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ieing同学 ,iniy同学 ,泡_沫同学 ,兰色小月同学 ,试梅妆0同学&bsp;,ui警精灵同学 ,风落尘埃同学 ,唐唐8719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许紫烟虽然在太玄宗很有名声,但是在北地却几乎没有人认识和知道她,那其他的十一个人就更加地没有名声了。所以,在这个空间里,除了太玄宗的人之外,几乎就没有人认识许紫烟等人。

    那个青年抬起头来,目光扫过风灵儿和韩佳翔二人,目光中露出不屑。他没有想到对方是太玄宗的修士,只以为是一些散仙。而如此年轻的散仙又会有什么高深的修为?难道还会是筑基期不成?

    望到许紫烟之时,看到了许紫烟的气质很是不凡,眼中透露出犹疑,望向许麒和宫舜之时,神色就更加有一些凝重。宫舜的疤脸很是唬人,透露着狰狞,而许麒的气质却充满了自然,让人摸不到边际。转目又看到了许天狼,整个人透露着一股彪悍。略一踌躇,便神情戒备地缓缓地走上前来,冲着宫舜拱手说道:

    “这位道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宫舜根本就不搭理他,只是目光冷冷地望着对方。倒是站在旁边的许麒笑着说道,但是他虽然在笑,语气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呵呵,这位老弟,难道刚才你的师弟没有向你说清楚吗不跳字。

    “嗤~~”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传来了一阵低笑声。

    那位青年的神色一僵,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很快地隐去,恢复了稳重的神色,淡淡地说道:

    “在下坐忘宗宗主真传地九弟子,罗天阙,如果是我的师弟刚才得罪了老哥,小弟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可是如果有人想要欺我坐忘宗,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身份吗?就凭你们坐忘宗?”

    宫舜脸色一沉,气势陡然外放,如海浪般压向了对面的罗天阙。

    罗天阙眼中怒光一闪,聚起功力悍然不惧地迎向了宫舜。两个人的气势在空中相撞,激起了一股旋风,搅得两人中间尘土飞扬,如同一条土龙卷向了天空。

    罗天阙身体一晃向后倒退了两步,一口逆气憋得满脸通红。宫舜虽然只有筑基期第三层的修为,而罗天阙是筑基期第四层的修为。但是激活了麒麟血脉的许麟,岂是能够用正常的境界划分来看他。

    所以如今罗只是后退了两步,而许麟却没有丝毫的移动。罗天阙心中一惊,想到对方还有几个貌似和许麟修为相当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都具有许麟那样的威能,内心深处便不由得一阵惊悸,心道:

    “今天的事如果处理不好,恐怕自己等人的性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脸上露出了谨慎之色,双手抱拳轻声说道: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宫舜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许紫烟。罗天阙看到这个情景一愣,心中想道:

    “这个年轻女人是谁?一个击败自己的高手还要看她的眼色行事难道这个年轻女人的修为还要高过我吗?难道是她隐藏了修为?”

    想到这里,心便跳的厉害,双眼中泛起了一片迷茫。突然心中一动,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心头:

    “难道她是中原来的什么少宗主之类的人物,所以身边才会有如此修为的高手在旁边护卫?是,一定是”

    想到这里,心里更加地忐忑不安起来,他们的坐忘宗虽然是北地的中等存在,可是那毕竟是在北地,如何能够和中原相比。可以说如果中原想要将坐忘宗连根拔起,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又能够做什么呢?只能够眼巴巴地望着对面的那个年轻女子,希望许紫烟能够是一个心善的主,放过他一把。

    许紫烟望着罗天阙,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了他的紧张和恐惧,不过许紫烟当然想不到罗天阙此时心中的想法,只道他恐惧了宫舜的修为。不过许紫烟倒也不想惹事,因为他们还要穿越森林,前途未知的凶险正在等着他们,所以许紫烟并不想随随便便地浪费自己等人的实力,于是便对着罗天阙轻描淡写地说道:

    “罗师兄,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你的一个手下突然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而且对我们自称是爷”

    “什么?竟有这等事”

    罗天阙神情一愣,迅即变得愤怒异常,心中想道,哪个不开眼的畜生竟然给我惹下了灭顶之灾。我只是让你们去招揽眼前这些人,谁让你们去强迫人家的啊?他此时全然忘记了,他当初派人前来招揽许紫烟等人之时的神态,就是一种十分地强势模样。转过一张愤怒得已经扭曲的脸看着那个刚才向他回报的领头人,沉声说道:

    “是你吗不跳字。

    那个领头人吓得浑身一哆嗦,结结巴巴地说道:

    “不……不是是……是他”

    说完,急忙用手指着那个一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此时那个大汉早已浑身哆嗦地就要差点坐到了地上。

    罗天阙双目如同毒蛇般盯着那个大汉,冷声说道:

    “过来”

    那个大汉闻听罗天阙的呼唤,身体当时就打了个踉跄,一张脸变得惨白,两条腿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哆哆嗦嗦地挪了半天,终于挪到了罗天阙的跟前,干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师……师……师……师……兄……”

    罗天阙不待他再说下去,神情一厉,张开大手,一把抓住了大汉的头颅,用力一收,“啪”的一声,一颗大好的头颅便如一个西瓜般被捏碎了。

    罗天阙松开了手,看也不看躺倒在地上大汉的尸体,向着许紫烟拱手说道:

    “这位……”

    罗天阙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样称呼许紫烟,略一寻思道:

    “这位师姐,师弟在这里向您赔罪,您看可还满意?”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一霎时眼珠子掉了一地,这罗天阙在坐忘宗可是非比寻常,也是个狠人。平时也极其嚣张。

    那些看热闹的人都是北地修仙界的人,如何会不知道罗天阙的实力和心性?他们都抱着来看许紫烟等人的笑话,围观过来的。如今看到罗天阙不仅对许紫烟等人客气得要命,而且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师弟,还要问对方满不满意,一个个都在心里偷偷地嘀咕着: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啊?能够让罗天阙如此地低声下气他们是谁啊?”

    一个个望向许紫烟等人的眼光有着好奇,更有着惊惧,不由自主地纷纷地后退着,和许紫烟等人让出了好大一块距离。

    看到罗天阙以霹雳手段处置了自己的手下,那个大汉脑袋还在汩汩地往外冒着血浆,房龄这个还没有见过真正厮杀的人,小脸已经惊得煞白,将脸转了过去。许紫烟冷冷地望向了罗天阙。

    望着许紫烟冷冷地目光,罗天阙的心便如死一般地沉了下去,但还是挣扎地拱手说道:

    “师姐,您可是要穿越这座森林?如果你信得过在下,我们不如就一起走吧。我们一定听从师姐的吩咐。”

    说完,便用祈求和期盼的目光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见到人家已经将得罪自己的人杀了,而且态度又恭谨地紧,便不好再说什么,但是自己肯定是不会和罗天阙他们一起走的。便淡淡地摇了摇头。

    “嗤~~,罗天阙,你真是孬种”一个嚣张的声音从左边响起,紧接着那个人有阴*荡地说道:

    “啧啧~~,这妞可真是够漂亮的,兄弟几个,把她给弄过来玩玩”

    偌大的一个平原上立刻安静了下来,许紫烟等人转头一看,只见远处走来了七个人,七个人的身上分别穿着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衣服。许紫烟的眼睛里蔚蓝一闪,就判断出这七个人的修为也就在筑基期第四层初期的修为。

    可是看到周围那些人惊悸的目光,和刻意压低的声音,好像都十分害怕这七个人似的,便皱了皱眉,十分地不理解。筑基期第四层,在这里是属于高手了,但是比他们修为高的人也不是没有啊这时她听到附近的一个中年人低声地向着身旁的人问道:

    “师兄,这七个人都是些什么人?你们为什么这么怕他们啊?”

    许紫烟等人一听,也急忙竖起耳朵听了起来。而那个被称为师兄的人有些尴尬地说道:

    “谁说我怕他们了,他们也只不过是筑基期第四层初期的境界,有什么可怕的,只是不想惹麻烦罢了”

    “是啊,师兄,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筑基期第四层的修为,你认识他们吗?他们是谁?还有他们只不过是筑基期第四层初期的境界有什么可怕的难道他们有什么背景吗不跳字。

    那个师兄看了自家师弟一眼,最终还是谨慎地说道:

    “师弟,你常年在山中苦修,不问世事,这次是师父安排你第一次下山,又遇到如今的境况,所以能够不惹的麻烦就最好不要去惹”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