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新无招胜有招同学 ,雪天的娃娃同学 ,唐唐8719同学 ,mvmm同学的打赏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最重要的是曹翼有信心将许紫烟杀死在擂台之上,他的修为是炼气期第十层,要比许紫烟高出一层,这就是曹翼的信心。这些日子他也观看了许紫烟的战斗,而且也得到了夏桀的提点,知道许紫烟的虚空画符是需要时间的,而许紫烟的微妙身法就是她争取虚空画符的手段。

    但是曹翼不相信许紫烟能够凭着身法躲避开自己的攻击,以前那些人输给许紫烟,他认为那是因为他们的修为原本就不如许紫烟,但是他不一样,他的修为要比许紫烟高出一个层次。

    “许紫烟,你的好运结束了碰到了我,是你的不幸。我不仅要终结你的胜利,还要终结你的性命,哈哈哈……”

    “废话这么多”许紫烟冷冷地说道:“你只不过是夏桀的一条狗,杀了你和杀一条狗没有什么区别。”

    “你……”

    “别废话了,开始吧”

    许紫烟话落,懒得再搭理曹翼,双手十指在身前快速地跃动起来,拉起一道道残影,一个三品的符箓在虚空中正迅速地生成。

    那曹翼看到许紫烟已经动了起来,右掌猛然向空中竖起,一道丈许长的火焰刀释放着炙热的力量,随后曹翼的右脚一用力,身形迅猛地拉起一道残影冲向了对面许紫烟。炙热的火焰刀,凌空朝着许紫烟劈了下来。

    许紫烟的十指不停,身形闪动间,已经不知道消失在哪里,整个擂台之上,瞬间充满了许紫烟不停飞掠的残影。曹翼眼神一厉,伸出左掌,一把火焰刀又释放了出来,将两边丈许长的火焰刀平伸在身体两侧,身体猛然间旋转了起来,并且在擂台之上四处地飘动着。两把火焰刀随着身体飞快地旋转,如同一个巨大的火轮,来回纵横在擂台之上。

    整个擂台之上的许紫烟的残影成片地被毁灭,梁之洞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因为此时五息的时间已经过去,梁之洞在许紫烟之前的比斗之中计算过,许紫烟释放一次三品的虚空画符只需要五息的时间,而如今已经有六息的时间了。那许紫烟却依旧没有释放出来一个虚空画符。

    “哈哈哈……,那许紫烟已经没有精力虚空画符了,失败是不可改变的。梁师弟,你说她就这么死了,多可惜啊”

    梁之洞刚想要反击言峥,突然眼角一跳,因为他发现擂台之上所有许紫烟的残影都已经被曹翼的火焰刀给毁灭了。

    “难道许紫烟死了?”

    梁之洞的眼神突然暗淡了下来,擂台之上响起了曹翼放肆地大笑声:

    “哈哈哈……”

    林上风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轻声说道:“这丫头的身法还真是精妙啊”

    梁之洞闻听霍然抬头,猛然间在擂台的上空,曹翼的头上,许紫烟的身形出现了。而此时的时间整整过去了十息,许紫烟的左右两只手中各自拢着一张三品虚空符箓,猛然双掌一翻,两道三品符箓瞬间放大到方圆丈许,在空中爆裂,漫天的火雨向着曹翼当头散落,整个擂台之上都笼罩在火雨之中。

    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漫天的火雨才散尽。整个擂台的光罩内充斥着炙热的力量。擂台之上已经变得有些坑坑洼洼,但是却遍寻不到曹翼的身影。

    如此,许紫烟胜。杀进了新进弟子大比的一百强

    奖品当场发了下来,许紫烟随手收到了储物戒指之中。被千符峰的新进弟子簇拥着向着千符峰的住地走去。在道路上不时有宝器峰和太玄峰的新进弟子前来恭贺,许紫烟也微笑着一一回礼。

    高台之上,林上风和梁之洞从许紫烟的背影上收回了目光,两个人相视一眼,目光中尽是笑意。一旁宝器峰的峰主莫释君笑着说道:

    “宗主,梁师弟,没有想到那许紫烟竟然能够越阶挑战。看来她不仅仅是制符奇才,战力也很强悍啊”

    “哈哈,是啊,我这个预定的真传弟子总是能够给我不断地惊喜越阶挑战啊?哈哈哈……”

    梁之洞此时的心情很爽,十分地爽他很久没有这么爽过了虽然新进弟子大比对于太玄宗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看到万法峰的峰主言峥一张大黑脸,梁之洞心中就爽

    言峥看着梁之洞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的样子,双目都要喷出火来。他梁之洞什么时候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爽过,哪次见面不是自己在爽,梁之洞被自己挤兑得一脸酱紫色。如今看着梁之洞洋洋得意的模样,言峥还如何忍得下,不禁冷冷地一哼道:

    “越阶?就算她能够越阶,难道还能够跃上两阶?要知道我们万法峰的王凯可是炼气期第十一层的修为。这次让许紫烟占了便宜,下次她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运气。”

    梁之洞目光就是一凝,心中一沉。是啊,万法峰还有一个王凯没有出战,他可是炼气期第十一层的修为,紫烟能够抵挡得住吗?一时之间,梁之洞的心中就患得患失起来,目光有些忧虑地望向了宗主林上风。林上风的脸色也有些阴沉,凝声说道:

    “待明天大比之时,再对参赛的一百名弟子说一遍,不得无辜伤人性命”

    “宗主这么说就不对了”言峥看到林上风和梁之洞的忧虑,他的心中就很爽,但是表面上还是非常严肃地说道:

    “我们太玄宗之所以举行各个阶段的大比,就是要让弟子们在残酷的战斗中成长。只有这样,我们太玄宗才能够在未来的北地大比中获得胜利。那北地大比要比我们宗门内的大比更加地残酷,如果我们在宗门内的大比都缩手缩脚,将来如何去应对北地大比?”

    “哼”梁之洞冷哼了一声道:“你就不怕那王凯死在擂台之上吗不跳字。

    “哦?”言峥讥笑地“哦”了一声,满眼嘲讽地说道:“王凯死在擂台之上?是被许紫烟杀死吗不跳字。

    “难道不可能吗不跳字。梁之洞此时自然是不能够弱了气势。

    “哈哈哈,这个笑话太好笑了你认为这可能吗不跳字。还没有等梁之洞说话,言峥就抢先说道:

    “梁师弟,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怎么赌?”

    “如果王凯最终和许紫烟碰上,王凯胜,你输给我五个四品符宝怎么样?”言峥自信地微笑着看着梁之洞。

    梁之洞此时已经是上了架子的鸭子,是不可能后退的。就是知道许紫烟会输,也不能退,这涉及到一个峰主的脸面。再说,许紫烟此时还没有和王凯碰上。如果此时自己就怂了,让许紫烟知道,他梁之洞的老脸往哪里放。于是,一咬牙说道:

    “行只是不知道许紫烟胜,你言峥拿什么做赌注?”

    “哼,如果许紫烟胜了,我便输给你一件下品宝器。”言峥撇着嘴说道。

    “好我就要你百年前得到的那件琉璃衣,正好给我的预定真传弟子许紫烟穿。”梁之洞也不甘示弱。

    “哼,她得有命穿才行。”

    一旁的万剑锋峰主莫惊鸿听得很不是滋味,他知道这次外门新进弟子大比的新人王多半是要被万法峰的王凯夺去了。便有些酸酸地说道:

    “不过是一个新进弟子大比罢了,我们万剑锋真正的实力将体现在内门弟子大比上。”

    宝器峰的峰主莫释君是最没有压力的一个,他完全是一个看热闹的,笑眯*眯地站在那里,看着几个师兄弟争斗。

    夏桀此时却像没有听到他的师父与人争斗打赌一般,脸上的神色充满了阴狠,目光游移不定,满脑子里面都是在想着究竟是谁杀死了他的万宝店中的手下?是谁把他的万宝店中的宝物都一扫而空?

    其实那几个手下死了也就死了,只不过是一个筑基期第三层的修士和几个炼气期的弟子,夏桀完全不在意。他心痛的是万宝店中的货物,那可是价值五千万上品灵石啊是上品灵石啊夏桀的心都在滴血。

    这一个月来,夏桀把广闲堂中的人都派了出去,四处打探究竟是谁在阴他,言峥也派出了一些万法峰的弟子帮助查探,但是一个月以来,没有丝毫的线索。这让夏桀越来越烦躁,就连修炼都停了下来,就是看新进弟子大比也是心不在焉。虽然看着许紫烟在新进弟子大比中大放异彩,心中很是不爽,但是夏桀此时却已经没有了对付许紫烟的心思。整个心思都放在了万宝店这件事情之中。

    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偶然的事情,夏桀感觉到这是有人再针对他。丢失了一个万宝店,他虽然很心痛,但是却并没有伤害到他的根本,他还有一处茶园和两处矿脉。但是夏桀最害怕的也是这几处资产出事。他认为如果打劫他万宝店的那些人是有计划的,就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其他产业。这些日子,夏桀不仅四处派人调查此事,也在茶园和两处矿脉增加了人手,以防被人破坏。

    第二更送到真诚求粉红票战友们,如果你们还有力,就给吧

    另:迷夢舞月同学,你可以说我的书不好,我也从来没有说过我写得好。但是请你不要侮辱投我票的战友,有什么吐槽的可以冲我来,我的战友不是你能够侮辱的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