多。许麒心中一动,有了一丝感悟:

    “难道这就是大巧不工,大智若愚的表象”

    魂界内,神婴盘膝端坐于虚空,灵魂之力化作万千细丝裹向那万千灵魂之珠。从那万千灵魂之珠中放射出一丝丝灵魂之力射向了端坐于中间的身影,一霎时,神婴的身上千种色彩变幻,万种宝光流动,渐渐地千种色彩融合,万种宝光空灵,自然的气息从神婴的身上散发出来,冲出了魂界,冲出了太极图,冲出了丹田,冲出了许紫烟的本体,向着四处扩散,笼罩了身边的许麒,笼罩了不远处的众人。

    在许紫烟自然的气息笼罩下,调息中的众人突然都解开了困扰自己很久的桎梏,立刻陷入到了顿悟之中,就连一直关注许紫烟的许麒和两个担任警戒任务的修士也不知不觉地陷入了顿悟之中。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一轮弯月从云层后露了出来,天上的繁星不住地闪烁着。

    许紫烟从顿悟中清醒过来,神婴从魂界中退出,分离。

    许紫烟张开双目,发现众人都静静地端坐在那里,许紫烟释放出灵魂之力探查了一翻,发现众人都进入到顿悟的境界之中,不禁感到惊奇,心道:

    “这么齐,一下子就都顿悟了”

    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众人是因为自己顿悟的气息而得到了顿悟的机会。于是摇了摇头想道:

    “如果这次能够安全地穿越森林,大家的收获都不小啊等到回到了北地,不知道以前的那些师兄弟们看到我们这一群人的时候,眼珠子会不会掉下来。”

    双手放到后脑勺上,仰身躺倒在地上,望着星空,边胡思乱想着,边将自己的意识释放出去,警戒着周围的情况。

    当黑夜渐渐退去,天边泛起一线白的时候,众人陆续地都从顿悟中清醒了过来。每个人的眼中都一片清明,身上的气息明显地稳重了许多。许紫烟翻身坐了起来,冲着大家笑着说道:

    “恭喜大家的心境又有了突破”

    众人一个个站了起来,整齐地来到了许紫烟面前,恭敬地向着许紫烟鞠了一躬,语气充满感激地说道:

    “谢谢队长”

    许紫烟茫然地望着众人,不解地问道:

    “你们顿悟了,谢我干嘛?”

    “我们是在队长顿悟时感应到队长的气息才得到顿悟的机缘的”想到这一路随着许紫烟,自己等人的境界都在飞速地增长,众人看向许紫烟的目光就变得更加地尊敬。

    “原来是这样”

    许紫烟恍然大悟,心中也喜悦异常,便开玩笑道:

    “那怎么谢我?”

    令许紫烟吃惊的是,众人并没有理会许紫烟的玩笑的语气,而是神情严肃地拱手说道:

    “队长令下,粉身碎骨,再所不辞”

    许紫烟一愣,继而心中满是感动,众人的话无疑就是承诺从今以后把自己的命就交给了许紫烟,将一生追随他。许紫烟心里知道,这些人实力合到一处,恐怕在年轻一代中也是一股十分强悍的势力,特别是许家的人都分属北地各个宗门,如果将来每个人许家的人都能够在各个宗门获得举足轻重的地位,自己掌握了这股势力,哪怕自己将来就算想要称霸北地,也并非没有可能

    可是自己有称霸天下的心吗?

    答案是否定的,自己的理想并不在于此,自己的理想是对大道的追求,是不可能羁绊于这些争斗的终有一天她会出世的。或许某一天她还会重新入世,可是那只是历练,为了再一次出世。而眼前的这些同伴,或许现在他们有着一颗向道的心,可是等到他们走出了森林,将来回到了北地,回到了自己的宗门,在环境的影响下,在师门的亲情下,那颗道心还会像现在这样坚定吗?如果结果是不,又何必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一道执念呢?想到这里,于是许紫烟感动地挥了挥手,努力将自己的语调保持平稳,淡淡地说道:

    “你们都有自己的家族,有着自己的宗门,也都有着各自的未来和道路要走,而我只是这次在这个空间之内的暂时的队长,回归北地之后,我与你们一样,只是各个宗门中的一个弟子,不再是你们的队长”

    “队长,你不要我们了?”许海天瓮声瓮气地说道。

    “我们永远都是好姐弟,只是我们也不可能总是在一起,你们也都有着各自的宗门,各自的理想。”许紫烟微笑着说道,心中也涌起一片温情。

    “我们的理想就是追道,语气却是坚定无比。

    许紫烟望着周围这些目光坚定的师弟师妹,心中的温情更甚,轻声说道:

    “你我的修为还浅,如果我们这次能够有兴脱离这个空间,回归北地,我们还是要暂时回归各自宗门潜修,待我们修为高深之时,再前往中原闯荡一番。”

    众人连声道好,一时之间,兴奋溢于言表。

    在巨藤的护送下,许紫烟一行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风险,一月之后,终于走出了森林。许紫烟与巨藤一番恋恋不舍的道别之后,便走出了森林,望着森林之外的村庄,大家的心情都激动了起来。

    在附近的村庄用这些日子在森林中打杀的妖兽的皮毛以及采摘的草药,换了一些衣服和这个空间使用的钱币,又换了十二匹马,一行人便离开了村庄,顺着大道向前行去。

    一连几天,大家对于这个空间内的势力分布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在这个空间之内,有两个国家。一个是陈国,一个杨国。两个国家在万千年来是打打合合,大战争几百年就会发生一次,而小战争更是时常发生。

    许氏家族却安族于陈国,是为陈国四大护国家族之一。而许紫烟一行人目前却是身处杨国境内,于是许紫烟一行人便打算穿过杨国过境,前往陈国。

    这一日,许紫烟一行人正行走间,来到一处十字路口,却见从一处路口纵马奔腾过来数百人。马蹄声隆隆,荡起四处烟尘。许紫烟抬目望去,却见到马上之人面露惊慌之色。

    见到路口处的许紫烟一行人,一个个手持兵刃,面露紧张地注视着许紫烟等人。

    许麒等人见到对方拔出兵刃相向,也纷纷地拔出长剑小心地注视着对方。许紫烟抬起手轻轻地下压,让许麒等人收起了兵刃,抬目注视着对方数百人,默然不语。

    最后一个小时了,铃动拜托战友们了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