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无名的疑问

    许紫烟的泪水不停地滑落,这位老人让许紫烟在修仙界第一次感觉到了感动。抬手擦去了眼中的泪水,蔚蓝一闪,许紫烟用鲲鹏眼仔细地检查着无名的身体。脸色便是一暗,许紫烟发现无名几乎完全透支了他的体力和精神力,此时的修为已经下降到了筑基期第五层,而且还在下降之中。许紫烟清楚地知道,如果让他这样持续下去,无名就是能够醒过来,恐怕也没有几年的时间可活。

    许紫烟感觉到无名的病症和路广天很像,便伸出手掌按在了无名的丹田之上,透出一丝生命之气缓缓地进入到无名的丹田。果然一道至阴至寒的其他朝着许紫烟的生命之气猛扑了过来,在那至阴至寒的气体中还蕴藏着一丝死气。许紫烟迅速地将生命之气收了回来,脸上浮现出笑容。

    上次炼制的烈阳丹还剩下很多,足够医治无名的伤。只要无名的伤好了,他的体力和精神力很快就会恢复。许紫烟从储物手镯中将装着烈阳丹的玉瓶拿了出来,倒出了一粒,撬开了无名的嘴巴,将那粒烈阳丹给无名服下。烈阳丹入口即化,顺着无名的喉咙流了下去。许紫烟将无名从床上扶了起来,把他摆成了一个盘膝修炼的姿势,然后自己盘膝坐在了无名的身后,双掌按在了无名的后背上,将自己的生命之气透射进去。引导着无名体内的真元顺着经脉运转着。

    一个大周天之后,便化去了无名经脉中的至阴至寒的气体,开始裹夹着烈阳丹的药力向着无名的丹田之内渗透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许紫烟收回了双手,从床上下来。又将无名轻轻地放躺在床上。此时的无名,脸色恢复了一丝红润,神态安详地进入到深睡当中。

    许紫烟将被子轻轻地给无名盖上,反身走出了房间,将铸剑铺的大门给关上。然后再一次回到卧室之内,坐在椅子上陷入到沉思当中。

    自己这次帮助无名治伤,一定会暴露出来自己一些秘密。许紫烟还是不了解无名前辈的背景,但是无名前辈对自己如此之好,再说凭着无名前辈的阅历,有些事情也是瞒不住的,嗯还是有选择的告诉无名前辈吧。

    相通了一切,许紫烟便盘膝坐在了椅子上进入到调息之中。当天明时分,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卧室中的时候,床上一直沉睡的无名睁开了眼睛。一睁开眼睛,无名的脸上就透露出震惊之色,继而是狂喜。因为他发现困扰他几百年的体内冰寒的气息没有了,全身一阵暖洋洋的,让他好想就这么躺在床上不起来。

    但是,无名是什么人?他是一个大修士。感觉到自己身体不同以往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探查自己的修为。这一探查,脸上又现出了失落。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修为有下跌了,如今已经是筑基期第五层的修为了。他知道是自己昨天释放了太多的体力和精神力造成了,恐怕自己没有多长时间可以活在这个世上了。

    腾然想起了许紫烟,想起许紫烟昨天已经领悟了金之意,而且还领悟到了大圆满境界。无名的心情又一下子好了起来,自己苦心领悟了数百年的金之意,如今总算是后继有人了,最重要的是许紫烟还是太玄宗的弟子。

    猛然间,无名身躯一震,他突然想到了自己身上的伤势,心中便不可遏制地浮起一个念头。难道自己的伤势是许紫烟给治疗的?这么说,许紫烟加入了太玄宗的太玄峰?成为了一名炼丹师?不对啊,就是现在的宗主林上风也只不过是五品炼丹师,林上风对自己的伤势都无可奈何,难道一个刚刚加入太玄宗的小女孩会治疗自己的伤势?

    霍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瞬间就落在了盘膝坐在椅子上的许紫烟。心中便升起了一丝温暖:

    “这丫头还不错,没有把我扔下独自离去,而是守了我一夜。嗯,说不定,真的是她对我进行了治疗,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彻底地治愈我的伤势。”

    无名的霍然起身,自然是惊到了许紫烟。许紫烟睁开了眼睛,看到无名从床上坐了起来,眼中便透露出惊喜,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床边,恭敬地说道:

    “前辈,你醒了?”

    “嗯”无名看了许紫烟一眼,开口问道:“紫烟,你真的领悟了金之意?”

    “是”许紫烟感激地望着无名。

    “大圆满?”

    “是,大圆满”许紫烟的眼中透露着喜悦。

    “好好好”无名兴奋地说道:“释放金之意给我看看。”

    “嗯”

    许紫烟轻应了一声,心念一动,卧室里的空间就是一阵荡漾,一种玄之又玄的意念充斥在房间里面。

    “好好好”无名又是连道了三声好,让许紫烟收回了金之意,欣喜地望着许紫烟说道:

    “紫烟,没有想到你的天赋会如此之好,要知道我当初顿悟着金之意可是花费了数百年的时光啊”

    “都是前辈的付出,才让紫烟获得了顿悟的契机。”许紫烟目露感激地望着无名说道:

    “前辈,您的伤势?”

    无名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淡淡地说道:“紫烟,我经脉中的那一缕至阴至寒的气体是你给驱除的?”

    许紫烟在心中不禁暗暗佩服无名。想当初路广天知道了自己能够驱除他体内那至阴至寒的气体之后,可谓欣喜若狂。但是对面的无名却是神情淡淡,仿佛谈论的根本就不是他的伤势。许紫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恭敬地说道:

    “是”

    无名上下打量了一下许紫烟,这一认真打量,便感觉到许紫烟的身上似乎并不是她此时体现出来的修为,但是因为无名的境界跌落的太多,还是不能够肯定。想到如果许紫烟真的是隐藏了修为,那么她加入太玄宗究竟有什么目的?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隐藏修为?难道是对太玄宗有什么企图?无名的心中一凛,但是表面上却依旧淡淡地说道:

    “紫烟,你的修为真的是炼气期第十层吗不跳字。

    对于自己的修为,此时的许紫烟已经决定不再瞒着无名了。因为以后给无名治疗伤势,也得透露出来的自己的修为,凭着炼气期第十层的修为是不可能治愈无名的伤势的。再说,一个炼气期第十层的弟子可能成为六品炼丹师吗?于是,许紫烟恭敬地回答道:

    “前辈,我的真实修为是筑基期第六层后期巅峰”

    “什么?”

    无名的身子就是一抖,刚才他听到是许紫烟治疗了他的伤势,他都没有激动。但是,这一刻无名失态了。他想到了许紫烟隐藏了修为,但是却绝对没有想到许紫烟隐藏得这么深,竟然是筑基期第六层后期巅峰的境界。她才多大了?只有十六岁罢了,竟然有筑基期第六层后期巅峰的修为。她究竟是怎么修炼的?就算是从娘胎里面开始修炼也没有这么快吧

    无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严肃地对许紫烟说道:

    “你为什么要隐藏修为?”

    许紫烟苦笑了一下,低声说道:“前辈,我是来自世俗界的一个家族,对于修仙界以前只是听说,从来没有过接触。只是听说在修仙界会更加的残酷,我的家族是北地世俗界的大家族,我在家族中也曾经经历过残酷的生活,所以我对修仙界便心存畏惧,便隐藏了修为。”

    无名目光灼灼地凝视着许紫烟,凝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在家族中的时候就隐藏了修为?”

    “是”许紫烟恭敬地点头。

    “那个时候你是什么修为?”

    “筑基期第四层。”

    “嘶~~”无名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在世俗界修炼弟子竟然能够在十几岁就修炼到筑基期第四层。这天赋也太妖孽了吧。无名目光闪烁地望着许紫烟,沉声问道:

    “那你在家族为什么要隐藏修为?”

    许紫烟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因为我当初随父亲回到家族的时候,家族的老一辈分成了两派,相互争斗。而我不想要卷入那种争斗之中,只想要好好地修炼。”

    “嗯”无名淡淡地点了点头,作为一个老辈人物,自然是能够理解许紫烟所说的家族争斗,也能够理解许紫烟的心情。心中暗道:

    “也许正是因为她有着这样一颗一心向道,不迷恋尘世权利的心,才能够拥有这样的修为吧”

    此时的无名越看许紫烟越觉得喜爱,但是他对于许紫烟还是有着些许怀疑,便继续问道:

    “难道你只是对于修仙界的畏惧,就把你自己的修为压得那么低?难道你不知道在宗门修为越高的弟子得到的修炼资源越好?”

    许紫烟苦涩地说道:“弟子对于修仙界的畏惧主要来自于宗门之内的第一天才夏桀。”

    无名微微地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年底了,太多的工作要做。每天很晚回来,忙忙碌碌地码完字就发上去,时间非常紧。未来的一段日子,恐怕没有时间和战友们聊天和感谢战友们了,希望战友们见谅不过,我会尽量保持两更的。如果战友们有票就投给我几张,毕竟这本极品是你们看着张大的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