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u ling同学的打赏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许海天并没有管大家诧异的眼神,只是自己在那里陶醉地喃喃自语:

    “危险好嗯,危险好这样就可以又涨涨修为了”

    众人一听,不但没有觉得许海天傻帽,而且每个人的心跳一下子都激动地加速起来。想一想进入到死亡森林中不过数日,众人就连续地越阶突破。第一次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是因为许紫烟的一次顿悟,使大家得到了突破的机缘。

    这第二次,大家可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凶险。古藤林的危险大家可是刚刚经历过的,看看那个巨藤,虽然它并没有参战,可是体验过它帮助众人突破的威力之后,任何人都知道这个巨藤的实力。

    如果当初它参战的话,恐怕它一个就可以瞬间解决掉自己等人了。可是如今看看那个巨藤,像一个孩子一样匍匐在许紫烟的脚下,一看就是对许紫烟充满了依赖和服从。众人虽然不知道许紫烟怎样征服的它,可是在和巨藤之间许紫烟占有绝对的主导地位,这是毋庸置疑的。

    想到这里,众人的心里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只要跟着队长走,恐怕再大的危险也不算危险了,反而有可能成为进阶的机缘于是众人都佩服地望着许海天,只觉得这时的许海天,其智慧可比天高,可比海深

    许海天感受到了大家的目光,抬头看到大家都佩服地望着自己,甚至目光中还带着点儿崇敬。许海天咧嘴一笑,并没有丝毫地不好意思,而是大手一挥道:

    “只要跟着队长走……”

    还没有等许海天继续说下去,众人异口同声地吼道:

    “修为轻松就会有”

    大家吼完,只觉心中舒畅无比,内心之中兴起无限地期待,浑不觉得前途会有什么危险,俱都转头目光炙热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此时的心里感慨无比,对许海天面对着众人佩服的目光毫无所觉的样子深感佩服,脸皮如此之强悍,表现如此之坦然,真是让人心生无力之感。

    许紫烟也想学学许海天脸皮绝厚的强悍,可是在众人炙热的目光中很快就败下阵来。最终又重新和大家仔细商量了一下遇到危险状况之时的合计办法,之后又调息了一会儿,天便渐渐地放亮了。众人起身,向着巨藤告辞后,在巨藤的恋恋不舍之中,许紫烟等人穿越了古藤林,向着森林深处行去。

    夜,修仙界,北地,阴极山。

    一条黑影闯进了山谷。闪现间,几条人影突兀地出现在那条黑影的面前。

    “站住”

    其中的一个人爆喝一声,手中长剑斜指着闯谷的黑影。黑影身形一顿,现出了一副狼狈的面孔,急促地说道:

    “范海辛,快带我去见宗主”

    “三长老”

    方才喝止三长老的范海辛急忙收回了斜指的长剑,急跑两步来到了三长老的面前,慌声问道:

    “三长老,您老这是怎么了?”

    “少废话,快带我去见宗主”

    三长老脸色一沉,急迫地训斥道。范海辛神情一凛,知道事态严重,急忙回头低声向同伴吩咐了几句,便带着三长老向着山谷内急掠而去。

    一路上明桩暗哨不断,二人进入到一个山洞,顺着山洞,曲曲折折地行走了很久,可是通道好似仍然无穷无尽。

    在通道的尽头是山体的中心,山体的中心是一个宽阔的多边形广场,此时广场的中间站着十个赤lu着上身的青年,身上的肌肉惊人地凸起,充满着爆发的力量感,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只是神情上却有些麻木,目光中透露着些许呆滞,些许残暴。

    在十个青年的面前站着六个人,其中的四个是白须老者,两个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

    此时,两个中年人在一个长案上摆放了十个大碗,在每个碗里倒入了一种墨绿色的液体,然后退到了一边。

    站在前面的一个年龄稍长的老者,目光锐利地扫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十个青年,阴声说道:

    “喝下去”

    听到老者发话,十个青年默默地走到案前,伸手端起案上的大碗,毫不犹豫地将碗里的墨绿色液体喝了下去。然后将碗放到了案上,又默默地退了回去,静静地站在了那里。

    看到十个青年规规矩矩的样子,四个白须老者俱都满意地微微点头。其中的一个老者微笑着向着那个年龄稍长的老者说道:

    “宗主,我们坐忘宗一向是以灵魂攻击为主,身体本身的力量却是在北地五个中等宗派中是最弱的,更不要提太玄宗和华阳宗两个大宗门了而炼魂之术又是极难修炼,所以五宗之中,我们坐忘宗的实力是最弱的,否则我们坐忘宗又何必居住在这北地这片最苦寒之地”

    “是啊五师弟”

    坐忘宗宗主长叹一声,望着眼前那十个静立在面前的青年,眼中透露出欣喜,欢声说道:

    “好在经过了我们几十年的努力,终于找到了一条振兴本宗之路如果这次成功了,本宗一定会大放异彩,一统北地修仙界更有着向中原发展的资本。”

    在老者们交谈的时候,喝下墨绿色液体的十个青年的身体开始慢慢地发颤,左右前后地摇晃着,表情痛苦中又有着欢愉,好像虽然痛苦,却又十分地享受。身体虽然左摇右摆,却如一个不倒翁般地没有倒下。

    三长老和方范海辛正疾驰在山体的通道中,向着山体内的****飞奔而来……

    “宗主,这几十年来我们通过不断的试验,用药物来刺激七魄中的气魄,力魄和中枢魄来增强人的行动速度,刺激精魄和英魄来使人强健,可是每次都因为这五魄受到的强烈刺激,令试验的人承受不了,最终令试验的弟子个个爆体而亡。这次试验的弟子是坚持最长的,而且这是最后一次令他们服药了,看来我们就要成功了恭喜宗主,贺喜宗主,我们坐忘宗终于在宗主的手中发扬光大了”

    另一个老者眼中透露着兴奋,望着面前从小一起长大的宗主,激动地拱手说道。

    宗主看到老者激动的神情,宽慰地伸手拍了拍老者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六师弟,这主要是我们通过几十年的试验,对灵魂和药物的研究越来越精湛。这次的试验是我们按不同比例融合了三百六十种药物,分成九九八十一次,每月一次分别给这十个弟子喝下,才取得了今日的成绩。今天是最后一次服药了,但愿列祖列宗保佑我们鬼谷宗”

    十个青年伴随着大幅度地摇摆,身上的肌肉不断地凹陷凸起,体内隐隐地传来筋骨变异的噼啪声。十个青年从内到外地都好像在变异着,只有那一双眼睛,仍然如以往一样呆滞。

    三长老已经甩掉了范海辛,一个人加快了速度,飞掠在曲折的通道中。

    “是啊”第三位老者摇头叹道:“这几十年来,为了这个试验,坐忘宗不知道损失了多少弟子”说道这里,也不管宗主的脸开始变得难堪,拱手说道:

    “宗主,就算这次试验成功了,可是这培养的费用也太过昂贵了,这几十年来,我们坐忘宗的家底也快耗费光了,这样的弟子根本不可能成批的培养啊”

    宗主的脸色虽然难堪,眼中却没有责怪的神色,反而点着头说道:

    “八师弟,我知道这样的高手不能成批培养,可是只要这十个弟子培养成功了,我们就会拥有十个在苍茫大陆上无敌的存在。到那时候,财富将不会再成为问题,我们想拥有多少财富,就会拥有多少财富想培养多少这样的高手,就可以培养多少这样的高手”目光在三位师弟的脸上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再说,二师弟和三师弟那里还有十个试验的弟子,他们可是要比我们这里提前两个月开始试验的如今恐怕已经完全成功了吧”说道这里,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两个月怎么一直没有音讯送到?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接着又哑然失笑说道:“都试验了几十年了,又怎么会出问题呢?一定是试验成功了,正带着那边的十个弟子过来,想要给咱们一个吃惊吧”

    “哈哈哈……”闻听宗主的话,几个人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十个前后左右不住摇摆的青年还在那里不停地晃着,只是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小,慢慢地摇摆停止了。一个个笔直地站在那里,好似扎根于大地的磐石。只是他们的身体虽然不再摇摆,可是身上的肌肤却好似水纹般在不住地荡漾。诡异地是,那荡漾的波纹并没有像水纹那样从内向外荡漾,而是从外向内汇聚。一波一波地向着人体的中轴线汇聚,持续不断,连绵不绝。

    范海辛望着前面消失的三长老,苦笑着摇了摇头,咬了咬牙紧跟着疾驰而去。

    第二章到午夜求票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