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西域吖吖同学 。乐乐妈咪同学 ,重名的人同学 ,嘟噜狐同学 ,依澜听风同学 ,美西皇后同学 ,日 朋同学 ,m--2009同学 ,追日的女儿同学 ,书友110908074409551同学 ,zuzujiu同学 ,饰儿同学&同学 ,bu姐u同学 ,苏流烟同学 ,淘之夭夭同学 ,朝思懵沁同学 ,卡西摩多灵同学 。书友100708162054702同学 ,昭华妹妹同学 ,恋清风--同学 ,八角鱼礼同学 ,书友080923110048227同学 ,高高飞扬飘同学 ,寂寞小猪猪¢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此时,庞朝等人已经全都躺在了地上。而风灵儿等三人早就呆滞地站在了墙边,他们知道许紫烟很强,但是没有想到许紫烟会强悍到这个份上。一时之间心潮起伏,心中一个念头不可遏制地浮现了上来:一定要和许紫烟交好,这许紫烟绝对不是池中之物,只是刚刚进入宗门一年,就把千符峰外门的老大给打得躺在了地上,而且还不是单挑,而是一个人对一群人。

    许紫烟缓缓地走到了庞朝的面前,低下头俯视着庞朝,轻声说道:

    “庞朝,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庞朝刚说出了一个字,嘴里便吐出了一口鲜血。

    许紫烟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淡淡地说道:“庞朝,我只是来登记一下,换取个铜牌,你偏要将事情给弄成这个样子,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揍了你的弟弟庞冲。可是你那弟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这个做哥哥的不知道吗?是不是你真的以为这千符峰外门你就是天了?别人就不能够违背你的意愿了?”

    庞朝躺在地上咬了咬牙,恨声说道:“许紫烟。我告诉你,你就别想要登记换取铜牌,我死都不会给你换”

    “嗯?”许紫烟淡淡地说道:“你已经错了,如今还要继续错下去?”说到这里,许紫烟的脸色突然泛起了笑容,如同在和一个老朋友说话一般地说道:

    “庞朝,我们是同门,我怎么会杀死你呢?这件事情原本到这里我也不想追究了,但是你既然说出了这番话,这件事情就不能够这样算了。”

    许紫烟的目光陡然冷厉了起来:“庞朝,你听着。第一,你立刻从地上给我爬起来,给我登记,把铜牌给我。第二,准备一百块上品灵石给我赔礼道歉。”

    “你……”庞朝登时又被许紫烟气得喷出了一口鲜血,怒声说道:“你休想”

    “嘿嘿”许紫烟冷笑着说道:“庞朝,你不这么做也行。我会每天去你那里,打你一顿,从今天开始你也用不着修炼了,每天只要疗伤就行了。今天我就先给你一个记性。”

    话落,许紫烟踏前一步。一脚踩在庞朝的胳膊上。耳边就听“咔嚓”一声,一条胳膊就被许紫烟给生生踩断。

    庞朝紧咬着牙,肌肉瞬间绷紧,许紫烟不再去理会庞朝,而是转身将目光望向了躺在地上的三十几个人,淡淡地说道:

    “不要躺在地上装死了,如果现在谁还不睁开眼睛,我就立刻上前踩断他的一条胳膊,还不醒,我就踩断两条胳膊。再不醒,我就开始踩断他的腿。”

    许紫烟话落,那三十几个弟子立刻齐涮涮地睁开了眼睛,一个个恐惧地望着许紫烟。许紫烟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样才对嘛,难道装死很好玩吗不跳字。

    地上躺的一干弟子嘴唇嗫嚅地动了动,最终却没有人开口。许紫烟冷冷地扫视了他们一眼道:

    “想必你们这些人平时也没有少欺负同门,今天既然动到了我的头上,这件事情也不能就这么完了。我并没有得罪你们,而你们却向我动,念你们是从犯,每个人给我十块上品灵石赔罪吧现在能够拿出来的,就可以走了。拿不出来的就自断一臂,我可以等上一日。第二天拿不出来,我会逐一上门,再断你们一臂。”

    三十几个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目光中有羞辱,有无奈,更有着恐惧。三十几个人整齐地吸了吸鼻子,其中的一个弟子哭丧着一张脸。小心翼翼地说道:

    “许……许师姐,我们拿不出来十块上品灵石啊”

    “这我不管你们动手欺负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拿不出来十块上品灵石?难道我就这么白白地被你们欺负了?”

    “我们欺负你?”

    躺在地上的三十几个人相互张望着,心中哭得是唏哩哗啦,一个个心中想道:“我们欺负你,有怎么欺负你的?把你欺负得我们都伤得躺倒在地上?”

    但是这个时候有谁敢说话啊?许紫烟望着他们,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分不清对方的实力,就敢去向对方动手。好在你们的对手是我,我还顾及你们是我的同门,手下留着情面。如果你们在宗门之外,恐怕就不是躺在地上那么简单了吧?早就形神俱灭了”

    那三十几个人听得心中俱是一抖,心中回味着许紫烟的话,想到如果真是如同许紫烟所言,在宗门之外碰到这种情况,恐怕真就如同许紫烟所说的那样,形神俱灭了。正想到这里,许紫烟的声音又轻轻响起:

    “就是在宗门之内,也是我心善。如果碰到一个心狠手辣弟子,恐怕你们此时也不仅仅是躺在地上,就是打断了你们四肢,你们也得忍着吧?”

    三十几个人身体不由得一颤,想到这件事情的可能性。想到庞朝过去针对得罪他的弟子用出的手段。确实正如许紫烟所说的,许紫烟还真是对他们手下留情了。相通了这一点,三十几个人心中便消失了对许紫烟的记恨,反而对许紫烟露出了感激之色。但是感激归感激,若是要他们拿出十块上品灵石,他们还真是拿不出来。要知道一块上品灵石就是一万块下品灵石,就是把他们给卖了,他们这些外门弟子也拿不出十块上品灵石啊。于是,一个个躺在地上纷纷向着许紫烟拱手作礼道:

    “多谢许师姐手下留情可是……可是我们真的拿不出十块上品灵石啊”

    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可都是宗门的精英弟子,怎么会这么穷。连十块上品灵石都拿不出来?你们平时勒索的那些好处都哪里去了?”

    正在这个时候,从升仙殿的大门口走进一个长老,他正是负责升仙殿的长老孙秀。平常他并不来这里,通常都是交给弟子去处理。今天也是修炼完毕之后,心血来潮地到这里看看。一进入到升仙殿,便看到大殿之内的地上躺倒了一片。在墙边上站着风灵儿,于波和杨盖三人。而负责这里的弟子庞朝和几十个弟子都满身伤痕地躺倒在地上,而在那些弟子的中间却站着一人。定睛一看,却是为千符峰获得了从来没有获得的荣誉之人,许紫烟。

    那位长老的目光在许紫烟身上一扫,眼中就微露惊容,他完全没有想到许紫烟竟然会在短短的一个月内获得突破,达到了炼气期第十层的修为。如此,孙秀心中就明白了。这些升仙殿弟子平常的行为,他怎么会不知道。一定是这些弟子见到许紫烟前来登记换取铜牌,便想要勒索。

    想到这里,孙秀的脸上便露出一丝苦笑,心道:“这帮小兔崽子,他们以为新人王是好欺负的吗?许紫烟在炼气期第九层的时候,就生生地把万法峰炼气期第十一层的王凯给轰死了。如今她已经是炼气期第十层的修为,没轰死你们,恐怕还是许紫烟手下留情了。”

    但是,孙秀既然碰到这个情况,也不能够不管。毕竟这大殿之内的弟子都是千符峰的精英弟子,如果许紫烟真的把这些弟子给伤得个好好赖赖的,损失还是千符峰。所以,孙秀便沉下了一张脸,厉声喝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躺在地上的三十几个人尴尬地望着孙长老,就是那庞朝也是尴尬地满脸通红,不知道说什么。他们又能够说什么?难道告诉孙长老,他们勒索许紫烟不成,继而对许紫烟群殴,最后反倒被许紫烟一个人把他们都给打伤了?脸是肯定丢了,但是要他们亲口说出自己丢脸的事情,还真是说不出口。

    许紫烟并不认识孙秀,外门的长老有很多,许紫烟又是离开了外门整整十个月。自然是不可能认识孙秀。但是看到众人的神色,也意识到来人应该是一个长老级别的修士。便急忙深施一礼道:

    “弟子许紫烟见过长老。”

    “嗯”孙秀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紫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紫烟的小嘴当即就是一瘪,委屈地说道:“长老,他们欺负我”

    孙秀的胡子就是一抖,心道:“他们欺负你?欺负得都躺到地上了?”

    那些躺倒在地上的三十几个弟子,苦笑地望着许紫烟。此时的许紫烟哪里还有刚才的强悍,完全是一个清纯可爱像滴露珠儿似的,委委屈屈地站在那里,竟然让那三十几个弟子心中恍若觉得自己刚才确实是欺负了许紫烟一般。但当想到刚才许紫烟的强悍,有集体地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孙秀看着那些弟子的反应,心中也觉得好笑,但是还是严肃着一张脸,沉声喝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升仙殿是打斗之处吗?你说于我听”

    身体顶不住了两章吧好在战友们一直很心疼我,早就劝我不要这么拼命我坚持了八天,确实坚持不下去了谢谢关心我的战友们。那啥的,月票还求呀捂脸,遁走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