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清溟渌水同学 ,luyiii同学 ,淘之夭夭同学 ,不想老去同学 ,圆梦之心同学 ,日無書夜不歡同学 ,小猪尾巴宝宝同学 ,西蜀堇同学 ,inin同学 ,*飞翔的龙*同学 ,游山玩水的米虫同学 ,席迷女同学 ,可爱美女樱同学 ,u_夜r同学 ,u_夜r同学 ,王夕文同学 ,兰色小月同学 ,气bzi同学 ,风泉泠同学 ,ey同学 ,翱帆同学 ,可爱美女樱同学 , .小小同学 ,20111102同学 ,月之寮同学 ,诺欣颜同学 ,经院老赵同学 ,dengry同学 ,91853901同学 ,冷悠悠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一晃三天过去,所有的弟子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看到许紫烟盘膝做山谷口的一边,他们也都和许紫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盘膝坐在了草地上,等着谷口大阵的开启。

    一阵“隆隆”之声传来,山谷口裸露出来一条大道。许紫烟睁开了眼睛,从草地上站了起来。其他的人也都从草地上站了起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在动,目光都望向了许紫烟。

    此时的许紫烟心中已经知道,整个外门弟子此时都以自己为首。便轻抬莲步,向着山谷外走去,在她的身后,默默地跟随着数千弟子。

    来到了山谷外,许紫烟将储物袋交给了本峰的长老。此时许紫烟已经将那一百五十颗四阶妖丹中的一百颗存放进了自己的紫烟空间之中,只余了五十颗四阶妖丹和那些从老弟子手中得到的二阶和三阶的妖丹装在了一起。

    就是这样,也引来了所有外门长老的惊叹。五十颗四阶妖兽的内丹,让各峰的长老像在看怪物一般地看着许紫烟,而那些外门弟子看到许紫烟竟然拿出了五十颗四阶妖丹的时候,一个个的脸上由震惊到苦涩,继而到敬佩。

    而许紫烟此时却没有关注身边这些弟子情绪的变化,她在考虑着一件事情。这外门大比之后,自己就应该进入内门了。但是许紫烟却并不想将外门的那座独峰交出去。毕竟在那里自己开辟的内洞府,恐怕整个太玄宗内门都没有如此浓郁的灵气。可是,要如何才能够保住那座独峰呢?

    大比评定的结果自然是许紫烟名列第一。自九个月前夺得新人王之后,许紫烟又再一次夺得了外门弟子大比的第一。许紫烟没有什么感想,也没有空感想。她知道在外门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挑战性,也没有什么危险。而进入内门,才是她真正考验的开始。

    回到了自己的独峰,许紫烟陷入了沉思。她发现夏桀似乎变了,自从被董依依一剑击败之后,夏桀不在理会宗门外的势力。虽然也派人恢复了两处矿脉的挖矿,但是却没有恢复广闲堂,甚至于坊市之中的万宝店也没有重新开业,反而是一心投入到修炼当中。

    这种情况让许紫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以许紫烟对夏桀的了解,夏桀绝对不是一个能够放下仇恨的人,如今他能够偃旗息鼓,恐怕也是意识到了他自己的危险。有人在对付他,而他却不知道是谁在对付他。恐怕这才是他低调的真正原因,而他恐怕也意识到,他的实力并不足以让他像以前那样嚣张跋扈,而且这里面应该还有言峥的影子。

    “既然如此,我就把你的最后一处势力也给拔除了吧,哪怕只是能够影响你一点儿修炼的心境也好”

    许紫烟霍然站起,离开了独峰。这次她连路广天都没有带,直接驾驭着小白飞向了夏桀的那出茶园。

    午夜。

    一弯新月之下,一条巨大的身影从远处滑行过来,遮住了银色的月光,在茶园上投下了巨大的黑影。许紫烟站在小白的身上,目光向下面望去。

    下面黑漆漆的寂静无声,除了几个值哨的人之外,所有的人此时都已经睡了。就是那几个值哨的人,也没有发现在高高的天空上有一只巨大的鲲鹏正悄无声息地盘旋着。

    许紫烟的精神力迅疾地从空中掠下,在茶园中掠过。一共有八个人在值哨,许紫烟立刻便确定了他们的位置,而且也知道了这八个值哨的人不过是炼气期第八层到第十层的修士。

    衣袖轻挥,八道冰刃便悄无声息地从体内飞了出来,缓慢而无声地在空中分散,向着八个方向盘旋而去。待飞到那八个值哨修士的身后之时,猛然一个加速,绕着八个修士的脖子一个盘旋,八个修士便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

    许紫烟的双袖猛然一挥,一千颗火球便如同流星雨一般地从天际洒落,笼罩了整个茶园。

    “走”

    许紫烟轻喝了一声,小白双翅一展,鼓动风云,瞬息千里,只余下背后一片无尽的火海。

    回到了太玄宗外门的独峰,许紫烟继续领悟水之意。但是十天过去,却依旧是小成的境界,没有丝毫的进境。猛然间想起了在廷岚山脉中的妖马,而且许紫烟已经将那变形术破解了一般,找到了路径。便暂时将水之意的领悟放到了一边,开始再一次破解变形术。

    如此一月有余,许紫烟终于将那中原神机宗的变形术完全破解。吐出胸中一口浊气,许紫烟从内洞府中走了出来,飞身来到了独峰之巅,负手而立。

    中原。

    莲花峰。

    那颗黝黑晶亮的巨蛋仍然在那莲花峰上,只是那地芝之气已经渐渐地减弱。十个多月的时间,那巨蛋更加地晶莹。

    地芝之气终于停止了,那颗巨蛋突然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咔嚓之声,紧接着咔嚓之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那颗巨蛋陡然从中间裂开,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响彻云霄。

    太玄宗,外门,独峰之巅。

    许紫烟心头一震,仿佛有什么波动了一下心弦,却又瞬间消失无踪。许紫烟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莲花峰上空。

    一只巨鹰目光一缩,只是瞬间便锁定了在半个巨蛋中正奋力爬起的一个粉嫩小婴孩。浑身赤lu,刚刚出生,却偏又强壮惊人。此时两只小手正把着巨蛋的边缘,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呖~~”

    一声鹰鸣,那只巨鹰俯冲而下,伸出两只巨爪,一下子将那个婴孩抓起,展翅飞向了远处。

    “嗯?”

    在天际飘渺白云间,一个巨大的葫芦在缓慢地漂浮着。一个白须老者霍然从葫芦上翻身坐起,凝目向着对面望去。

    “好孽畜”

    那老者伸出一指,朝着空中正在急飞的巨鹰一点,一声炸雷在空中轰鸣,一道拇指粗细的闪电精准地轰击在那只巨鹰的头颅之上,霎时间便被轰成了粉碎。

    葫芦拉起一道残影,只是一刹那便来到了巨鹰的下方,伸手将那个鹰爪中的婴孩接在了手中,那巨鹰的尸体瞬间变成了一个黑点,向着地面摔落下去。

    那个白须老者坐在葫芦之上,看到那个婴孩睁着两只宝石一般的眼睛望着自己,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伸出两只小手去拽着老者的胡子。

    白须老者的眼中露出慈祥之态,伸出双手在婴孩的身上抚摸了一边,眼中的慈祥之色更加地浓厚。等到在将精神力透入那个婴孩的身体检测了一遍,眼中猛然释放出巨大的惊喜,禁不住仰天长笑:

    “哈哈哈……,真是天赐于我佳徒儿”

    话落,又爱惜地看着怀中的婴孩,充满喜悦地说道:“你既然是为师从这大山中所得,为师就赐你名为山魂,且随为师之姓。好徒儿,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做燕山魂哈哈哈……”

    许紫烟从内洞府中走了出来,这一天,她已经将自己的修为调节到了筑基期第一层。

    站在独峰之巅,举目向着内门望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呐喊了一声:

    “内门我来了”

    身形一纵,向着升仙殿虚空而去。在升仙殿门口降落了下来,向着里面走去。一走进升仙殿,便看到在台子的后面仍然坐的是蓝得利。那蓝得利此时也看到了许紫烟,浑身激灵了一下,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抬脚就想要逃跑。

    只是刚刚抬起了一只脚,却想到,自己就是想跑,能够跑得过许紫烟吗?许紫烟当初在试炼谷中的大展神威,他也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于是,便尴尬地停住了脚步,转过了身,脸上浮起一片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心翼翼地望着许紫烟说道:

    “许师姐,您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有什么师弟能够效劳的吗不跳字。

    许紫烟看着蓝得利那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心中也觉得可乐,便微笑着说道:

    “哦,我是来登记换牌的。”

    蓝得利的一张脸便垮了下来,用那要哭的声音对许紫烟鞠躬说道:

    “许师姐,您就别作弄我了,我错了我上次真的错了您就饶了我吧”

    此时,在升仙殿中一些弟子也都望了过来,远处的庞朝神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朝着许紫烟走了过来。

    “蓝师弟,什么饶不饶你的,我只是来登记,你怕什么?”许紫烟好笑地望着蓝得利。

    “可是……可是几个月前不是已经给您登记了吗不跳字。

    蓝得利此时是真的快要哭了。他以为许紫烟是来找他麻烦的,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许紫烟是来登记进入筑基期的。这不是废话吗?几个月前刚刚登记的炼气期第十层,这才过了多长时间,筑基期?这不是开玩笑吗?

    但是,此时已经走到许紫烟身前的庞朝闻听许紫烟的话,便不由一愣。目光向着许紫烟的身上一扫,身子就是一震。因为他发现他已经看不透许紫烟的修为,如此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许紫烟已经突破到了筑基期。

    工作回来晚了第一章到,立刻去码第二章

    那啥的,不说了,战友们懂的嘿嘿……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