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en嘟同学成为舵主

    许紫烟骑着妖马在前面跑着,路广天和林绯虞等人在后面紧紧地追着。好在那妖宠园距离城门并不远,只是两刻钟的时间,许紫烟等人就出了城门。

    一出了城门,林绯虞等人便纵身而起,飞向了空中。同时林绯虞素手一扬,那个红绫便从林绯虞的储物戒指中飞了出来,瞬间放大。众人纷纷地落到了红绫之上,许紫烟也一手托着妖马,脚踏飞剑冲了上去。之后林绯虞便掐动指诀,那红绫便以来时两倍地速度向着廷岚山脉飞去。

    此时天已近黄昏,那条红绫风驰电掣般地消失在散仙城外。许紫烟等人都很紧张,她们不知道威武堂有没有飞行法器,但是她们知道,就算威武堂没有飞行法器,就是凭着严紫结丹期的修为,虚空飞行,也能够追上她们。

    果然,在第二天朝阳初起的时候,许紫烟她们的身后传来了衣袂的快速掠动声。一条人影在朝阳中渐渐地凸显了出来。却正是那结丹期的严紫。

    原本那严紫知道了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断腿之后,便立刻冲进了妖宠园,在他的心里认为一定是王淼做的事情,当他得知是许紫烟等人做的事情之后,再派人一打听,果然是许紫烟骑着那匹妖马离开了散仙城。

    于是,严紫在恼怒之下,毫不犹豫地踹断了王淼的两只胳膊,便跑到他的妹夫散仙盟盟主那里去借散仙盟唯一的一件飞行法器紫葫芦。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紫葫芦早一步被童子文浩给借去玩了。而且散仙盟盟主撒下大把人马去寻找自己的儿子文浩,但是童子文浩就如同在空气消失了一般无影无踪。

    他哪里知道童子文浩就料到那严紫会去向自己的父亲借飞行法器紫葫芦,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将父亲的紫葫芦借到手之后,便和自己的两个保镖躲了起来。散仙城如此的巨大,一个想要躲起来,又哪里是那么好找的?

    所以那严紫最终还是等不及了,再等下去,许紫烟等人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如果许紫烟等人飞回了太玄宗,就凭他刚刚突破结丹期的修为,他敢去向太玄宗要人吗?而散仙盟盟主也不好派盟中的高手去帮着严紫,那就等于和太玄宗开战了,而且是主动开战。毕竟人家太玄宗的弟子在他的散仙盟中并没有杀人,而且还很遵守规矩。如果在这种条件下,你散仙盟还敢主动开战,那不是找不自在吗?他散仙盟还没有强大到敢和太玄宗直接叫板的底气。

    所以,严紫只好一个人离开了散仙盟虚空飞行,向着许紫烟等人一路追踪而来。他没有带其他的人,一方面带也没有用,他威武堂中只有他一个结丹期的大修士。那些筑基期的修士飞行的速度根本就追不上林绯虞的红绫。

    当初林绯虞等人一出散仙盟,林绯虞就释放出了飞行法器红绫。那些散仙盟的修士自然是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严紫。所以,严紫只好一个人向着许紫烟等人追踪而去。另一方面,严紫觉得凭着自己结丹期的修为,一个人对付许紫烟等一群筑基期的修士也就够了。所以,他才一路风驰电掣地追了过来。

    此时,坐在红绫之上的许紫烟等人也看到了严紫越来越近的身影。林绯虞等人一时之间便紧张了起来。她们都是太玄宗的弟子,如何不知道结丹期大修士的厉害。而此时的严紫正在飞快的接近,原本只是一个黑点,此时却已经能够看清他脸上的五官。

    “小贱人,你们竟敢伤了我的儿子,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严紫面目狰狞地望着红绫上的许紫烟等人。而且,他也同时看到了红绫之上的那匹妖马,心中的愤怒便更加地猛烈了起来。

    林绯虞和尤月等人此时的脸色都有些惊慌,林绯虞现在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偏要和人家争什么妖马。如果自己不去争,自己等人也就不会挨打,如果自己等人不挨打,自己也就不会羞恼成怒,要求许紫烟去给自己抢回妖马。如果自己没有要求许紫烟去抢回妖马,那么也就不会惹出这件杀身之祸。

    “嗯?不对。”林绯虞突然心中一动,转头对许紫烟轻声说道:“紫烟师妹,你只有炼气期的修为,怎么可能打伤了那个严紫的儿子?”

    许紫烟看着脸上还透露着害怕神情的林绯虞等人,轻笑着小声说道:

    “绯虞师姐,不要怕那个严紫。你们难道忘了我曾经给你们的符箓?”

    “啊?”

    林绯虞等人恍然大悟,这才想起了自己的身上可是有着九品顶级符箓的。就算轰不死那个结丹期大修士,但是对方想要把自己等人怎么样,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这一下,林绯虞等人的心中都有了底,林绯虞小声说道:

    “紫烟师妹,你是用符箓把严紫的儿子给弄伤的。”

    “是啊”许紫烟轻轻点着头说道。她当然不会告诉林绯虞等人实情。

    “一会儿我们怎么做?”林绯虞此时也不害怕了,兴奋地摩拳擦掌地问道。

    许紫烟望着严紫,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如今已经和对方结了仇,是不可能再做化解。许紫烟自然在心中想着,如果能够把严紫杀死在这里,那是最好的结果。至于是不是会因为这个原因得罪散仙盟,许紫烟倒不是十分地在乎。

    毕竟散仙盟这么大的一个组织,就算那散仙盟的盟主再怎么宠爱他的小妾,也不可能就因此而和太玄宗大动干戈。大不了自己以后不再进入散仙城就是了,何况自己在散仙盟内也有一个盟友,那就是童子文浩。许紫烟和文浩两个人在对于严家的态度上,可是完全地一致。想到这里,许紫烟压低了声音说道:

    “等一会儿,他再靠近一点儿的时候,我们每个人扔出一张九品的符箓,争取就在这里取了他的狗命。”

    “耶太好了”林绯虞兴奋地一挥小拳头,心里在幻想着杀死结丹期大修士的荣耀。

    许紫烟好笑地看了一眼兴奋过头的林绯虞,轻声提醒道:“绯虞师姐,一会儿在扔出了九品符箓之后,你千万不要忘了立刻驱动红绫迅速地离开这里,别让符箓的爆炸波及到了我们。”

    “嗯”

    林绯虞仍然是极其兴奋地点着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兴奋地望着越来越近的严紫。许紫烟不禁一阵无语,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她们在这里轻松地交谈着,但是有一个人却是不轻松,很不轻松,十分地不轻松不是别人,正是跟随着许紫烟的路广天。此时的路广天已经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只能够用震惊的目光望着许紫烟的背影。嗯,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路广天此时的心情还不够,简直就是呆滞。

    什么?九品的符箓?还等一会儿每人扔一张?这都是些什么人啊?不就是太玄宗中的一些小辈人物吗?她们哪里来的这么多的九品符箓啊?一人扔一张,那就是十张这些人究竟在太玄宗是什么背景?就算她们是二世祖,也没有这么败家的啊

    “紫烟师妹我们这次消耗掉的九品符箓,你回去之后可要再制作一些给我们补齐了,不能够就这样不管了,好不好”林绯虞突然抓住了许紫烟的胳膊,有些撒娇般地摇了摇道。

    “什么?”路广天坐在红绫上的身子就是一歪,差点儿从红绫上掉了下去:“刚才那个女娃在说什么?让许紫烟再给她们制作一些九品的符箓?这……真的假的?”

    此时的路广天在心中呐喊着,这究竟是怎么回儿事?她不是炼丹师吗?怎么又成了制符师了?而且还是……那种可以制作九品符箓的制符师她的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背景啊?

    许紫烟此时自然是不知道背后的路广天内心之中正在波澜狂起,听到林绯虞的话之后,抬起手捋了一下耳边的长发,轻声说道:

    “没问题”

    “耶”

    这次不是林绯虞一个人在欢呼,而是红绫上的所有人在欢呼,当然是除了仍然在那里傻傻地呆滞的路广天。许紫烟做了一个手势,十个人分别取出了一张九品符箓握在手中,并且将手背在了身后。从红绫上站了起来,一个个目光直视着正虚空飞来的严紫。

    那严紫此时已经逼近了许紫烟等人,看着红绫上的许紫烟等人,严紫心中的怒火已经完全地燃烧了起来。不过,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点儿不对。但是究竟是哪里不对,瞬息之间又想不明白。待再飞近了一点儿之后,严紫终于感觉出哪里不对了,那就是对面红绫之上的那些女子神情太冷静了。按理说,见到自己一个结丹期大修士追了上来,她们应该感到恐惧才是。但是,对面的这些女孩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是一脸的平静。

    不对,不仅仅是平静,而且在她们的目光中还隐隐地透露着兴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严紫微微愣神之间,便见到红绫之上的十个女孩突然地整齐地一扬手,十张符箓便向着严紫猛然扔了出去。然后便见到那个红绫猛然加速,向着前方窜去。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