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才是贼,那个珠子是我的,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你还给我。”地上的少年猛然站了起来,扑向了夏桀。

    “滚”夏桀只是一挥手,那少年还没有靠近夏桀,便倒飞了出去。跌落在十几米外,嘴里已经喷出了鲜血。

    站在窗口处的钱厚,目光就是一凝,紧紧地盯着夏桀手中的那个珠子,眼中异光闪烁。突然,空中传来衣袂的飘动声,五个太玄宗的弟子出现在现场,大声的喝道:

    “是谁在太玄宗的坊市中闹事?”

    “是他,是他抢我的珠子。”那个少年大声地哭喊着,并且用手指着夏桀。

    “小子,不要乱说话,是你想要偷我的珠子,被我发现了。我没有杀你,你竟然反咬我一口,难道你真的不想要活了吗不跳字。

    夏桀这一说话,那五个太玄宗在坊市中留作管理的弟子便看清了站在他们眼前的人是太玄宗第一天才夏桀。一个个便面露苦涩。夏桀究竟十个什么样的人,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在他们的心中已经基本上认定,那个珠子不是夏桀的,而是那个少年的。一定是这个珠子有着什么能够让夏桀看得上的地方,而且这个珠子应该是很有些价值。这个价值应该是夏桀付不起的,所以他就抢了。这样的事情,他夏桀在以前也不是没有干过。只是这坊市原本就是太玄宗开的,而夏桀又是太玄宗的第一天才,他们这些被宗门派来镇守坊市的弟子又能够把他怎么样?

    此时,那夏桀也看到了那五个太玄宗弟子,只是一甩袍袖,转身就走,而且还冷声喝道:

    “把事情解决好了,别让那个小贼来找我的麻烦。”

    那五个太玄宗弟子脸上的神情就是一窒,其中的一个年长的人,已经气得浑身轻颤。望着夏桀离去的背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制住了心中的愤怒。走到那个少年的跟前,伸手将那个少年扶了起来,轻声说道:

    “少年,赶紧走吧。不要在这里闹了,那个人你惹不起。”

    站在窗口的钱厚突然朝着街上喊道:“吴长老。”

    那个年长的太玄宗弟子抬头向着钱厚望去,眼中就是一亮,急忙拱手说道:

    “原来是钱师侄。”

    “你把那个少年带上来吧。”钱厚淡淡地说道。

    不一会儿,雅间的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之后那个吴长老便带着那个少年走了进来。众人和吴长老也都认识,便免了相互介绍。这里只有许紫烟面生,所以那吴长老的目光也只在许紫烟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之后看到她只是炼气期第九层的修为便移开了目光。转向了钱厚说道:

    “钱师侄,你要见这个少年?”

    钱厚点了点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轻声问道:“那个珠子真的是你的?”

    “是我的。那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我可以发誓。”那个少年激动地说道。

    “你把事情说给我听听。”钱厚的神情依旧淡淡。

    “那个珠子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他虽然也不知道那个珠子究竟是什么,但是他告诉我那个珠子一定很珍贵。去年,我的修炼的时候出了岔子。坊市中的陆医师说需要一颗四品的润脉丹才能够医治。可是一颗四品的润脉丹需要百万以上的灵石,我又哪里能够出得起。所以,我便想起了这颗珠子。

    我去了一家铺子,那家铺子的掌柜只肯给我五千灵石,我便没有买,想着去另一家去看看。没有想到那个人也从铺子里面走了出来,劈手就把我的珠子抢了过去,然后还骂我是小贼,说我偷他的珠子。呜呜……”说着,那个少年便哭了起来。

    “那个铺子叫什么名字?”

    “叫万宝店。”那个少年边哭着边说道。

    钱厚的脸上便现出了苦笑,朝着那个吴长老摆了摆手,那个吴长老便带着那个少年走了出去。那个少年在离开的时候,张了几次口,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神色黯然地离开了雅间。

    许紫烟望着大家都在那里阴沉着一张脸,似乎都知道些什么。只有自己蒙在鼓里,可是自己的身份又不好开口相问,便将探寻的目光望向了林绯虞。林绯虞自然是感觉到了许紫烟的目光,脸上便现出了愤怒之色,重重地一拍桌子,对许紫烟说道:

    “那个万宝店就是夏桀开的。今天这个事情,一定是夏桀见到那个少年手中的珠子是个宝物,所以就硬抢了过去,这样的事情他又不是没有干过。”

    许紫烟便微微地皱了皱眉,便轻声问道:“绯虞师姐,他不是万法峰的弟子吗?他开个万宝店,都买些什么?”

    林绯虞气哼哼地说道:“他在外面自己也有些产业,那些产业中也有些矿脉,他拿着那些矿石和宝器峰换一些法器,再加上他在外面收购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便放在了那个万宝店中贩卖。”

    “他在宗门之外还有自己的产业?”许紫烟吃惊地问道。

    “有”旁边的钱厚轻声说道:“他在外面总共有四处产业,其中的两处是两条矿脉,都是金属矿,矿质很好。一处茶园,还有一处是他在小阳山建立的一个势力叫做广闲堂。”

    “建立势力?”许紫烟心中便是一惊道:“宗门竟然允许他自立山门?”

    “噗嗤!”

    旁边的林绯虞便笑了出来,望着许紫烟说道:“什么自立山门啊,他就是成立了一个势力,将那些散修之类的纳入他的广闲堂,作为保护他宗门外的那些产业的一方势力。当然以夏桀的性格,也一定会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不然,他的万宝店不时地出现一些品级不错的东西,又不是宝器峰给制作,多半都是他的那个广闲堂抢来的。”

    许紫烟点了点头,不再言语。心中却是在想着夏桀,许紫烟和夏桀的仇应该是化解不了的。许紫烟在心中倒是不计较什么,毕竟当初自己一方也没有吃亏。但是一想起夏桀当初离开之时的模样,那眼神,那语气。许紫烟就知道自己和夏桀之间没有化解的可能。

    夏桀如今的修为要比许紫烟高,而且名声也是太玄宗第一天才,受到万法峰的格外看重。而且今天又让许紫烟知道了,夏桀不仅仅在宗门之内势力强横,就是在宗门之外也有着不弱的势力。这不禁让许紫烟的心中也感觉到有些忧虑起来。

    因为无论从那个方面比,如今的许紫烟都是全方位不如夏桀。在修为上还是其次,那夏桀是筑基期第七层,而许紫烟是筑基期第五层,真要打起来,许紫烟还真就未必怕他。但是夏桀背后站着的力量,还有夏桀这本身就具有的实力,却不得不让许紫烟慎重对待。

    在这个屋子里面,许紫烟是资历最轻的一个,自然是不好再说什么,便沉默不语。而其他的人也被这件事情闹得没有了情绪,一时之间都没有了性质,便草草地结束了,走出了酒楼。那钱厚也客气地和林绯虞等人告辞离开。许紫烟便跟着林绯虞等人回到了客栈各自休息。

    在路上,许紫烟也偷偷问过林绯虞,夏桀如此的做法,难道宗主就不管吗?那林绯虞便也无奈地告诉许紫烟,夏桀的资质确实是太玄宗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这样的天才放到那个宗门都会视若珍宝。看做是振兴宗门的希望,所以不仅仅是万法峰把他宝贝得了不得,就是宗主也对他充满了希望。虽然对他的品行有些失望,但是对他修为的进境还是十分地满意。所以,只要他不是犯了大逆不道的事情,宗门还真是不舍得把他给怎么样。

    如此一来,许紫烟的心里就更加地纠结。夏桀就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她的心头。迷迷糊糊地休息了一晚,便随着林绯虞等人回到了山门。在许紫烟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忧虑,就是那夏桀究竟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自己究竟是要忍气吞声,还是要奋起反抗。

    一路上心神不定地回到了宗门,和林绯虞等人告辞之后,便回到了外门自己居住的院落。径直御剑落在了自己的院落里面,打开自己的房门,进入房间,随手又将房门关上。耳边便听见了院落之中的三个房门几乎是同时打开,那赵颖,冷符和吴亚坤便从房门中走了出来。

    三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凑到了一起,一边望着许紫烟的房门一边低声说道:

    “刚才是许紫烟的房门响动吧?”

    “应该是吧,难道是她回来了?”

    “我们怎么办?”

    “要不要教训她一下?”

    “不知道那些寻找过她的人会不会是他的长辈,我们一旦要是教训了她,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

    屋子里面的许紫烟盘膝坐在床上,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中寻思着:“听她们话中的意思,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里,竟然有人前来找过我,不知道是不是夏桀,如果真的是夏桀,我该如何是好?”

    一想到这里,心中不禁又烦躁了起来。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