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恭贺in同学成为极品执事

    不一会儿,便见到众人一个接着一个地从树林走了出来。脸上都充满了修为增长之后的喜悦表情,只是当他们看到了许紫烟和宫舜看向他们的眼神,才霍然想起刚才狼狈的样子,俱都尴尬地咧了咧嘴。

    许紫烟和宫舜又开口取笑众人几句,没有想到那些人都上下打量着宫舜,最后一起“切”了一声说道:

    “宫师兄,你还不是一样穿着树叶。”

    这话一出口,反倒把宫舜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也就是脸上疤痕多了一些,看不出脸红。

    许紫烟见到大家都到齐了,便有些兴奋地望着众人问道:

    “都突破了?”

    见到众人点头,便急切地问道:“别光点头,都到了什么境界了?”

    众人听了许紫烟的话,互相张望着,最后把目光都聚集在许麒和许天狼二人的身上。

    许麒此时的神情已与往日不同,目光中透露着一种自信,但是神态却是愈加的温和内敛,淡淡地说道:

    “我这次终于突破到了筑基期第三层”

    许紫烟双目一亮,心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麒哥哥的精神攻击会更加地厉害吧,急忙恭贺道:

    “恭贺麒哥哥”

    其他众人也都高兴地恭声贺道:“恭喜麒师兄”

    许麒的心中也很高兴,望着许紫烟说道:“紫烟,我想我们这次是赚到了。这次不仅仅是修为的提升,通过这次突破,我感觉到我似乎是脱胎换骨了。而且在不知不觉中将武修的境界已经提升到了和法修的境界相同。”

    “真的”许紫烟的眼睛一亮。

    “是真的我们也都在不知不觉中将武修的境界提升到了法修相同的境界。”

    “太棒了,这么说,如果我们将来回到北地,我们岂不是都是法武双修的人才?”许紫烟乐呵呵地说道。

    许麒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是,紫烟。这次是因为得到了一次机缘才会令我们脱胎换骨,达到了如今的修为。法武双修,哪里会有那么容易。如果将来有一天能够回到北地,我会放弃武修,专攻法修。”

    对于修行这一点,许紫烟也不是很清楚。于是便点了点头,不再在这个方面谈论,而是将目光望向了许天狼,轻声问道:

    “天狼哥哥,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筑基期第二层。”许天狼的眼中闪过喜悦。

    “你们呢?”许紫烟的目光望向了其他人。

    经过询问,许紫烟心中大喜,没有想到进入森林中他们不仅没有遇到危险,反而得到了一次机缘,每个人都得到了突破。如今十二个人的修为分别是:

    许紫烟,筑基期第七层,表现出来的是修为是筑基期第三层。

    宫舜,筑基期第四层。

    许麒,筑基期第三层。

    许天狼,筑基期第二层

    韩佳翔,筑基期第一层。

    许海天,炼气期第十二层。

    许岚,炼气期第十二层。

    风灵儿,炼气期第十二层。

    于波,炼气期第十二层。

    杨盖,炼气期第十二层。

    房龄,炼气期第十一层。

    明典,炼气期第十一层。

    许紫烟站在旁边微笑着看着大家,心里高兴之余,更是对穿越森林充满了信心。

    “我们之中现在最弱的也是炼气期第十一层的境界,还有四个筑基期的境界,再加上我也达到了筑基期第七层初期巅峰……”

    许紫烟正在那里计算着自己这一伙人的实力,突然感觉到许家的几个人的目光都在望向自己,目光一扫,发现他们都满面通红目光炙热地望向自己。

    许紫烟吓了一跳,心道:“不是自己身上的衣服也破碎了吧,露出了什么不雅的地方”

    急忙低头向着自己的身上看去,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完好如初,抬头看到众人仍然是在盯着自己,心中不禁一阵尴尬,“难道是脸上有什么东西?”

    许紫烟有抬起手在脸上抹了抹,感觉到没有什么东西,便抬头望向众人,目光中满是询问。

    原来是刚才许紫烟光顾着计算众人的实力,却是许家的这几个人突然想起了当初他们在世俗界逃亡的时候,曾经就是不断地经历危险,不断地突破。想起了他们当初说过的话:“跟着队长再经历一次危险,就又能涨涨功力,涨涨境界了”一颗心便又火热了起来。

    许家的人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集体突破了,可是这刚和许紫烟相聚,进入森林才多点儿时间,他们便一个个脱胎换骨,修为也突破了,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刚才的那次顿悟,简直顶的上他们十几年的苦修,甚至有过而不及

    这是他们在过去离开了许紫烟之后连想都没有想过的。现在他们只是恨不得这一辈子和许紫烟捆住一起,所以他们俱都把炙热崇拜的目光投向了他们曾经的队长,心里庆幸着许紫烟是他们家族的人,是他们一辈子的队长

    其实,不论是许家的人,还是太玄宗的人,在心里都十分地清楚,他们这次的突破是因为许紫烟的一次顿悟,而他们又恰巧在许紫烟顿悟的时候在许紫烟的身边,这才使他们借着许紫烟顿悟的机缘,扑捉到了许紫烟灵魂中的心念,才有了他们的这次突破。

    只要想一下,刚和许紫烟相聚,许紫烟竟然就顿悟了,别人恐怕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够顿悟一次。如果能够和许紫烟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一些,谁又能够保证许紫烟没有下一次顿悟。

    那么他们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下一次就会在许紫烟顿悟的时候,主动地释放出自己的灵魂之力,去感受天地衍数的变化。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如今他们守着这么一个随时都会爆发的机缘,怎能不心潮澎湃,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又怎能不炙热,如今在他们的眼中,许紫烟就是机缘的代名词。

    可是被这么多炙热的目光凝视着,就算抗力再强,没有融化在目光中,心里也有着些许尴尬。毕竟许紫烟不是一个脸皮特厚的一个人,没法无视众人的目光。所以许紫烟张了张口,刚准备说点什么,却见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队长,你还什么时候顿悟?”

    许紫烟直接摔倒。

    经过了几天相处,许家的人和太玄宗的人也都十分地熟悉了。当许麒娓娓地将当初他们逃亡的故事说给风灵儿等人听的时候,风灵儿等人都听得激情澎湃。同时,她们也都主动地开始称呼许紫烟为队长。

    森林深处。

    夜幕降临了,在越过了森林的三分之一处,又往前二十里左右的地方,是一片古藤林。这片古藤林无边无尽地向两边延展开来,挡住了众人前行的道路。

    此时,在古藤林的前面驻扎着五百余人,明亮的篝火映照着一张张呆滞的脸。这些人正是先于许紫烟等人进入森林中的那数千人中的一波人。

    本来在白天到达这里的人有一千余人,可是稍微落后的五百余人在准备稍微休整一下,再进入古藤林,却眼睁睁地看到先进入古藤林的五百余人瞬间便被暴起的古藤缠绕起来,拖到了古藤林的深处,然后就没有了声息。

    这一幕让这五百余修士看得瞠目结舌,目瞪口呆,一个个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两条腿无助地松软下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后来几个筑基期武修高手,手持刀剑全神戒备着走进了古藤林。进去不到十米,寂静的古藤林便突然暴起,一条条古藤如一条条巨鞭缠绕而来。那几个筑基期武修高手急忙挥动手中的兵刃劈砍缠绕而来的古藤,可是令他们恐惧的是,以他们筑基期的修为竟然不能令古藤损伤分毫。

    但是他们毕竟是筑基期的高手,虽然不能斩断古藤,却也将缠绕而来的古藤阻挡下来,也就是阻挡的这么一瞬间,再加上刚刚深入不到十米,让这几个筑基期高手逃出了古藤林。望着重归寂静的古藤林,几个刚刚逃脱死亡的筑基期武修,心头泛起了一阵恐惧,冷汗湿透了衣衫。

    被古藤林拦住的修士们很不甘心就这么止步于此,在这之后,他们捕捉了大量的野兽,不断地扔进古藤林,想要找到穿过古藤林的方法。可是毫无例外地这些野兽都被古藤林在瞬间就给消灭了,包括一些等级不低的妖兽。它们甚至都没有挣扎的机会,就在暴起的古藤林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众人也折腾的又累又饿,于是便生起了篝火,将一些打来的猎物放到篝火的架子上烧烤起来。边吃边不甘心地望着横挡在他们面前的古藤林。

    一个时辰后,大家都陆续填饱了肚子,就这样席地而坐,目光呆滞地望着眼前的古藤林。四下一片寂静,只有风过树叶沙沙作响。

    突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附近的树林中传来。接着从树林中跑出了一只灰色的兔子,机警地望着众人。

    过了明天就放假了,然后就要回家过年了。我会尽力做到不断更的,明天还会是晚上更新。像战友们求票了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