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tar66神族同学 ,落小冰同学 ,清歌。同学 ,幽冥水月同学的打赏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两个人的一身黒毛并没有像十个弟子那样脱落,双目渐渐地变得血红,嘴里伸出了两个细长的獠牙。身体僵硬地站了起来,一跳一跳地向着山洞跳去。虽然没有十个弟子和坐忘宗宗主等人跳得快,可是却也很快地消失在山洞中。

    山体的通道中,三长老疯狂地奔逃着。范海辛吃惊地望着狼狈奔逃而来的三长老,嗫嚅地呼道:

    “三……三长老……”

    “快跑”

    三长老一把抓住了范海辛,飞快地向前奔逃着。范海辛不明白三长老为什么恐慌成这个样子,犹疑地回头望去。只见远处通道的拐角处闪出几条人影,僵硬地蹦跳着前行,可是速度却是异常地快,在山洞两壁上的火把的照映下,苍白的面庞映衬下是一张鲜红的大嘴,两颗细长的獠牙闪烁着猩红的光芒。

    “啊~~”

    范海辛大叫一声,扭头发足拼命地奔跑着。

    “快跑……”

    “快跑……”

    三长老和范海辛一路疯狂地大喊着,一路拼命地奔跑着。沿途的守卫愣愣地看着飞奔而过的三长老和范海辛,还没有等到他们反应过来,便被后面赶过来的十个试验的弟子以及坐忘宗的众人扑到了身上,吸食着他们的鲜血。随之在他们离开后,这些守卫的身体便产生了变化,或一身白毛,或一身黒毛,完全一致的是他们都是赤红着双眼,嘴里凸起两颗细长的獠牙。一个个紧跟在刚才咬他们的人之后,扑向了沿途上的守卫。

    于是,变异的人越来越多,沿途到处都是撕咬吸血的变异人。但是这也给三长老和范海辛赢得了时间,二人呼啸着冲出了山洞,范海辛刚想要停下来,组织坐忘宗门下弟子逃跑,却见三长老身形根本不停,抓着他毫不减速地向着山顶急掠而去。边跑边高声喝道:

    “坐忘宗门下弟子听着,我是三长老北川,门中发生巨变,立刻各自逃生”

    声音在整个山谷内回响,无数个坐忘宗的弟子从梦中惊醒,走出了房间,迷惑地四处张望着。

    而此时,三长老和范海辛二人却是头也不回地向着山顶急掠而去。

    山谷内,正在不知所措的坐忘宗弟子,猛然间听到往常视为禁区的山洞内传来了凄厉至极的嘶叫声,叫声凄惨得让人浑身上下遍体生寒。

    不约而同地众人的目光聚焦在山洞的洞口,一声声凄厉的嘶叫不断地从山洞内传了出来,越来越近。正当众人要四散奔逃的时候,山洞内的嘶叫声嘎然而止,恢复了宁静。

    众人停下了奔逃的脚步,怔忪地转头望着那黑黝黝的洞口,间或彼此对视一眼,保持着随时逃离的姿势。

    “挞”

    山洞内传来生物跳跃落地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不断回响。

    “挞,挞,挞……”

    黑影闪动间,山洞口跳出无数个人影,瞪着血红的眼睛,裸露着细长的獠牙,向着众人飞扑而来。

    当众人看清扑过来的那些人影的面容事,早已惊得肝胆俱裂,发了一声喊,便四下逃窜而去。

    有的人还尝试着想要杀掉扑向自己的人,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这些扑向他们的人,根本就不能称作为人。他们根本就不惧怕任何攻击,就好像一群不知道疼痛没有意识的傀儡,哪怕你砍掉了他们的肢体,他们仍然拖着残破的身躯扑向你,狠狠地咬向你。

    特别是有十四个身上没有长毛的人,速度快得可怕,更可怕的是他们好似有着本能的意识。他们冲出了山洞之后,便迅速地占领了谷口。堵住了众人逃跑的出口,撕咬吸食着众人的鲜血。

    天突然之间完全暗了下来,不知何时天上的星月被无边无际的乌云遮住,人类的视觉好似完全失去了作用,天地之间好似被笼罩在一个奇异的空间,一片寂静,只余山谷内牙齿咬入肌肉的“嗤嗤”声,和吸食血液的“咕咕”声,伴随着凄厉地嘶叫声。

    “轰隆隆……”

    一阵雷鸣,掩盖了山谷内的声音,山谷外,群山上,不时地闪电划过。

    寂静。

    雷鸣过后,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山谷内已经没有了牙齿咬入肌肉的“嗤嗤”声,没有了吸食血液的“咕咕”声,更没有了凄厉的嘶叫声,留下的只有黑暗,寂静。

    “咔嚓”

    一道闪电直落而下,瞬间照亮山谷。

    只见山谷内,密密麻麻地站着数百个僵立的人,惨白的面容,血红的眼睛,滴血的獠牙,木立在大雨之中。

    天空中无数缕化作细丝的天冲魄和灵慧魄在飞旋盘绕,它们尝试着想要回归自己的本体,可是屡次都被曾经的本体弹开,而且每一次的弹开,天冲魄和灵慧魄都好像被血煞之气冲击地虚弱一分,最终那天冲魄和灵慧魄在无奈之下,悠然遁去,消失在夜空中。

    雨,停了。

    木立的变异人群突然望着空中的弯月发出“呵呵”的声音,然后在谷口的十四个人的带领下冲出了谷口,冲出了山林,冲向了山村,乡镇,城市……

    山顶

    三长老和范海辛毫无形象地趴在一块大石头上,张着大嘴不住地喘息着,目光恐惧地望着山下。

    “三……三长老,他们……怎么了?”范海辛的大脑现在已成停顿状态。

    “他们……他们……都已经死了”三长老痛苦地说道。

    “都……死……了?可是他们明明是还活着啊刚才他们不是冲出了谷口吗不跳字。范海辛震惊地转头望着三长老。

    “他们虽然能够行动,但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他们已经没有了人的意识,有的只是嗜血,凶残浑身充满着尸气,不再需要和人类一样饮食,他们需要的只是吸血。而且身体没有丝毫的疼痛感,身体也变得异常强悍”三长老紧盯着已经空旷的山谷,恐惧地说道。

    “怎么会这样?”范海辛的身体禁不住一抖。

    “是因为我们的试验出了意外不知道为什么使接受试验的弟子变成了行尸走肉。而且更为可怕的是,他们只要咬了谁,谁就会变得和他们一样我们坐忘宗已经完全灭亡了,现在恐怕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三长老说得老泪纵横。

    “三长老,您……您的意思是说我们南边的宗门基地也……”

    “是”三长老沉痛地点了点头说道:“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范海辛浑身一震,转头望着夜幕中空旷的谷口,神情麻木,嘴里喃喃地说道:

    “没了,宗门没了他们到底变成了什么啊?”

    “身体僵硬,充满尸气,却行动敏捷,专吸人血,我管他们叫吸血僵尸”三长老的声音犹如梦呓。

    “吸血僵尸”范海辛抑制不住声音的颤抖,转头望着三长老嗫嚅地问道:

    “三长老,宗主他老人家也变成了僵尸?”

    三长老无言地点了点头。范海辛麻木地趴在石头上,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过了好久才心惊胆战地问道:

    “三长老,是不是所有僵尸都像宗主那么厉害?”

    “不是的,我在逃亡的过程中观察到,目前的僵尸有三个等级,最低级的是浑身上下长满白毛的僵尸,我管它叫白僵。比它高级的是一身黒毛的僵尸,我管它叫黑僵。最高级的是黒毛完全脱落,身体肌肤与常人无异,但是行走以跳为主,行动敏捷,跳步飞快而远,我管它叫跳僵。”三长老苦涩地说道。

    范海辛翻身从石头上坐起,呆呆地望着山下的谷口,良久,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山下的谷口扭头问道:

    “三长老,那些僵尸闯出了谷口去了什么地方?”

    “他们去了谷外人类的世界,山村,乡镇,城市,甚至是世家,宗门”三长老的脸上充满了忧虑。

    “那……那……”范海辛瞠目结舌。

    “恐怕用不了多久,整个北地就会变成僵尸的世界,而且会很快波及整个苍茫大陆,这真是一场人类的噩梦啊”

    “那……那就没有办法阻止吗不跳字。范海辛的目光充满的迷惘。

    “不知道没有找到消除它们的办法反倒是它们在不断地壮大,恐怕很快北地就会乱成一片了吧”

    说完,两个人便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化作了两个石人。

    天渐渐地亮了,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没有了往日的辉煌,显得有些昏暗。

    三长老从岩石上站了起来,遥望着远方,目光变得坚定,凝声说道:

    “海辛,这场浩劫是我们自坐忘宗造成的,就让你我去结束它吧你就留在北地的北方,跟踪观察僵尸的习性,务必找到僵尸的弱点,将它们完全消灭而我去北地的南方,咱俩一南一北,无论谁死了,或者变成了僵尸,剩下的那个人一定要终其一生完成我们坐忘宗的使命。”

    “可……可那些僵尸是我们的师门,而且还有宗主他老人家……”

    第二更到,铃动求票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