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长须鲸宝宝同学 。小冰卡同学 ,隐风之旅者 ,馥苏的打赏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唐雨润明显地感觉到了许紫烟的杀意,心中不禁就是一抖,一张脸气得煞白,却偏偏说不出什么狠话来。谁让她不仅制符术不如许紫烟,就连修为也不如人家呢但是心中的怨恨却更加地深了。

    “紫烟啊”居中的那个长老突然轻声说道:“唐雨润的话你要注意了,我也听说了一些在新人大比中针对你的一些传言,你要多加小心。”

    许紫烟心中自然知道长老是为了自己好,因为在外门的新进弟子中出现一个三品制符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己今后难免会被眼前的这几位长老当作苗子来培养,所以担心自己的安慰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如果对许紫烟的安慰视而不见,那才是不正常。

    但是,许紫烟知道自己和夏桀的仇怨是躲不了的。而且自己的心中也早有计划,自己就是要一鸣惊人,让太玄宗不得不重视自己。许紫烟要用自己不断地努力,让太玄宗把她和夏桀放在同一重视的水平上,到那时,自己的危境才算是化解掉了一半。再以后,那就是各凭手段了,最起码许紫烟不会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所以。许紫烟要高调,她要每到一处,都要成为中心,形成自己的势力。所以,听了长老的话之后,许紫烟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云淡风轻。向着长老躬身施礼道:

    “长老,紫烟有件事情想要请教一下。”

    “什么事情?”长老的神情明显愣了一下。

    “我想问的是,在历届新进弟子大比之中,我们千符峰外门夺过几次新人王?”

    “新人王?还夺过几次?”那个长老哭笑不得地看着许紫烟,喘了几口气才说道:

    “紫烟,你对太玄宗各峰的情况了解吗不跳字。

    许紫烟的神情作出迷茫装地说道:“不知道。”

    “好吧,那今天就让我来告诉你。”说到这里,目光向着大殿之中的弟子扫了一眼,说道:

    “你们也都认真听着。”

    “是,长老”大殿之内的二百多弟子同时躬身施礼应道。

    “太玄宗共有五峰,分别是万剑峰,万法峰,宝器峰,百草峰和我们千符峰。如今的百草峰峰主就是我们太玄宗的宗主,所以百草峰更名为太玄峰。现在我们只说太玄宗外门的新进弟子大比。

    在太玄宗的历史中,外门新进弟子大比的历届新人王都是在万剑峰和万法峰之中产生的,其他三峰没有一次获得新人王的称号,而我们千符峰更是垫底的时候多。而且在大比之时,是生死不计的,所以我建议你们,如果觉得自己不行。就直接认输,反正大家都知道我们千符峰主要以制符为主,也没有什么可丢人的。”

    说完这些话,台上的五个长老都微微有些脸红。何况大殿之内的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个个激动得浑身发抖,脸上充满了羞辱。但是他们又能够说什么?毕竟长老说的是实情。

    许紫烟的目光依次从大殿之内的众人脸上扫过,淡淡地说道:“我们千符峰虽然是以制符为主,但是也是修仙之人。如果在踏进宗门的第一天,就不战而屈,堕了心志,那以后还何谈修仙既然传闻有人要在新近弟子大比之中针对与我,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有什么实力,就算死在擂台之上,我也不能够堕了千符峰的名头。”

    “对和他们拼了”

    “不能够堕了千符峰的名头”

    “不战而屈,何谈修仙我们要战”

    “对要战”

    “战”

    “战”

    “战”

    望着一个个激动地满脸通红的新进弟子,五位长老很是无奈。想当初他们不也是如此吗?但是等到大败而归,损伤惨重的时候,便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勇气。不过,有一点,五位长老认为许紫烟说得很正确。就是那句:

    不战而屈,何谈修仙。

    正是当初他们丧失了勇气,这数百年来进境缓慢,因为他们的道心已经不再稳固。望着这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他们的心里也很是无奈。他们能够说什么?难道要阻止弟子们参赛?不说这样会丢尽千符峰的脸,最重要的是会彻底毁去这些弟子的道心。如果是那样的话,还不如战死在擂台之上。

    五位长老相视了一眼,仍然由居中的那个长老说道:“从今天开始,三个月后,就是新进弟子大比之日。在这三个月当中,你们依旧住在原来的地方。而且可以下山去坊市中购买你们需要的东西。但是,你们只能够在宗门和坊市这两处地方,不能够离开这两处地方。你们的修为还没有达到炼气期第十层,还没有下山的资格。听懂了吗不跳字。

    “是”大殿之内的弟子同时应道。

    “嗯”长老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次考核,对于许紫烟,木清牌和唐雨润达到三品制符师的弟子另有赏赐。赏木清牌和唐雨润两个弟子每人爆灵丹十颗,中品灵石五块。赏本届千符峰制符新人王许紫烟爆灵丹二十颗,中品灵石十块。”

    领了奖品,许紫烟等人也就离开了大殿散去。在散去的时候,唐雨润甩了甩袍袖,并没有和许紫烟打招呼便立刻离去。反倒是那木清牌邀请许紫烟想要聊一聊,许紫烟以准备大比为由婉言拒绝了。

    但是无论是在木清牌还是唐雨润的阵营内的弟子,神情都明显地透露出犹豫,望向许紫烟的目光都显示出想要追随之意。但是想到这些日子的传言,又在心中拿不定主意,一时之间心情忐忑地跟着木清牌和唐雨润离去,但是一颗心已经悄悄地偏向了许紫烟,只等着三个月之后。新进弟子大比之后的结果。许紫烟只要不死,不用夺得新人王,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投向许紫烟。

    许紫烟没有理会这些,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在新进弟子大比中大放异彩,自己自然会成为势力的中心。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打开自己的房门,待回头关门的时候,却发现赵颖,冷符和吴亚坤三人正局促不安地站在院子里望着自己。许紫烟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最终并没有搭理她们,而是将门关上,坐在了床上。

    思索了一下自己为新进弟子大比做的准备,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再准备的了。不过,距离新进弟子大比还要三个月的时间,想是这三个月的时间自己都要呆在外门,不能够和林绯虞等人再次前往廷岚山脉了。但是,如果那路广天回到廷岚山脉中寻不到自己怎么办?许紫烟微微地皱着眉头,寻思了半天,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前往廷岚山脉一趟,给路广天留下一些讯息。

    想到这里,许紫烟便有些懊悔,怎么就忘了在坊市中买一些传讯玉简。如果有了传讯玉简,自己和路广天的联系就会方便了许多。至于传讯符。许紫烟倒是可以制作,但是传讯符只是一个三品的符箓,不像传讯玉简那样可以使用上万次,使用一次就报废了。

    想到了传讯玉简,许紫烟心中一动,那传讯玉简就应该是把传讯符刻制在玉简之上吧。许紫烟便在自己的记忆中看是搜寻了起来,最后她还真是在宝器峰的炼器手法中寻到了传讯玉简的制作方法。许紫烟这一看,才知道传讯玉简并不是简单地将传讯符刻制在玉简之上,还涉及到炼器的问题。竟然品级十分地高,算作一种高品法器了。只是这种法器只是起到传讯作用,炼制的价值又高。通常的修仙者宁可使用传讯飞剑,也不愿意使用它。

    这传讯玉简虽然品级不低,但是却是辅助性炼器手法,没有攻击性,也没有防御性,所以才会放到了外门的藏书阁之中。许紫烟的储物戒指中有许多林绯虞给她的空白玉简,许紫烟便取出来几个,又掏出了一张火属性辅助符箓,弹指释放,一团火焰便在空中生成。

    许紫烟将那几个玉简虚空托住,置放在火焰之上,用真元将玉简紧紧地包裹住,然后又置于火焰之中。在许紫烟的真元挤压和火焰的燃烧下,一个时辰之后,那几个玉简便融化成了一团软玉。看着那一团软玉的大小,许紫烟将它分成了五份,然后在精神力的控制下,在每个软玉上刻制了传讯符阵,然后用软玉将符阵包裹在里面,又在初次炼器的新奇的心情下,将五个传讯玉简给弄成了五个动物的图案,这才弹指熄灭了符箓,将制成了五个传讯玉简收在手里,欣喜地端详着。

    认真检查了一下,又自己试验了一下,最终确定这五个传讯玉简确实是成功的,心情不禁大好。

    琢磨着,明天却坊市,瞅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去一趟廷岚山脉中自己的山谷,在竹楼里留下一个传讯玉简,再留下一段讯息,等到路广天回到山谷之后,自然会与她联系 。只是许紫烟不清楚自己究竟能不能成功地离开宗门,偷偷地去廷岚山脉,再偷偷地返回来。

    长老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允许她们私自离开宗门和坊市。如果被宗门发现,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不过最终许紫烟还是咬牙决定冒一次险,以自己的速度,一早晨就离开,黄昏十分就能够到达廷岚山脉,放下玉简,自己就再往回赶,在天明的时候就会返回宗门。一来一回,也就一天一夜的时间,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

    第二天,许紫烟做好了一切准备。并且将自己的留言也储存进了一个玉简之中。自己只要到了廷岚山脉的山谷,将留言的玉简和传讯玉简放下就可以离开了。

    一清早,天空刚刚放白,许紫烟就离开了宗门。但是她还是没有离开宗门就立刻赶往廷岚山脉。为了保险,不被别人发现,许紫烟还是先去了坊市。在大街上闲逛了一会儿,发现确实没有人注意她之后,便离开了坊市,纵身飞上云端,向着廷岚山脉的方向赶去。

    但是,许紫烟并不知道,她在坊市中闲逛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盯上她的不是别人,正是散仙城内威武堂的堂主严紫。

    真的到第五名了战友们太极品了下周工作会有一个调整,大概能够轻松一点儿,我争取下周加更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