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广闲堂的那些人的吃相,许紫烟目瞪口呆,这就是他们刚才还口口声声地说酒楼的饭菜伤了他们胃口的那些人吗?

    “广闲堂的人都是这个样子?”许紫烟低声问道。

    “呵呵,他们原本就是一些散修中的盗贼般的人物,自然泼皮。”

    “扑哧”这个时候,从另一桌上传来了一声娇笑声,许紫烟寻声望去,见到一个老者带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坐在那里吃放。那一声娇笑正是从那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嘴里传出来的。此时那个小女孩正脆声地向着身边的老者问道:

    “爷爷,刚才那些叔叔们不是说这里的饭菜不好吃吗?怎么看他们吃起来的样子不像饭菜不好吃啊”

    那七八个修士转头瞪了一眼那个小女孩,恶狠狠地说道:“小丫头,你找死。”

    “别说了!”那个老者急忙伸手捂住了那个小女孩的嘴。

    可是其中的一个女子上前两步,抡圆了手,“啪”地给了那个小女孩一个耳光,阴狠地说道:

    “死丫头,再多嘴我割了你的舌头”

    那个小女孩眼睛里透露着恐惧,大颗大颗的眼泪流了下来。可是那个老者却仍然紧捂着小女孩嘴,眼睛里面流露着哀求。

    “哼”那个女修目光阴冷地看着那个小女孩,直到那个小女孩浑身开始发抖,她才得意地转过身。

    许紫烟目光就是一厉,但是路广天却及时地传音道:“小妹,先不要动手。在这里动手,一旦伤及无辜就不好了。再说难免打草惊蛇。”

    许紫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坐下了微微抬起的身体。

    “哈哈哈……”

    那八个人放肆地大笑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向着楼梯走去。那个二楼的伙计壮着胆子上前,低声下气地说道:

    “各位爷,你们还没有给饭钱。”

    那暗爷凶目一瞪,阴声喝道:“就你们这个酒楼的饭菜还要钱?菜做的像猪食一般,酒像水一般淡,还要什么钱”

    说到这里,得意地嘿嘿一笑道:“小子,你们老板开酒楼,不就是让人来吃的吗?如果我们都不来吃,你们老板的这个酒楼岂不是就要黄了。再说,你以为你们老板的胸怀会和你小子一样吗?呵呵,如果你们老板出来说不让我们在这里吃饭,我们立刻就不吃了。”

    说到这里,那位暗爷又阴狠地“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嘿嘿,结果你是知道的。”

    “就是”刚才那个扇小女孩耳光的阴冷女子说道:“就你们这里的破菜破饭还好意思要钱?可怜我当初还付了几顿饭的钱,但是你们这里的酒菜伤了我的胃口,所以我不会再付给你们酒楼一个灵石币。”

    “哟,师姐,原来你还在这里吃饭交过钱啊。我在这里吃第一次的时候,就觉得伤了胃口,我从来就没有给过他们灵石币,哈哈哈……”

    “那……你们还每天都来吃”那个酒楼伙计气愤地说道。

    “啪”一声响,许紫烟寻声望去,见到在另一桌上的一个年轻女子猛地一拍桌子,冷声喝道:

    “一群强盗”

    “哟,哪来的小妞”那个暗爷一脸阴*笑地向着那个年轻女子走去,嘿嘿笑着说道:

    “爷就是强盗强盗的意思你明白否?”

    路广天此时也看不下去了,摇了摇头,微皱着眉头说道:“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许紫烟也苦笑着摇头,不过她的目光在那个年轻的女子身上扫了一眼,也就放下心来。那个女子虽然年轻,一身修为却也达到了筑基期第一层的修为。而那八个吃霸王餐的人也都不过是炼气期的修为,许紫烟也就收起了想要动手的念头。

    “哦,原来你们是强盗”那个年轻女子淡淡地说道:“如此说来,我杀了你们也没有什么错了”

    那个暗爷神情一愣,可是瞬间眼神就变成了恐惧,继而变成了死灰一片。耳边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那个年轻女子的一根纤细手指点碎了暗爷的喉结。还没有等到暗爷的身躯倒下,那个年轻的女子便身形晃动,酒楼内一片残影掠过,“咔嚓”之声不绝于耳。紧接着便是一片倒地的“噗通”声,刚才那八个人早已经变成了尸体倒在了酒楼的地板上。

    而那个年轻的女子此时早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正端着茶杯,轻轻地喝着。

    此时,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从楼梯上走了上来,微微地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向着酒楼的伙计轻声说道:

    “让人把尸体给扔出去”

    “是,老板”那个伙计急忙离开了二楼,下去招呼人去了。

    酒楼的老板走到了那个年轻女子的身边,拱手说道:“谢谢道友不过,道友还是立刻离开这里吧”

    年轻的女子微微皱起了好看的眉,不悦地说道:“怎么,嫌我给你惹事了?放心,有我在这里,那些杂碎不敢怎样”

    酒楼老板苦笑道:“道友,凭那些杂碎还威胁不到我。”

    许紫烟听了眼睛一亮,目光在那酒楼老板的身上一扫,脸上透露出一丝笑意,她没有想到这个酒楼老板的修为竟然要比那个年轻的女子还要高,竟然是筑基期第三层的修为。

    那个年轻女子的目光就是一愣,继而不解地问道:“既然你不怕他们,为什么还要容忍那些强盗在你这里胡作非为?”

    酒楼老板的脸上苦涩的意味就愈加地浓厚,低声说道:“这些人都是广闲堂的人。”

    “广闲堂怎么了?”年轻女子不屑地说道:“广闲堂是什么?没听说过。”

    “广闲堂倒是没有什么厉害的角色,不过它的幕后老板却是太玄宗的第一天才夏桀。”

    “夏桀?他很厉害吗不跳字。年轻女子的神态极为不屑。

    许紫烟听得一愣,心中暗道:“她难道不是北地修仙界的人?在北地修仙界怎么会有人没听说过夏桀?”

    许紫烟不禁仔细地关注起不远处的那个年轻女子,这一仔细关注让许紫烟大吃一惊。因为许紫烟从那个年轻女子的身上嗅到了一丝敛息符的气息。

    “难道她隐藏了修为?她究竟从何处而来?”

    正当许紫烟在仔细思量的时候,却听到那个酒楼老板十分地客气地问道:

    “请问道友是?”原来是那酒楼老板也对年轻女子的身份感到怀疑,便出声探问。

    “我来自中原,叫董依依。”

    整个酒楼上的人都是心中一震,中原修仙界的修士,这在北地是很难遇到的。酒楼老板的神态就更加地客气了,甚至有些谦卑 。他可不傻,他不认为中原的修士会允许一个筑基期第一层的弟子独自来到北地。不是眼前的女子隐藏了修为,就是她还有着护卫。于是,酒楼老板低声向着董依依解释道:

    “在北地有两个大宗门。一个是太玄宗,一个是华阳宗。那夏桀就是太玄宗的第一天才,出身于万法峰,如今二十六岁,却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七层的修为。这个广闲堂就是他在宗门之外建立起来的一个势力。我虽然能够将广闲堂杀个落花流水,但是我却远远不是那个夏桀的对手,如果他想要杀死我,就如同捏死一个蝼蚁一般。”

    “筑基期第七层?哼很厉害吗不跳字。董依依冷冷地说道:“我这就去把整个广闲堂给灭了,然后去太玄宗会会那个夏桀。到时候我会告诉夏桀,他的广闲堂是被我董依依给灭掉的。”

    话落,董依依站起身形,往桌子上扔了几块灵石币,身形一闪,便离开了酒楼。许紫烟和路广天对视了一眼,路广天传音说道:

    “紫烟,看来这次不用我们出手了。呵呵……”

    许紫烟微微地摇了摇头,传音说道:“不行,那个董依依现在去杀那些广闲堂的人,恐怕杀不了多少,那些广闲堂的人应该还没有都回去。我们也去,等着董依依离开,那些广闲堂的强盗在傍晚都回来之后,我们将他们一网打尽。”

    “好”

    路广天和许紫烟两个人付了灵石币之后,两个人也不着急,慢慢悠悠地向着广闲堂走去。等到他们两个人来到了广闲堂之后,广闲堂已经一片狼藉,整个广闲堂内躺着几十个尸体,那董依依早已经没有了身影。许紫烟和路广天便寻了一个房间走了进去,两个人盘膝坐在了椅子上,闭上眼睛调息了起来。

    到了傍晚,嘈杂地惊叫声和怒喝声纷纷响起,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广闲堂的人都已经回来了。吵吵闹闹地就要出去调查究竟是谁敢招惹他们广闲堂。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房门猛然爆碎,两条带着面具的人影从那个房间里面窜了出来,黄昏下,残影掠动,惨叫声此起彼伏。但是只是瞬间,便又恢复了寂静无声。除了地上躺倒的上百条尸体,再也寻不到丝毫的身影。而此时,许紫烟和路广天早已经离开了广闲堂,向着野外而去。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