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颖三个人便从地上站了起来,轻手轻脚地离开了许紫烟的房间,又轻轻地将许紫烟的房门给关上,这才相互对视了一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庆幸许紫烟今天没有爆揍她们一顿。

    许紫烟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便拿出了林绯虞给她的传讯玉剑,贴在自己的眉心处,输入了一股讯息之后,又打了几个手诀在上面,便一扬手,那只玉剑便穿门而出,向着内门飞去。

    过了一会儿,那玉剑便又飞了回来。许紫烟伸手抓住玉剑,贴在眉心之处。脸上便露出了微笑,翻身下床,推开了房门,向着内门御剑而去。

    来到了内门之外,降下飞剑,便看到李蓉儿正站在那里等着自己。见到许紫烟从空中落下,便笑着说道:

    “紫烟师妹,才刚刚分开,就想绯虞了?”

    许紫烟自然是从李蓉儿的话中听出了她的警惕,心中知道是她们这些跟着林绯虞的人害怕自己向林绯虞索要丹药,这样就分去了她们应得的一份。心中便轻叹了一声,但是面上还是十分客气地说道:

    “李师姐,我在太玄宗呆得时间太短,刚才回到外门,便听到了许多事情,心中有些迷惑,所以前来向绯虞师姐问问。”

    李蓉儿听得许紫烟如此一说,再在心中一想,那许紫烟确实是在太玄宗的外门只呆了一个月的时间,只怕是对太玄宗没有丝毫的了解。想到外门就要进行新进弟子的考核,之后又是新进弟子大比。这一下,恐怕许紫烟难免要手忙脚乱,来问问林绯虞也属正常。便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说道:

    “我还以为你是想念我们了,原来不是啊,师姐我的心里真的好失望啊”

    许紫烟心中感叹李蓉儿变脸之快,也被她的话雷得浑身发麻,便立刻说道:

    “小妹当然也想念各位师姐。”

    “好了,我们别站在这里了,我带你去见绯虞师姐。”

    来到了林绯虞的住处,许紫烟见到尤月等人都在,便见过礼之后,大家随着许紫烟进入到她的房间,各自落座。林绯虞便轻声问道:

    “紫烟师妹,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刚回来就急着见我?”

    尤月等人也都目光灼灼地望着许紫烟,等待着许紫烟说出她来此地的目的。许紫烟当然不能够上来就问夏桀的事情,便又问了一遍新进弟子大比,外门大比和内门大比的事情,林绯虞也都耐心地给予作出解释。而尤月她们见到许紫烟果然只是前来询问一些事情,便都长长地暗自吐出了一口气。在她们的心里,只要许紫烟不和她们的利益发生冲突,她们还是十分愿意和许紫烟交好的。毕竟许紫烟在她们的心里不是弱者,而是一个能够制作出来九品符箓的强者。

    最后,许紫烟又装作十分随意地提起了昨天在坊市中遇到的夏桀,言语之中对夏桀的做法充满了气愤。尤月等人恐怕也曾经受到过夏桀的欺负,或者被夏桀讥讽过,对夏桀早就心生怨恨。一时之间也对夏桀口诛笔伐了起来。

    看到尤月等人如此地配合自己,许紫烟的心中也很高兴,但是脸上仍然作出十分担忧的样子说道:

    “绯虞师姐,像夏桀这样无品无德之人,就是修为再高,恐怕也非宗门之福啊,难道宗主就这样包庇于他,听之任之?”

    林绯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紫烟师妹,你不知道,在我们太玄宗的大对头华阳宗内,出了一个修炼天才。叫做吕东阳,年仅二十岁,就已经是筑基期第七层的修为了,年龄比夏桀还要小。由此就可以看出他的修炼天赋,而他们太玄宗能够与他相比的也就是夏桀了。

    所以,爹爹也是没有办法。只是想着夏桀随着年龄的增长,能够明白事理,但是谁又能够想到他夏桀变得越来越过分。不仅仅是爹爹对他十分地头痛,就是夏桀的师父,那万法峰的峰主言峥也对夏桀十分地头痛。大的责罚吧,不行。太玄宗还指着他将来对抗华阳宗的吕东阳。责罚小了吧,那夏桀根本就不在乎。最近几年,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已经知道了太玄宗为什么对他如此庇护,知道自己是太玄宗培养对抗华阳宗的吕东阳的,便更加地嚣张起来。”

    许紫烟到了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夏桀为什么如此地嚣张,原来是太玄宗有着不得已的苦衷。许紫烟低着头再那里寻思着,杨玲珑此时也已经加入了华阳宗,如今十九岁的她已经是筑基期第四层的修为,说不定已经是筑基期第五层的修为。按照她的年龄和对比,她的天赋并不比那个吕东阳差,想是她和李东阳之间应该也有一番龙争虎斗。

    既然那个夏桀是因为本身的实力强势而得到太玄宗的纵容,那么我也就不要再低调了,逐渐露出我的峥嵘吧。许紫烟暗暗地握了一下拳头。

    林绯虞看着许紫烟,有些担心地说道:“紫烟师妹,我知道你曾经在世俗界的时候得罪过夏桀。他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前去报复与你,但是他却可以利用规则报复与你。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规则?”许紫烟迷惑地问道。

    “就是利用新进弟子大比,或者外门弟子大比,还有将来的内门弟子大比。他可以派人在新进弟子大比中或者外门弟子大比中将你击杀,要知道在大比之时,规则是可以杀人的。”

    “我也不是那么好杀的吧?”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林绯虞摇了摇头,忧虑地说道:“紫烟师妹,你的修为还是太低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有着制符的能力,但是在大比之时,规则是不允许使用符箓的。”

    “为什么?”许紫烟不解地问道:“千符峰最拿手的就是制符术,不让我们千符峰使用符箓,那难道万剑峰不使剑吗?万法峰不用法术吗?宝器峰不使用法宝吗不跳字。

    林绯虞被许紫烟一连串的问话给问得笑了起来,待笑声落尽才认真地问道:

    “紫烟师妹,我问你,修士的根本是什么?”

    “当然是……”许紫烟说道这里,突然停了下来,脸上浮现起沮丧的神情。

    林绯虞见到许紫烟的神情,便知道她已经明白,但是仍然接着说道:“我们修士修炼的自然是法术,所以万法峰使用法术那是正常的。不仅是万法峰使用法术,你们千符峰不也是要使用法术吗?这是我们修士必修的根本。”

    “那万剑峰呢?”许紫烟有些不甘地问道。

    “那是修仙之人的另一脉,他们修的本就是剑修,如何能够不让他们使剑?”林绯虞好笑地说道。

    “那宝器峰呢?他们使用法器,法宝这总不是修士必修的东西吧?”许紫烟愤愤不平地说道。

    林绯虞仍然是摇着头说道:“法器和法宝又哪里仅是宝器峰在用?那个峰不在用?”

    “那为什么只有我们千符峰的符箓不能够用?”

    林绯虞苦笑着说道:“不仅仅是你们千符峰的符箓不能够用,我们太玄峰的丹药在擂台上也不能够用。”

    “为什么?”

    “就是为了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假设一下,如果我们太玄峰的弟子每人都揣着大把的丹药上去比试,恐怕同阶之内,就是耗,也会把对方给耗垮了。同样,如果你带着一把九品的顶级符箓上擂台比武,那还用比吗?你一把符箓撒出去,轰也把对手给轰死了。

    因为你的符箓是个人就可以释放,哪怕是没有修炼过的人,把它撕开一扔都能够释放,根本就不消耗释放者的丝毫法力。而我们太玄峰的丹药就更不用说了,那是补充真元的。但是宝器峰的法器就不同了,品阶越高的法器,释放出来耗费施用者的法力越巨大。法器的威能是要靠使用者的法力去支撑的。所以它还是和修士的修为有关,也是检验修士的一种方法。”

    许紫烟吸了吸鼻子,还是有些不满地说道:“但是,那法器的威力完全大大地高于所消耗的法力,这还是不公平。”

    “没有完全公平的事情,只能够做到尽力的公平。所以,修仙界的修士都对法器,法宝趋之若鹜。要知道一个好的法器或者法宝,几乎能够使一个修士在同阶之内没有敌手,如果是那种上品的法器或者法宝,还可能越阶挑战。”

    许紫烟听了便在那里发呆,她可是修仙界的菜鸟一只。啥装备也没有的主,原本以为凭着自己的符箓参加大比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却没有想到大比之时根本就不允许使用符箓。那她许紫烟还打个屁啊,不让使用符箓,就好比斩去许紫烟一条臂膀一般,一下子便让许紫烟失去了底气。

    林绯虞看着许紫烟,饱含深意地说道:“紫烟师妹,以夏桀的性格,他一定会报复于你。不过有宗规在,他也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报复与你,但是却可以派人在大比之时,对付与你。所以,你要小心。”

    第二更到,求票票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