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无名的故事

    如今清点了一下,足足有一百二十一个一品符宝。用一品符宝布设一座封灵阵需要十八个,五个封灵阵就需要九十个一品符宝。刚才许紫烟布设三才隐匿阵,又用掉了六个一品符宝,如此就剩下了二十五一品符宝。

    而布设一个偷灵阵,同样地需要十八个一品符宝,但是如果许紫烟布设了偷灵阵,就会有大量的灵气便接引过来,如此恐怕就会引起这座独峰周围地域的巨大变化,暴露了许紫烟的偷灵阵。而如果这个地窍之下的灵气真的来自于内门的灵脉,内门一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此许紫烟就要在偷灵阵之外再布设一个锁灵阵,将接引出来的灵气完全锁在这个洞府之中。布设一个锁灵阵同样需要十八个一品符宝,如此,许紫烟剩下的符宝就不够用了。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许紫烟将接引出来的灵气完全的锁在这个洞府之中,这就势必会影响整个独峰的灵气浓度,用不了几天,这个独峰的灵气就会下降到绿色的等级,这样也同样会引起宗门的怀疑。所以,许紫烟还必须再布设一个小型的输灵阵,从锁灵阵内输出一缕保持独峰原来灵气浓郁程度的灵气。就算这个输灵阵是小型的,也需要六个一品符宝。

    计算好了一切之后,许紫烟便开始制作一品的符宝。用了五天的时间,许紫烟制作了三十个一品符宝,许紫烟先是在内洞府的四周用十八个一品符宝布设了一个锁灵阵,然后又用六个一品符宝布设了一个小型的输灵阵,最后才用十八个一品符宝围绕着那个碗口大小的地窍布设了一个偷灵阵。一股极其浓郁的灵气迅猛地从地窍中蜂拥而出,许紫烟欣喜地盘膝坐在地上,感受着灵气不断上升的浓度。

    一刻钟之后,灵气的浓度仍然在上升。两刻钟之后,三刻钟之后,一个时辰之后,两个时辰之后,灵气的浓度终于饱和了。许紫烟的眉宇之间充满了震惊,此时这个内洞府之中,灵气的浓度简直惊人。许紫烟在心中仔细的计算了一下,这里的灵气浓度竟然达到了内门的二十倍左右,相当于中原地区的灵气浓度的六倍左右。

    因为太玄宗的内门灵气原本就比北地普通的修仙界灵气浓度要高,所以达到了太玄宗内门灵气的浓度二十倍,也就相当于中原地区的灵气浓度的六倍左右,也就是说相当于许紫烟当初在中原地区吸收地芝之气的莲花峰内灵气浓度的六成左右。这可是聚灵阵都达不到的浓度。

    许紫烟坐在地窍的旁边,心中也很是诧异。她心中想的是,就算是这股灵气是从内门中的灵脉接引来的,也不该有着这么浓郁的灵气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许紫烟将精神力凝结成极细的一束,顺着那个碗口大小的地窍探伸了进去。随着许紫烟的精神力不断地探入,许紫烟发现这个地窍一直是只有碗口粗细。凝成一束的精神力不断地下探,一百米,两百米……五百米,一千米,一千五百米,两千米,五千米,终于许紫烟的那丝精神力冲出了碗口粗细的地窍,在地底出现了一个地下空间。许紫烟将精神力在地下空间展开,心中不禁就是一惊,继而是一阵狂喜。原来这地底根本就不是从内门漏过来的一缕灵气,而是有着一处**的灵脉。

    许紫烟这下子明白了,灵气之所以如此的浓厚,是因为这个地下灵脉如今整个都被自己的偷灵阵抽取灵气,而没有别人使用,自然是浓郁。许紫烟认真地查看了一下,灵脉的品质非常高,但是体积却是不大。而且还深深地埋在地底,如果不是出现了这么一个碗口粗细的地窍,恐怕这些灵气还会深深地埋在地底,没有丝毫的泄露,如此便会慢慢地滋养灵脉,使灵脉不断地扩大。

    许紫烟估计了一下,这个小型的优质灵脉,如果让自己运用偷灵阵不断地偷取灵气的话,也就够百年时光。当然如果不用那偷灵阵,却是完全可以使用上数千年。

    探查明白了一切之后,许紫烟收回了精神力,心中大喜过望。待情绪稳定了之后,许紫烟便进入到紫烟空间之内,将符箓布设的封灵阵都换成了一品符宝来布设。忙完了这一切之后,许紫烟便将每天的时间分成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四个时辰,用于在内洞府中修炼,努力提高自己的修为。第二部分的四个时辰,许紫烟用来领悟那当初在镇妖观中碰到的那十八个上古符印。最后四个时辰许紫烟便会来到独峰之巅演练各种法术。

    由于许紫烟当初已经成功地破解了一个上古符印,正所谓一理通,百理融,花了二十三天的时间,许紫烟终于将十八个上古符印全部破解开来。然后,许紫烟又把精力投入在了神机宗的变形术上。当初许紫烟已经将那匹妖马身上的变形术都探查了明白,如今再一一破解,心中不禁对中原的神机宗钦佩不已。这明显是和那镇妖观中的十八个上古符印是同一境界的符印,属于上古符印。就是许紫烟有着破解那十八个上古符印的基础,也整整地花费了五天的时间,才将那神机宗的变形术破解一半。

    算算日子,已经就要到了和无名见面的时间了。许紫烟停止了继续破解变形术和法术修炼,好好地在内洞府里面修炼的几日,将状态调整到最佳。然后便离开了独峰,向着坊市御剑而去。

    来到了坊市,步行到无名的铸剑铺,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无名正坐在椅子上含笑望着她。

    无名已经回来十天了,许紫烟的事情很好调查,无名很快就调查清楚了许紫烟的一切。此时他的心情非常好,从对许紫烟的调查中发现,许紫烟虽然对家族隐瞒了修为,但是对家族却是非常地忠心。从许紫烟帮助家族到大逃亡期间,再到中都城大比,以及后来的家族重建,许紫烟都付出了很多。这正是无名这样老辈人物所最看重的东西。所以,无名一回到坊市的铸剑铺,就在心里下定了决心要把自己一身的本事尽皆传给许紫烟。

    “坐”无名笑眯眯地望着许紫烟轻声说道。

    许紫烟心中就是一愣,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无名露出笑模样,一时之间心中反倒忐忑了起来。规规矩矩地坐在无名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小心翼翼地望着对面的无名。看着许紫烟小心翼翼地模样,无名心中感到好笑,轻声地说道:

    “紫烟,我也该把我的一切和你说说了。”

    “嗯?”许紫烟在心里轻“嗯”了一声,不知道无名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能够听到无名的来历,这倒是许紫烟一直渴望的事情。便立刻摆出了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目光炯炯地望向了对面的无名。

    无名的神色有些黯然,仿佛已经陷入了回忆当中,声音很轻,目光也有些迷离。

    “我本是太玄宗万剑锋的上一代峰主,现在的峰主莫惊鸿是我的师弟。当初在争夺太玄宗宗主的时候,我败给了现在的宗主林上风。但是我很不服气,那林上风只是因为奇遇,服食了青木之魂,所以才在修炼上超过了我。但是我可是靠着自己一路苦修达到了和林上风不相伯仲的境界,只是最后在真元上不如他服食了青木之魂之后那么雄厚,最终才败给他的。

    所以,我当即辞去了万法峰峰主的职位,将它传给了我的师弟莫惊鸿,之后我便离开了宗门,离开了北地,前往中原。我那时候想的就是,我要突破,我要寻找突破的契机,我一定会有朝一日超越林上风。

    后来我在中原地区也拥有了一番奇遇,使我终于突破了元婴期,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元婴期大修士。成为元婴期大修士之后,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立刻返回宗门,锦衣还乡,扬眉吐气。

    但是,没有想到在返回宗门的途中,在中原地区发现了一块暗金的矿石。我修炼的就是金属性功法,这块暗金足够打造一个上品的法宝。于是我就加入了争夺当中。”

    说到这里,无名的脸色透露出一丝苦涩,轻声说道:“没有想到在争夺者之中,还有着一位上天宗的元婴后期大修士,我只是被他击中了一掌,便落荒而逃。那个上天宗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因为还要争夺那块暗金,倒是也没有追我。

    但是,还没有等我暗自庆幸自己好运,便发现那一掌在我的体内种下了一丝至阴至寒的气体,而且还在不断地吞噬着我的真元来壮大它。我不敢在中原地区再呆下去,便立刻向着北地返回。没有想到,还没有等到回到北地,我的修为已经从元婴期跌落到结丹期。

    如此,我还有何面目回到宗门去面对林上风,而且此时我已经知道,随着那丝阴气不断地吞噬我的真元,我的修为会继续低落。”

    感谢一切爱我的战友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