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吉祥宝玉同学 。书友081009162537418同学 ,《月〓月》同学 ,紫晶波同学 ,小叶小草同学 ,琳儿lene同学 ,琪琪198同学 ,快乐的珏儿同学 ,唐唐8719同学 ,清歌。同学 ,母nn同学 ,轩辕御谶同学 ,3大笑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原本许紫烟回来也没有什么,但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许紫烟竟然能够通过二品制符师的考核。更令他们震惊的是,他们之前一直没有关注许紫烟的修为,如今这一关注,发现他们竟然看不透许紫烟的修为,如此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许紫烟的修为要强于他们。

    这怎么可能?当初许紫烟刚刚进入太玄宗的时候,他们可是都知道,许紫烟只有炼气期第六层的修为。新进弟子中一共就有七个炼气期第六层的修为。平时他们也没少在口头上嘲讽过这七个人,把他们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没有想到短短的一年时间,许紫烟不仅成为了二品制符师,而且还突破到了他们已经看不清的境界,这让她们如何不感到震惊。

    这个时候,木清牌和唐雨润也注意到了许紫烟的修为,二人的神色不禁大变,愣愣地望着许紫烟,心中一时之间难以承受。

    五个长老很快地便把十七个人制作的符箓检查了一变,脸上露出了欣喜地笑容,高兴地说道:

    “这次有十七个人达到了二品制符师的水平,不错,非常不错。凡是达到二品制符师的弟子,每人奖励两颗爆灵丹,一颗中品灵石。”

    十七个弟子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许紫烟当然也在其中,只不过她是装的。

    居中而坐的长老轻声说道:“休息两刻钟。”

    那唐雨润和木清牌等十六个人纷纷地席地而坐,开始调息了起来。看来刚才制作二品符箓消耗了她们不少的真元。许紫烟看到大家都坐下来调息,也只好席地而坐,做做样子。

    等到两刻钟之后,钟声再一次响起,许紫烟和那十六个弟子从弟子站了起来。前台上居中而坐的那个长老洪声说道:

    “如果还有弟子想要挑战三品制符师,现在就可以开始制作。时间是一个时辰,不想参加的旁观。”

    两道目光同时向着许紫烟望了过来,许紫烟目光一扫,便看到唐雨润和木清牌同时望向了自己。许紫烟含笑点头,却没有抬手去拿桌子上符笔。在唐雨润和木清牌的眼中便透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但是随即也露出了淡淡地不屑。然后两个人的目光又碰撞了一下,才抬手各自拿起了桌子上的符笔。

    其他的人也都看了一眼许紫烟,不过见到许紫烟没有动笔的意思,便都将目光聚焦在了木清牌和唐雨润的身上,那前台上的五个老者甚至露出了失望的目光。

    许紫烟没有动笔,是在观察唐雨润和木清牌二人的情况。此时的大殿之中只有他们两个人在挑战三品制符师的资格,争夺那制符新人王的名誉。许紫烟一看他们两个的运笔方式,就知道这两个人也都只是刚刚达到三品制符师的水平,也只是能够制作出来三品的初级符箓。略微寻思了一下,觉得还是保险一些,自己就制作一张三品的高级符箓吧,顶级的就不需要了。

    抬手拿起了符笔,便立刻感觉到前台上的五个长老的目光望了过来。许紫烟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饱蘸朱砂,降低着制符的速度,开始在符纸之上画了起来。凭着许紫烟的制符水平,就是在刻意地减缓速度,也在半个时辰之内的时间里制作完成了。如此仅用了长老给出的一半时间。轻轻地放下了符笔,便背负着双手站在了那里。

    前台的五个长老见到许紫烟放下了符笔,眼中就是一亮。如果不是碍于现在正是比赛的时间,他们说不定就跑过来查看了。许紫烟目光向着木清牌和唐雨润望去。见到两个人仍然在那里全神贯注地制作着符箓,鬓角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

    其他观看的弟子当初见到许紫烟拿出符笔开始制作,心中就是一惊。再等到许紫烟放下符笔,心中更惊。特别是冷符和赵颖,此时的目光中透露出来的完全是不可置信。再回头看看木清牌和唐雨润,仍然在那里艰难地制作的三品符箓,整个符箓才看看做完一半。一时之间,大殿之上的目光都在许紫烟,木清牌和唐雨润的身上转来转去。好不容易等到唐雨润和木清牌两个人也放下了符笔,居中的长老便招了招手,示意许紫烟,唐雨润和木清牌三个人将制作的符箓交上来。

    木清牌和唐雨润自然是不知道许紫烟也制作了符箓,还只道长老只叫他们两个上前,便互不服气地彼此看了一眼,这才小心翼翼地双手拿起了自己制作的符箓,走到了前台,恭恭敬敬地交了上去。

    九品符箓许紫烟都制作了一堆,这三品的符箓她自然是没有看在眼里,随意地拿起那张三品符箓,向着前台走去。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唐雨润和木清牌霍然回头,震惊地望着许紫烟。

    他们两个没法不震惊,许紫烟既然拿着一张符箓走上了,就证明许紫烟也制作了一张三品符箓。而且他们两个心里十分地清楚,在他们两个动笔的时候,许紫烟还没有动笔。但是等到她们两个放下符笔的时候,那许紫烟却早已经放下了符笔,这说明什么?

    只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许紫烟制作符箓的速度要比他们两个还要快。如此。就算许紫烟制作的符箓,水平和她们两个一样,他们两个也输了。一时之间,唐雨润和木清牌的脸色都变得十分地难看。

    许紫烟神情淡淡地走到了长老的面前,将手中的那张三品符箓放到了桌子上。其中的一个长老拿起了木清牌制作的符箓,看了一眼,满意地笑着说道:

    “木清牌,制作三品初级符箓一张”

    “耶”木清牌阵营中的弟子高声欢呼。

    另一个长老拿起了唐雨润制作的符箓看了一眼,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神色,高声说道:

    “唐雨润,制作三品初级符箓一张”

    “耶”唐雨润阵营中的弟子也高声欢呼,同时不服气地看着对面木清牌阵营中的弟子。

    此时,台前的四个长老,包括站在那里的木清牌和唐雨润的目光都望向了中间的那个长老。许紫烟制作的那张三品符箓,此时就在他的手中。此时,那个长老的神情有些激动。在太玄宗的历史长河中,也不是没有过外门新进弟子在一年的时间里,成为三品制符师,制作出来三品的高级符箓,但是那毕竟是极少的情况,而且近千年来,根本就没有再发生过这种事情。

    抬头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许紫烟,目光又是一震。他此时才注意到许紫烟的修为,许紫烟那炼气期第九层的修为,让他的心中充满了震惊。许紫烟进入宗门之时的修为他是知道的,如今看到许紫烟炼气期第九层的修为,一个不可遏止的念头跳上心头:

    “难道这许紫烟是一个天才?”

    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高声说道:“许紫烟,制作三品高级符箓一张”

    “嘎?”

    大殿之上,木清牌和唐雨润两个阵营的弟子,刚才还在欢呼的声音嘎然而止。一个个呆滞地望着站在前面的许紫烟,那冷符。赵颖和吴亚坤更是一脸的惊惧。一直站在许紫烟身旁的唐雨润和木清牌更是身体轻颤,不可置信地望着许紫烟。那木清牌短暂地失神之后,立刻抱拳作礼道:

    “许师妹,刚才师兄我唐突了。”

    木清牌这句话自然是指的他刚才邀请许紫烟加入自己阵营的事情,想一想自己方才在邀请一个无论是制符境界,还是修为都强于自己的人来做自己的手下,心中便尴尬不已。

    许紫烟急忙回礼道:“木师兄,您太客气了都是同门,算不得什么事情。”

    闻听许紫烟如此说,那木清牌心中的尴尬才减轻了许多,同时对许紫烟也心存好感,想着以后一定要和许紫烟好好亲近,搞好彼此的关系。

    那一旁的唐雨润就更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木清牌也还罢了,要知道方才木清牌怎么也是亲自前去相邀许紫烟,而且态度很是客气,而她唐雨润呢?只是派了一个手下,而且是以命令的语气,想要许紫烟加入到自己的阵营。

    但是,当时的唐雨润已经觉得很给许紫烟面子了,一个刚刚在考核之中才突破的人,自己有必要重点关注吗?谁知道,眼前的这个许紫烟根本就不是刚刚突破的一品制符师,而是已经有了三品制符师的境界,而且还要高出她唐雨润。一是时间,唐雨润真的觉得这张脸丢大了。

    而且在她的心里莫名其妙地对许紫烟产生了一丝怨恨,她觉得就是因为许紫烟才让自己如此丢脸。明明有着三品制符师的水平,干嘛混在一群废材的堆里?这不是故意扫她的脸吗?对她一定是故意的

    想到对许紫烟的那些传闻,唐雨润不禁冷笑着说道:“恭喜许师妹啊只是我听说三个月后的新人大比,有很多人在等着你呢你可要多加小心啊要知道在每次大比的时候,都有人意外死亡的。”

    许紫烟望向唐雨润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从唐雨润的话中,许紫烟已经清晰地感觉到了敌意。原本许紫烟就每时每刻都生活在夏桀的压力之下,如果再有一个对自己充满敌意的人在自己的身边,共处于一个地方,这样许紫烟的心中很不放心。唐雨润如今既然已经对自己释放出来了敌意,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么此事就很快地会传了出去。将来很可能就会被夏桀所利用。这是许紫烟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所以,许紫烟的声音立刻变得冰寒:

    “是吗?唐师姐还是不要为我担心了。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如果在新人大比的时候,你遇到了我,你可做好了心里准备?”

    最近工作忙,下班晚。第一章送上,立刻码第二章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