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5号佳丽同学的粉红票铃动感激不尽顿首百拜

    “一个人给击败的?”林绯虞脸上难掩震惊之色。

    “而且是父亲的六大弟子一起上,他独自一人,一剑败六人。”林飞夜苦涩地说道。

    “一剑败六人?”林绯虞傻傻地站在那里,喃喃自语。

    旁边的尤月等人也是一脸的痴呆模样,就是许紫烟也是一脸的震惊。一个人,一把剑,一剑败六人这……也太强了吧怎么说,那六个人也是太玄宗宗主的真传弟子啊难道这就是一剑破万法?想到这里,许紫烟心中一震。暗道,这下子,恐怕林上风的老脸要丢尽了。怪不得那林飞夜的母亲要发火,但是却没有听到宗主发火,他倒是沉得住气。

    这个时候,听到林飞夜说道:“母亲一向最是心疼你,也只有你去才能够相劝母亲,我来这里就是来搬救兵的,你快去劝劝母亲吧。”

    这个时候,那林绯虞反倒冷静了下来,坐到了椅子上,望着林飞夜问道:

    “让我去劝母亲,我总得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万剑峰和我们太玄峰为什么发生冲突,又是如何上得擂台,那凌一剑说过什么,又是怎样一剑败的父亲六大弟子?”

    林飞夜苦笑道:“起因是我们太玄宗的内门普通弟子和万剑峰的内门普通弟子,在外面历练的时候,为了一颗五阶妖丹争执了起来。最后他们打了起来,那妖丹便被万剑峰的弟子给抢了去。待两个小队一起回到宗门之后,正碰到两峰的真传弟子,于是两峰的真传弟子就在言语上争执了起来。

    后来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太玄峰和万剑峰的真传弟子都跑了出来,那万剑峰的大弟子凌一剑更是放言,说我们太玄峰除了父亲之外,其余的不过都是笑话。”

    林飞夜这“笑话”两字一出口,屋子里面的人俱都面色一变。林飞夜看了一眼屋子里面的人,气愤而又苦涩地说道:

    “父亲的弟子如何受得了凌一剑的言语,便要和凌一剑决斗。没有想到那凌一剑听到决斗,更是嚣张得要一人独自挑战父亲的六大弟子。而师兄他们心中也知道如果和凌一剑单打独斗,肯定不是凌一剑的对手。他们想的是,既然凌一剑要一个人单挑六人,那么他们就借这个机会好好教训他一顿。但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六个人竟然没有接住人家一招。”

    屋子里面一下子寂静无声,静得可以听得到心脏的跳动声,最终林绯虞无奈地一叹道:

    “我们太玄峰竟然衰弱如斯唉~~”这一声长叹,绕梁不去,压在屋子里每个人的心头。

    抬眼看了李蓉儿一眼,轻声说道:“蓉儿,你偷偷去看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如果就剩下了母亲一人,我就去劝劝母亲。如果六位师兄还在那里,我倒是不便过去,总要给六位师兄留些颜面。”

    “是”李蓉儿起身离开了屋子,向着太玄宗峰顶而去。只是没有过上一会儿,便见到李蓉儿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压低着声音喊道:

    “绯虞师姐,不好了。”

    “出了什么事情?”林绯虞看到李蓉儿慌张的模样,还道自己的母亲出了什么事情,“腾”的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急声问道。

    “宗主和万法峰的峰主正向着这里走来,眼看着就要到了。”

    屋子里面“腾”地站起了两个人,一个是林飞夜,一个是许紫烟。林飞夜是害怕父亲,由于自己的资质,他的心里一直愧对父亲。一向是躲着林上风,如今听说自己的父亲和万法峰的言峥一起过来,想到如果那言峥再在言语之间讽刺自己几句,那父亲的脸面还往哪里搁?

    许紫烟害怕的是见到是万法峰的峰主言峥,自己和万法峰可是很不对盘。这个言峥是夏桀的师父,如果见到自己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而早就站了起来的林绯虞也是害怕,她心里如何不知道许紫烟和万法峰之间的事情,便急忙对许紫烟说道:

    “紫烟师妹,你到里屋先去躲一躲,等着我爹爹和言师叔离开之后,你再出来。”

    她的话音刚落,林飞夜也急忙说道:“我也进去躲躲。”

    说完也不理会许紫烟,慌慌张张地跑进了里屋。许紫烟此时也有些慌神,急忙也跑进了里屋躲了起来。

    许紫烟和林飞夜躲到了里屋之后,两个人相互张望着都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最不好意思的却是林飞夜,他一个男子却要躲起来,这原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且躲闪的还是自己的父亲,最令他尴尬地是,还是当着一个女孩子的面躲起来。

    而这时候,太玄宗宗主林上风和万法峰峰主言峥已经推门走了进来。林绯虞等人急忙站起身形,拜见宗主和万法峰峰主。

    “不用拘束,起来吧”林上风摆了摆手,又看了一眼尤月等人,淡淡地说道:“你们先下去吧。”

    “是”

    尤月等八个人轻轻地退了出去,然后又轻轻地将门关上。林绯虞请父亲和言峥在上首坐定,自己才在下手坐下,悄悄地打量了一下父亲,见到父亲的神态虽然有些忧郁,但是倒也平和,偶尔眼中还会闪过一丝笑意,完全不像哥哥说的那样。于是便放下了心,同时也有些奇怪。

    林上风见到房门关上,便望着林绯虞,笑着说道:“回来了,也不知道去看看父亲,真是白疼你一顿。”

    林绯虞见到父亲语气轻松,便彻底放下了悬着的心。轻声回道:“爹爹,女儿这不是刚回来吗?正要去拜见您呢,您就过来了。”

    林上风慈爱地看了她一眼,微笑着说道:“你母亲正在和我怄气发火呢,为父跑到你这里躲一躲,呵呵……”

    林绯虞故作惊讶地问道:“母亲发火了?这是为什么?”

    林上风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淡淡地说道:“等一会儿,你去你母亲那里,自然就知道了。”

    林绯虞故意撅着嘴说道:“又要我去灭火”

    “哈哈哈……”林上风和言峥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

    许紫烟听着外面林上风和林绯虞之间的谈话,感觉到林上风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六大弟子败于万剑峰一人而有丝毫的不高兴,反而似乎很高兴,目光便有些不解地望向和自己同样躲在里屋的林飞夜。林飞夜也不明白自己的父亲究竟是怎么回事,便朝着许紫烟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又听到外面林上风的声音响起:“绯虞,我听前些日子回来的司徒长老说,紫烟是五属性灵根?”

    “是,这件事是我和司徒长老无意中说起的,怎么了,爹爹?”

    “哦,她真是五属性灵根啊”

    林上风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在他的心中,原本对许紫烟是非常的重视,一个在炼气期就能够制作出九品符箓的弟子对于宗门原本就有着不可轻视的用处,更为重要的事情是,林上风看重的是许紫烟的未来。在炼气期就能够制作出九品符箓,如果许紫烟的修为达到筑基期呢?结丹期呢?

    但是如今听说许紫烟是五属性灵根,那也就意味着许紫烟几乎就突破不到筑基期。那也就是说许紫烟的制符术也是到了尽头,不会再有寸许长进。如此一来,许紫烟的价值对于宗门就没有那么大了。

    今天林上风原本对于万剑峰对于太玄峰如此打脸的行为,非常的愤怒,同时也非常的无奈。太玄峰如今的状况还真是像凌一剑所说的那样,除了他宗主林上风之外,还真是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人才。他很担心这样下去,在自己寿元耗尽陨落之后,被打回原形的百草峰在太玄宗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自己的一双儿女会是什么样的处境。

    万剑峰和百草峰不对付已久,这次的打脸行为看似偶然,但是在林上风这种人眼里,却绝对不是偶然的行为。这就是对林上风这个宗主赤lu裸的挑战。但是,现在的太玄宗局势很不明朗。太玄峰和千符峰已经暗地里达成了联盟,万剑峰和万法峰都是想着争夺宗主之位。而宝器峰则在观望之中。

    如今林上风也知道,随着自己寿元的耗尽,无论是修为还是战斗力都已经不复当年。恐怕现在就是比莫惊鸿和莫释君二人还能够强出一些,但是也不会太多了。如果再过去五十年或者一百年,恐怕此消彼长,自己就已经不是那两个人的对手了。下一任的宗主是一定会在这两个人之中产生。

    万剑峰已经和自己通过这件事情撕破了脸皮,那么自己就只好选择和万法峰合作了。但是正当他今天对万剑峰的做法愤怒不已的时候,他没有想到万法峰峰主言峥会前来拜访他。而且他也知道了许紫烟是五属性灵根的事情,他前来拜访林上风的目的就是想要将许紫烟要到万法峰,作为夏桀的侍妾。

    自从极品上传以来,铃动一直保持着日更最少两章,如今已经近百万字。不敢说是日更最多的,但是也应该是最稳定的。铃动知道到了年底,大家都很忙。但是我相信极品的战友们一定会继续支持我。铃动拜谢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