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恭贺小小歌子同学成为极品执事

    而其它的人扑捉到了许紫烟的信念之后,大喜之中,都明白是许紫烟给他们带来了难得的际遇,于是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融合,一个个立刻盘膝坐于地上,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发出了融合的心念。

    一霎时,十二个人,十个人盘膝而坐,两个傲然挺立。

    许紫烟神情平和,神韵内敛。宫舜的疤脸神情彪悍,双目精光闪耀。

    许紫烟的精神力完全地释放出去,平和温润地在空间渗透着,与各种各样的生命之力交织着,融汇着。刚开始森林中的生命之气似乎对许紫烟的精神力感到了一丝陌生,又仿佛唤起了某些记忆。它有着一丝抗拒,有着一丝警惕,又有着一丝期盼。

    渐渐地它感觉到了许紫烟的弱小,放松了警惕。又感觉到了许紫烟的温润友善,便放弃了抗拒,张开了怀抱容纳了许紫烟的灵魂,同时也容纳了与许紫烟气息相近的众人。可是它却感应到了宫舜的战意,便毫不迟疑地将强悍地生命之力裹向了宫舜,不停地向着中间挤压而去。宫舜挺拔的身躯一下子飘摇起来……

    许紫烟的灵魂之力一融合进这充斥在天地之间的生命之力,便感觉到了它容纳之庞杂,蕴含之深厚。

    她的灵魂融进了昆虫,了解了它们对严冬的恐惧,对生命的眷恋,许紫烟的灵魂也不由初生牛犊不怕虎,历来的热血青年都是无惧生死的,可是此时许紫烟却对生命产生了极度的渴望。

    空间的生命之气好似感应到了许紫烟的渴望,旺盛的生命之力如同细雨润物般绵绵不绝地从许紫烟的七窍,乃至毛孔涌了进来,涌入他的经脉,如同海水倒灌般地汹涌澎湃地绕着她的经脉运转着,运转大周天之后,最终注入了她的丹田。

    不一会儿,由于涌入许紫烟体内的生命之气过于旺盛和庞大,许紫烟丹田内的气机完全被外面涌入的生命之气压制,根本不能有真气从丹田内流入经脉,这样一来,丹田之内就如被海水倒灌的大河一样,原有的容量根本容纳不了如此之多的生命之气。

    可是这个时候许紫烟并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更不会想到是因为自己的灵魂与万千昆虫的灵魂融合到一起后,产生了对生命的极度眷恋和渴望才造成了目前的局面。慢慢地不知过了多久,许紫烟的丹田已经涨得隐隐发痛

    忽然她想到了体内的毁灭之气,许紫烟知道自己体内的黑色毁灭之气是一种阴暗的,毁灭性的气体,会不断地腐蚀着破坏着体内的经脉,而白色的生命之气是一种光明的,圣洁的,充满着勃勃生机的气体,它在不断地修复着被黑气破坏的经脉。

    因为两色气体的平衡,所以黑色气体刚刚稍微对经脉有一点儿破坏,就被白色气体迅速地修复。这种不间断地破立,使许紫烟原有的经脉渐渐地,却是不断地,微乎其微地拓宽着。

    许紫烟立刻想到,我何不用毁灭之气来消耗一下生命之气呢?在目前的情况下,许紫烟也来不及细想,对生命的渴望让她不顾一切地在丹田内封住了白色的生命之气,把黑色的毁灭之气剥离出来,努力引导着它冲出了丹田。

    果然黑色的毁灭之气并没有像白色的生命之气遇到同源之气时,那样选择了完全的屈服。而是好像遇到了生死仇敌般地凶悍地迎了上去,并且冲开了一条通道,向着经脉涌了过去。黑色的毁灭之气一涌出丹田,便引动了丹田内气机的运转,原来滞重的混沌之气一霎时旋转起来,如同一团星云不断地旋转着,猛烈地吸收着天地灵气。向外扩张着。丹田不再有胀痛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要破碎壁障的阵痛感觉。

    同时涌入经脉的毁灭之气也在不断地破坏着经脉,可是瞬间就被旺盛的生命之气修复。两股气体就好像在竞赛一般,谁也不服输地顽强地进行着各自的使命。这时的许紫烟并没有像平常那样有意识地控制着黑白之气的平衡,而是竭尽全力地释放着丹田内的毁灭之气,一霎时大量的毁灭之气从丹田内涌入了经脉,肆无忌惮地破坏着体内的经脉。同时外面涌入的生命之气也不甘示弱地修复着经脉,两种气体你追我赶地争斗在一起。许紫烟的经脉不断地破损,修复,再破损,再修复……

    经脉破损的时候,许紫烟感觉到钻心的疼痛,好似跌入了炼狱。可是瞬间的修复,又让她舒服得浑身舒泰,好似飞上了云端。就这样在痛苦和舒泰的交错间,许紫烟的经脉不断地拓宽着。最终许紫烟感觉不到疼痛了,只觉得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清爽,那是一种大雨过后,清除一切污垢之后的清爽。从灵魂深处往外透出一种说不出来的酣畅,竟然有着微微麻痒的感觉。

    许紫烟发现黑色的毁灭之气已经不能够对自己经脉产生分毫的破坏了,自己的经脉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拓宽了一倍,而且充满了韧性,释放着晶莹的光芒。体内的毁灭之气和外面涌入的生命之气好像因为失去了破坏和修复的工作,都不甘心一般,转而向着对方攻去,相互交缠在一起,顺着经脉运转着。两种气体不停地交织缠绕,如同拧麻花一般,挤去了各自气体中的杂质,使自己变得更加地精纯,然后涌入了丹田。

    而丹田内的混沌之气形成的星云好似也达到了极限,从星云中心向外发出了一阵阵脉动……

    脉动缓慢而滞重,却又无休无止。空间的力量随着脉动一次次堆积在丹田内的壁障上。灵魂深处传来一阵轰鸣,丹田内传来“咔嚓”一声脆响,壁障破碎了,丹田内的空间霍然向外扩展延伸。紫烟空间瞬间又扩大了一倍,达到了一千零二十八亩。河道再一次拓宽,支流再一次增加。山峰增高,扩大,开始有了山脉了轮廓。许紫烟的修为也终于突破到了筑基期第七层初期。

    许紫烟只觉得丹田内不再有挤涨的感觉,反而觉得一空,继而便是体外空间的生命之气疯狂地涌入体内,在经脉中飞速地运转,涌入到丹田。

    许麒等人的灵魂虽然也融合进了空间的生命之力中,可是他们只是茫然地徜徉在空间之中,并没有兴起那对生命的渴望。可是当生命之气疯狂地涌入许紫烟的体内时,在许紫烟周围的生命之气一下子浓厚了十几倍,不可避免地有一些也涌入了许麒等人的体内。

    这让许麒等人大喜之下,也同时承受着经脉和丹田的胀痛。虽然涌入到他们体内的生命之气不到许紫烟的十分之一,可这是他们这一生修炼过程中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也是他们从来没有承受过的疼痛。一个个浑身颤抖,就要濒临崩溃的边缘。

    可是就在他们濒临崩溃的时候,他们的心头同时掠过了许紫烟的身影,同时也掠过逃亡过程中,许紫烟一次次独自面对危险,而他们一次次在许紫烟的保护下逃亡。此时他们的心中同时响起了一个声音:

    “我们要变强,我们不要做队长的累赘”

    这个声音在心中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坚定。

    “我们要变强我们要变强……”

    众人的心安定了下来,强忍着经脉和丹田的胀痛,用大毅力将丹田内的气机引动了出来,虽然涌入他们体内的生命之气要比许紫烟少上太多,可是对于他们的修为却也是过量的,可也就是因为比涌入许紫烟体内的少上太多,他们才有幸能够勉强地将丹田内的气机导引出来。

    气机一被导引出了丹田,整个体内便不再是单方面的涌入,而是恢复了运转。旺盛的生命之气在众人的意念导引下,不断地在经脉中运转。

    众人的体内不像许紫烟那样拥有着毁灭之气。许紫烟体内的毁灭之气,无时无刻地都在对许紫烟的经脉产生着损伤,然后再被生命之气修复。毁灭之气在损伤许紫烟经脉的同时,也将她经脉中的杂质给分解了,然后在生命之气修复的过程中被排出了体外。这就好比一个河道无时无刻地都有人在清理河道一样,保证了经脉的完全畅通。

    而众人的体内却没有这种毁灭之气,就像一个河道在经年累月的使用当中,渐渐地就会有淤泥,河道就会变窄一样,众人经过漫长的修行,体内的经脉也都沾满了杂质。其实这就是修仙界的修行者很难能飞升的主要原因。因为凡界的灵气本就很弱,当一个人修炼的时候,他吸收的灵气中就包融着大量的杂质。

    这样就会导致两个结果,一是丹田内的真气不够精纯,二是经脉中会留下大量的杂质。随着修炼的时日越久,杂质就会越多,终究会到一天,经脉堵塞,气机窜入其它经脉而亡,这就是所谓的走火入魔。或者是经脉虽然没有堵塞,却变得纤细,最终导致修为停滞不前,耗尽寿元而亡。

    又累又困,在电脑前睡着了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