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唐唐8719同学和顺顺666同学的打赏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楚国。楚城。

    大狱门口,一道铁门牢牢关闭。在大门之外,还有一队士兵持枪站立。

    在距离大门不远的对面墙根底下,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坐在地上,可怜巴巴地瞅着那扇大铁门。

    这时,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也来到了这里,双目期盼地望着大铁门。两个小孩就那么痴痴地望着那扇铁门,街道上虽然人来人往,两个小孩的目光却从来没有离开过那扇大狱的铁门。

    太阳从初生渐渐地达到中天,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左一右地向着街道的两旁走去,弱小的身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半个时辰之后,两个小孩又回到了这里,目光仍然痴痴地望着那扇大铁门。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时辰,两个小孩在寒风之中,不知不觉地依偎在一起。

    “你叫什么名字?”小男孩问道。

    “烟儿。你叫什么?”小女孩问道。

    “小琊。”小男孩回答道。

    “我爸爸被抓进去了。”烟儿的眼中含着泪水。

    “我爸爸也被抓进去了。”小琊倔强地捏了捏小小地拳头。

    “我以后要天天来这里等爸爸,”烟儿的目光中充满着希望。

    “我也是。”小琊的目光同样地坚定。

    如此,一年过去了。两个小孩子每天都在这里相依着,望着大狱的门,等待着自己的爸爸从里面出来。

    “烟儿。给。”小琊的手里拿着半个馒头递给了烟儿。

    “小琊哥哥,这是从哪里来的?”烟儿忽闪着大眼睛,目光紧盯着小琊手中的馒头。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妈妈给我买了一个馍,我吃了一半,给你留了一半。”

    “今天是小琊哥哥生日啊”

    烟儿伸出双手在自己的身上翻了一遍,瘪着嘴一副难受的模样说道:“烟儿……烟儿……没有什么东西送给小琊哥哥。”

    “不用,烟儿,只要你以后天天陪着我在这里等爸爸就行了。”

    “嗯”烟儿接过小琊递过来的馒头,并没有吃,而是猛然欠起上身,在小琊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转过身去,轻声说道:

    “等着烟儿过生日,也让妈妈买馍,分给小琊哥哥一半。”

    “哈哈哈……,这小妞竟然在这里亲小男人,有做*子的潜质,来啊,我她给抓起来,卖给百花楼。”

    正在这是,三个混混看到了烟儿和小琊刚才的举动,邪笑着走到了两个小孩的跟前,中间的那个混混一发完话,旁边的一个混混便伸出了一只手向着烟儿抓去。

    小琊一见到烟儿被人抓在了手中,便像一只小老虎一般地扑了过去,口中大喝着:

    “放开烟儿。”

    混混抬起一脚。将小琊踹出去十几米,哈哈大笑着拎着烟儿往回走去。被抓在混混手中的烟儿嘴里哭喊了一声:

    “小琊哥哥。”

    低头朝着抓着自己的那只大手狠狠地咬去。那个混混手上一痛,便松开了手。“噗通”一声,烟儿掉到了地上。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就要朝着十几米外的小琊跑去。另一个混混抡圆了胳膊,“啪”地一声,一个大耳光把烟儿打得原地转了一个圈,跌倒在地上。

    “烟儿”

    小琊的双目突然涌上一片血色,此时在他的视野中都是一片血红。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猛地向着那三个混混冲了过去。一个混混漫不经心地一脚踹向了小琊,但是还没有等到他踹到小琊的身体,猛然间注视到了小琊那血红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恐惧地大叫了一声,便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剩下的两个混混吃惊地看了一眼晕在地上的那个混混,然后惊异地望向了小琊。当他们两个看到小琊那双血红的眼睛,身体猛然一振,眼睛一翻,便同时昏了过去。

    小琊的双眼渐渐地退去了血色,蹒跚地向着烟儿走去。将烟儿从地上扶了起来,两个瘦小的身体在阳光下渐渐远去。而那三个混混在被家人寻到抬回去之后,竟然昏迷了七天七夜,待醒来之后,竟然患了失心疯。

    但是,小琊和烟儿两个孩子仍然是每天都来到楚城大狱的门口,痴心地等待着自己的爹爹。时光流逝,五年过去,烟儿已经九岁,小琊已经十一岁。

    “烟儿,长大了我要娶你。”

    “小琊哥哥,长大了我要做你的妻子。”

    这份患难的感情,自从五年前的那天和三个混混发生冲突之后,便已经在烟儿和小琊的心中种下了种子,随着五年的时间,已经发芽,茁壮成长。

    夜。

    猛然间暴*了起来,叛军里应外合,奇袭楚国都城,瞬间攻入楚城。楚城内大乱了起来。而且攻入楚城的不止是一股叛军,而是十八路反王。

    烟儿家的房门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烟儿的妈妈惊惧地喊道。

    “是我,芸娘。”门外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芸娘激动地哆哆嗦嗦地来到了门前,将房门打开。一个男子带着浑身地血气冲了进来,急声说道:

    “芸娘,带着烟儿跟我走。烟云城的英雄破开大狱救了我,我投奔了烟云城。”

    同时,在小琊的家里也发生着相同的事情,小琊的父亲带着加入投奔了另一路反王,四海城。

    自此。天下大乱,群雄逐鹿。弹指瞬间,十年已过。

    此时,整个天下只余两个阵营。一个是四海王琅琊,一个是烟云女王许紫烟。

    四海王和烟云女王都是即位不久,在此之前,双方军队也经过了数次搏杀。许紫烟的父亲,老烟云王,在一次外出狩猎之时,被突然出现的琅琊大军包围,琅琊亲手斩下许紫烟父亲的头颅。

    一年后,两军对垒,许紫烟亲率敢死队,将琅琊之父斩于阵前。当琅琊压着粮草赶到之时,其父已经死去三日。大军已经败退。同时,许紫烟也因为亲手杀死四海王,替父报仇,登上了烟云王的宝座。

    琅琊,许紫烟。两个身负杀父血仇的人,发誓要将对方挫骨扬灰。

    潇寒平原,两个阵营最终在这里开始了最后一次会战。两个自成名以来,从未见过面的生死对手碰面了。

    潇寒平原,寒风如刀。琅琊坐在马背上。望着远处同样坐在马背上,英姿飒爽的许紫烟,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灵魂中有一丝悸动。心头猛然间浮起一种想要看清楚对方的迫切心情。

    在大军震惊的目光中,琅琊缓缓地催动着战马,离开了大军,来到了两军阵前,洪声喝道:

    “琅琊在此,望许紫烟阵前一见。”

    此时的许紫烟,心中同样地有着一种悸动,仿佛封印多年的东西。破封而出,在心田发芽壮大。催动战马就要从大军中出去。

    “不可,女王。”身旁的大臣和诸将急忙阻拦。许紫烟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你们在此相候,待本王前往一见。”

    “末将愿与王同去。”一个白袍小将,振声说道。

    “不用”此时,许紫烟的目光变得坚定,淡淡地说道:“既然四海王琅琊能够独自一人,本王有何必有你陪同”

    话落,一催战马,荡起一道烟尘,向着两军中间的琅琊奔去。

    许紫烟催马飞扬的身影距离琅琊越来越近,在琅琊的眼帘中渐渐地放大。琅琊的眼睛渐渐地张大,但是许紫烟的身影却渐渐地变得模糊。因为琅琊此时的眼睛中已经蓄满了泪水,颤声地唤道:

    “烟儿”

    许紫烟的身子就是一抖,一勒缰绳,那飞奔的战马便缓下了速度,慢慢地向着琅琊行去。许紫烟望着琅琊的面庞,一种熟悉不可遏止地浮上心头,眼睛里慢慢地蓄满了泪水,轻声唤道:

    “小琊哥哥”

    两个人同时闭上了眼睛,任那泪水在面颊上滑落。以往的一幕幕涌上心头,那十年前的誓言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烟儿,长大了我要娶你。”

    “小琊哥哥,长大了我要做你的妻子。”

    同时,另一个声音也在不停地响起:

    “琅琊,她是你的杀父仇人。”

    “许紫烟,他是你的杀父仇人。”

    两个人是那么地不愿意张开眼睛,那从紧闭的双目中流下的泪水已经变成了血泪两行。

    琅琊终于张开了一双血眼,声音悲楚地说道:“烟儿,是我杀了你在大狱门口一直等待的父亲。”

    许紫烟轻轻点头,声音变得有些空洞:“小琊哥哥,你一直在大狱门口等待的父亲,是我杀的。”

    “杀你,我不忍不杀你,父仇何待?”

    琅琊再一次闭上了眼睛,“噗”的一声。口鼻之间**出血箭。

    “呵呵呵……”琅琊拔出随身长剑,仰天长啸,猛地双手握剑刺入自己的心脏,长啸之声戛然而止,口鼻之间鲜血狂涌。喃喃地说道:

    “两难唯解脱尔你我来世再见”

    许紫烟缓缓地催马上前,伸出一直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琅琊英俊的面庞,如梦似幻地吟道: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抽出腰间宝剑,翻手刺入自己的心脏。身形在马上一纵,跳到了琅琊的马上,许紫烟依偎在了琅琊的怀里。琅琊艰难地抬起手,抚摸着许紫烟的面庞,口中不时地喷出鲜血,艰难地说道: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噗~~”

    两人鲜血狂喷,摔落马下。残阳如血,旌旗遮天,潇寒平原,寂静无声。

    第二更到,求粉红票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